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08-31

(给《中国企业家》的文章(需注册))

有时候你不能不怀疑,概念究竟在多大程度上,改变了我们的商业行为,乃至我们的判断
 
中国的互联网从来都不缺少概念。典型的例子是中国的互联网上市公司,这些公司几乎都是些概念,从中国概念、门户概念、无线概念、旅游概念、网游概念,到最近登峰造极的“中国+Google”概念。中国公司到美国去上市,按张朝阳的说法,是投资者与使用者的完全脱节,华尔街不懂中国。要向投资者解释你的商业模式,很难说清楚,概念就成为一种最简单公式。其中有些概念,干脆就是为投资者量身定做的,他们喜欢什么,就打造一个什么概念。

尽管百度一再向它的用户强调,它跟Google是完全不同的两家公司,商业模式、主营思路都不一样。但在Google如日中天的时候,你坚持说你跟Google不一样,无异于把怀揣大把钞票的投资者拒之门外。这些人正在苦苦寻找“下一个Google”,所以Google就成为一个最恰当的股市概念。百度的承销商很聪明,他们斩钉截铁地告诉美国投资者:百度就是中国的Google。

“中国”是另一个概念。投资中国,几乎相当于投资希望、投资梦想。这个正在崛起、正在寻求国际化、满世界寻找收购对象的国度,很容易让人想到20多年前大举“收购美国”的日本。没人知道中国的经济潜力究竟有多大,但投资一个成长中的巨人总不会错。

2005年8月5日,完美包装后的百度,终于在纳斯达克引爆了一场概念的狂欢。好像是一场被盼望了5年的狂欢,5年等一回,自然是不醉不归。狂欢的结果,是另一个概念的诞生:中国最大的互联网上市公司。按IPO当天收盘股价计算,百度一举超过三大门户和去年的股市宠儿上海盛大,成为最大的中国互联网公司,市值逼近40亿美元。别说百度的用户看不懂,连李彦宏本人也大呼没想到。美国股民的盛情,有时候有点儿让人消受不起。

瑞士信贷第一波士顿银行和高盛作为百度IPO的承销商,惟恐前戏做得不充分,不但放出Google欲收购百度的风声,还一再调整融资规模和股票发行价格,27美元的发行价已经是反复调整后的最高价,他们惴惴地等着高潮到来。万万没想到,戏不是没做足,而是做过了,概念的狂欢让两家承销商在赚足了银子的同时,也承受着巨大的舆论压力,好像他们在合伙坑百度的钱。其实不是他们的错,要怪也只能怪他们把概念玩儿得太好了,倘若能事先预料到后来的疯狂,他们肯定会悠着点儿,也不至于让自己也让百度骑虎难下。

现在,既然已经被概念抬起来了,李彦宏和他的公司,也就身不由己地变成了一个概念,就像当初Google一不小心变成了一个概念一样。他们未来面临的,就是被簇拥、被供奉、被瞻仰,因为他们看上去,竟是如此“阳光”,而且美丽。李彦宏将责无旁贷地成为今年富豪榜上的一个耀眼的符号,从8月5日晚上开始,他会发现,人们看他的眼神,已跟从前大不一样,人们脸上会不由自主地挂着笑容,赞美他的时候,口气会不由自主地变得谦卑。或许,他自己的心态也会在财富积累的过程中,在被追捧被拥戴的过程中,发生微妙的变化。

一夜之间,概念已经奇迹般地让很多改变发生。有时候你不能不怀疑,概念究竟在多大程度上,改变了我们的商业行为,乃至我们的判断。

2005-08-30

Google在它的中文首页加上了一个Blogger推广链接:

我想,有一件事它忘记提醒用户了。它的宣传语应该这样写:

Blogger 开始您的博客之旅,简易、可个性化设置,且免费。请注意,您的blog发布后,无法被居住在中国大陆的用户访问。

loverty在《百度Hacks》中说:

 看看博客的相关搜索, 也许你就更容易理解anpy.cn老总张静君的donews上2005中文博客网站排名为何饱受网友质疑

loverty认为,用户在百度上搜索“博客”的次数,可以决定国内blog网站的排名,而且这种排名远比AnyP的排名权威。真是这样吗?让我们来搜索“网站”或“搜索引擎”看看是不是也可以给国内网站和搜索引擎一个权威的排名。

自己去看吧。

Update: loverty留言说:

"决定国内blog网站的排名"
"远比AnyP的排名权威"
好像我都没说过。汗…

如果我说在百度相关搜索中搜“keso”,说明用户对如下与keso相关的关键词比较关注,你说有问题么?

