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05-31

很多人对我昨天的帖子发表了不同看法,这里做一点解释。

Steve Rubel前几天引述了Infoworld的Matt McAlister的一段话:对Infoworld网站一些热门RSS源的访问请求,已经超过了对网站首页的访问请求。这让McAlister产生了一个可怕的想法:RSS今天对Web所做的,正好是Web过去几年对出版界所做的。

多数新闻网站对首页有着严重的依赖,国内网站尤甚。大多数广告客户,都盯着这些网站的首页,哪怕广告排期在3个月以后,也愿意等。新浪新闻中心是个再典型不过的例子,那个十几屏长的首页,是新浪的摇钱树,密密麻麻的广告,在新浪经营者眼里,就是一片密密麻麻的支票。RSS首先冲击的,就是这个飘满美元或人民币的首页,这将动摇现有门户新闻模式的根基。Infoworld已经把这种冲击的威力摆在我们面前。

当然,Infoworld是一个技术新闻网站,它的读者或许比其他新闻网站的读者更容易接受RSS,就像互联网早期,技术人员比一般用户更早更容易地接受了互联网。但是今天,互联网不再是一个技术词汇。在Infoworld发生的事情,你不觉得是一个新季节到来的征兆吗?

互联网不断的技术进步,让过去被认为没有太大价值的缝隙市场或非主流市场,产生出巨大的价值。eBay、亚马逊、Google在Web 1.0时代的成功,都一再证实着这种价值。在原来没有市场的地方,借助互联网形成新的市场,这种现象被描述为The Long Tail

在Web 2.0时代,互联网不再是只读的,人人都可以创造,人人都可以成为信息的生产者。但随着用户产生的内容越来越多,就带来一个新的问题,如何让这些小网站和个人产生的内容,以一种简便的方式汇集起来?如果不能把大量的但是分散的内容聚合起来,这些处于长长尾部的内容仍然要被门户巨大的阴影掩盖着,最终被忽视,变成无法被访问的无效信息。

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早在Web 1.0时代就出现的RSS,会随着Push技术的衰落而沉寂。在Web 1.0时代,没有那么多用户产生的内容。Push技术不过是把大网站的内容,变一种方式推送到用户的桌面上,而用户访问大网站并不困难,所以Push就显得很多余。但blog的兴起,让RSS有了用武之地。在RSS被采用之前,你只能一个一个去访问那些你喜欢的blog,当你收藏夹中的blog数量超过100个的时候,这种逐个访问就变成了一场恶梦,你不知道哪一个blog在何时更新了。RSS让这一切变得很简单,我可以轻松地在一个窗口中浏览所有更新过的blog内容,就像在新浪浏览所有的新闻一样。惟一不同的,只是我拥有对所选择内容的控制权。

Bloglines的快速成长,反映的正是这种需求的高速增长。尽管目前这种需求还仅仅局限于某些特定用户群体,但就像互联网惊人的普及速度,基于RSS的信息聚合正在暗暗蓄集分化门户的能量。更多的与Bloglines类似的服务的兴起,以及更多的用户转向自主的信息选择,长尾的威力开始显现。可以说,RSS为去中心化潮流提供了强大的支持。

前几天mak zhou提出了一个去中心化的疑虑:如果说信息的生产是去中心化的,那么其组织方式呢?一定也是这样吗?

表面上看,Bloglines取代了门户,成为一个新的中心,但这里有一个重大的区别。门户是只读的,它带有某种锁定的性质。你可以离开门户,但你无法带走门户的内容。Bloglines则完全不同,你觉得它好用,就会继续使用,有一天你不再喜欢Bloglines,你完全可以导出你的OPML,到另一个RSS订阅网站,或者干脆用客户端软件浏览同样的内容。所以,像Bloglines这样的网站,是可写的,你可以导入,也可以导出。就像你对信息拥有选择权,对服务提供商也同样拥有选择权,没有人可以锁定你,主动权在你自己手上。

有了个人产生的内容,有了RSS,也有了聚合服务,接下来是如何帮助用户发现他们所需的信息,这是另一个话题,这里不做展开。不过我想,就像在日常生活中发现一本好书,一家好餐馆,一个好景点,离不开亲朋好友的推荐介绍,社会网络一定会在信息源的发现和筛选上,扮演重要角色。除此之外,还有更好的搜索和自动聚类技术。

昨天在我的网摘中,我摘了Sun的头儿Jonathan Schwartz的一段话

As will become more obvious by the day, you can compete against a product, but it’s close to impossible to compete against a community. (日益明显的是,你只能跟一个产品竞争,却几乎不可能跟一个团体竞争。)

