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02-28

盛大收购新浪事件已经进入一个微妙时期,双方都不再对外发言,似乎正在秘密商量什么。不过周末出现的雅虎有可能扮演“白衣骑士”的传言,仍然是一件挺有趣的事。本文无意探讨事情的真伪,只是想谈谈雅虎此时加入战局的可能性。

先从雅虎方面看。

雅虎进入中国很久了,可是始终没有取得与它在全球互联网领域相称的地位,在中国始终都是个二流甚至三流网站。去年风传雅虎将收购新浪,应该是无风不起浪。雅虎肯花1.2亿美元收购3721,这个行动表明它愿意在中国市场进行投入,只要这种投入能让雅虎摆脱二三流网站的尴尬,并获得美国投资者的认可。

中国近1亿网民,以及良好的经济形势,蓬勃的互联网发展,这一切都决定了中国市场在雅虎整个棋局上的位置。而且,这个位置绝不是无足轻重的,它在某种程度上甚至决定了雅虎未来还能有多大的发展前景。在这个全球最红火的市场上,雅虎的缺席是令它自己无法容忍的。

雅虎有良好的盈利情况,有充足的现金,有强大的IT业界和投资界的号召力。雅虎已经高价收购了不少它所欠缺的业务,比如搜索引擎和关键字广告业务。在中国市场上完全指望雅虎中国自己发展起来,肯定是不现实的。最直接的办法,就是进行它所熟悉的收购,直接跨入主流阵营。最合适的收购对象,当然是新浪。新浪庞大的用户群体,巨大的新闻流量,是把Overture关键字广告结合进来的最佳选择。更重要的是,考虑到未来可能出现的与Google在中国市场的对决,收购新浪将让雅虎占得巨大的先机。

雅虎已经与新浪合作创建了拍卖网站“一拍网”,这个合作对雅虎最大的价值,可能是与新浪达成一种利益关系和情感联系,为进一步收购新浪打好基础。今年3月2日是雅虎创办10周年,如果能够成功收购新浪,这将是一份最好的生日礼物。10岁的雅虎需要一个跨越。

另一个问题是被渲染的外国人控制的问题。新浪已经成为最大的网络媒体,这几乎让它具有了半官方的性质。但是,新浪是Nasdaq上市公司,新浪没有所谓的“国有股”、“法人股”,它的股东基本上都是外国人。也就是说,从新浪在美国上市开始,它已经不是一家内资公司了。被雅虎收购会发生什么变化呢?什么都不会变。雅虎收购的是一家在开曼群岛注册、在Nasdaq上市的外国公司,北京新浪名义上仍是一家纯内资公司。

再从新浪方面看。

新浪股权分散,这导致它成了盛大偷袭的目标。雅虎没这么做不是因为雅虎没看到机会,更重要的是,雅虎不希望以这种“野蛮”的方式刺激中国人,它希望以一种友好的、温和的方式,让中国人和中国政府接受它。其实新浪过于分散的股权,对任何有野心的人都是个机会。

当然,股权分散也带来了一个好处,四通仅凭4.96%的持股,就成了新浪的最大股东,段永基稳坐联席董事长的位子,掌控着这个“服务于中国及全球华人社群的领先在线媒体及增值资讯服务提供商”及“中国最具知名度的互联网品牌”,享受着新浪带给他的种种好处。现在的问题是,盛大已经持有新浪19.5%的股份,成了最大股东,并且陈天桥志在必得的气势也让老段意识到,美梦到了醒来的时候。

在大势已去的情况下,新浪股东可能会浮想联翩,各打小算盘。但无论他们怎么想,都决不会去考虑新浪未来的发展,更多的可能是怎样让个人利益最大化。很多专家已经分析过,新浪匆忙抛出的“毒丸计划”实际上没有意义,它最大的意义就是最大限度地保护股东的利益。其实可能还有另外一个意义,新浪的公告说得很清楚:“可以在某位个人或团体获得新浪10% 或以上的普通股以前(或其获得新浪10%或以上普通股的10天之内)终止该购股权计划。”这就是说,新浪可以选择在它认为适当的时机终止毒丸,从而保护它希望保护的人获得足够多的股票。

