2004-01-31

日前,Winamp的缔造者贾斯廷·弗兰克尔已经离开AOL,尽管在此之前AOL刚刚发布了Winamp的最新版本Winamp 5。


1997年,我的很多朋友在网上互相传递一种叫做MP3的音乐文件,为了听MP3,我第一次下载了Winamp 1.x。此后很多年,Winamp都是我听MP3的首选,直到开发Winamp的公司Nullsoft被AOL收购后,久久没有推出测试了很久的Winamp 3的正式版本。


很多杰出的软件公司被当时财大气粗的AOL收入囊中,除了Nullsoft,比较知名的还有Netscape、ICQ等。这些软件公司改姓AOL以后,都变得平庸而迟钝。最早的IM软件ICQ归了AOL后,便没了活力,用户大量流失。Netscape更悲惨,被AOL收购后,过了两年才推出升级版本Netscape 6。2003年7月15日,AOL开始裁减Netscape开发部门的工程师,而在此之前两周,Netscape刚推出7.1这个Netscape有史以来最好的版本。到2003年年底,已有数百名Netscape工程师丢掉饭碗。


这些被AOL收购的软件公司,似乎都面对着共同的宿命。比较起来,在AOL呆了将近5年的弗兰克尔,算是很能忍耐的了。1月28日,P2Pnet.net的文章Justin Frankel quits AOL,让我们看到了AOL是如何扼杀创造力的。


为了某种说不清的情感,我今天下载了可能已经成为绝版的Winamp 5.01


下面是P2Pnet.net的文章Justin Frankel quits AOL(贾斯廷·弗兰克尔离开AOL)。


贾斯廷·弗兰克尔离开AOL


CNET报道,Winamp的缔造者贾斯廷·弗兰克尔已经离开AOL,这个自上周起就流传的传闻得到证实。


“AOL 80%的人都是笨蛋,”David Kushner发表在《滚石》上的文章引用弗兰克尔的话说。


这可以部分说明为什么“在12月下旬把最后一个版本的播放器——Winamp 5公开发布后,弗兰克尔表示到了下台的正确时间了,”就像报道上说的那样。


1999年,20岁的弗兰克尔据报道说以1亿美元的价格,把他的Nullsoft公司卖给了AOL,不过在这一年紧接着就发生了“与公司管理者的经常性的冲突,对一连串产品的翻天覆地的争论,这触动了外界看来很有效的AOL的制度,”CNET报道说。


一个例子是WASTE。


但之前出现的是Gnutella。


“Gnutella诞生于弗兰克尔现在所说的与AOL‘短暂蜜月’的后期,”Kushner的出色的文章中说。


“起先,它看起来像是最终归宿:高工资、漂亮的办公室和下一版本Winamp工作的自由度。但是没有多长时间事情就变味了。差不多交易刚结束就开始遭受打击,苛刻的黑客在网上叫喊‘背叛’。弗兰克尔的女朋友也跟他分手,因为他说,‘她太看重钱了。’而最严重的是,Nullsoft和Spinner共用的在旧金山的开放办公室,AOL也拿别人都当白痴。弗兰克尔说,‘我到那之后3个月,他们才开始建那些小房间。’


“一天在他的办公室内弗兰克尔第一次看到了Napster。文件交换不是个新东西,但Napster的19岁的创办人肖恩·范宁编写了一个聪明的软件,让文件交换成为一种用户友好的古怪消遣。弗兰克尔说,‘当我第一次看到Napster我就想,Wow,太酷了,可是他们怎么才能避免惹上官司呢?’


“Napster有一个致命的缺陷,范宁用他公司自己的电脑做存储库,以便所有像金属乐队的歌可以在线查找,这让范宁把他自己变成了从版权侵犯中受益。弗兰克尔说,‘Napster把公司建立在让人们做非法的事情上,这不合适。’加入Nullsoft团队的罗布·洛德甚至提醒过Napster当心RIAA(美国录音工业协会)。


“弗兰克尔决定‘把Napster帆上的风带走。’他的方案是:一个在分散环境中的在线网络,它可以让用户交换各种文件——歌、影像、随便什么。通过人们的电脑彼此直接连接,他们可以不需要通过某个公司的服务器机架交换数据。弗兰克尔想,更棒的是,这种技术也不会招致报应。他说,‘我不会从中拿到一点钱,我只是把权力交给人们,这能有什么错呢?’


