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06-30

今天有篇报道说,新浪放弃Google转用中国搜索。如果此事属实,足以证明新浪在中国搜索市场上正变得越来越没有地位。

其实新浪的这种尴尬在Google参股百度这件事上已经表露无疑。本来,新浪是Google的合作伙伴,但显然,与新浪的合作几乎未能给Google带来任何利益。新浪搜索引擎的实际使用量太低,而且新浪更热衷于推自己的竞价排名。选择中搜做自己的搜索技术提供商,也证明新浪搜索已经完全不在乎用户体验了,它所需要的只是一个便宜的搜索引擎,借此出售自己的竞价排名,仅此而已。

Donews.net的日志分析也证明,新浪搜索带来的访问少到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下面的图表是Donews.net 6月上旬的日志分析,Google高居首位,接下来是百度3721网易雅虎。Google一家带来的访问量几乎等于其他搜索引擎带来的总和。当然这可能跟Google的算法更有利于blog有关。

另一个尴尬角色是搜狐。搜狐号称是靠搜索起家的,张朝阳也一直强调,搜狐这个名称中就有个“搜”字,表示搜索是搜狐所看重的。但现实并不如人意,搜狐搜索的境况并不比新浪好。不过据说搜狐正在开发自己的搜索技术,新的搜狐搜索页面,看上去很像七八年前的雅虎,最终是否能被用户认可,可能并不乐观。

说起来,尽管雅虎也一度完全放弃了搜索,但它并没有失去搜索市场,即使在Google最强势的今天,它仍然在市场份额上紧紧地咬着Google。而且通过大手笔的收购,今天的雅虎正在重新回到搜索引擎的舞台上,对Google形成强大的压力。国内的互联网公司,普遍比较短视,又缺乏足够的实力去收购搜索技术公司。所以在搜索引擎越来越成为互联网中枢神经的时候,他们都无奈地成为旁观者。

比尔·盖茨昨天表示,微软将与一些东盟国家讨论廉价Windows(称为Starter Editon)的问题。而在此之前,微软已经在泰国和马来西亚推出了廉价Windows,即一种精简版的Windows XP。

目前看,这种廉价Windows暂时不会进入中国。实际上,微软在东盟国家的降价行动,都是作为当地政府PC普及计划的一部分。去年6月,泰国政府推出“People’s PC计划”,一台PC加精简版的Windows XP加Office,只需298美元,其中微软软件为35.80美元;今年2月,马来西亚政府推出“PC Gemilang计划”,一台PC加Windows加Microsoft Work Suite 2004,售价643美元,其中微软软件的价格大约50多美元。

很多人在问,微软什么时候在中国推出这种廉价Windows?我觉得这个问题应该这样问,中国政府什么时候会推出一个PC普及计划?如果中国政府有同样的计划,我相信微软不可能不积极配合。但如果中国政府压根没有这个打算,微软就算想配合都找不到门。

其实,政府出面来推动PC普及,一方面有利于提高国民信息化的水平,另一方面也有利于提高软件的正版率。但问题是,这需要压低相关软硬件厂商的利润率,同时需要政府一定的财政补贴。软件好办,是否有硬件厂商愿意参与到这种费力不赚钱的计划中?马来西亚政府计划售出10万台廉价PC,在中国这个数字恐怕要高得多,联想愿意承担吗?

相对而言,微软把Windows的价格压到多低,是个小问题。赚得再少,也比盗版多。

2004-06-29

永中Office打算在微软的老巢美国打开一片天地,看来并不顺利,尤其是遭到《华尔街日报》这种有影响的媒体的致命一击,让它的前途更显黯淡。

《华尔街日报》的文章《微软办公软件替代品有优有劣》,从价格、性能以及与Microsoft Office文件的兼容性三个方面,评估了两款办公软件:永中Office和WordPerfect Office 12。

该文对永中颇感自豪的几个特点,如统一文件格式、Paste Link和Word文件兼容性,都做出了否定性评价。该文总结说:

总的来说,永中Office给人感觉是一款并不完善的产品。字体在屏幕上看上去不整齐,因为生产商没有使用一种名为anti-aliasing的常用字体调整技术。另外,启动帮助程序非常慢,而且当我安装永中软件的时候,桌面的图标被弄乱了。总而言之,我看不出使用永中Office的任何优势。

看来,永中不仅需要改善公关策略,更需要切实地改进产品。

Firefox 0.9.1已经正式发布。新版本主要是修复了0.9版中已经发现的bugs,并重新美化了工具栏图标。

下载

2004-06-28

7月9日,Windows CE 5.0就要发布了,微软今天说,它打算向所有第三方开发者公开CE 5.0的源代码。当然不是全部,张亚勤预计,大概会公开60-70%的源代码。你只要掏3美元,这些源代码就算被你买下了。