1. 洪波 keso
2. keso rss 阅读器
3. 洪波 keso 介绍

http://d.baidu.com/rs.php?q=keso&wd=&cl=3&tn=baidu

loverty确实没有说过那两句话,但我通读他的原文,还是感到,他实际要说的,就是那两句话。;-)

另外,loverty所举的例子是搜索“keso”,我想这个搜索量实在太少,不足以说明任何问题。topku则进一步解释说:

相关搜索反映的是大众的搜索需求 所谓的排名大都是某些名目下的 这些并不具备某些权威的东西 但却是普遍的大众口味的东西。

我部分同意topku的看法,可这跟AnyP搞的那个blog排名又有什么关系呢?把搜索需求跟一个不权威的排名放在一起说事儿,是想要说明什么问题呢?我不懂。此外,也没人跟我解释我所举的那两个例子——“网站”和“搜索引擎”这两个关键词的搜索排行,能否说明相关网站和搜索引擎的重要性呢?我同样不懂。

Chiu Yung’s Web是我极喜欢的一个blog,他总是直抒胸臆,锋芒毕露,所以我很早就订阅了他的RSS。今年三月,他离开广州搬往澳洲,并声明暂停blogging一段时间。不过这一停就停了5个月,前几天我整理我的链接的时候,去掉了Chiu Yung的blog,因为我不想让我的读者去访问一个长期不更新的blog。

昨天几乎没上网,今天忽然在我的blog上发现了他的一个Trackback。他回来了。复出的他自称面临两个尴尬,一个是“发现自己已经被人淡忘”,另一个是生活环境的改变让他“不知道我应该写什么”。这让我想起北岛。

北岛是上世纪中国最伟大的诗人之一,但他离开了中国,离开了能给他思想和情感的土地。所以有人说,北岛病了,北岛被pass了,几乎没有人再关心北岛写什么,他被他的祖国彻底遗忘了。我们今天所能记起的,仍然是早期北岛的那些脍炙人口的诗篇,谁还在乎今天的北岛怎么喝酒

我并不是拿Chiu Yung跟北岛比较,我只是觉得Chiu Yung的尴尬似曾相识。

2005-08-29

我一直很奇怪,豆瓣的那种很纯粹的感觉是怎么来的,这个忽然冒出来的网站背后那个人,究竟是怎么怎样一个人。所以昨天下午一见到阿北,我甩给他的第一个问题就是,怎么想到的做这样一个网站。几乎跟土豆网的Gary一样,阿北说,他之前并不是搞互联网的,他只是作为一个资深的互联网用户,觉得应该有这样的网站。

学物理的阿北,能从纷繁的枝叶中抓到主干,所以他可以把豆瓣做得如此清爽干净。尽管他也在不断地增加豆瓣的功能,但这种增加紧紧围绕他对豆瓣业务的理解,而不是完全听从用户五花八门的主张。我见过太多网站,自己把自己带入了迷宫。迄今为止,豆瓣的全职员工还是只有一个人,就像阿北说的,“Web 2.0技术创造出的都是‘轻型公司’,用户增长到成百上千万,公司也只需要十来个人。”豆瓣轻型到不能再轻型。

