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04-30

Google即将公开发行价值27亿美元的股票。今年第一季度,Google收入3.896亿美元,利润6390万美元。去年全年收入9.62亿美元,利润1.056亿美元。员工总数接近2000,其中961人为销售人员。Google收入的96%来自广告,其中78%为Google自己网站上的广告收入,22%为作为广告代理的收入,它通过AdWords和AdSense程序向第三方网站投放广告。来自海外的收入占30%,并且正在稳步增长。


Google的两名创始人今天在一封题为《让世界更美好》(MAKING THE WORLD A BETTER PLACE)的信中说:“Google不是一家常规的公司,我们也不想成为那样一家公司。”“借助我们的产品,Google免费将人们与全世界的信息联系起来。我们正在增加其他强大的服务,如Gmail,它免费提供一个拥有1G空间的Gmail账号。通过免费提供服务,我们希望帮助跨越数字鸿沟。”


对于Google上市,市场上充满热切的期待。但Google的忠实支持者们担心,Google独特的文化将面临冲击。今天,我们只能期待,面对无所不能的资本力量,Google将保持它的文化和信念。

搜狐报道,景源辞去实达董事长贾红兵出任董事。我不知道这是否可以被看作入主实达4年的盛邦将被请出去的一个信号,但无论如何,把那些投机分子请出去对实达只有好处,没有坏处。尽管,今天的实达我不知道在多大程度上还可以被看作一家IT企业。所以,贾红兵重返实达,能在多大程度上主导实达未来的走向,也让人很难抱有信心。毕竟,留给他的实达,已经基本上没什么有价值的牌了。


控制实达4年来,北京盛邦已经基本上把实达跟IT沾点边的业务,能卖的都卖了,从实达网络,到实达外设,只剩下一个亏了又亏的实达PC,据说也差点卖掉。去年初,我曾写过一篇文章《实达手里的IT玩意》,想告诉大家,实达这家曾经辉煌的IT企业,是如何成为盛邦手中的玩物。我知道,实达给折腾了4年,能卖的都卖了,这其中肯定有人赚了。如今,他们也很难再从实达身上榨出多少油水了。


难为了贾红兵。

Slashdot有一篇文章引发热烈讨论,这篇文章说,微软CEO在给公司内部员工的年度策略备忘录中,不厌其烦地提到Linux,但在面向公众的备忘录中,只提到了一次Linux。一个用户在文章下面评论道:“是否这意味着我一直遭受的蓝屏死(Blue Screen of Death)bug快要被修复了?”


另一个用户在这个评论后面跟帖说:“我目前已经运行了2年XP,在两台电脑上。只遇到过一次蓝屏死,是因为一个错误的设备。我想说这个咒骂也该修复一下了。”


用户Total_Wimp跟着回复道:“同意。很多人把微软什么都说成坏的,他们大概忘了微软拥有把事情做完美的名声。Win2K是一种可靠的商用操作系统。Win XP是一种可靠的家用(以及商用)操作系统。开源社区最好不要使用这种FUD手段,这的确是FUD,而应关注微软真正的问题,比如他们开发上的单一性质,以及因他们垄断导致的重要安全问题。开源和自由软件非常重要,但如果想更快地获得关注,就要专心于微软积极的一面,而不是刻意地去否定它。”

我的文章《知识产权“过度”保护了吗?》收到不少评论,这在意料之中。知识产权在中国原本就是个挺热门的话题,但也仅仅是个话题而已,也就是仁人志士拿来磨磨牙练练嘴皮子的东西,并没有多少实际意义。


在一个几乎没什么东西不可以盗版的国度,在一个几乎每个人都跟盗版有瓜葛的国度,知识产权保护只是一种理想,是别人碗里的肉,我们的筷子不够长,所以在大口吞咽口水的同时,顶多发几句无关痛痒的议论,而已。在这样一个国度,你反对知识产权保护,必定可以获得众人的喝彩,因为你反对知识产权保护,就是保护盗版者和使用盗版的人的利益,而这个群体的人数,甚众。这种对知识产权的愤怒声讨,无异于用别人的财产向群众行贿,以换取群众对自己的拥戴。所以我觉得,你如果坚持说中国的知识产权被“过度”保护了,要么是睁眼说瞎话,要么是别有用心。


