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12-31

“最后一天”怎么会引来这么多的感慨

我对这一天没什么感觉,只是这么多人在说着“最后一天”,我觉得很好玩儿。一个时间的段落标记,这之前属于2004,这之后属于2005。所谓辞旧迎新,其实本无所谓旧也无所谓新。如果2005年是一个礼物,现在它还没拆封,还没用过,一旦用过,就正常了,像其他的物件一样。

“最后一天”不是末日,它只是被我荒废的很多个日子中的一个,它只是3天长假的前一天,它只是寒冷冬季的普通一天。明天,有什么不一样吗?应该没什么区别,还是会考虑晚饭订pizza,还是去超市买包子。

子在“最后一天”曰:逝者如斯夫。子还曰:有朋自远方来,尚能饭否?

新年快乐!;-)

上世纪80年代末,几乎每个单位都有个打字室,每个打字室都有打字机,每台打字机上都有个“四通”的标识。那时候,中关村是“两通两海”的天下,联想(计算所公司)还是个挂着两筒鼻涕的穷小子,排不上号。即便是后来的“四方联”,四通也是绝对的老大。那时候,万润南还不是一个在美国西海岸当导游的可怜老头儿,他的影响力曾远远超出中关村。那时候,段永基还不是段老板,见了老万毕恭毕敬有时候说不定还会脸红一下。不过,这都是那时候的事了,遥远得像一个梦的影子。今天,谁还知道四通是干吗的?

四通在段永基手里被折腾了15年,这家当年被认为体制最好,产权关系最单纯的民营企业,如今比一团乱麻还要乱。或许这正是段老板想要的效果,枭雄总是喜欢乱世,即使没有乱世,至少也要有一家乱的企业。这些年来,四通、新四通、新新四通,制造、IT、保健品,担保、买壳、关联交易,在四通一次又一次的死去活来中,段老板就成了中关村村长,成了民族资本家。现在四通集团因为负债累累,商标面临被拍卖。让我诧异的是,就是这样一个看上去气息奄奄的品牌,居然还有6000万至8000万的商标价值,能买多少脑白金啊。

之所以还能想起四通,毕竟它IT过,毕竟它跟新浪还有些关系。若不是这样,谁还关心段永基和史玉柱这对黄金搭档,谁还关心他们打算怎样继续折腾四通这个曾经很辉煌的品牌。

2004-12-30

365Key-天天网摘自动生成

更多新闻,请访问我的365KeyRSS),你可以通过365Key订阅,或者通过Bloglines订阅

2004-12-30

你在我这里每天坚持不懈地张贴垃圾留言,让我删除得很辛苦。你收手吧,你那个网站是个垃圾网站,你这个人也是个垃圾人。

一不小心,一年就只剩下一个尾巴。不由得感慨,日子跑得比刘翔还快。刚把2004写顺手,又要去适应2005。一如往年,一到年底,各种各样的盘点、回顾、十大蜂拥而至,应接不暇,而且看上去全都权威得稀哩哗啦。这一年,再次感受到一些燥热的气氛,有人说,互联网的春天又回来了。是吗?是吗?在哪儿呢?毋宁说,风险投资又回来了,上市潮又回来了,还有,知识英雄真的成了财富权贵。其实,回头望望,空空荡荡,没什么清晰的脉络,留下的只是稀稀落落几个关键词。

这只是我个人的关键词,代表这一年我的关注。

Blog

持续写了一年blog,并且通过blog,结识了更多的blogger。所以,尽管已经很俗,可我还是要把blog放到第一位。有人认为2004年对中国的blog来说,是具有重大意义的一年,因为有更多的人开始blogging,因为有更多的blog服务商,因为风险投资开始关注blog……我没这么乐观。blog在中国的影响力仍然极为有限,几十万blogger相对上亿网民,也仍然微不足道,却有那么多人忙着商业化,忙着用blog赚钱,真正的blog与媒体的融合,与企业的融合,与社会生活的融合,还没看到影子呢。

Google

Google上市无疑是年度大事,虽然预期中的Google上市带动整个互联网重新趋热的局面并未出现,但Google仍是2004年真正的“大人物”。我们关心Google的一举一动,从它独具一格的股票拍卖,到不停推出的新产品、新服务,到一连串的收购,几乎每一次,Google都能引来一片喧哗。而Google与中国的关系,是另一个很微妙的问题。我估计,Google在中国,会被两种力量毁掉,一种是政策,一种是作弊者。Alexa被毁掉就毁掉好了,我一点都不担心,但我真的担心Google被毁掉。我不知道,在互联网上,所谓的“中国力量”,是不是只能以这样的方式展示。