目前情况下,只是新浪董事会跟盛大方面坐下来谈,恐怕谈不出更好的价钱,最好的提高要价的方法,是引入一个竞争者。雅虎,作为新浪的绯闻男友,有钱有势,而且对新浪心仪已久,毫无疑问是一个理想人选。四通的售股公告此时出台,怎么看都别有意味。卖是无论如何都要卖的,但卖给谁,怎么卖,卖多少,颇耐人寻味。

现在是新浪提条件的时候,新浪会不会提出这样的条件:无论谁收购了新浪,要保证新浪至少未来一段时间不发生大的变动,包括董事会和管理层,老段要继续做董事长。如果新浪真的提出了这样的条件,谁会答应?盛大还是雅虎?

再从盛大方面看。

陈天桥偷袭新浪得手,这让他的梦想大大地前进了一步。他不希望仅仅成为一个新浪的投资者,盛大也明确表示了寻求对新浪的控制权甚至兼并的意图。这样的意图实际上让它在与新浪的谈判中,已经没有多少回旋余地。

很多人认为,盛大可以绕开“毒丸计划”设置的雷区,联合两家公司共同的机构投资者和基金,一起向新浪施压,进而取得实际控制权。但别忘了,对投资者的影响力,雅虎的优势远大于盛大。况且,盛大经营网络游戏所面临的政策风险,并不比新浪经营无线业务好到哪儿去。而且国内公司屡屡出现的不透明、瞒报、误导等问题,也令投资者对他们缺乏信任,盛大的家族企业性质更是饱受诟病。如果你是投资者,在雅虎和盛大之间,你会把票投给谁?

雅虎中国不是个问题。

有记者采访了雅虎中国总裁周鸿祎,希望他来证实或否认雅虎扮演“白衣骑士”的传言,这是没有意义的。首先,雅虎即使真的正在与新浪交涉并购事宜,也不会告诉记者此事为真;其次,并购只会在雅虎总部与新浪之间进行,跟雅虎中国没什么关系;最后,并购新浪将让雅虎中国变得没有意义,周鸿祎当然不会乐见其成。

“毒丸计划”会是个障碍吗?

很多专家都说了,“毒丸计划”不是用来阻止收购行为的,它只是用来阻止未与新浪董事会协商的收购行为。如果雅虎接受了新浪董事会的出价,这个“毒丸计划”就会在某个合适的时机宣布废止。这样雅虎就可以很容易地得到比盛大更多的新浪股票,却不必付出过于高昂的代价。当然盛大也不会吃亏,它可以以一个合理的价格,把股票转让给雅虎,从而帮助雅虎完成对新浪的收购。当然,段永基和新浪现任董事会成员也都可以卖掉部分或全部股票,很可能老段会继续担任新浪董事长。

最后再重复一次,本文只是分析雅虎收购新浪的可能性,纯粹理论上的可能性,与现实及未来的发展无关。

makzhou的帖子《非常有趣,就够了吧?》,提到我一个月前写的那篇《非常有趣,然后呢?》,mak评论说:

首先,仅仅“有趣”或者“好玩”就足够成为一个理由。我们做事情并非总是寻找意义,生活里有意思的事情总是太少而不是太多。这就好像玩游戏、看电影一样,有趣吗?当然,有意义吗?未必。况且这个游戏的互动性可能超过以前我们所玩的任何一个。通过自己书写,把自己对城市的记忆记录下来,然后通过阅读别人的记忆,来更全面的了解我们所居住的地方。更有可能的是你发现自己所珍藏的那10个地方竟然有可能和另外一个人的一样,那不就是一个非常好的结交新朋友的机会吗?

