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09-30

飞机因“机械故障”延误了两个多小时,直到9月30日凌晨1点多才回到北京。

6月28日的Donews聚会,文字图片都有了(新浪专题搜狐专题网易专题),不想多说什么。只是想感谢筹备组织聚会的30名义工,和大约700名到现场捧场的朋友。

我带去的200多张名片,全部发光了,还不够。

在聚会现场,巧遇曾经一起喝咖啡刘一赐,他说他正在上海“闭关”写论文。这个“闭关”的人,不但参加了Donews的聚会,还跟我一起跑了一圈上海的初创公司,认识了老冒、王建硕、横戈、Gary、阿北等一批创业者。聚会上还认识了另一位来自台湾的漂亮MM,正在复旦新闻学院攻读博士学位的陈青文,她研究的方向也是互联网,重点是电子商务。

29日一天,蹆都跑细了,不过几家公司的办公室,还是很有意思。先到UUZone的上海办公室。UUZone的办公室在一幢写字楼的20层上,从窗口可以俯瞰苏州河沿岸的一些老房子。不过,老冒的理想是像南京的办公室那样,租一个厂房,但投资人不支持。因为在投资人看来,在厂房里办公,有点儿玩儿艺术的感觉,不够踏实。以老冒的坚持,我估计最终他会把上海的办公室搬进厂房里。

BlogBus的办公室现在还是和亿唐合用的,但横戈已经看上了一片正在改造的旧厂房,或许明年什么时候就会搬过去。BlogBus现在的办公室,出门打车太难,我和刘一赐出来等了半个小时,才等到一辆出租车。

客齐集的办公室就设在eBay易趣的办公区中,表面上看,跟eBay易趣其他部门没什么区别,公司的头头脑脑跟员工一样,都在一起办公。但客齐集团队明显地更年轻,更有活力。我在上海期间,处处都能看到他们散发的印刷精美的小册子。大男孩王建硕领着一帮小男孩小女孩,在eBay易趣的大文化中,建立了自己的小文化。

土豆网的办公室还在住宅楼中,不过等到11月,他们就要搬到四行仓库改造过的新办公室了。墙上的白坂上,有他们对新办公室的设计图,连篮球框和跑步机的位置都设计好了,很明显,这是一个很能玩儿的创业团队。新办公室有大约300平米,可以容许他们慢慢把公司规模从现在的六七个人,扩展到十几个人。王微说,他们可能会怀念现在这个拥挤、杂乱的创业的地方。

豆瓣迄今还是一个人的公司,住宅和星巴克都是阿北的办公室,或者说,任何可以无线上网的地方,都是豆瓣的办公室。所以,阿北也是惟一一个可以带着办公室到处跑的创业者。

上海的互联网圈子缺乏沟通,但上海并不缺乏踏踏实实的互联网创业者。我收到的200多张名片中,有相当一部分是创业者的。他们悄悄地进村,说不定哪天就会一鸣惊人。不过我也发现,把blog地址印到名片上的并不多。列宁说过:“ 一个有觉悟的工人,不管他来到哪个国家,不管命运把他抛到哪里,不管他怎样感到自己是异邦人,言语不通,举目无亲,远离祖国,——他都可以凭《国际歌》熟悉的曲调,给自己找到同志和朋友。”实际上,blog正在成为blogger们的《国际歌》,我在上海的几乎所有朋友,都是通过blog认识的。

花花绿绿的上海滩,正在成为互联网第二波的一个中心。

2005-09-27

下午1点多抵达上海浦东机场,然后去感受国内独一份的磁悬浮列车。果然是快,最高时速高达430公里。但由于整个路程不够长,最高时速只保持了大约2分钟,就开始减速了。

先到华亭宾馆看了会议的场地,很大,至少比天鸿科苑的场地要大一些,摆好了500张椅子。从华亭宾馆出来,打车前往南京路上的锦沧文华大酒店,今明两晚我就住在这儿。

刚刚住进锦沧文华大酒店,发现网不通。打电话给酒店,酒店说让技术人员上来看看。一会儿工夫,技术人员来了,是个高个儿很帅的小伙儿。鼓捣了几下,还是不行,让我们稍等,他去取来自己的笔记本试试。