“弗兰克尔开始着手做Gnutella,这名字得自果仁巧克力外面的覆层,更值得一说的是‘GNU’自由软件项目。他秘密地快速编写代码。他说,‘我不想让AOL发现,因为他们会阻止发生意外。’


“2000年3月14日,弗兰克尔和一个Nullsoft的同伴汤姆·派珀,上载了一个Gnutella的早期版本,并加了一条说明:‘贾斯廷和汤姆为Nullsoft工作,是Winamp和Shoutcast的作者。看到吗?AOL能为你带来好东西!’第二天,弗兰克尔和父母一起到阿尔卡特拉斯岛旅行,他的手机响得恰是时候。是派珀。‘哥们儿,你最好马上回办公室。’


“弗兰克尔返回后,他说,‘狗屎砸在风扇上。’来自公司的观点让Gnutella的时机选择不可能更坏了。AOL正在试图与时代华纳合并,后者正在参与对Napster协助侵权的诉讼。


“AOL要求他立即终止这个程序,并且还放出一份声明称Gnutella是一个‘未经许可的自由职业项目’。但是跟Napster不同,Gnutella不可能被停止,第一天就有超过一万人下载了这个测试版软件,而且坚韧不拔的黑客已经开始对它进行逆向工程,并把它抛到了开源社区的手上,孵化出BearShare、Morpheus、LimeWire及其他文件交换软件的基础。”


一切,正如他们所说,都是历史。


附:


[路透旧金山电] 本月刚刚启动的新兴“成人搜寻引擎”色情搜索网站Booble表示,头号网路搜寻服务供应商Google指控他们侵犯商标,并要求将他们关闭。


提供网路色情内容搜索的Booble.com表示,它“故意以滑稽讽刺手法模仿全球最大、且最知名的搜寻引擎。”


该网站在首页刊登声明,称Booble.com与任何其它搜寻引擎都没有关系;但他们在页面上还为寻找google.com的人提供链接。


在Booble公布的一封电子邮件中,Google的律师认为Booble的“网域名称与着名的Google非常相似,会引起混淆”,且“不当地复制了Google的特殊专利整体页面外观和感觉。”


Google要求Booble关闭其网站,并停止使用其域名。

中国敢于强行推行自己的无线局域网安全标准,一个重要前提是,当局认为高速增长的中国市场,是外国公司不可能放弃的,主动权在我们手上,外国公司最终会屈从于中国的压力,被迫接受WAPI这个令他们极不舒服的标准。但问题是,一旦外国公司真的放弃了中国市场,我们自己能独立把这个市场做起来吗?


本来,Wi-Fi是一个游戏,大家按同样的规则玩儿,才玩儿得起来。如果参加游戏的人,每个人都要自设一个规则,并要求别人遵守,这游戏最终就没法玩儿。就像互联网,大家都遵守TCP/IP协议,才成为互联网。如果你不满意TCP/IP协议的安全性,非要自定一个新的安全标准,你就不能再说你那是互联网,你可以自己玩儿,但不能要求别人都要陪你玩儿。


WAPI还有4个月的宽限期,Wi-Fi联盟还会努力与中国沟通,尽可能达成一个妥协,毕竟,这是一个讲究多赢的时代,搞得两败俱伤对谁都不利。尤其是,国家保护了某些中国企业,并不等于保护了中国的消费者。如果消费者不得不花更多的钱购买符合WAPI标准的Wi-Fi产品,那就可以被视为对自己国民的掠夺。