张亚勤称,这次的公开源代码的声明,对微软来说,是“是史无前例的”。你在这些源代码基础上进行二次开发所形成的产品,知识产权归你。

其实,1999年盖茨带到中国来的那个“维纳斯计划”,简而言之,就是一种基于Windows CE预制平台的家用机顶盒。当然,那个计划最后无疾而终。不光维纳斯死了,为了与之对抗而临时包装出来的女娲也死了,窄带机顶盒就像更早一点的NC一样,除了在媒体上热闹了一阵,基本上没溅起真正的水花。毕竟,单纯拿一个概念蒙事儿,是不行的。当然,也有人因维纳斯计划一举成名,这是题外话。

微软推广Windows CE的用心,不会因维纳斯计划的夭折而泯灭,尤其在Linux日益受到推崇的今天,作为微软攻打嵌入式设备市场的一种武器,CE还远没有达到微软期望的目标。

3美元其实只是象征性的,你给了微软3美元,就是与微软做成了一笔买卖,道义上你不欠微软什么。与利用Linux做二次开发相比,基于CE开发的产品,你不用开放源代码,这也让你少了很多良心上的自责(如果有的话)。

就算你拿着CE的源码,什么都没开发出来,3美元也没白花,至少你得到了一个嘲笑微软程序员的机会:喝,代码写得真滥。

2004-06-27

大企业:人类最伟大的创新

过去 50 年间,人类以其聪明才智把企业从等级森严的机构转变成了有高度适应性的网络。500 强排行榜上的每一家公司都是人类的一大创新

作者:BRENT SCHLENDER

做这道思考题:过去 50 年间,人类意义最重大的创新是什么呢?我们许多人都会毫不费力地开出一张单子,其中包括集成电路、录像机、个人电脑、基因工程药物、通讯卫星、光纤、手机,当然还有因特网。也许你还可能加上一些别人想不到的东西,比如自动取款机、条形码、安全气囊、健怡汽水、微波炉、心脏支架,或者共同基金。所有这些无疑都给我们的生活带来了方方面面的变化,通常都是好的变化。

但是,有一项创新却不太容易被人们记起,而正是因为有了它,我们才创造了上述大部分奇迹,这就是现代的大公司。我们所指的是像沃尔玛(Wal-Mart)、通用电气(GE)、英特尔(Intel)、花旗集团(Citigroup)、辉瑞(Pfizer)、微软(Microsoft)、IBM 和通用汽车(GM)这样的公司,几乎包括全部《财富》500 强企业。这些公司有著举世公认的能力,懂得如何调动和配置资源,如何组织和利用人的聪明才智,在面对各种商业与社会环境时能够随机应变,并能应付在全球范围生产、销售商品和提供服务方面的前所未有的复杂挑战。如果没有这些公司,如果这些公司没有这样的能力,我们的创新就远没有这么多,我们的财富也将大大减少。实际上,任何称得上是业界翘楚的大公司之所以能取得很大的成就,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它们对公司人力与资源的管理达到了高超的水准。约翰·肯尼思·加尔布雷思( John Kenneth Galbraith)1967 年出版了名著《新工业国家》(The New Industrial State),我们可以对书中的话稍加润饰:技术创新是那些既具备同样的创新性,同时又经过精微调整的人类组织的成果,而反说则不成立。这使得公司成为人类事业王冠上最新的明珠。

管理大师、畅销书《基业长青》(Built to Last)和《从优秀到卓越》(Good to Great)的作者吉姆·柯林斯(Jim Collins)说:“人类历史上,一些最令人叹为观止的发明其实并不是技术或产品,而 是社会发明。试想一下美国宪法、货币或者市场机制等概念的诞生。它们永远都是人类最伟大的发明创造。作为 20 世纪的产物,现代公司也属于此类发明。之所以这样说,决不仅仅因为它是技术革新的源泉,最主要的原因在于它是连接市场机制与民主政治的桥梁。它是资本主义民主取得胜利的关键所在。”