Gmail

还是跟Google相关。Gmail至今仍在测试中,还不是一种正式推出的服务。但它独特的营销手段,赚足了人们的眼球,更重要的是,Gmail的出现,让多年来缺乏创意死气沉沉的电子邮件市场,重新掀起巨浪。Gmail已经是我最常用的邮箱,不是因为它大,而是因为它好。那些认为提供一个比Gmail还大的邮箱,就万事大吉了的企业,实在是没弄明白Gmail到底代表了什么。

RSS

这只是一种数据格式,但它又不仅仅是一种数据格式,它改变了我们访问Web的方式。RSS当然不是什么新东西,但借助blog的风行,RSS获得了新生。当越来越多的数据,以RSS的形式存在于互联网上,我们有了自己决定看什么不看什么的自由,就像各种形状的乐高积木块,我们自己动手搭建成我们需要的东西,而无需网站编辑代劳。这一年欣喜地看到,越来越多的国内商业网站开始支持RSS,基于RSS的各种应用和服务,也开始为更多的人所关注。

WAPI

WAPI是中国做自己的技术标准的一种努力,但由于其中掺杂了太多假国家利益而行的企业私利,太多不容置疑的大话,终于让它自身陷入巨大的尴尬。国家意志应该是国民利益的代表,而不应是企业投机和贪欲的工具。

短信

与去年短信所扮演的救世主的角色截然相反,今年短信终于成了很多SP心中永远的痛。当短信成了欺诈、陷阱和不道德的同义语,SP们除了自食其果,似乎也别无选择。可笑的是,中国移动居然成了良知与道德的维护者。中国移动成功地打造了移动梦网生态链,但事实证明,这是一个严重失衡的生态链,中国移动是整个链条上惟一雷打不动的赢家,其他,都只是寄生虫而已。所以,SP们像寄生虫那样贪婪,那样攫取,就不难理解。

网络游戏

随着盛大、九城登陆纳斯达克,随着陈天桥成为新一代首富,网络游戏真的成了一座大金矿,财富与荣耀不但改写了“世俗的偏见”,还让政府成了网络游戏的支持者和赞助商。说网络游戏是体验经济代表的家伙,自己都不会去玩网络游戏,既然炒作网络游戏概念能让自己获益,干吗不炒?当然,所有的黑锅,都有网吧在背着呢。

政府软件采购

在一个没有软件市场的国家,政府就成了惟一的市场,这确实是中国软件产业的悲哀。当政府成了大款,以政府的亲生孩子自居的国产软件厂商,哭着喊着让政府抱,政府还真不好意思假装没看见。所以,一边花钱采购国产软件,一边安装盗版Windows、Office,然后还要对纳税人说,这才是对你们的钱负责。

Firefox

开源软件很多,要让人支持你,你自身一定要有值得别人支持的理由。Firefox的社区推广计划,之所以得到那么多人自愿的支持,是因为它确实是一个好产品,而不仅仅为了挑战谁。Firefox把自己的目标,定在占领10%浏览器市场,这是个理性的定位,比动辄取代谁,动辄击败谁,动辄让谁出局,要可信多了。我不会卸载IE,但我主要使用Firefox,这让我觉得安全,自如,而且稳妥。

联想

柳传志用13个月的时间,做了一个巨大的局,包袱抖开的那天,联想就国际化了。国际化不仅是一个企业的梦想,甚至成了一个民族的梦想,这就难免让人变得有点儿非理性。在热情讴歌之余,总该冷静一小会儿:谁,哪一家企业,抗得住一个民族的梦想?望子成龙是所有家长的良好愿望,但从来没有一条龙是这么望出来的。联想干成了固然好,万一干不成,是不是就是民族梦想的破灭?