阿北相信,如果你的服务对用户有价值,你就不用担心将来的赢利模式。而很多事先规划好的赢利模式,常常跟实际的发展并不吻合。2000年的时候,国内的门户网站大多把赢利时间放在了三年以后。尽管他们当时都有自己规划好的赢利模式,但谁也没有想到,三年后真正让他们实现赢利的,是完全不在他们规划中的短信。豆瓣以书籍、音乐和电影为主线,以用户自服务为核心,通过社会化的功能,为用户提供附加价值。现在最大的问题是,如何把用户最初的新鲜感保持住,让他们通过网站获得长期的价值。这是一个挑战,很多Web 2.0类型的公司,都面临同样的挑战。

很多国外网站纷纷进军中国市场,但迄今为止,还没有国内网站进军美国市场的成功先例。凭借豆瓣清晰的定位和新颖的模式,它很可能成为第一个打入美国市场并站住脚的国内网站。祝福豆瓣。

2005-08-28

最近几天,美国主流媒体上连续出现了一些对Google表示担心的文章,其中比较有代表性的是,华尔街日报《Google之谜谜底其实就是个泡泡》、纽约时报《比尔·盖茨不用担心 Google将为你背负骂名》。我想,这些媒体从先前的讴歌,走到今天的质疑,主要原因就在于,大家忽然发现Google长大了,成了巨人。

成了巨人就有了威胁,谁也不希望跟巨人靠得太近。上一个“邪恶帝国”是微软,因为微软发展太快了,只用了20几年就长成了一个庞然大物。Google更出格,六七年的时间,简直就像是吃了激素。从一个优等生变成一个魔鬼,人们对Google的这种心态的转变,并不是因为Google做了什么,全部的错误都在于,它长大了,而且长得太快了。

美国之所以在世界上形象不佳,也常常不是因为美国干了多少坏事,而是因为它太强大了,强大到可以随随便便干掉一个国家的程度。中国之所以让东南亚的小国有威胁感,也是因为中国发展太快了,已经成了一个真正的大国。你自己说不称霸,别人信不过你,因为称霸的能力是现实的,而不称霸的承诺只是口头上的。

很多人不喜欢英特尔,也不是因为英特尔怎么对不起我们了,就算它对不起AMD,跟我们又有什么关系呢?想想最近20多年电脑的普及速度,在很大程度上是微软与英特尔联手,让价格门槛大幅度地降下来的结果,只有他们有这个能力。所以有分析师称,AMD的反垄断诉讼,可能不但不会让PC价格下降,反而会导致价格上升。

大的确会让人感到威胁,但产业的发展,通常是巨头们引领的。如果没有沃尔玛,中国人就不可能拿到那么多订单,美国人也不可能买到那么多物美价廉的产品。Google降低了我们获取信息的成本,它的强大尽管太快了,但并非不可预料。市场总是相对公平的,你能带来多大的价值,你就有机会获得多大的回报。让好公司长大,就是一种市场回报,是对好公司的奖励。只要有机会,所有的公司都希望能做大。

Google肯定会抢走一些人的生意,这是自然的。你不能要求一个巨人的胃口,跟一个小孩子一样。你也不能要求一个巨人对所有人都是有益的、友善的。作为用户,我们应该提防巨人作恶的可能,但也没必要因噎废食,只是因为它大,就拒绝它。

小即是美,大也不一定即是丑或恶。

2005-8-27

365Key-天天网摘自动生成

更多新闻,请访问我的365KeyRSS),你可以通过以下方式订阅:

  1. 365Key
  2. Bloglines
  3. toPim
2005-08-27

关于超级女声,网上网下有很多所谓内幕传言,媒体也大多热衷于报道主办方赚了多少钱,蒙牛怎么捡了个大便宜。还有的人觉悟很高,他们宁可放弃让自己快乐的机会,也决不帮商家赚钱。

其实我是很怕这种整天皱着眉头忧国忧民的精英,因为在他们看来,大众都被耍了,被商业、被阴谋、被各种各样的幕后操作耍了,所以大众的快乐都是虚幻的,大众都缺乏洞穿本质的眼光。其实,超女原本就是个多赢的游戏,大众寻求快乐,商人挣钱,各得其所,有什么不好?你警惕性高,不参与就不参与好了,用得着替大众操心吗?因为有人能从中赚钱,而且赚很多钱,大众就不该享受这种快乐了吗?荒谬。

在许多精英一针见血地指出,最大的赢家是湖南卫视的时候,更多的超女迷们则开始发愁,下个周末看什么呀。与这几个月给平民百姓带来的快乐相比,湖南卫视赚了它该赚的,花钱发短信投票的人都没觉得亏了,你那儿唏嘘个什么劲呢?