我想,这里可能有一个误解。我并不是说有趣不好,实际上有趣是一个很好的卖点,很多东西最初都是因为有趣才吸引大量的人参与的。比如我最初知道ICQ(1997年初),确实觉得有趣,到现在,上网的人好像大部分都离不开IM工具,因为有用。如果“10 Places of My City”这样的活动,定位就是一个好玩的游戏,那它已经达到了目的。不过我想,它应该还有更多可挖掘的价值,也就是说应该让它变得更有用。比如当你到某个城市旅游的时候,能够先了解一下该城市好玩的地方有哪些,别人怎么介绍的,这时候“10 Places of My City”就应该成为一个很好的城市向导。但现在的问题是,大家有趣完了,就把这事儿扔脑后了,也很少有人关注其他人在说什么,更不会关心已有的这些数据应该如何更好地加以组织利用。

mak的帖子后半部分说的是中国人的公共意识和参与意识的缺乏,问题好像又变成了有用比有趣更有价值。很多事对个人可能很没趣,但对公众却很有价值,比如Wikipedia项目。至于“10 Places of My City”这样的活动能不能提高中国人的参与意识,能不能提高国民素质,就成了一个更大的话题,这里不讨论。

其实我更愿意把“10 Places of My City”这个活动看作是对tag的推广,因为你要参与此活动,不光是写出10个地方就完了,还要设置好tag,并提交到Del.icio.usFlickr,这样就可以在Technorati发现该tag下的相关内容。tag这种民间分类方式(Folksonomy),通过活动让参与者有了一个直观的认识,应该说也是价值之一,也可能这正是Owen最初的意图所在。

Andy Oram最近有一篇很好的文章:“Social Web” Has Far To Go, But Much Promise。他提到,本世纪初互联网上出现的两个重要概念,一个是分类,一个是社区,已经吸引了大量的关注和金钱。这两者在价值观和方法论上是相对的,但它们又是相关的。前者主要表现为语义网(semantic web)和Web服务(Web Service),后者则主要表现为社交网络(social networking)。比如上面说过的民间分类,实际上处在语义网和社交网络之间。Oram在文章中也谈到,现有的社交网络服务,尽管有趣,但却缺少价值。“They boast huge numbers of members, but I’ve heard little to show for it.”

在大量无趣的东西中,让一件事有趣已经不容易,要在有趣中发掘出更大的价值,就更难。最近关于Flickr将被雅虎收购的传言很盛,不管此事是否属实,至少它已经表明人们很认可Flickr所提供的服务。Flickr首先很有趣,其次它确实有用,它切合了数码影像时代的用户需求,这种需求既包括图片的存储,也包括图片的分享。随着越来越多的人拥有数码相机和照相手机,你可以预料,Flickr的价值肯定会变得更大。

有用并不仅仅是一个功利的尺度,我所理解的有用,应该是对某种相对长期的需求的满足。

EasyChen给我留言说:

学着365key写了一个收集网络经典言论的东西 :P
http://blog.phpmore.com/index.php?op=ViewArticle&articleId=110&blogId=1

我看了一下,他做的这个Voice Online是个很有趣的东西,如果再多做一点,就可以让它更有用。比如增加tag功能,并约定只能用人名做tag,那么我就可以查找不同的人收录的“陈天桥”或“段永基”的名言,或者“拉姆斯菲尔德”那段著名的“we know we know, we don’t know we don’t know”绕口令的全文是什么。

2005-2-27

365Key-天天网摘自动生成

更多新闻,请访问我的365KeyRSS),你可以通过365Key订阅,或者通过Bloglines订阅

2005-02-27

Maxthon是一个基于IE内核的浏览器,可能也是同类浏览器中最好的之一。昨天安装了最新的1.2版,发现有一个明显的变化,就是开始支持RSS。在侧边栏上增加了一个RSS阅读器,并且就像Firefox一样,也有自动发掘网站上的RSS的功能。点击状态栏的图标,就可以订阅RSS。显然,这是受到Firefox Live Bookmarks的启发。

RSS工具越来越多,但多数普通用户仍然难以理解RSS的意义,更不用说使用它。浏览器的支持将会有助于普通用户接受这种数据格式和访问信息的方式。

可能由于这是支持RSS的第一个Maxthon版本,仍在测试中,我在订阅我的blog的RSS时,浏览器死掉了。

继不久前开放部分Web Service接口之后,近日又陆续推出了几个小工具。首先是为使用FirefoxBloglines用户提供的一个365key脚本,用户无需访问某个blog的页面,直接在Bloglines当中一边阅读,一边就把文章收藏到365key。这个脚本的想法来自Jan,他介绍了一个整合Bloglines和Del.icio.us脚本。