当前,总统候选人把公司和公司的首席执行官称作“本尼迪克特·阿诺德之类”(Benedict Arnolds,1741-1801,美国独立战争时将领,曾里通英军,后来叛逃──译注),因为人们说他们把大量美国的工作岗位转移到国外。法官和陪审团则正以说谎、欺骗和偷窃的罪名法办商界要人。在这样的时候,为公司唱赞歌可能底气不足。像所有人类建立的机构一样,大公司也会腐败和被滥用。但是,正如我们的思考题所显示,公司的真正的创造力也极容易遭到忽视。而有了这种创造力,才能设计和经营一家雇有成千上万名员工的组织,不断而有效地开发、改进、生产和发送各种产品,比如从新型的微处理器到大型喷气式客机等产品,甚至是像一次性纸尿布这样的普通产品。在美国大公司内部的深层,天天都有奇事发生,这都是因这些公司如此之大、运转如此有效率,最重要的是适应力很强所致。

常常被誉为现代管理学之父的彼得·德鲁克(Peter Drucker)认为,现代公司最早成形于 20 世纪 20 年代和 30 年代,当时职业经理人取代公司创始人及其后裔掌管起了大公司的经营大权。德鲁克说,从那时以后,这种机构迅速演变,94 岁的德鲁克见证了整个发展过程。首先,如今位居《财富》500 强之列的公司,有许多被德鲁克称为“跨国”(transnational)企业,他反对管它们叫“多国公司”(multinational corporations)。他说:“这么讲在法律上的理由是,从前传统的多国公司在国外建立的子公司,基本上是作为市场营销基地来 运营的。如今,海外业务已经成为了多国公司实际运营中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没有它们,许多公司将无法运转或丧失竞争力,而不仅仅是因为海外有廉价的劳动力。对于越来越复杂的组织,海外业务有助于对其进行统筹管理──顺便说一句,这也是我们如今看到有越来越多的外国公司超越美国公司的原因。”

推动公司改造的第二个因素是信息技术的深远影响,尤其是作为新型分销渠道的因特网的影响。让德鲁克尤其感兴趣的是,因特网不仅让现有的商业流程如会计等实现了自动化,而且它还有能力从根本上改变公司的行为方式以及它们参与竞争的市场。“因特网使所有的供应商都‘本地化’了,即使它们远在另一个半球”,德鲁克说。“它让所有的供应商,无论他们是产品的实际制造商,或仅仅是代理商或分销商,都同样地出名,同样地便于联系。与其他任何新型分销渠道一样,因特网不仅改变了客户的购买方式,而且改变了他们所购买的产品,这又反过来使市场发生剧烈的变化。结果使得产品的营销和销售流程彻底地同生产、派送和服务环节分离开来。对此,相当多的公司都觉得难以进行协调。”例如,大家已经看到,辉瑞(Pfizer)、礼来(Lilly)和其他一些制药界巨头正在拼命反对那些通过加拿大网站低价销售它们的药品的行为。

布赖恩·阿瑟(Brian Arthur)是一位敢于创新的经济学家,他鼓吹“报酬递增”的概念,用它来解释像微软和甲骨文(Oracle)这样的技术巨头是如何确立起其统治地位的。他认为各公司正在重新构造生产、分销的基本模式以及服务的提供方式。他说:“《财富》在 1955 年首次公布 500 强排行榜时,绝大多数公司所遵循的仍然是传统的工业模式,即实现寿命周期长、互不关联的产品大规模生产的最优化。在管理上面临的最大挑战,是预测反应相对迟缓的市场的需求。”

阿瑟认为,这种情形如今已经不复存在,市场机遇变得稍纵即逝,各公司已经学会集中力量推出产品和服务,把它们与能满足市场需求的技术和工艺流程结合起来。而且,在快速变动的经济体系中,丰厚的回报通常会青睐第一家开辟出市场的公司。阿瑟认为,其结果就使得“各公司总是在制订临时性的、以产品为导向的部署,通常还要请外部的合伙人参与,请其提供关键零部件或者进行组装。这与拍电影极为相似:制片合伙人聚在一起制作一部电影,随后散伙。为了拍下一部电影,又会出现一次新的聚集。外包就是这一点的体现。”

苹果电脑公司凭借自己的 iPod 音乐随身听和 iTunes 网上音乐播放器迅 速赢得市场。如今,它们已经成为市场上占绝对优势的主导产品。苹果成功的首要原因是,它能够有效地把合作伙伴组织在一起。为了生产 iPod,苹果公司成功说服硅谷一家不知名的新创企业为其提供并定制关键的软件,另外还与东芝公司合作,研制微型大容量硬盘。产品由承包商在台湾组装,在不到九个月的时间里问世。再让我们看看网上音乐播放器,苹果公司成功地利用了自己在唱片行业里的中立地位,说服所有大型唱片公司抛开它们的顾虑和敌视情绪,让它们的音乐产品能在网上下载。作为先行者,苹果得到的回报是:iPod 占得了全球 MP3 播放器的销售收入中的最大份额;在全部合法下载的音乐中,有三分之二是用 iTunes 下载的。