当然,Schwartz这么说,是为了打消开源社区对Sun的抵触,不过他这话却说出了一个事实。

我们听到过很多“挑战”,挑战微软,挑战英特尔,挑战Google。这些都是空话,是口号。只要跟着问一句:挑战他们的什么?就会发现,底下空空荡荡,啥都没有。

Google跟Yahoo!的竞争,是从一个具体的产品开始的——搜索引擎。现在情况反过来了,Yahoo!要起来挑战Google在搜索引擎上的优势了,但仍然要从具体的产品上入手。

马云如果不是因为鼓捣出一个淘宝,跟易趣竞争就是一句废话;九城如果不是因为有一个《魔兽世界》,跟盛大竞争也是一个笑话。竞争的前提,先得有水平相当的产品。把OpenOffice拿过来改吧改吧就挑战微软,或者抓过一个什么概念就跟市场老大“两强对峙”了,当是演小品呢。

其实,被挑战最多的微软,现在在很多方面都在扮演挑战者。远的不说,光是眼下,它就用Xbox挑战索尼PS,用MSN Search挑战Google搜索,用Windows Mobile挑战Symbian,在国内,还要用Messenger挑战QQ。

现在很多公司喜欢说自己是服务公司,好像说产品烂点没关系,服务好就成。九城光靠服务,继续运营它的《奇迹》,就能跟盛大竞争了吗?扯淡。没有产品做依托,谁要你的服务啊?

2005-5-30

365Key-天天网摘自动生成

更多新闻,请访问我的365KeyRSS),你可以通过以下方式订阅:

  1. 365Key
  2. Bloglines
  3. toPim
2005-05-30

针对我的两个帖子,xiaobo今天凌晨写了两个很长的回复,有很多思考,不单独提出来,就被淹没了。这是针对我的《Web 1.0与Web 2.0》的回复:

最近半年看到很多论坛里的老友们都纷纷在msn开出了space来。原来在论坛里发贴,现在在自己的space里发贴了,众友原来在论坛里回贴,现在要去相互的space回贴了,同时留下自己的space地址…如果不同意见就能写成一篇长文章,按照论坛里的常用做法,就是开一个新贴。现在的做法是,在自己的space上写出此文,然后到在回贴的时候留下此文的连接。

网民们不会管什么web 2.0还是1.0。况且,web 2.0所谓的“写”和贡献,“帖子/记录”都是BBS里旧有的东西。1998的时候,BBS在校园里已经很火了。而且一个显然的特点就是,blog的第一支大部队,是从BBS里过来的。如果硬要去对比,不妨把blog和BBS比一比:

BBS以事件(贴子)为主线,个人为副线;现在BLOG以人(博客)为主线,贴子为副线。BBS不是个人的地方,有群体,有官方权威在(站长或版主);现在BLOG是完全个人的地方,自由度更强了。BBS以事件为顺序,只要这个贴还有人感兴趣,就会被“顶”上来,而BLOG以时间为顺序,开始完整地记录个人的经历。

由此可见,个性化需求是blog发展的根源,是BBS最终掘墓人。充分考虑用户的个性化需求,为用户提供简单好用的增值服务,是一个BSP所应该专注的方向。比如现在有不少朋友(不是挨踢界的)已经很愿意付点钱,让自己的blog拥有独立的域名。在blogbus首页,我马上找到了相关的vip服务,在blogchina上,首页东西太多,我一时找不到这样的服务。如果我要向朋友推荐,当然是推荐blogbus了。

BBS解散后,BBS的主要功能(以事件为主线,用户对自己的言论可以追踪等等),必要也会在blog的新方式中被需求到。

bloglines给了我一部分这样的功能,如可以把我关心的blog集中起来看。但是我现在还有很多的不爽,比如我现在在keso这里留了言,过了几天,就忘记了这留言在哪里。不如BBS好用。所以除了个性化服务,综合人际关系和言论的第三方服务,也必然大有用途(我没说是钱途,钱途还是要看运作的)。

当然,BBS相对是一个封闭的圈子(连接以内部为主),而blog的无限连接,形成的是一个开放的大圈子。keso这里说的Web 2.0没有提到"开放"这样的关键词。所谓开放,说起来有点空,如果说得直白一点,应该叫兼容。当年苹果机坚持不开放,IBM一开放标准,形成了兼容机市场,虽然百花齐放,但IBM自己,毕竟也是大赚了一笔。不开放就意味着机会损失,除非你能象微软的桌面系统一样垄断。现在的msn spaces,yahoo 360,都是相对不开放的。现在无论我用 联络家, 还是 uuzone,也都是不开放的。在uuzone上,甚至在blog上留个言,我都要一步步地去注册。不开放就意味着给了别人机会,或者说,你已经开放不了。兼容的东西,你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别人去做。这可能在指导思路上是和现有的一些web 2.0相关服务所截然相反的,现在的很多服务,总是想方设法地留住用户,而兼容的指导思想,是要想方设法地为用户留住原有的服务或者习惯。这个市场显然更大。通常,作为一个使用者,我有不爽,作为一个观察者,我却暗爽。机会呀!

