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03-31

今天写了篇《又一位“无奈的母亲”》,是对假新闻这件事儿发了点感慨。很不幸,我的文章导致了某种误读,一位署名lihai的网友在文后评论道:中国的版权情况确实很糟糕,建议洪波下次在自己的图片上打上自己的版权水印。


我想,自有版权的图片拥有者可以试试lihai说的方法,但我这篇文章所说的压根不是版权这码事儿。两个一模一样的图片让我可以很容易地断定,那根本不是一位“无奈的母亲”给记者的截图,要么是母亲在跟记者开玩笑,要么是记者在跟我们这些读者开玩笑,新闻只是这么被“制造”出来的(不是“do”,完全是“make”甚至“think”)。这样一个话题,被扯到了版权问题,真让我哭笑不得。


首先,我并不拥有这幅图片的版权,我在3月7日的blog中已经说得很清楚了,这是我在一个BBS上看到的,我只是转贴到我的blog中;


其次,四川新闻网记者向雷有权在他的报道中引用这幅图片,我想没有人会追究版权问题。


问题在于,是谁把一幅普通的网上的图片,变成一个“无奈母亲”的故事?你们没有觉得,这中间所蕴藏的想象力,才是值得我们关注的吗?


钱被大风刮跑的新闻一再出现,是记者太缺乏想象力的表现;而这位“无奈的母亲”是否在告诉我们,记者,还是不要太有想象力?

曾经有一个脍炙人口的故事,是这么说的:有一个人从银行取了一笔钱,边走边数钱,忽然一阵大风,把钱刮跑了。路上的行人全都主动帮他捡钱。最后,他数了数捡回来的钱,发现竟多了一张。原来,有个行人把自己的一张10元钱也当成捡回来的钱给了他。


相信很多人都读到过这个感人的故事,因为作为一条新闻,几十年来它经常性地出现在全国各地不同时期的报纸上,只是时间、地点不同,主人公可能也会换成农民老大爷、工厂出纳之类,但故事情节完全一样,都是一阵大风刮跑了钱,都是行人主动帮他,都是最后还多出一张。有人针对这种编造得毫无创意的新闻专门写了篇评论,《钱又被风刮跑了》。


我不是要说风和钱这码事儿,我要说的是另一个类似钱被风刮跑的故事。


故事的作者是四川新闻网记者向雷,故事的名字叫《QQ黄色暴力内容侵害成都少年 无奈母亲求助本网》。就像风刮跑钱的故事一样,这个故事也很细节,是从一位“无奈母亲”的电话开始的。“昨日,一名无奈的母亲打入本网记者电话,告知这一令人震惊的消息——腾讯QQ中存在含有黄色暴力内容的无良信息。”而且,“这名母亲通过Email向记者发送了她在儿子QQ上所截的图片。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上面所显示的内容之‘火爆’简直达到了触目惊心的程度。”


当然是为了让读者知道QQ的黄色暴力内容有多“火爆”,记者向雷登出了无奈母亲发来的截图(如下图左)。真不幸,这张图露出了马脚。让我感到纳闷的是,这位无奈母亲对她儿子QQ的截图,怎么跟我3月7日贴在自己blog上的那张截图如此相像(如下图右),除了图片格式不同(我的是PNG格式,无奈母亲的是JPG格式),图片的内容、宽度、高度完全一样。










无奈母亲发给四川新闻网记者的截图

我在自己的blog上3月7日贴的截图


我想,要么是这位无奈的母亲不地道,拿别人的截图冒充她自己从儿子QQ上截下来的;要么是记者不地道,在网上看到一幅图片就开始联想,拿新闻当小说写。


从今往后,我对于所有“无奈的母亲”或“痛心的父亲”这类报道,都会在心里先打一个问号——谁知道这会不会又是哪个记者造出来的。


从这样的新闻中,我看到的除了无聊,更多是无耻。

Google Search: More, more, more 是展示Google全部可用服务和工具的一个页面,包括AnswersCatalogsDirectoryFroogleGroupsImagesGoogle LabsGoogle LocalNews SearchSpecial SearchesUniversity SearchWeb SearchWireless等服务,以及BloggerBrowser ButtonsGoogle in your LanguageGoogle ToolbarTranslate ToolWeb APIs等工具。