用他的笔记本上网,通了。再换刘韧的笔记本,还是不行。帅小伙说,在地址栏输入一个IP地址,先认证一下。一试,果然好了。

帅小伙忽然说:你是洪波吧?我一愣,你怎么知道?他说,我看你的blog。然后他对刘韧说,你是刘韧吧?这种意想不到的“认识”,立刻拉近了我们的距离。刘韧邀请他参加明天的Donews聚会。后来他说,他也写blog,名字是“海豚微笑的背后”。我订阅这个blog至少有一年半了吧,万万没想到会这样认识它的主人。

天下太小。刘韧说,千万别干坏事。

27日中午飞往上海。28日下午1点到聚会地点华亭宾馆。28日下午2点聚会开始。29日晚上返回北京。

这是我27日-29日大致的行程安排。很想去一些那些熟悉又陌生的公司看一看,比如豆瓣、土豆、UUZone、客齐集、BlogBus,等等。

前几天《互联网周刊》的封面报道《上海滩新传奇》,是对上海互联网行业的一个比较全面的俯瞰。在这一波互联网新浪潮中,上海以务实的态度走在前面。《互联网周刊》将上海新传奇作为一个群体,予以关注,是个不错的策划,但深度似乎有所欠缺。

借Donews聚会的机会,拜会新朋老友,尤其是可以到这些公司去体验他们各不相同的创业文化,很是让我期待。

我已经有将近5年没有去过上海了,现在有那么点儿兴奋。

2005-9-26

365Key-天天网摘自动生成

更多新闻,请访问我的365KeyRSS),你可以通过以下方式订阅:

  1. 365Key
  2. Bloglines
  3. gougou
2005-09-26

这是一个最近颇流行的人格测试——MBTI职业倾向测验,已经有不少人参加了测试(见这里这里)。下面是我的测试结果:

您的人格类型是: INFP (内向-直觉-情感-知觉)

您的工作中的优势:

  • 考虑周到细致,并且可以集中注意力深入某个问题或者观点
  • 渴望打破常规思考,并考虑新的可能情况
  • 积极投身于所信仰的事业
  • 必要的时候一个人也能很好地工作
  • 对收集信息有一种天生的好奇与技巧
  • 能通观全局以及看到意识和行为之间的联系
  • 能洞察别人的需要和动机
  • 适应能力强,能很快改变你的形式速度和目标
  • 在一对一的基础上能更好地与人工作

您工作中可能存在的不足:

  • 必须控制方案和计划,否则可能失去兴趣
  • 有变得无秩序的倾向,很难把握优先处理的事
  • 不愿意做与自己的价值观相冲突的事情
  • 不愿意按照传统的方式做事
  • 天生的理想主义者,这样可能得不到现实的期望
  • 很难在竞争的,气氛紧张的环境中工作
  • 在处理及完成重要细节问题上缺乏纪律和原则性
  • 在与那些过分顽固的组织和人打交道的时候没有耐心
  • 在预计做要求多长时间某事上有不切实际的倾向
  • 不愿意惩戒直接的肇事者或者批评别人

应该说,测试结果大致准确。这种基于人格或心理分析的测试,与常见的星座运程分析和算命不同,是有科学依据的,所以它在趣味性之外,还确实可以帮助人把握自己,了解他人。聪明的商家,已开始利用这种测试开展用户服务了。比如婚介网站天仙配,就对新用户先进行心理测试,并根据测试结果,来进行异性匹配。

2005-09-25

我没有办法说,罗大佑不如崔健真诚,但我确实更喜欢崔健的现场。这两个人,都是我的偶像,区别可能在于,我更喜欢CD中的罗大佑和现场的崔健。

9月24日19点30分,首体崔健演唱会,以新专辑中的《红先生》开场,真正的高潮却是后半段的《快让我在这雪地上撒点儿野》。跟他一块儿吼“YI YE—YI YE—因为我的病就是没有感觉,YI YE—YI YE—快让我在这雪地上撒点儿野”,还真能找到一点儿撒野的感觉。