阿瑟还认为,受到技术变革的速度以及产品寿命不可预料的影响,市场变得“更像一家赌场,赌注比从前更大,风险也更高”。这就是为什么英特尔公司在近期 IT 业衰退时,仍拿出 100 亿美元修建新的芯片生产厂。英特尔下的赌注是,相信需求将反弹,而且自己有能力为自己的芯片在电信和消费电子产品领域开拓新市场,这些将会消化新增的产能。英特尔公司首席执行官克雷格?贝瑞特(Craig Barrett)说,作为行业领袖,公司别无选择。

因此阿瑟认为,对“公司”最恰当的比喻是有弹性、不断改变的网络,而不是表面堂皇、与外界隔绝的金字塔式指挥控制机构。这一新形态的最好代表还未能进入我们的排行榜,但迟早会的。引起轰动的因特网公司 Google 是一家年收入达 10 亿美元的私人公司,阿瑟认为,它的产品和组织机构“几乎都不是以实物的形式存在的”。公司的产品是 Google 网上搜索服务所需的几百项特色技术,例如针对特定主题的更加有效的算法、公司为内容关联广告而设置的“查找引擎”、Froogle 导购服务、自动化外语翻译功能,等等。

这些特色技术主要是由几十个三人一组的团队开发的,他们设法在几个月内将这些技术由概念发展到可以实施。与微软公司的视窗操作系统相比,Google 在开发其整体服务时并不存在一个刚性结构。各个单项技术加在一起,就得到了一种更完善、内容更多的服务,同时各项技术还不断得到改进。从这个角度讲,Google 的服务是新兴的事物,它永远都在一点点地改变,这主要应归功于首席执行官埃里克·施密特(Eric Schmidt)组织公司的方式。

“我知道这听起来就像是某个汽车广告,但我们的确创造了一家新型公司”,施密特说,“Google 是一家从英特尔、微软以及 IT 业各类公司的成就中极大获益的技术公司。但是,我们主要采取传统的公司模式并把它带入了因特网时代。”

对于英特尔、微软、思科这样的 IT 业巨人,你看重的可能是它们惊人的增长速度、丰厚的利润或者是神奇的发明,但真正使这些公司卓尔不群的是公司领导人在组织上的独具匠心。比尔·盖茨(Bill Gates)在微软最聪明的一著,是将宝洁公司(Procter & Gamble)产品经理的作法用来组织微软公司的产品开发和市场营销。不过,他在这个方法中加入了自己的风格,那就是选拔软件工程师而不是 MBA 担任产品经理:因为下属都是些技术怪才,他们就可以更好地领会同样身为技术怪才的上司的要求。

至于那些更古老、更传统、生产“平常”产品的公司,又当如何呢?《财富》500 强排行榜诞生之日起就一直榜上有名的公司多达 71 家;宝洁、通用电气等一批知名企业已有 100 多年的历史。那么,是否存在历史传承下来的组织天才和特殊的适应性,使这些企业能够在领导人辞世后继续生存,并且获得了更大的发展?

吉姆·柯林斯说,如果分析一下第一份 500 强排行榜,我们会发现其中显现出一种“实际上是负相关的关系。率先掌握优秀技术或者先进创业理念的公司通常没有变成大公司。宝来公司(Burroughs)以制造商用机器和早期计算机起家,尽管创业之初公司的发展如火如荼,但它最终未成为 IBM。在电气行业,西屋公司(Westinghouse)的起步要好于通用电气。3M 公司起初是一家倒闭的采矿公司。”

那么,像通用汽车和宝洁这样长盛不衰的巨头又是怎样一种情况呢?它们的成功能否主要归功于管理创新?抑或它们的成功主要应归结于运气好、规模大或者是机构惯性?柯林斯一边翻阅著 1955 年的《财富》的排行榜,一边说:“让我们仔细查看一下排行榜。”

第 1 名:通用汽车。“阿尔弗雷德·斯隆(Alfred Sloan)按照不同的车型对公司进行了拆分,发明了权力分散的现代化企业。这一做法是全新的,受到了广泛的效仿。”

第 4 名:通用电气。“它是第一家正式成立产业研发机构的公司。更为重要的是,他们提出了系统化培养管理人员的主张,正因为如此,公司中从未出现过差劲的首席执行官。最差劲的首席执行官,可能要算它的创始人爱迪生。”