不知不觉,说了这么多。看来明儿我也可以开个blog了。

下面这篇是针对我的《东拉西扯:RSS与信息选择权》的回复:

昨天,liuren在他的123里,有这样一段话:

"他说,政治就是向大众说理念(比如民主、宪政、自由),私下创造性地建设利益交换的“秘密通道”。“秘密通道”越多,这个政治家越伟大。"

这句话很多人一看就懂,不过的确,韦展辉所说的“秘密通道”还是归纳得很精辟的。新浪作为一个话语权力的综合体,也已经拥有了很多这样的“秘密通道”。比如与政府,与传统媒体,与广告界,最重要的,他与用户之间,也有这样的“秘密通道”。

首先,作为全国第一品牌的网络新闻,用户们至少相信一点,我只要看了新浪,大事情至少不会漏掉了。这是“秘密通道”一,基本的话语权信任。

其次,新浪新闻的版面设计,在首页的最底部分放的是感情类新闻,娱乐八卦新闻,社会新闻等之类的文章。这是关键性的“秘密通道”之二,基本的日常性消遣。除了一部分人直奔此处而来外,大多数人在看完政治,财经,体育和科技类的头条后,不紧不慢地逛到此处。象我,一定要看看又有什么新的美女图片出来。

最后,新浪集合很多传统媒体的新闻,而这应该是要出钱的,所以用户必需要消费广告。这是生存相关的“秘密通道”之三,基本的交易(我付出看广告的眼球,你付我免费的新闻)。

RSS用来集中阅读分布式的blog是最适合不过了,但是能不能成为网络阅读的主要方式,很值得商榷。正如keso所说,RSS将分解新浪们的权力,将给与用户信息的选择权。但是问题的关键还在于,这样的选择权对用户来说是不是最重要的?对很多人来说,新闻不过是不看忍不住,看了又记不住的东西。相对以上三个“秘密通道”,信息的选择权似乎到了一个并不那么重要的地位上了。

xiaobo真的应该去申请一个blog,实际上通过blog也可以与其他的blog实现互动。

RSS引发了很多争论,这些争论大部分都不是针对RSS这种数据格式的,而是对RSS的使用有不同意见。RSS只是一种数据交换格式,它分布在互联网的各个角落,如何使用它可能也是一个问题,但首要问题是,它就这样存在了,并且正在以不可遏制的速度迅速扩散。无处不在的RSS,让以前掌控内容奇货可居的门户网站,地位变得不那么牢固,或者说,RSS正在分化和消解互联网的中心,我觉得这才是RSS的本质,RSS把信息的选择权重新归还到个人手中。

门户网站要靠出售附加于内容上的广告获利,在没有RSS之前,你被迫接受这些你很抵触的广告,因为信息是你需要的,而除了门户网站,你没有更好的获取信息的渠道。门户网站雇用了大量的编辑,每天帮你搜集各种各样的信息,你自己不具备这样的能力,因此你只好在接受信息的同时,把广告也一并接受下来。

更大的风险还在于,你接受的不仅仅是门户提供的信息和广告,你还必须同时接受门户的议程设置。由于新浪汇聚了大量的信息,已经形成了一个新闻超市,由此带来大量的访问人流。通过对新闻的人工编排,新浪就拥有了远超过单个媒体的更大的权力。权力越大,潜在的危险就越大。比如它可以把一条来自一家不负责任的小报的消息,放大到影响全国的程度。

在新的Web 2.0时代,RSS将分解新浪们的权力。在RSS中,没有头条,没有套红标题,也没有专题。所有的信息都是平等的,一条信息是否重要,不再是新浪编辑认为它是否重要,而是信息的消费者认为它是否重要。没错,你现在可能仍然会订阅新浪的RSS,但是在很多时候,来自新浪的信息,可能并不比来自blog的信息更有价值。

实际上,RSS很可能也是传统媒体摆脱新浪胁迫的一种有效手段。新浪并不生产信息,它只是个二传手,新浪的新闻主要来自《经济观察报》、《21世纪经济报道》、《新京报》、《京华时报》等等媒体。试想,如果《经济观察报》、《21世纪经济报道》、《新京报》、《京华时报》都提供RSS,借助各种RSS聚合工具,你可以从容地选择你需要的信息,做你自己的编辑,建立自己的个性化信息中心,门户的地位在你的生活中就被弱化了。当门户所依赖的所有信息源全都有了自己的RSS,你可以直接订阅这些第一手的信息了,还要门户做什么?