44岁的中年男人崔健,其实已经过了撒野的年纪,他在台上,不再像从前那么具有煽动性。他不会再被禁止演出,不会再遭受任何非议。他平和了,关心“真唱运动”,关心环保。他的歌迷也比十多年前矜持了许多,有节制地鼓掌,有分寸地放纵,再也不会被视为危险分子。崔健说,西方的摇滚乐是滚动的石头,中国的摇滚乐是滚动的蛋。蛋有生命,所以蛋比石头更有力量。他说,红旗下的蛋,滚了12年滚到今天,蛋还活着。他说,留好你的票根,12年后,还是在这里,说不定你可以换一张免费的入场券。

12年前首体那场“红旗下的蛋”演唱会,我没有去看,但我清楚地记得19年前崔健在工体的第一次亮相,尽管我是在电视上看到的。那是1986年5月9日“世界和平年”百名歌星演唱会,崔健第一次登上工体舞台,带着他的《一无所有》和《不是我不明白》,开始了中国摇摇滚滚的道路。乐队成员王迪事后回忆说,上台之前,就跟要杀头一样,紧张得要命。那场演唱会让我记住了两个人,一个是《让世界充满爱》的作曲郭峰,一个是崔健。从那天开始,我成了崔健的fan,满世界寻找收录了这两首歌的音乐合集。

1989年5月13日,崔健与ADO合作的新专辑《新长征路上的摇滚》首发那天,我骑车到王府井音像书店去买这盒磁带。这个专辑被认为是中国第一个真正的摇滚乐专辑,在我看来,可能也是最后一个。

昨天,萨克斯刘元、主音吉他艾迪、鼓三儿又凑到一起,仿佛当年的ADO又回来了。不过,如今的他们,一个一个都成了德高望重的艺术家,再也不是当年的坏小子了。演唱会的名字叫“阳光下的梦”,崔健说,阳光下的梦不是白日梦,白日梦无法实现,但阳光下的梦是可以实现的。嗯,很好,至少他还有梦。崔健唱了很多新歌,但压轴的两首歌仍然是19年前的《一无所有》和《不是我不明白》。

22点20分,我一身大汗两耳轰鸣离开首体。停车费花掉我30元。

   

2005-9-24

365Key-天天网摘自动生成

更多新闻,请访问我的365KeyRSS),你可以通过以下方式订阅:

  1. 365Key
  2. Bloglines
  3. gougou
2005-09-24

我没有耐心翻开一份报纸或一本杂志,这种情况已经有很多年了,因为互联网基本替代了新闻的纸质阅读。

老冒的说法,我们现在通过互联网,尤其是通过门户网站获取新闻,基本上只是相当于在电视出现的早期,看播音员对着镜头念稿子。本质上,这种念稿子的电视新闻,和之前的广播新闻相比,算不上一次重大升级。当然,现在的电视新闻有了更多电视独有的手段,比如现场直播,比如街头采访,等等。互联网新闻显然还没能充分发挥互联网的优势,但至少,获取新闻的成本降低了,效率提高了。

就是这种还处在发展初期的互联网新闻,已经让传统媒体感到头痛了。别的行业我不了解,那些曾经很火爆的IT传统媒体,现在大概都已经感受到了阵阵寒意。它们大概还在怀念上个世纪末那段美好时光,一份行业报纸,一年的广告收入可以超过两个亿,真像做梦一样。现在,光新浪一个科技频道,广告收入就已经超过最牛B的IT纸媒。所以纸媒们开始抱怨,它们成了门户廉价的打工仔。

Hopesome的这个post有意思,一个报纸的支持者和一个互联网的支持者斗嘴,双方各自用自己支持的那种媒体的长处,去跟另一种媒体的短处相比,看起来还都振振有词。各种媒体终将面对属于自己的那个细分市场,就像电视没能打死广播,因为开车的时候无法看电视;网媒也不会完全取代纸媒,因为在地铁中打开笔记本上网未免过于摆谱。但如果说网媒不能拿来包书、垫屁股、叠纸飞机,我就无话可说了。大的趋势肯定是,作为信息传递的载体,互联网比纸张更有优势。