如果你像我一样,也使用Firefox来访问Bloglines,那么按下面的步骤操作,就可以在Bloglines当中添加一个“365Key It!”的链接:

  • 先安装Greasemoncky,这是一个Firefox扩展,安装后需要重启一次Firefox浏览器;
  • 打开这个页面,这就是所需的JavaScript脚本;
  • 然后在“工具(Tools)”菜单中点击“Install User Scripts…”,安装上述脚本;
  • 打开Bloglines,你就可以看到,每篇文章下面都有了一个“365Key It!”链接,选中一段文字,点击该链接,这篇文章就会被提交到365key。

Firefox除了更好的安全性,其实它最吸引人的,是灵活的扩展性,围绕它总会出现很多意想不到的创意。正是这些创意,让Firefox变成了“我自己的”浏览器。

除了上面的小工具,365key还推出了“QQ上看365key”和“志同道合”两个功能。前者在QQ上添加了一个新的标签,直接在QQ中访问最新的365key排行;后者则通过计算不同用户网摘的相似度,列出与你兴趣最相近的20个用户,你可以方便地订阅这些用户的网摘。

未来的365key,还会不断推出更加个性化的功能。

延伸阅读:

2005-2-26

365Key-天天网摘自动生成

更多新闻,请访问我的365KeyRSS),你可以通过365Key订阅,或者通过Bloglines订阅

2005-02-26

新浪的所谓“日资背景”是一个由来已久的谎言,任何一个有脑子的人都不会相信,因为很简单,新浪是Nasdaq上市公司,它的股东情况清清楚楚地记载在它提交给美国SEC的文件中,查一查就知道了。可是数年来,这个谎言被无数人无数次地重复着,而且大有愈演愈烈之势。我不想说,所有传播这个谎言的人全都别有用心,也不想说这些人全都没有脑子。但起码,这件事情告诉我们,大部分愤青确实是没脑子的。

新浪官方出面否认所谓的“日资背景”也不是第一次了,前天新浪再次出面否认了这个苍蝇一样的谎言,而且有人说,这个机会是盛大给的,这真让人哭笑不得。2003年初,软银亚洲花4000万美元拿到盛大20%股权,让盛大成为一家有“日资背景”的公司。现在,一家真正有“日资背景”的公司,帮助一家没有日资背景的公司,洗脱流传中的日资背景,还有比这更可笑的事吗?

其实,新浪这一次是不是真的能洗脱所谓的日资背景,我不乐观,因为愤青通常是一根筋,根本不关心事实,也根本不关心你说什么。若新浪真的被盛大控股或者兼并,那就更洗不干净了。我估计他们还会继续用类似这样的标题——是中国人的都进来看看,然后再加上6个惊叹号,重复着那个无聊的谎言。可怕的是,这些没脑子的人,居然还有人认为“可为我外交所用”。

这里有一个笑话,是窦文涛讲过的:

未来时代,人的大脑也可以冷冻起来买卖。一位顾客光临“脑店”,指着一个大脑问:“这个多少钱?”

售货员答:“这是爱因斯坦的大脑,起码得五千块。”

顾客又端详着另一个大脑问道:这个呢?”

售货员说:“这是个普通人的大脑,能卖一万块。”

顾客微感诧异,又走到第三个大脑前问:“那这个呢?”

售货员顿时庄重起来:“这可是窦文涛的大脑,要卖一百万。”

“为什么窦文涛的大脑这么贵?”