下面是路透社1月30日的一篇报道。


[路透旧金山电] 业界主管表示,在一场与中国就无线电脑网络技术贸易的争端中,美国芯片制造商正在增加自己的筹码,警告说宁愿中断贸易,也不愿接受中方的规则。


这起酝酿数月的争论核心在于,中方要求在Wi-Fi近距离(短程)无线电脑网络中加进中国设计的资料加密技术。不过,目前只有24家中国公司能够取得该技术,而外国Wi-Fi芯片制造商则被要求将其芯片设计与中国合作伙伴分享。


包括全球最大无线网络芯片供应商Broadcom在内的芯片业者表示,这些规则要求外国供应商与中国企业分享受严密保护的设计信息,使他们的知识产权受到威胁。


Broadcom首席执行长罗斯(Alan “Lanny” Ross)表示∶“我们不会玩他们的游戏。即使到了只有使用他们的加密技术才能进入中国市场的地步,我们现在也不打算承诺照办。”


Wi-Fi联盟(Wi-Fi Alliance)主管埃顿(Dennis Eaton)表示,如果在这些规则于6月生效前仍没有折衷方案,Wi-Fi芯片制造商将考虑停止向中国销售Wi-Fi芯片,也不会遵守那些规则。


去年全球Wi-Fi设备销售额高达20亿美元,而中国被视为是这项技术成长最快的市场之一。Wi-Fi联盟称,中国的Wi-Fi设备需求量仍相对较小,2002年的销售额大概只有1,700万美元,但这一数字可望在2007年攀升至5亿美元。


中国坚持采用自己研发的安全系统


争端的核心在于一种叫做Wi-Fi的技术,或称高传真无线(无线保真)。这项近来在家庭、机场、饭店与公共“热点”到处可见的热门技术能让电脑之间分享网络连线。


据Wi-Fi联盟称,中国拒绝接受已经包含在Wi-Fi标准里的安全系统,而主张采用自己的技术。


同时,中国对自己的安全技术,即无线网络国家标准(WAPI)的大部分技术细节也严加保密。


分析师相信,中国舍Wi-Fi的安全系统,采用自己研发的系统,或许是为了控制国内的无线通讯,也或许是希望以要求外国供应商与中国公司合作的方式,提振国内事业。(完)

2004-01-30

今天在新浪看到一条消息,称《慕尼黑Linux移植计划受挫 资金问题是主因》。在网上查了一下,这条新闻出自英国的The Register网站1月15日的一条消息,原标题是Munich Linux setback,文章引述德国《Computerwoche》杂志1月9日的报道。


The Register的报道说,去年,德国城市慕尼黑选择在超过14000台桌面电脑上,用Linux取代微软软件。这被视为微软的重大挫折,同时是Linux日益成熟的清晰标志。但是现在,据Computerwoche报道,这个项目已经陷入麻烦。


今年春天,慕尼黑必须完成迁移计划并为此项目提出预算。但据Computerwoche报道,经费不足及技术困难可能导致这个被称为LiMux的项目停转。尤其是,较小的软件商看起来没有能力让慕尼黑向Linux迁移,而这仅仅是因为他们缺乏开放源代码知识。


看来,领导同志拍拍脑瓜就拍板这种事儿,不光中国有,慕尼黑市政府也不逊色。去年这风头出得可真不算小,连微软CEO苦苦相劝都没劝住。当领导当到这份儿上,我想,也是一种很大的成就感吧,要的就是那排场。全世界大小媒体一下子把个慕尼黑弄得名扬天下,其他地方那些没有决定向Linux迁移的领导,一时间都被慕尼黑的领导比得抬不起头来。


不过,跟当初大小媒体蜂拥而上相比,好像没人关心那件轰轰烈烈的事情后来怎么样了,大家图的都只是个热闹。

前几天我还提到美国国防部的网上投票遭到专家质疑,今天《华盛顿邮报》就报道说,这一投票遭到共和、民主两党的联手反对。《华盛顿邮报》称这种联手是“极不寻常的”(highly unusual),并称两党正在寻求采取措施制止五角大楼的这一选举程序。