纸的发明,改变了人类文明的传承。互联网的出现,其意义丝毫不逊色于纸的发明。纸媒应该抱怨的不是新浪,而是互联网这种新的信息载体。其实不仅是纸媒面临着危机,电报业的突然死亡,或许可以让我们意识到一点什么。

新浪是网媒的终点吗?肯定不是。满龟说,他突然发现,有段时间没访问门户了。在门户最荣耀的时候,它们的危机已经悄悄来临了。感谢互联网,我们可以按我们希望的样子,改造它。所以本质上,传统媒体都是“他们的”,门户也仍是“他们的”,而互联网是我们自己的。

2005-09-23

2005-9-22

365Key-天天网摘自动生成

更多新闻,请访问我的365KeyRSS),你可以通过以下方式订阅:

  1. 365Key
  2. Bloglines
  3. gougou
2005-09-22

在新浪发布Blog 2.0测试版以后,大概不少blogger都收到了署名陈彤的邀请函,希望入住新浪blog。其实我在新浪blog 1.0测试的时候,就已经“入住”了,不过没打算真的搬家。前天金磊再次邀请我入住新浪blog,我还是只能报歉地说:谢谢。

金磊有他的理由,新浪作为门户,有比较大的用户量,所以他认为,入住新浪可以增加我的blog的访问量。金磊是门户编辑模式的热情支持者,他相信,海量的信息对用户没有价值,用户需要有人帮他们把好东西筛选出来。所以,新浪blog的首页,借助“精英”把关,就可以把好的blog推荐给读者,帮助它们增加流量。

新浪新闻可以利用它的编辑,从几百个传统媒体网站中筛选新闻,因为传统媒体的总数是有限的,而blog是趋向于无限的,怎么监控?如何筛选?需要多大的成本去监控和筛选?如果新浪blog发展到MSN Spaces这样的规模(假设),有将近2000万注册用户,那么它需要多少编辑来对每天产生的海量内容进行筛选?这样的筛选真的是值得信任的吗?新浪blog的首页,有一天会成为第二个新闻中心吗?

keepwalking曾经提过“首页依赖症”这个问题。以Donews Blog为例,与新浪面向所有互联网用户的模式不同,Donews专注于IT和传媒,并不希望用户无限制地膨胀。利用用户推荐机制,让有质量的blog呈现在首页。这种收敛的首页,对有目的的访问者是有一定价值的。一个无所不包完全没有重心的首页,除了会成为大量广告的一个新的堆放地,它要吸引什么样的访问者呢?

所以,即使不考虑迁移成本,单纯从访问量上考虑,我也不认为我的blog搬到新浪,一定比现在的访问量大。即使能够吸引到一些偶然的访问者,我也并不认为我能够留住他们,让他们成为我的blog的长期读者。我的blog的几千个固定订户,要比任何首页的展示更有价值。这是因为,信息不再只是孤立的信息,它跟具体的人产生了关联。信息爆炸的现实,让传统的编辑模式越来越失去价值,因为没有一个编辑队伍可以遍历所有信息,被他们遗漏的有价值的信息会越来越多。这时候,基于人际关系的传播就变得非常重要。

我订阅的中文blog已经有将近600个,其中没有一个是从BSP的首页上发现的,几乎所有的都是通过我已经订阅的blog中的链接找到的。链接就是一种推荐,与其相信新浪的编辑,远不如相信我所信任的blogger。

金磊说,通过其他人链接发现新blog,其传播速度,只能是开互联网的倒车。信息的集中传播,肯定比这种口口相传要快多了。也许吧,可能会有某个用户的某篇文章,借新浪编辑之手,访问量节节上升。可是然后呢?有多少读者会留下来,成为订户?门户模式的弊端之一,可能就是把信息跟人完全割裂了,读者只关心信息,却并不关心产生该信息的人。而我的blog并不在乎有多少一次性的读者,我更在乎有多少固定订户。

金磊说:“你是要相信信息的无政府主义。”信息真的需要一个政府来替我包办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