“因为是全新的,从来没用过。”

愤青的大脑估计比窦文涛的还要贵。

2005-2-25

365Key-天天网摘自动生成

更多新闻,请访问我的365KeyRSS),你可以通过365Key订阅,或者通过Bloglines订阅

2005-2-24

365Key-天天网摘自动生成

更多新闻,请访问我的365KeyRSS),你可以通过365Key订阅,或者通过Bloglines订阅

附记:由于昨天365key出现技术故障,所以今天补上昨日的昨日新闻。

2005-02-25

陈天桥现在是中国大陆的首富,什么是首富?就是有钱,比其他人都有钱。但有钱不代表一切,不是什么东西都能用钱买来的,不信你买个中央电视台我看看。所以我很欣赏一个比喻,忘记是谁说的了,一个收入1亿的鞋厂,跟收入1亿的《21世纪经济报道》,可以等量齐观吗?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我感觉就像Playboy收购了《纽约时报》,这是我对盛大收购新浪事件的第一反应。这并不完全是一个道德判断,这也是我自己的价值判断。

新浪去年全年收入2亿美元,其中跟新闻相关的广告收入为6540万美元,只占总营收的三分之一。盛大去年全年收入1.652亿美元,几乎全部来自网络游戏。这也就是说,新浪新闻还不是一个很赚钱的业务,所以它不得不大力开拓其他赚钱的业务,如移动增值(占总营收62%)和网络游戏。但你不能不注意到,不赚钱的新闻业务,几乎构成了新浪品牌的全部,即新浪的品牌价值主要是由它的新闻业务打造出来的。

我同意高飞的判断,新浪的价值被严重低估,是因为网络广告的潜力还没得到充分的挖掘。作为媒体的新浪,不得不靠坑蒙拐骗的移动业务赚钱。但是假如出于政策或其他原因,新浪不得不砍掉移动、网游等业务,新浪的品牌价值几乎不受任何影响。如果盛大不得不砍掉网游业务,盛大还剩下了什么?

我无意否定盛大的价值,这种价值主要体现在它眼下的盈利能力上,这种能力远高于目前的新浪。但我们不能不看到,这种能力缺乏一种长期的保障,尤其是面临强大的社会舆论压力和政策风险,让盛大的价值变得远不如新浪那么清晰而稳定。网络媒体已经成为事实上的主流媒体,之前被低估的广告价值,正在获得更多广告客户的认可。最近在美国连续发生了多起传统媒体收购网络媒体的事件,如道琼斯收购MarketWatch、华盛顿邮报收购网络杂志Slate、纽约时报About.com,等等,已经传达出这个明确的信息。

我想这或许正是新浪不急盛大急的根本原因。今天赚钱的业务未必是明天赚钱的业务,今天不赚钱的业务,也未必代表永远不能赚钱。SP公司是可以买来的,网络游戏也是可以买来的,但一个领先的网络媒体地位,是花多少钱都买不来的。所以,盛大和新浪,到底谁更有价值,如果放到一个更长的历史阶段中,应该是一个不难判断的问题。

换个例子。如果陈天桥想花钱把北京大学买下来,是否可能?仅从资本层面说,是可能的,但从整体价值上说,北京大学是几个20亿美元市值的盛大可以比拟的吗?

盛大收购新浪事件之所以引起普通网民的强烈关注,并不是他们对这背后波澜壮阔的资本运作有多大兴趣,而是因为没有人知道新浪的核心价值将发生怎样的改变。从情理上说,为加强盈利能力,新浪收购盛大是可以理解的,因为新浪之前收购的几家SP,也都为新浪贡献了不少的收入;但现在事情是反着,盛大收购新浪,陈天桥追求的显然不仅仅是盈利能力,他要趁现在有钱,赶紧买一个稳定的未来。普通网民关心的是,当新浪成为陈天桥娱乐帝国的一部分,新浪新闻会发生什么。换句话说,当一个温州鞋厂的老板,买下了《21世纪经济报道》,并让后者成为他鞋业帝国的一部分,对《21世纪经济报道》的忠实读者这将意味着什么?

如果盛大只是要成为新浪的一个投资者,我们可以不必担心什么。现在的问题是,陈天桥发誓要拿到新浪的实际控制权,甚至有可能把新浪整个并入盛大,这时候我们就不得不开始担心。华尔街日报说,这是中国企业并购市场的一个重要里程碑。这么说没错,但这肯定不会是中国互联网的一个里程碑,更可能的,是中国互联网的一次重大沦陷。

今天新浪被“盛大”了,将来肯定还会有更多真正有价值的品牌无端地被“盛大”。这是长线输给短线,品牌输给现金,严肃输给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