每一种服务或工具,都有一个Google风格的图标。

2004-03-30

《华尔街日报》星期二报道说,Digital Envoy以不正当商业行为和滥用商业机密为由,正式起诉了Google。


Digital Envoy称,Google不正当地使用了它的技术,这一技术根据某人住在哪里这样的信息,来定位它的广告受众。


这个争论的产生,源自2000年11月Google与Digital Envoy之间的一份技术许可协议。


互联网音乐盗版没有对合法音乐销售造成负面影响,这是美国两所大学的研究人员的研究结论。这与先前音乐工业指责非法在线音乐下载伤害了音乐工业的基础的说法大相径庭。


2002年下半年,研究人员对680张专辑的销售进行了长达17周的跟踪,结果发现被下载的歌曲并未显示出可衡量的销售下降。对比文件共享网络OpenNap的数据,他们断定,对销量超过60万张的热门专辑而言,文件共享事实上增加了CD的销售。研究人员发现,那些专辑中的某一首歌曲每下载150次,销量就增加一张。


“通过文件共享的引荐,音乐消费出现了戏剧性的增长,并不是每一个喜欢音乐的人以前都是音乐消费者,因此把这两者区分开来非常重要,”该项研究的参与者之一,哈佛商学院副教授Felix Oberholzer-Gee说。


Oberholzer-Gee和他的同事,北卡罗来纳大学的Koleman Strumpf也说,他们的“最悲观的”统计模型显示,非法文件共享在2002年可能带来了近200万张CD的销售,但在2000年到2002年间,CD的销售下降了1.39亿张。


“按统计学观点,就是说下载和销售之间没有因果关系,”Oberholzer-Gee说。


《南方日报》的文章《为什么“受伤”的总是网吧》:“任何事物有其双面性,为什么总有些人死盯网吧的负面性,视网吧为洪水猛兽。而不敢面对网吧所带来的良性影响。鼓吹网吧弊端的人骨子里就是不敢面对新鲜事物的人,这样的人必将为社会所淘汰。”“一边鼓励开发网游,把电子竞技列入竞技类,一边对网吧严格要求,限制,根本就是自相矛盾的事,把网吧都封了还有谁玩游戏啊?”


开网吧的确很惨,被那么多双眼睛盯着,被一次又一次地整顿着,开网吧这件事在中国几乎等同于犯罪了。公安要管,文化部门要管,工商也要管,谁都可以对网吧发布行政命令,要求网吧如何如何,甚至连安装哪一家公司的监控软件都有具体要求。小小的网吧,就这么被折腾得死去活来。


实际上,中国的互联网能有今天,网吧是立下汗马功劳的。可没人惦记这事儿。

微软主席比尔·盖茨星期一在ITxpo上说,未来十年硬件的成本将大幅下降。“10年后,根据硬件的实际成本,你几乎可以认为硬件相当于免费的——我没说绝对免费——但在服务器性能方面,网络的性能将不再是一个限制因素。”


微软对硬件价值的否定,正好与IBM对软件价值的否定形成对照。


盖茨说,“计算在过去30年中所追求的许多长期目标,将在接下来的10年中被解决,包括用于任何设备的语音技术,并有一种像写字板一样的可以随身携带的设备。”


事实上,微软已经开始向商业用户出售一种叫做Speech Server的软件,让商业公司开发自动呼叫中心。微软计划在六月截止的财政年度花费68亿美元,用于语音和其他技术的研发。