我的文章只是想指出这样一个再明显不过的事实,那就是,中国人对知识产权仍然缺乏起码的尊重,更不要说保护,甚至“过度”保护 了。


有人喜欢认死理儿,还钻进牛角尖就不想出来。我比较怕这种人,好像在很认真地跟你辩论某些问题,实际上他却压根儿没明白你在说什么,所以看他的辩论文字就时常让人犯糊涂,拼命回忆自己的哪句话惹他这么大意见了。比如腾龙的文章《读〈知识产权“过度”保护了吗?〉的感想》,就属于比较典型的这类辩论文章,典型到很有些喜剧色彩。他越是板着面孔,我越是觉得可乐。


比方说,腾龙特意用红色标出的“首先、其次、再次”,就让我很晕。他说,“首先,提出知识产权保护过度说法的人,主要是希望对于知识产权的保护不要过分”,“其次,提出知识产权保护过度说法的人,绝大多数是反对盗版的人,因为支持盗版的人,肯定是不关注什么知识产权的”,并且一口咬定我的文章“还提出一个论调:就是我们如果用了盗版,就没有资格讨论知识产权的问题”。


首先,你连基本的保护都没有,还谈什么“过分”?你能告诉我,是微软的知识产权被保护了,还是金山的知识产权被保护了?我在说中国的知识产权保护很欠缺,你非要跟我讨论提出保护过度说法的人是什么人,完全风马牛。


其次,你凭什么断定,“提出知识产权保护过度说法的人,绝大多数是反对盗版的人”?“因为支持盗版的人,肯定是不关注什么知识产权的”,真的吗?自己说话咬了自己的舌头,居然还不知道。支持盗版,正是支持破坏知识产权;提出知识产权保护过度说法的人,也正是反对打击盗版的人。如果知识产权保护得好,你就无版可盗,你是不是觉得自己的利益损失很大?


再次,最可笑的就是腾龙的那个“再次”,我什么时候说过你用了盗版,就没有资格讨论知识产权?你用不用盗版跟我有什么关系?你讨论不讨论知识产权跟我又有什么关系?我只是想告诉你,你用了盗版,别那么声色俱厉,别那么义正辞严,别说什么“过度”保护。你想想看,如果知识产权真的“过度”保护了,你还有盗版可用吗?你现在这么方便地享用各种最新软件、最新DVD的盗版,不正说明对那些软件和DVD的知识产权保护得不够吗?


老话说,做贼心虚。如果做了贼不但不心虚,还理直气壮,非得让被偷的人羞愧得抬不起头来,这世道就真的没了公理。


我不得不再重复一次,我的文章只说了一件事,就是中国的知识产权保护太欠缺了。正因为这种欠缺,造成了微软事实的垄断,造成了Linux毫无机会,因为大家都在用盗版的Windows。


1998年的时候我写过一篇文章,说的就是做贼不心虚的人,重贴一下。



你有权保持沉默


“你有权保持沉默……”


尽管已经是官样文章,但美国警察在逮捕犯人时还是要向犯人大声宣读他的权利。我们虽然不是美国警察的犯人,但从美国电影、电视上经常听到这句话,以至于耳朵里磨起了并不太老的茧子。


我无意干涉美国警察的内政,也不想对美国犯人的权利发表什么评论。我想说的是,主页的版权问题。


国内用户的个人主页没什么个性和独创性,早已不是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事情了。但让我不时大惊小怪一下的,是那些毫无个性和独创性的个人主页,却十分异常地把版权问题看得很重。你从那些主页上,经常可以读到以下文字:


本主页保留所有权利,若连接页面和文件请事先说明!