让我说,那些精英们真是活该不快乐。

没想到自己会看超女,但从我周围的人的话题中,从我自己对环境的感受中,可以很清楚知道,超女已经是最近几个月中国最重要的参与性娱乐事件。昨天中午在饭桌上点菜的时候,刘韧说他看不出超女风靡的理由是什么,难道这几个超女唱的真比歌星还好?服务员立刻告诉他,她们唱得很好,而且她很喜欢其中的两名超女。

直到昨天中午,我还没想起来,自己包里的两张罗大佑演唱会的票,是当天晚上的。午饭后在去5G的路上,听到电台里罗大佑演唱会的广告,刘韧问我票送出去了没有,而我一直以为我的票是8月28日的。到达5G已经下午两点多,开始跟一些人联系把票送出去,于是有了罗大佑输给超女这件事。当然,并不是所有人都认为超女比罗大佑重要,牛文文最终拿走了两张罗大佑的票。

罗大佑是一代人的青春记忆,尽管年轻时为我们写的歌我们还没忘记,但毫无疑问,这些正在成为发黄的相片古老的信以及褪色的圣诞卡。undersound说,超女杀死了摇滚巨星

晚上,王建硕余波高燃来到5G,也说起超级女声。在出租车上,他们问司机是否看超女,开始司机似乎很不屑,但很快就一个一个如数家珍一般地介绍起每个超女的特点来了。周五晚上本来是Donews的例行神仙会,但很多人似乎很挂念超女,于是大家一起通过网络视频看超女直播。高燃正好是做网络视频的,我们连上他的网站,在超女大结局的时候,让自己成为这场全民娱乐事件的一部分。

很多人把超女称为Web 2.0的榜样,认为它代表了TV 2.0。观众参与性电视节目,并非始于超级女声,但湖南卫视确实从大面积观众参与中发现并获得了价值,超女决赛800多万条短信投票,充分证明了这种价值。我觉得,与主办者获得的直接和间接收益相比,他们发现并激活观众的参与欲望的做法,更为重要。

我们仍然需要偶像,但除了那些高高在上的偶像,我们可能更需要用我们自己的力量,让那些看起来跟我们没什么不同的凡人,成为偶像。所以,李宇春的唱功、舞技、相貌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她就是我们隔壁那个平凡的女孩子,而我们可以让她一夜之间光彩照人。这种光彩,与罗大佑身上的那种冷光不同,它没有那么高那么远,而且,它是温热的。所以,这个娱乐事件的主体,不是站在台上的那些超女,不是操作该活动的主办方,也不是活动赞助商蒙牛,而是观众,是那些抢手机、拉选票的fans,是每一个释放自己的激情参与到活动中的人。为超级女声吧贡献600万张帖子的,就是这些人

Web 2.0所表述的,就是用户参与,用户主导,跟超级女声确有异曲同工之妙,但眼下,用户参与的门槛仍然太高。所以,错不在Web 2.0,而在于如何充分降低门槛,如何把用户参与的潜在意愿发掘出来。超女没有杀死摇滚巨星,但超女确实让巨星失色。在这个意义上,我坚持认为,草根也一样可以让互联网上大大小小的“中心”们失色。安替说,谁和超女过不去,谁就是和人民过不去。

2005-08-26

今晚19:30,首都体育馆,“之乎者也——罗大佑演唱会”。也是今晚,超女大结局。我手里两张罗大佑演唱会的票,问了好几个人,都被婉拒,原因嘛,当然是罗大佑的魅力已经比不上超女。

480元一张的票,居然送不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