第 27 名:宝洁。“大多数消费品公司和高科技公司都在使用产品经理这种组织模式,所以我们已经把这种模式当作是这些公司必然的组织模式,不过发明并且完善这种模式的却是宝洁公司。”

第 61 名:IBM。“老托马斯·沃森(Thomas Watson Sr.)首先认识到,建立在宗教式价值观的基础之上、近乎宗教崇拜的企业文化,可以成为企业竞争优势的源泉。”

第 212 名:默克公司(Merck)。“这家医药巨擘率先认识到,为纯科学提供支持能够推动商业发展。公司在 20 世纪 40 年代建成的实验室能够与哈佛大学(Harvard)的实验室相媲美,在这里科学家可以自由从事纯科学研究。十年后,小托马斯·沃森管理下的 IBM 公司也采取了同样的举措。”

柯林斯想提出一个高屋建瓴的观点。尽管他关注近些年的《财富》500 强排行榜,也关注那些企业“新贵”,如西南航空公司(Southwest Airlines)、沃尔玛和戴尔计算机公司(它们以疯狂的热情和尽量削减成本的企业文化而闻名),又如星巴克(Starbucks)和微软(它们似乎是凭空发明了整个产业),但这并没有改变他的看法:组织创新是关键。他说,以英特尔公司为例,“它是其中的一个特例,因为它凭借先进的技术起家,而且最终发展成为一家伟大的公司。但我要说的是,(公司创始人)戈登·摩尔(Gordon Moore)、罗伯特·诺伊斯(Robert Noyce)和安迪·格鲁夫(Andy Grove)最伟大的创举是建立了这个具有高度适应性而且纪律严明的组织,它有比集成电路更加奇妙的地方。英特尔公司本身就是一台完美的微处理器。”

对比尔 盖茨而言,这一切都算不上新闻,他是微软快速成长为巨头的主要设计师。他认为,“现代公司是我们见过的最有效的资源配置工具之一。它把伟大的思想转换成客户的利益,规模超乎想象。”盖茨对用公司来解决问题的方法笃信不疑,甚至把在微软设计的机制用到了比尔·盖茨基金会(Bill and Melinda Gates Foundation)的组织之中,他还正尝试著引入某些类似于市场激励的办法,以促进各公司和非政府组织在第三世界大力消灭传染病的工作。

同样,德鲁克和柯林斯也认为,如果教育系统、警察部门、教会、慈善机构、艺术团体、医院、医学研究组织、其他政府部门及非盈利机构能够学会像公司那样运行,它们都将从中受益。德鲁克目前的主要咨询工作大都集中在这方面,而柯林斯也想追随他。他说:“既然我们已经开始真正了解是什么能使一家公司在商界出类拔萃,我们也许能把其中的一些元素带入到整个社会制度中去。”

无论不断演进的现代公司能否成为治好其他类型机构的弊病和功能失常的万应灵药,毋庸置疑的是它创造了财富,为千千万万人提供了有意义的工作,在这方面,它是无可匹敌的。

而且,正如本期杂志中的文章所要揭示的那样,现代公司还让生活变得有趣。在接下来的报道中,作者杰里·尤西姆(Jerry Useem)考察了有关公司适应性的最典型的案例。通用电气公司自从 1892 年创立以来,担任过公司首席执行官的人比在梵蒂冈当过教皇的人还要少;每位首席执行官都带领公司朝截然不同的方向发展,而且他们人人都位居同时代最重要的实业家之列。杰夫·伊梅尔特(Jeff Immelt)就是最新的一个例子。杰克·韦尔奇(Jack Welch)机智多变,而杰夫稳重不张扬。他为通用电气制订的新蓝图十分明确而富有说服力,而外人可能把他名字误作“杰克”,还可能记不得他的姓。但是,假如你知道了韦尔奇传授给伊梅尔特的训示──“大胆开拓”,那么公司发生任何转变也不会令你觉得奇怪了。

适应性是在《财富》杂志对两家公司的报导中重复出现的主题,这两家公司在拼命重塑自我。记者亚历克斯·泰勒(Alex Taylor)在文章《通用汽车终于步调一致》中写道,在经历了几十年下坡路之后,强大的通用汽车公司已经毅然决然地改弦易辙。秘诀是:它如今变得特别像丰田(Toyota)了。亚当·拉辛斯基(Adam Lashinsky)在《摩托罗拉公司能找到方向吗?》一文中探寻了埃德?詹德(Ed Zander)如何带领曾经很了不起、如今却常年惨淡经营的摩托罗拉公司整顿机构,解放高科技人才[见财富(中文版)今年 5 月号]。