在过去的信息传播和流通中,门户的专业角色,让他们取得了绝对的支配地位,大量的小媒体和个人信息提供者,如果不依附于门户,就几乎无法发出自己的声音。RSS的出现,让小媒体和个人信息提供者这个长长的尾巴,产生出足以抗衡门户网站的价值。在我的RSS订阅中,来自专业网站的内容从数量到质量,已经远远比不上来自业余blog的内容。

2005-5-29

365Key-天天网摘自动生成

更多新闻,请访问我的365KeyRSS),你可以通过以下方式订阅:

  1. 365Key
  2. Bloglines
  3. toPim
2005-05-29

前几天,在一个有关Web 2.0的沙龙上,Jim Cuene做了主旨演讲,该演讲的幻灯片可以下载:MiMA.1.ppt (3214.5K),值得一看。下面是他幻灯片中的一部分,主要是比较Web 1.0与Web 2.0的区别:

 

Web 1.0
(1993-2003)
通过浏览器浏览大量网页

Web 2.0
(2003-未来)
网页,加上很多通过Web分享的其他“内容”,更加互动,更像一个应用程序而非一个“网页”
模式 “读” “写”和贡献
主要内容单元 “网页” “帖子/记录”
形态 “静态” “动态”
浏览方式 浏览器 浏览器、RSS阅读器、其他
体系结构 “客户服务器” “Web Services”
内容创建者 网页编写者 任何人
主导者 “geeks” “大量业余人士”

今天的FeedBurner统计数据非常奇怪,首先,在取阅我的RSS的阅读器中,周博通几乎是一夜之间从前10名之外窜上来了,从前天的不到1%,猛升到超过30%,而且在周末还有600多个周博通用户访问过我的RSS,接近了Bloglines的数字,这有点让人难以置信。对比上个月大上个月的数据,这个变化未免来得太猛了点。我猜不出发生了什么,只是觉得奇怪。

上图是今天的数据

上图是4月29日的数据

其次,GreatNews被当作Bot而不是Reader,跟LiveMessage Crawler、Yahoo! Slurp这些真正的Bots放在了一起,同样有些莫名其妙。

Update: 最新战况,5月31日,周博通超过Bloglines,跑到第一了:

很多故事都有类似的情节:A和朋友去一个地方游玩,朋友要进庙烧香,A反对,并说了一些对佛祖不恭敬的话。结果,出来的时候,A从台阶上摔下来。回到家,厨房的水管破了,水淹了所有的家电和新铺的木地板……

这是一个典型的因果报应的故事。但我要说的是,因果其实只是一种叙述技巧。当你把两件事放在一起说,前面的就成了因,后面的就成了果。实际上,一件事跟另一件事之间的关联,远没有我们看到的这么简单,或者说,远没有我们看到的这么直接。叙述者通过对情节的剪裁,以及对逻辑关系的把控,很容易地将一个事件归因于另一个事件,从而影响听众的认知和心理。

对于记者要不要在报道中跳出来发议论的问题,我的看法是,记者是一个叙述者,他的叙述技巧已经足以影响读者的判断,倘若还要直接评论,只能说明记者对自己的叙述技巧没信心。

2004年6月,《亚洲华尔街日报》发表了一篇让联想很不爽的文章《联想的困境凸显中国企业切肤之痛》。该文从头到尾都是讲故事,陈述别人的观点,所有的材料看起来都很真实,很客观,但整体上,作者通过材料的取舍和剪裁,将读者的判断导向一个预设的因果。你不觉得,这远比作者自己跳出来说理更有力?

记者,作为被认可的讲述者,他手中握有足够大的权力。一张报纸可以通过议程设置影响读者,一篇文章也同样可以。美国之音的台训是:消息有好有坏,我们力求客观。但谁都知道,美国之音所传达的客观,通常是美国政府希望它传达的客观。一个记者,对报道对象再了解,也与真相隔了不止三层。你不议论通常不会露怯,你一议论,知情人就开始窃笑了。

回到开头的故事,假如有人补充一句:跟A一起从台阶上摔下来的,还包括另外两个烧了香的人,那个因果还成立吗?

2005-5-28

365Key-天天网摘自动生成

更多新闻,请访问我的365KeyRSS),你可以通过以下方式订阅:

  1. 365Key
  2. Bloglines
  3. toPi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