网吧

小小的网吧,能不能承载得起那么多的目光?网游公司希望网吧多吸引一些小孩子,主管部门希望多向网吧卖几套指定的软件,PC厂商希望网吧的机器赶快换代,未成年人希望所有的网吧都是不用查身份证的黑网吧,家长们则泪眼婆娑地希望陶宏开教授把他们的孩子从网吧中挽救出来……媒体坚持不懈地妖魔化网吧,就像他们坚持不懈地妖魔化互联网。我可怜那些三更半夜在网吧门口蹲点的记者,就像我可怜那些在网上到处寻觅色情内容的记者,他们在制造新闻热点的同时,也证明了自己的庸俗。

2004-12-29

365Key-天天网摘自动生成

更多新闻,请访问我的365KeyRSS),你可以通过365Key订阅,或者通过Bloglines订阅

2004-12-29

大公司占有更多的资源,所以就更容易生存。小公司没什么资源,要生存就只能创新,无论是技术创新,还是服务创新、业务流程创新。Google曾经是一家小公司,凭借技术创新,不但活了下来,还越来越大,成了今天这样一个大公司

Google当然还没有停止创新,但今天,创新的意义已经不像当年那样生死攸关。很多极有意义的创新,常常也意味着巨大的风险。小公司没有负担,当然乐于去承担风险,大公司就不一样,大公司更希望稳妥。

创新是小公司生存的前提,但并非所有的创新,都能让小公司活下去。所以很多极富创新意识的小公司,却苦于得不到市场的认可,或者很快地消失,或者成为大公司的囊中物。整个世界越来越成为大公司的游乐场,用户的信任感,也是他们占据的一种重要资源。Blogger如果还是自己维持,用户就会担心它什么时候会撑不下去,但它属于Google了,这种担心就没有了。

所以,在今天,小公司让自己被大公司收购,不失为一种不错的结局。这一方面让小公司的创新得以推向更大的市场,另一方面,也让大公司间接地保持了创新的敏感。尽管这有点无奈,但你还能有什么更好的选择吗?

12月28日晚上,CCTV中国经济年度人物评选揭晓,杨元庆跟另外9个人一起,毫无意外地当选。说毫无意外,是因为今年联想吃下了IBM的PC业务,弄出了一声巨响,作为联想集团的当家人,就算自身没成就,至少也可以作为这声巨响的代表吧。

不过,我对谁当年度经济人物兴趣并不大,更让我感兴趣的,是杨元庆将怎样履行他的新职务——联想集团董事长。要知道,杨元庆一直是一个在第一线打拼的人,联想今天成为知名PC制造商,杨元庆的功劳至少有80%吧?联想后来一分为二,杨元庆执掌联想集团帅印,实际上是柳传志给杨元庆一个不算太大也不算太小的舞台,让他继续去冲杀。

联想集团的董事长,是个闲职。一个有控制力的人来干,比如柳传志,这个职位就有它的价值;一个没控制力的人来干,比如杨元庆,这个职位就真的没什么意思了。联想把总部迁到纽约,CEO也交给美国人来干,我想象不出,坐在纽约联想总部的董事长办公室里,杨元庆能做什么?

在新联想的业务架构中,杨元庆所熟悉的中国业务,尽管很重要,但在分量上,已经远远无法与IBM PC部门相比。况且,作为董事长,杨元庆直接插手具体业务,显然不合适,更不要说插手国内业务了,那岂不是成了中国区负责人?

作为董事长的柳传志,可以对杨元庆说,由于管理层业绩不佳,董事会打算给你们减薪。柳传志当然有这资格,不仅仅因为他当时是联想集团的董事长,还因为他代表联想的大股东。杨元庆呢?他现在只是联想集团的董事长,代表大股东的还是柳传志。在前些日子的联想20周年庆典上,柳传志津津乐道的是联想控股旗下的5大子公司,联想集团只是五分之一而已。你可以明显感到,真正在掌控大局的,不是杨元庆,而是柳传志,尽管柳传志又一次表示自己已经退下来了。

联想的具体业务,由来自IBM的新任CEO沃德操作,更高层面的把控,则由大股东联想控股出面。不高不低的杨元庆,会不会有点儿难受?

我真正在考虑的是,失去了舞台的杨元庆,会在什么时候离开联想?

当选CCTV的年度经济人物,总是一件好事,尽管我一直对这个评选颇不感冒(凭借脑白金的广告投放,史玉柱都当过年度经济人物),无论如何都该祝贺一下。

2004-12-28

365Key-天天网摘自动生成

更多新闻,请访问我的365KeyRSS),你可以通过365Key订阅,或者通过Bloglines订阅

2004-12-28

2003Mobile221.jpg

2003Mobile096.jpg

2003Mobile035.jpg

2003Mobile044.jpg

2003Mobile113.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