也许有关适应能力的最终证明正是 500 强排行榜本身。为了保证这份排行榜是美国企业最好的写照,我们一直不断对之加以改造。最初,它只是一份工业公司的排行榜。在排行榜推出后的一年里,我们对 500 强做了补充,加入了银行业、保险业、运输公司、零售业及其他服务行业的年度排名。从 1983 年开始,我们将这些行业合并起来,推出了《财富》服务业 500 强。最终在 1995 年,我们把两份榜合并,成为大家今天看到的《财富》500 强排行榜。我们肯定会在 2054 年,即庆祝排行榜的百年诞辰远未到来之前,对排行榜做进一步的改进。如果想预先了解那个时候的大公司将如何改造自己,你可以阅读一下未来学家彼得·施瓦茨(Peter Schwartz)有关 2054 年《财富》500 强前 10 名公司的文章[见财富(中文版)今年 5 月号],他的描述引起了争议,但很有意思(提示:排名第一位的公司是一家名为“AmazonBay”的企业)。

译者:萧艾

 

Firefox 0.9.1 Candidates从6月24日在Mozilla服务器上放出起,已经测试了一段时间,Ben在其blog上称,新版本将在星期一正式推出。

Ben曾说,他的使命就是完成Firefox 1.0版。从Firefox开发小组最近加快了开发测试的进度看,1.0版今年将会如期而至。IE的疏懒确实为其他浏览器提供了一个难得的机会,无论是Mozilla/Firefox,还是Opera,或者苹果的Safari,都在向已经日益老旧的IE发起新一轮冲击。这让微软也有点坐不住了,所以他们也重组IE开发团队,打算在Longhorn上市之前,再推出一个独立的IE版本。

最新版本的Firefox 0.9.1可在此下载

Gmail Notifier Progress是一个Firefox Extension,它可以在你的Firefox工具栏上添加一个图标,用于通知你有多少新邮件在你的Gmail邮箱中。点击安装

SwitchProxy Tool也是一个Firefox Extension,可以让你设置多个代理服务器,并按指定的时间间隔自动切换,是国内用户访问某些被屏蔽网站的好助手。点击安装

2004-06-26

Slashdot是一个影响力很大的技术新闻网站,也是反微软人士集中的地方,可能也是微软遭受的嘲弄和讽刺最多的地方。比如前天Slashdot转载了微软的David Gristwood的文章《21条经验法则——微软怎样开发软件》(21 Rules of Thumb – How Microsoft Develops Its Software),得到的回应不是研究分析微软的方法,而是大量的挖苦和讥讽。就是在这样一个地方,竟然出现了微软的广告,的确是一件饶有趣味的事。

不知道是不是我孤陋寡闻,因为我在浏览器中设置了禁止显示广告,今天偶然暂时放开,就看到了微软的广告。联想到20多天前,Linux Today创始人呼吁抵制Linux Today,原因也是微软成了Linux Today的重要广告客户。

微软通过广告投放,影响反对派的核心媒体,能在多大程度上改变它在这些群体当中的形象,我说不好,但这无疑已经成为微软的一种既定策略。越是在反对的声音集中的地方,它越要显示自己的存在。与此同时,微软还积极地参与各种Linux的会议,一如女性party上出现了一个笑容可掬的彪形大汉,很能吸引一些眼球。

至于微软的广告,将会怎样作用于这些媒体,甚至微妙地改变这些媒体的立场,现在也不好说。

西雅图时报的文章是这么说的:“比尔·盖茨有着聚会迟到的名声,因而当他到达的时候总能引起巨大的喧哗。”记者的意思是说,尽管在blog这件事儿上,盖茨又成了迟到者,但一旦他开始blog,必定会引起强烈的反应。

不过,我倒觉得在盖茨是否应该开始blog这件事儿上,很多人已经过于热心了,比盖茨本人还热心。

在Windows开始占据垄断地位的时候,盖茨并未亲自去写Windows的代码;在IE打败Netscape的时候,盖茨也没有亲自去开发浏览器。盖茨开始他的blog,会比美国总统候选人开始blog更有趣吗?

