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12-31

昨晚5G的新闻点评会变成了关于千橡收购Donews的记者招待会,新浪做了图文直播

2005年最后一天,不大不小的雪覆盖了北京。

老白是个很会选礼物的人,他送给朋友们的新年礼物各不相同,给我的是一个Zippo打火机,给朱辉龙的是一个篮球,诸如此类。下次要给别人送礼物,可以咨询老白。

今晚7点,我在这里,和大家一起守望2005,迎接2006。

2005-12-30

昨天一整天,没在电脑旁,没在家里。晚上在5G,和一帮大智若愚的朋友侃山。下半夜3点多回到家,看到superlover在Gtalk上的留言:“怎么没有看文章做网摘啊?半夜想看点新东西都没地看了。要是想喝酒叫上我啊。”哦抱歉,用户未在服务区。不过我不喝酒。

IT这个行当,有太多聪明人。所以,这个行当里的人总是斗智斗勇神出鬼没,比所有的文学作品都精彩。不过斗到最后,输赢常常并不十分如意。可见聪明跟智慧真不是一回事。2005年那么多风云人物,李彦宏、陈天桥、马云、周鸿祎、丁磊、马化腾……谁输了?谁赢了?我看不出。

郝玺龙说,不让在街上牵着四条腿的狗遛,在桌子上牵着六条腿的蝈蝈遛总可以吧?这家伙真的养了只蝈蝈来遛,吵得大家心神不宁。刘韧打算介绍神人郝玺龙跟神人陈年认识,并吓唬郝玺龙说,陈年学富五车,没有他没读过的书。郝玺龙若有所思:哦,那我可以和他讨论语法、分词什么的。

著名互联网分析师伟哥因为一场车祸,离开互联网整整一年,回来后发现天下大乱,互联网变得让他完全认不出了。郝玺龙偷偷说:欢迎回到地球。

不在服务区的一天,暂时远离纷扰,挺好。

2006年噌地一下就站在眼前了,都没想好该让进门,还是就这么站在门口寒暄两句。

2005-12-29

说别人容易,说自己太难。在这个官方消息出来之前,我没什么话能说,在它出来之后,我没什么话要说。昨晚,阿北在Gtalk上问我:该不该说恭喜?我说:说不说都可以,我还没回过神来。

星期一晚上10点多,刘韧赶到我家附近的宏状元,陪我吃“早饭”。然后我就晕了一宿。第三天上午,郭开森就放出了这个消息

陈一舟说他敬佩灰头土脸做五、六年才成功的公司,那么,他应该敬佩Donews。至少,我认为他的那些话不是在客套,也不是外交辞令。以我目前对他有限的了解,我先相信他。

钱能买到的东西,都不值钱。陈一舟作为大老板,同时作为Donews的用户,他应该很清楚这一点。Donews最值钱的东西,不是一个网站,不是一些流量,更不是几个人。Donews的用户说散也就散了,只要他们不再信任你。在Donews Blog出现问题,几乎无法使用的时候,我从来没有动过搬家的念头,因为我有信心。这年头儿,什么都不缺,就是缺信心。如果失去了信心,我会第一个离开。

理想总比看上去要沉重。Craigslist按Craig的理想做了10年,做到现在成了一个符号。但这样的例子太稀有,因而太另类。没有人知道10年后还有没有Donews,但即使它垮掉,也最好不要是因为操作者的疲惫。最近10个月,刘韧感到异常疲惫。他当家,不可能像我这么洒脱。做自己喜欢的事是很多人的理想,但你必须接受更多不喜欢的事作为赠品。没有人比刘韧更爱Donews,这是理想的悖论。

我对猫扑没什么感觉,我的一些朋友在那里上班,常常也会在5G见到他们。我要开始像他们一样朝九晚五坐办公室了吗?一时还没转过这个弯来。千橡是一家大公司,但没有Google大。前几天Google的人对我说,你为什么不来Google?我说,我喜欢Donews,胜过喜欢Google。刚刚过了几天,我还能这么说吗?我不知道,我只是希望,Donews还是从前的那个Donews,为它工作,让我觉得自豪而且自由。

2006年就要来了。忽然觉得,2006年变得那么的不可知。

2005-12-28

更多新闻,请访问我的365KeyRSS),你可以通过以下方式订阅:

  1. 365Key
  2. Bloglines
  3. gougou
2005-12-28

狄更斯在《双城记》的开头说:“这是最好的时代,这是最坏的时代;这是智慧的时代,这是愚蠢的时代;这是信仰的时期,这是怀疑的时期;这是光明的季节,这是黑暗的季节;这是希望之春,这是失望之冬;人们面前有着各样事物,人们面前一无所有;人们正在直登天堂,人们正在直下地狱。”

Robin SloanMatt Thompson在著名的EPIC 2014(或EPIC 2015)中,也是这么开头的:“这是最好的时代,这是最坏的时代。”

《时尚先生》的马骥先生发给我他一篇文章的链接,很巧,也用了这段话作为结尾:“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

因为任何一个时代都充满着希望与失望,正义和邪恶,欢乐与悲哀,光明和阴暗,所以我们不由得感慨,狄更斯准确地概括了任何时代投射在人们心头的影子,因而我们永远都可以说:“这是最好的时代,这是最坏的时代。”不必关心现在是1775年、1859年、1984年,还是2005年,我们永远都可以用形容词的最高级来形容它。说它好,是最高级的;说它不好,也是最高级的。