两党在联合签署的一封信中说,“我们不希望因为在我们的投票系统中发现了某些真实的或假想的舞弊而破坏对11月大选的信任。”

路透社报道,微软公司周四表示,它打算暂缓对其Internet Explorer网页浏览器做出关键改动,尽管早些时候的判决称这一流行程序的某些部分对不属于它的技术构成侵权。


微软先前也曾表示会做出某些修改,现在它表示相信,它对浏览器底层技术的权利可以得到美国专利和商标局的支持。


微软去年曾说,它会对Explorer以及其他一些被普遍使用的程序做出修改,当时伊利诺伊州陪审团刚刚做出一项5.21亿美元的裁决,认定微软侵犯了由私有企业Eolas技术公司和加州大学开发的技术。


争议的焦点是允许其他小型应用程序与微软的Internet Explorer一同工作的浏览器技术。


包括环球网协会(W3C)在内的互联网辩护组织提出,先前存在的发明应该使Eolas的专利请求无效,去年11月,美国专利和商标局表示会对Eolas的专利进行复审。


“专利局的行动可能会最终取消Eolas的专利。”微软周四发表的一份声明中说,“根据这种情况,在与产业界和开发者协商后,目前微软将不会发布一个Internet Explorer的升级。”


从1999年开始代理Eolas与微软官司的律师Martin Lueck说,他相信Eolas的专利会被支持。“我非常确信当专利局审视此事时,他们会发现他们从一开始就是对的。”


大赌注


本月早些时候,伊利诺伊州北方区的美国联邦地方法院法官James Zagel支持针对微软的5.21亿美元的裁决,他说陪审团做出了正确的裁决,微软侵犯了加州大学和Eolas共同拥有的一种关键的浏览器技术专利。法官同时也暂停了一项要求微软修改程序的禁令,以等待专利局的复审结果。


加州帕洛阿尔托的一家知识产权代理公司Tomlinson Zisko的Richard Horning说,这种延缓,专利局的调查以及来自依赖微软产品的软件开发商的压力,很可能促使微软推迟了修改。“这是一场豪赌,而微软正在玩儿横,”Horning说,“他们这么做是因为他们玩儿得起。”


微软说为了更好地面对挑战,它正在与互联网程序的竞争对手一同工作,包括苹果计算机、Macromedia及RealNetworks,这些公司制造了被广泛使用的Quicktime、Flash Player和RealPlayer媒体应用程序。


微软发言人Jim Desler说,微软打算对法官的裁决进行上诉。


Eolas的律师Lueck说,Eolas仍然向手中握有超过520亿美元现金的微软敞开着和解的大门。“他们确实用这个发明赚了数十亿美元,并以此保护他们的Windows帝国。”

2004-01-29

路透社报道,互联网盗版已经毁坏了音乐产业,正在威胁着电影工业,而现在正在侵蚀网上最成功的角落之一:色情。


加州一名色情杂志和网站的出版商,星期三对维萨、万事达和其他金融机构提起诉讼,指控他们为互联网上泛滥的盗版色情图片提供了便利。


Perfect 10,其口号是“全世界最漂亮的模特儿全曝光”,他们指控说其他网站利用偷他们的色情肖像赚钱,常常借助欺骗性广告。


在提交给北加州联邦地方法院的诉状中,这家公司起诉维萨国际、第一数据公司、信用卡服务国际、万事达卡国际、洪堡银行和Does 1-100。


“本案的被告……有意地对数百万张偷来的价值数十亿美元的照片和电影剪辑的销售予以至关重要的交易支持服务,那些东西原本属于Perfect 10和第三方,”原告称。


原告说,这些公司从销售盗版色情作品中赚得了巨款,理应对任何相关的版权侵害负责。


“Perfect 10已经证明,阻止这种网站激增的惟一途径,就是从根源入手,即支付卡协会和主要的第三方处理机构,每一种有意和有效的行为都可以对数十亿美元的赃物的销售形成保护,”原告称。