盖茨还对Longhorn的发布日期再次做了澄清,“人们猜测我们会在06年的某个时候推出——这或许是一个有根据的猜测——但这个发布并不受日期左右,”盖茨说。


2004-03-28

微软上周五说将为Weblogs创建一个特别的搜索网站——MSN Blogbot,该网站将在今年上半年发布。


不过,MSN Blogbot并不索引所有的blogs,而只会对那些最有用的信息进行索引。“我们将根据可靠性和普及性来确定人们正在寻找哪些信息,”MSN的一名产品主管Karen Redetzki说,“有一些blogs并不被人们所关注,那些blogs我们就永远都不会去索引。”


Redetzki说,Blogbot会与微软的Newsbot服务比较类似,后者自动地索引全世界的新闻。


目前已经有一些专门搜索blogs的网站,包括www.daypop.comwww.blogdex.netwww.popdex.comwww.technorati.com。Google也提供对blogs的索引和搜索结果,就像雅虎一样。但Google和雅虎都没有专门把blog从他们的搜索结果中分离出来。


blogs的总数现在没有一个准确数字,估计从几十万到200万个。根据最新的统计,Technorati跟踪了1,973,555个blogs,尽管无法知道其中有多少是有规律地更新的。


2004-03-27

Steve GillmoreWEEK专栏作家Steve Gillmor在致微软CEO史蒂夫·鲍尔默的备忘录中写道:“史蒂夫,你必须支持RSS。今天我要去哪儿?去我的RSS阅读器。为什么?因为我在RSS空间已经消耗了越来越多的屏幕时间。这远比浏览网页更节省时间。加上即时信息,这成为一种有效且可靠的工作环境,而电子邮件老中断。”


Gillmor写道,RSS作为一种聚合blog内容的高效方式无疑已经普及,但在媒体和电子商务领域,对RSS的采用更加迅速。基于服务器的聚合站点,如Bloglines和MyYahoo,正在传达出技术的福音。通讯社和直销公司正在放弃电子邮件,转而利用RSS的效率和积极的口头语言特性。


Gillmor写道,由于在最高级别上缺乏微软的支持,RSS的势头受到遏阻。“你和比尔在任何公开场合都没有谈到这一技术,而你们的工程师和开发者却在业余时间持续地创作着大量的RSS聚合器、服务器和Outlook插件。当比尔在本周的VSLive!会议上做主题演讲的时候,一名产品主管甚至演示了一个用电话进行照片blog的应用。”


为什么微软需要RSS


Gillmor写道,跟安全挑战、开源、数字版权管理以及Longhorn进展相比,RSS确实不具有高优先级,但这并不意味着RSS不该被关注。


Gillmor认为,在发布Windows更新信息、即时信息以及创作领域,RSS都有着广阔的应用前景。RSS可以被很好地结合进InfoPath和OneNote当中。


Gillmor在备忘录的最后说,“史蒂夫,谢谢你听我说……我希望听到你的回答,或许通过你自己的RSS资源。那是一个我希望订阅的频道。”


2004-03-26

中国的媒体、用户和生产企业,说起DVD专利费气就不打一处来,好像受了多大委屈似的。《中国电子报》记者胡春民的报道《不要对DVD专利费过度敏感》总算把这事儿说清楚了。


日前有报道称,受到专利费的压榨,中国DVD企业已经基本放弃出口普通DVD播放机了,看上去很委屈。其实,持有DVD相关专利的企业也很委屈,他们花了很多钱开发的技术,想在中国企业这儿收取点专利费,很难很难。比如DTS,它想单独跟各个中国企业谈判,结果发现很吃力,因此“近期又传出DTS想加入以飞利浦、索尼、先锋等阵营的消息”。


《中国电子报》称,“就目前的情况而言,即使所有的专利收费联盟都向中国企业征收了专利费,中国企业每销售一台DVD应该缴纳的专利使用费大约也只有15美元左右。”


“DVD企业在早期的产品生产过程中,似乎忽略了其中还有专利费的成本,并且一些企业在市场上一味地压低价格,摊薄了DVD的利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