热心人甚至连盖茨该在他的blog上写些什么都替他想好了:不一定全都是商业,他可以分享他的个人琐事,比如最近度假的趣闻之类的。

我们是不是可以问问,柳传志、任正非、丁磊、陈天桥什么时候开始blog?当然也不一定非得写他们的事业,不妨写写跟谁吃饭,跟谁打高尔夫之类的趣闻,这样我们就可以公开地窥探名人富豪的隐私了。

如果盖茨开始blog,大概我们会比盖茨更兴奋。

2004-06-25

雅虎Trillian的消息阻拦,是Trillian这个第三方兼容IM软件历年来多次类似经历中的最新一次。

2002年初,AOL屡次封杀Trillian,当时我曾写过一篇《Trillian VS AIM》,内容如下:

Trillian VS AIM

keso

最近一段时间,即时信使市场的老大AOL肝火很盛,而让AOL光火的是名不见经传的Cerulean Studios,他们的即时信使软件Trillian让AIM的用户自由地从容地与AIM、ICQ、MSN Messenger、Yahoo! Messenger和IRC的用户在线沟通。Trillian轻灵、漂亮、无广告并且跨越多个即时信使平台,用户不必再忍受AIM的臃肿、老丑、广告轰炸和封闭,短时间内迅速吸引了包括AIM用户在内的大量流行即时信使软件的用户。AOL终于忍无可忍,使出了它曾经用过多次的撒手锏,修改服务器,阻断Trillian用户的连接。但受到用户支持的Trillian立即更新了他们的软件,双方你来我往很快就演变成了一场新的“猫和老鼠”的战争。一旦AOL阻断了Trillian用户的连接,要不了多久Trillian网站上就会发布一个新的补丁,最多的一天,Trillian连续发布了3个补丁,用于恢复Trillian与AIM服务器的连接。在很多网站上,支持Trillian的用户发起了对AOL的声讨。

说起来真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不久前AOL起诉微软利用对操作系统的垄断,排挤Netscape,现在AOL本身实际上也在做着同样的事情,那就是利用对即时信使市场的垄断排挤竞争对手。Jupiter Media Metrix的一位研究室主任Michael Gartenber把AOL的行为称为“掠夺的”,但是他也说至少这个媒体大鳄对于它的系统的访问的阻断行动,无论对大公司还是对小公司都是一致的。早在三年前,MSN Messenger与AIM的互连就被AOL以安全为由阻断,一年后,AOL又以同样的手段阻断了Odigo用户与AIM用户的联系。每一次AOL都以系统安全的理由为自己的行动辩解。针对最近对Trillian的阻断,AOL的女发言人Kathy McKiernan说:“这是我们一项长期的公共政策,当一项服务发放的软件进入我们的系统,危及我们系统的安全,我们就中断它。”McKiernan说Trillian与AOL并不存在商业关系。“在某种程度上说消费者希望他们那么做,那是误导。”是不是误导,当然还得有消费者来说。有用户在BBS上留言说,在软件开发上,AOL是一家不求上进的公司,看看Netscape的现状,看看Winamp3的开发周期,再看看ICQ、AIM,除了用户数量,还有什么优势?

因为AOL是全世界最大的ISP,大多数通过AOL上网的用户默认地把AIM作为他们的即时信使软件,而因为AIM是一个封闭的系统,其他用户要与AIM的用户联系,也必须安装AIM。其间也有厂商向AOL的垄断地位提出挑战,Yahoo! Messenger和微软的MSN Messenger凭借公司的实力、影响力和庞大的用户数,取得了不俗的战绩,据Media Life今年2月5日报道,在全部即时信使用户中,56%的用户使用AIM,14%的用户使用ICQ,47%的用户使用MSN Messenger,32%的用户使用Yahoo! Messenger,另外有6%的用户使用其他的即时信使软件。但在用户最经常使用的服务中,AOL占了45%,MSN占29%,Yahoo!占16%。与微软和雅虎相比,其他的挑战厂商基本没有形成对AOL的威胁。

2000年04月AOL在即时信使领域中的两家竞争对手iCast公司和Tribal Voice公司,就向美国联邦通讯委员会(FCC)提出申请,要求美国在线向外界开放其深受大众欢迎的即时信使服务的网络。2000年7月,微软、Excite@Home、AT&T、InfoSeek、Yahoo!等公司的领导人向AOL的CEO Steve Case发出信件,希望Case能够加入到他们的工作当中,共同创立一个开放源代码的即时信使标准。但这封信没有得到AOL的任何反响,并在之后不久就发生了阻断MSN Messenger的事件。

奇怪的是,同样是AOL的即时信使软件,ICQ用户却没有因为使用Trillian而被AOL阻断。另外两家受Trillian影响的公司微软和雅虎也没有针对Trillian采取任何措施。微软的发言人向BetaNews证实他们不打算跟随AOL的脚步。“正如我们此前一直在说的,我们相信消费者的根本利益是所有即时信使产品都遵从一个即时信使/协同工作的标准。MSN会继续与Internet工程任务组 (IETF) 以及产业界一起工作,以使这种标准成为现实,那时候消费者就可以与他们的朋友和家人进行公开、自由的沟通,不管他们在使用何种即时信使服务。”(http://www.betanews.com/article.php3?sid=1013136616)