为了找到被他们郑重声明保留的那些权利,我往往翻遍了他们主页的角角落落,始终找不到他们有权保留的权利。那些Shareware是别人的,那些注册器和注册码也是别人的,甚至那些软件的介绍文字,也是东拼西凑抄来的。这些东西不是他的,他显然无权保留别人的权利。那么他到底要保留什么呢?我看不出来。


中国人一向是没有版权意识的,这种状况由来已久。从来没听说李白、杜甫及其后代靠版税成为富翁,也从来没听说有谁给罗贯中、曹雪芹们支付过稿费和版税。到了二十世纪末叶,中国人忽然听说有一种可以保留的权利,而且因为我们以前不知道这种权利而在国际上赚了些便宜也吃了些亏。以前我们翻译外国人的书从来都是拿过来就译的,从没听说还要买什么版权、翻译权。本来嘛,你们看好了我们的什么书,拿去译就是了,文化交流嘛,都是为了向本国人民介绍对方的优秀文化遗产,丰富本国人民的精神文化生活,何必分什么彼此呢。可是外国人到底是蛮夷,他们不懂这个,他们只知道为了钱和我们闹知识产权纠纷。


他们不懂,在我们的文化深层,知识就是知识,知识是不可能有产权的。耍笔杆子的人,写东西不是为了挣稿费,文章写好了,说不定可以像李白一样,到皇帝身边弄个官儿当当。即使当不上官儿,也可以像杜甫一样,文章传千古,名声天下扬。如果你告诉杜甫,写诗可以赚很多稿费,可以保留什么什么权利,你肯定是找骂。多俗啊。


但很让人无奈的是,二十世纪,蛮夷比我们强大,无论经济还是文化。蛮夷强大了,就要推行他们那一套价值体系,知识就要有产权,一些看不见摸不着的权利他们也要保留。这实在是一件很令人灰心的事儿。这也不能完全怪蛮夷,我们自己没弄好,不但盛唐气象没保住,连三宝太监七下西洋恩威并施的功夫都没有了。不过到底咱们祖上也阔过,现而今儿子打老子也不过就是一口气,忍了算了。


其实中国人还是很好学的,虽然我们不欣赏,但是我们也可以学蛮夷的样子,来个“版权所有”、“保留一切权利”、“Copyright”啥的,就像你在我的主页的每一页底下所看到的。不过,你在这里看到的每一页都实实在在出自我的手,是我有权保留的权利。至于在你的主页上陈列别人的注册器,然后你又声明你要“保留一切权利”,在我看来就有点儿学走样了。而且,从蛮夷的立场看,注册器本来就是对那些Shareware作者的权利的侵犯,你把他们搁一块儿,再加上那个声色俱厉的声明,就很有点儿喜剧色彩了。


最后我要说的是,你有权保持沉默……


1998年8月20日

2004-04-29

Monster.com是美国最大的在线招聘网站,其创始人Jeff Taylor计划今年7月访问中国。他说,“我们在亚洲的香港、新加坡和印度已经开设了办事处。中国眼下只有少数几个对手,而且还没有明显的市场领袖。”


Monster.com上周刚刚宣布了以1.05亿美元收购收购德国招聘网站Job Pilot的计划。Taylor表示,Monster主要是自己做,偶尔也会收购。“我们的竞争对手仍然是报纸,企业仍倾向于通过报纸发布招聘信息。这是一个140亿美元的市场,但由于经济衰退而急剧收缩。”


以51job、Zhaopin等为代表的中国招聘网站,尽管已经经营了很多年,但规模都不大,竞争也不算激烈。最近网易也加入到招聘网站商机的争夺中。不过受中国政策限制,Monster.com不太可能直接在中国经营招聘网站,更大的可能是合资或收购。这或许给了现有的这些招聘网站一个争夺被收购权的机会。


尽管RealNetworks和微软之间正在进行一场十亿美元的诉讼,但RealNetworks还是希望能得到微软的帮助,以便它的音乐文件可以在网络和便携设备上以微软的Windows Media格式播放。


据《西雅图邮报》的一名线人透露,RealNetworks的CEO Rob Glaser向苹果CEO史蒂夫·乔布斯和微软的比尔·盖茨发出了电子邮件,希望与他们的便携版软件保持互通。