和任何其他的年景一样,2005年也同样是一个最好和最坏的时代。马骥是个很聪明的人,他关心“产业引起的文化变革这样的命题”,他也沉迷于WordPress那种白纸黑字的书写的乐趣。但像所有的时尚一样,当Web 2.0在经过了嘈杂喧闹的商业秀之后,再被这么时尚化一下,浮华和轻浮就几乎成为宿命。我理解,时尚杂志需要“出效果”,但这个效果出得让我觉得有点不爽。所以我谢绝了《魅力先生》superlover的好意,我想我最好还是离时尚远点儿。

以blog为代表的互联网个性化时代,还远没有成为所谓的“全民皆狂的大众波普”。那些怀揣商业的、时尚的等等不同目的的人们,在外围匆匆地扫了一眼,就根据自己的观念,给Web 2.0画出了他们各自的标准照。或许,娱乐是我们这个时代最无奈、最不得已的选择。我们全都患上了重症肌无力,娱乐是我们惟一可以做、被允许做的事。

2005年是什么?是虎头蛇尾的盛大偷袭新浪股权?是高开低走的百度Nasdaq之旅?是中国互联网的加速流氓化?还是Internet越来越成为一个Chinanet?

我不知道。无论是什么,我们总得活下去,在这个最好也是最坏的时代,活下去。未来总会比现在好,所以我们都愿意硬撑着让自己看一眼未来。

Update: 请各位不要在这里问有关Donews与猫扑的事,谢谢。

2005-12-27

更多新闻,请访问我的365KeyRSS),你可以通过以下方式订阅:

  1. 365Key
  2. Bloglines
  3. gougou
2005-12-27

微软不是Yahoo!,在经营媒体上,它既没有经验,也没有人才。所以,尽管它有过一个非常不错的在线杂志Slate,但一直亏本,终于在一年前把它卖给了华盛顿邮报。近日,微软又把电视新闻频道MSNBC的股权,卖给了NBC环球,结束了它与NBC长达十年的电视媒体的合作。不过,微软还会继续持有MSNBC.com网站的一半股份,因为这项投资在微软看来,是技术投资,而非媒体投资。

Yahoo!、微软和Google,是当前互联网领域的三巨头,尽管他们在很多方面存在竞争,甚至是非常激烈的竞争,但他们各自的发展思路不尽相同。Yahoo!越来越像一家媒体公司,微软则更像一家技术销售公司,Google呢,很明显,它是一家广告技术公司。所以,沃顿商学院的专家们认为,雅虎将自己定义为“一个领先的全球性网络通讯、商业和媒体公司”,在某种程度上避开了Google和微软等巨头之间硝烟弥漫的战场。不过我想,Yahoo!也未必高枕无忧,三巨头未来的争夺,可能主要在互联网广告领域展开。

除了电子商务公司(如eBay和Amazon),巨型互联网公司的主流收入,基本上都来自广告。目前看,微软卖广告的能力最弱,Yahoo!是品牌广告的最佳投放地,而Google则拿下了中小企业产品广告的长尾市场。按微软的Live战略,未来软件成为服务,通过软件投放广告,很可能成为一种商业模式。这样看来,微软倒是最有可能开启互联网广告的个性化时代,即针对不同的用户投放根据其特点定制的广告。

不过,我一直有一个疑问,互联网广告市场的总规模将来能有多大,是否足以支撑总市值高达6000多亿美元的三个巨头。

2005-12-26

更多新闻,请访问我的365KeyRSS),你可以通过以下方式订阅:

  1. 365Key
  2. Bloglines
  3. gougou
2005-12-26

C:\>ping www.mii.gov.cn

Pinging www.mii.gov.cn [202.106.120.66] with 32 bytes of data:

Request timed out.
Request timed out.
Request timed out.
Request timed out.

Ping statistics for 202.106.120.66:
    Packets: Sent = 4, Received = 0, Lost = 4 (100% loss),

未备案?

王建硕的中文blog中有很多极有价值的内容,其中最让我念念不忘的,是《喜欢有之,还是喜欢用之》,这篇文章很清晰地告诉了产品开发者,应该怎样去听取用户的意见。“易用性的第一条准则,就是不要听用户的”,因为用户说他想要的,往往并不是他真的打算用的。

Topku有样学样,跟着来了篇《喜欢用之,还是喜欢论之》,一如既往地发泄了他对别人评论的不满。一个东西你喜欢不喜欢,常常就是一个感觉。Topku的不满在于,你根本不是“忠诚用户”,你有什么资格说三道四?

你去一家餐馆吃饭,很可能只是因为一只苍蝇,让你对这家餐馆的全部评价变成了负面的。一个歌手,你听了他的一首歌,感觉很差,你就不太可能成为他的歌迷。很多用户喜欢百度的某项服务,是百度的“忠诚用户”,但另外一位用户发现,有时候可能不得不翻10页才能看到不是广告的搜索结果,你有什么理由非逼着他成为百度的忠诚用户呢?不喜欢,就这一条还不够吗?

说一个产品好,大概只有忠诚用户才最清楚好在哪儿。但说一个产品不好,任何一个人都有他自己的判断,有时候这种判断只是因为某个看起来微不足道的问题。很多人喜欢3721的插件,可以洋洋洒洒说1000条好处。我不喜欢,原因只有一条:行为不端。现在流氓软件这么多,难道非要逼迫所有用户先成为流氓软件的“忠诚用户”,然后才能获得评论它们的资格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