万事达卡的官员拒绝对此事进行评论。一名维萨的发言人表示,他找不到可以回应此事的公司的法律专家。


一桩亏本生意


Perfect 10的出版商Norman Zada在接受采访时说,从1996年生意开张他已经损失了2900万美元,其中包括800万美元的法律费用。当众多的互联网站点在窃取他的以及别人的图片的时候,他说他要为每笔裸体图片交易多花数千美元。


“赚钱如此困难是因为当我们为我们的内容付钱的时候,那边却有很多网站用偷我们的东西来跟我们竞争,”Zada把他的生意放在贝弗利山,“在这种情况下根本没办法竞争。”


互联网盗版问题击中了很多生意的底线,其中以录音工业、好莱坞和软件商业最为突出。


“人们对成人杂志生意多半不会有多少同情心,而且这可能只是问题的一部分,”Zada说,“但是贼正在对每个人行窃,所以所有版权持有者正在整体受到损害。”

2004-01-28

先是SRS又开始冒头,接着H5N1弄得亚洲国家不得安宁,还有令人忧心的HIV,美国那边的疯牛病……


自然界的病毒兴风作浪,电脑上的病毒也不甘寂寞,这不,年还没过完呢,一种大部分人称作MyDoom的新病毒就开始大肆传播,短短36小时,它就已经感染了上亿个电子邮件,严重拖累了互联网的速度,甚至已经惊动了FBI。报道说,MyDoom已经成为比Sobig更严重的最具破坏力的病毒。


唯心主义者喜欢把一切灾难理解为报应,比如某些基督徒和幸灾乐祸分子就曾把美国当年出现的AIDS解释为对性放纵的惩罚,所以有些地方的中文翻译是“爱之病”。可人家老老实实的农民就卖了回血,又没爱,凭什么让人家得这“爱之病”?


自然界的病毒基本上都是自然产生的,但计算机病毒几乎100%是人造的。看来鲁迅说“人心惟危”是对的,不光要以最坏的恶意揣着中国人,还应该以最坏的恶意揣测全世界人民。看起来道貌岸然老实巴交的一人,你根本不知道他很可能就是那个制造恶性病毒,并造成数亿美元损失的家伙。我不知道这些家伙看着损失数字节节上升,该是一种怎样恶毒的快感。


话又说回来,没有了病毒,那些制造抗生素/杀毒软件的厂商怎么活?


所以,在我们这个时代,很多看上去绚烂无比的花,其实都只是恶之花。


最新消息,鉴于MyDoom病毒将于2月1日利用被其入侵的电脑,向的SCO官方网站发起DDoS攻击,SCO已经表示将悬赏25万美元捉拿该病毒的制造者。


最新消息(1月29日),Symantec周三说,MyDoom已经出现一个新的变种,这个变种把攻击目标对准了微软的网站,攻击将由被感染的电脑在2月12日发起。


图片说明:图为SARS病毒的显微图像

BBC News给这张照片加的说明是:克林顿更擅长按一按肉体而非电子邮件按钮(Clinton was better at pressing the flesh than e-mail buttons)克林顿总统基金会日前透露说,比尔·克林顿在他的白宫岁月中,其内阁总共制造了大约4000万封邮件,不过其中由总统本人发出的,只有两封。


在由克林顿先生发出的两封邮件中,有一封还只是为了测试作为总统,他会不会按一个电子邮件按钮。


另一封邮件要好得多,那是寄给从航天员转行从政的约翰·格伦的。


格伦先生有幸成为进入地球轨道的第一个美国人,同时还是惟一一个收到过一封克林顿先生在职期间发出的电子邮件的人。


这封邮件还是在白宫工作人员的帮助下,发送给作为航天小组的一员当时正在绕地飞行的航天飞机上的格伦先生的。这封邮件对这位老航天员时隔36年后重回太空的行动表示赞赏。


克林顿总统基金会的负责人卢瑟福说,这位前总统更喜欢随意对选民讲话——而不愿抽空发送电子邮件,尽管在他的8年任期中互联网应用正呈现爆炸性的增长。


“别以为他是一个技术傻瓜,”卢瑟福先生说。直到现在,比起用电子邮件沟通,克林顿先生还是更喜欢写一张便条或打一个电话。


克林顿老家阿肯色州小石城图书馆的女发言人也证实说,“他是一个独立的个体,他确实不会真的进入电脑。他宁愿使用钢笔或电话。”