乔布斯已经直接了当地拒绝了Glaser的提议,并将邮件的内容泄露给了《纽约时报》。微软对RealNetworks的提议似乎非常欢迎,一名微软发言人说,如果Real希望整合到微软的软件中,微软将乐于推进此事。


Glaser的意图是让消费者订阅Real的Rhapsody音乐,尤其是苹果的iPod用户和微软便携版媒体播放器的用户。如果微软同意Real使用WMA格式,Real将有机会向广大的便携设备用户推广它的音乐订阅服务。


RealNetworks此前已经获得了WMA格式的许可,可以在PC上播放音频和视频,不过这个许可并不包含便携设备。


Real正在跟微软打官司,它指控微软“不法地利用其垄断力量”,损害了RealNetworks的PC媒体播放软件。INQUIRER问道:难道这是朋友之间的10亿美元官司吗?


微软从未为Windows 98 SE发布过Service Pack,但一个Windows爱好者Alper Coskun却在他自己的网站上从今年1月25日开始,连续发布了多个Win98 SE的Service Packs,最新的一个是4月23日发布的Unofficial Windows 98 SE Service Pack 1.5


尽管这些Service Packs都清楚地标明“Unofficial”(非官方),但所有的更新文件都是Coskun从微软网站上搜集来的。Service Pack 1.5中包含了70个hot fixes,解决了512M内存限制,以及更好的USB支持。当然,这个Service Pack是作为Freeware发布的,而且作者声明:“This software is provided ‘as-is,’ without any express or implied warranty.”


微软对Win98 SE的技术支持已经与去年6月30日到期,关键更新会继续提供到2006年6月30日。


2004-04-28

Google推出1GB的免费邮箱Gmail,大伙儿又开始觉得大邮箱是个吸引用户的好武器了。这不,新浪也开始推广它的100M免费邮箱了


其实,新浪的免费邮箱曾经也有过50M免费空间的时候,不过后来随着国内刮起邮箱收费的歪风邪气,新浪顶住压力将其50M免费邮箱愣是缩水到只剩5M,而且还有统计数据支持呢,说是大部分用户实际上也就需要5M。那时候的舆论将邮箱收费和缩水称为“回归理性,回归传统”,正如脱去T-shirt,换上西装就传统并且理性了一样。后来收费邮箱没做起来,用户忠诚度却大打折扣。所以新浪从去年开始,又羞羞答答地给它的用户增加了一点邮箱容量。


新浪这次推广100M免费邮箱,用的后缀是@sina100.com。宣传词儿是这么写的:



新浪酷邮100—-是新浪最新推出的100兆免费时尚动感邮箱!彻底打破传统邮箱理念!!


瞧,这回不但不“回归传统”了,还要“打破传统”,真是此一时也彼一时也。

新华网报道,到2004年底全国网吧都将被安装监管系统,以后,文化行政部门将以高科技手段对网吧实行全程实时监控。


中国的政府部门的头脑里,很少有“公民隐私”这个概念,所以他们不是偷偷摸摸地监视,而是大张旗鼓地宣扬,好像是特光荣一事儿。


据新华网的报道,监管系统能够通过技术手段对上网人员进行身份登记,防止未成年人进入网吧,还能对网吧运营不良文化产品进行监控。2003年,文化部要求各地网吧安装监管系统。目前,四川、广西、湖北、浙江、江西等地都已安装完毕,取得良好效果。


1999年英特尔奔腾III处理器序列号事件,全国人民大呼小叫,仿佛我们的隐私真的都被英特尔给偷窥了。现在,这个网吧监管系统公然地践踏公民的通信自由,居然没人说个不字?


文化行政部门到底想干什么?

中国有多少软件开发者?
他们的开发方向是什么?
他们使用的开发工具是什么?
他们的开发平台是什么?
他们对各大厂商技术的需求是什么?


CSDN策划开展“中国开发者”系列调查已经开始,还有奖品支持(尽管价值不高)。


入口:http://survey.csdn.net/survey.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