还是早在2000年4月,AOL在一份声明中说:“我们愿意与其他公司合作,在保证安全的前提下,让消费者享受到即时信使服务。我们目前正在与一些有合作意向的公司讨论相关细节。”实际上,在过去的三年中,AOL除了修改他们的服务器以防止其他公司的即时信使软件访问之外,AIM几乎没有任何变化。AIM的用户仍然不能与其他即时信使的用户沟通,其他用户也无法与AIM的用户沟通。AIM的用户抱怨AIM越来越臃肿,广告也太多,却不见得安全。

AOL一直以技术原因拒绝开放他们的即时信使服务,这种封闭导致用户为了与使用其他即时信使服务的用户保持联系,不得不在自己的电脑上安装多个即时信使软件。Jupiter Media Metrix的一份报告显示,2001年9月份,有29%的家庭互联网用户使用多种即时信使服务。2001年10月24日,AOL宣布,AOL与Sun公司将开始就两公司各自的即时信使服务之间的兼容性进行相关的技术测试。Jupiter Media Metrix的Gartenberg说:“不开放他们的即时信使没有什么技术原因,但却有很多商业原因,他们不会那么做除非他们被强迫那么做。”

据预测,到2005年,即时信使在互联网上的应用将超过电子邮件,而在企业运作中,50%以上的需要与消费者进行直接交流或者具有互动性质的业务将与即时信使服务整合在一起。这就是为什么几大IT巨头都在努力发展自己的即时信使服务的重要原因。

直到今天,AOL仍未放弃对Trillian的阻断的努力,而Trillian也不示弱,表示只要被阻断,就会立刻发布新的补丁程序。这场猫和老鼠的战争,结果尚难预料。

写到这儿,我不能不联想到国内即时信使服务市场。与国外技术不断创新,发展如火如荼的形势相比,国内即时信使市场已经是死水一潭,只有腾迅一家在唱独角戏,这种状况的确不容乐观。我注意到,一段时间以来QQ用户的抱怨越来越多,很多已经不是抱怨,简直就是愤怒。而居于绝对垄断地位的腾迅公司(其对于国内这个单一市场的垄断远远超过AOL在全球市场上的地位)似乎对用户的抱怨置若罔闻,垄断已经使它失去了任何创新的动力。可以想象,如果有一个中国版本的Trillian出现,使QQ用户可以使用第三方的客户端软件访问腾迅QQ的服务器,哪怕功能简单些,只要能够避免QQ那可怕的广告轰炸,只要能够让系统稳定些,我想用户都会蜂拥而至,全力支持的。Trillian对AOL的这场战争,不论最后是胜是败,对我们而言,都应该是一个很好的借鉴和启示。一个没有竞争者的市场,是一个可悲的市场,损失最大的只能是用户。

名词解释:

Trillian: Cerulean Studios发布的即时信使软件,Trillian并不提供自己的通信平台,其特色在于,让ICQ、AOL Instant Messenger (AIM)、Yahoo! Messenger、MSN Messenger、IRC的用户通过一个单一的软件彼此之间互相沟通。

AIM: AOL出品的全世界用户量最大的即时信使软件,算上另外一个AOL拥有的著名的即时信使软件ICQ,AOL事实上牢牢地控制着全世界超过半数的即时信使用户,成为此业务的垄断者。

MSN Messenger: 微软公司的即时信使服务,在最新的操作系统Windows XP中,它的名字是Windows Messenger。借助Windows XP的捆绑,它有可能超越AIM,坐到市场老大的位置上。

Yahoo! Messenger: 著名门户雅虎公司推出的即时信使服务,最新版本具有很强的可定制性,凭借自身内容的优势,成为即时信使市场上一个不容小视的竞争者,但在国内用户有限。

QQ: 深圳腾迅公司出品的中文即时信使软件,在中国国内占据绝对的垄断地位。

2002-02-11

今天看来,类似的战争之所以不断上演,归根结底还是商业利益使然。在IM市场基本被几大巨头瓜分的情况下,IETF的IM标准,恐怕连生下来的机会都没有。就像中国电信市场的互联互通,之所以难乎其难,是因为各家之间没有共同利益。雅虎拦截Trillian,不过是一次类似割电缆的事件而已,反正电缆又不是第一次被割。Trillian总是比较倒霉,每次都是它的电缆被割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