右上图片说明:BBC News给这张照片加的说明是:克林顿更擅长按一按肉体而非电子邮件按钮(Clinton was better at pressing the flesh than e-mail buttons


左下图片说明:克林顿面对电脑

下面是美联社1月27日的一篇报道,题目是:Google考虑多样的IPO方式(Google Considers Diverse IPO Methods)。


Google的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可能会成为互联网拍卖新股票这一方式的成功的推动力量。


Google这个搜索引擎巨人,目前尚未正式上市,普遍认为它的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将包含某种方式,以便投资者通过拍卖竞价认购股票,类似的开放式IPO投标过程,目前已被用于西海岸投资银行W.R. Hambrecht & Co.。在一场拍卖中,股票价格会从高价位逐步降低,直到有人肯出价认购。


与此公司熟悉的人说,Google已经在考虑把在线拍卖与更传统的通过华尔街承销商发行股票的方式结合起来。IPO专家表示,混合两种方式能够让Google在与华尔街银行谈判时更具实力。当这些股份与市场相连,这也能保护一个较高的报价,并让更多的钱直接进入Google的钱袋。这还可以增加零散投资者的通道,他们通常在最热的IPO股票中冒险抢购。他们可以期望通过简单的拍卖接近其他的新股。


简而言之,Google计划中的IPO,毫无疑问是今年最受期待的财经事件之一,并能提升拍卖作为一种向公众销售IPO股票的方式的形象,而且它提示我们“商界的一个重大改变”,GurrentOfferings Inc.的共同创始人Tom Taulli说,“它将贴近投资者的心。”


普遍认为,甚至在一份单一股票发行文件提交之前,对Google股票的需求就已经非常强烈。这家6岁的公司已经连续两年赢利,在美国互联网搜索市场上居于统治地位,其网站完成了35%的搜索,并且赢得了华尔街的大量崇拜者。


基于这些高度的期望,这家公司对拍卖和传统承销商的利用,将验证一个有趣的有关技巧的测试。很快,随着30亿到50亿美元的融资总额,Google将成为曾经采用这种组合手段认购股票的最大的公司。


“这当然会产生一种效果,”Renaissance Capital的分析师Paul Bard说,市场上“一定会看到更多的公司对这种途径产生兴趣。”


Google并不是第一个把拍卖与传统股票销售相结合的公司。2001年5月,Instinet Group Inc.在1220万股IPO销售的股票中保留了240万股,通过W.R. Hambrecht以落价拍卖的方式售出。


许多IPO市场观察家表示,Google的成功将有助于为那些被低迷的经济形势侵蚀的年轻公司打开大门。如果Google的IPO结果良好,大约50家财务基础坚实的公司将跟随Google,硅谷一家投资公司Inventures Group的股东Eric Hahn说。


无论如何,对于必须出示的销售额和收益,Google将给出一个令人难忘的高水平。对Google 2003年销售额的估计差别悬殊,从不到6亿美元到接近10亿美元。Piper Jaffray & Co.的资深研究分析师Safa Rashtchy认为,较高的那个数字更准确。他以他掌握的快速增长的互联网搜索广告市场为基础,计算出去年Google录得收入在9亿美元到10亿美元之间。


Rashtchy说,2003年美国市场膨胀83%达到23亿美元,2004年会继续增长44%。海外市场还表较小,2003年大约只有5亿美元的规模。另外一些了解Google公司的人士表示,Google四季度销售额接近2.5亿美元,这意味着计划的商业运行率应该接近10亿美元。


不管什么方法,华尔街都会进行观察。


“这是很久很久以来第一个真正的热门公司上市,”Whitman Capital LLC.总裁Douglas Whitman说,“华尔街想看到这究竟能带来多大的欢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