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1-30

现在是大年初二凌晨4点多钟,我在青岛用CDMA无线上网卡上网。霍炬在GTalk上说:“北京城里真清静,真爽。”我是1月28日上午9点钟从北京出发,下午4点钟进家门,历时整整7小时。高速公路上几乎没有车,真清静,真爽。不过,前面看不到车,后视镜看不到车,只有看不到尽头的道路,有时不免感到一点孤单。一路上,只有罗大佑和Nirvana陪着我。

回到家,就回到了传统社会。和家人一起看CCTV的春晚,一起吃饭喝酒,一起谈天——没有互联网。其实,没上网的时间不过是两天而已,我的Bloglines中,光中文内容,就有2000多条未读信息。张锐曾自称“新闻牲口”,其实,处于“现代社会”中的我们,跟牲口无异,只不过我们都是IT牲口,而已。罗大佑说:

我们不要一个被科学游戏污染的天空
我们不要一个被现实生活超越的天空
我们不要一个越来越远模糊的水平线
我们不要一个越来越近沉默的春天
我们不要被你们发明变成电脑儿童
我们不要被你们忘怀变成钥匙儿童

问题是,无论我们想不想要,我们都已经身不由己。在已经很久不看的电视上看到,国内国外的很多人,大老远跑到云南茶马古道上的迪庆,去过一种传统的生活。我不知道他们是不是真的能在那里找到传说中的香巴拉,我也不知道返朴是不是真能归真。我惟一能肯定的,就是每个人,都不得不面对现实做出取舍。

呵呵,这已经近乎一个终极追问了,没劲。还是Nivrana问得实在

My girl, my girl, don’t lie to me,
Tell me where did you sleep last night.

2006-01-28

去年春节前,我参加联想的新春答谢会,居然抽中了一台联想笔记本,朋友说,真是狗屎运。不过可惜去年不是狗年,狗屎运也没再继续。狗年马上就要到了,祝各位狗年狗屎运,天天拣钱包。

再过几个小时,我就要开车回青岛了。接下来一周可能不会有规律地更新blog,那就狗年再会吧。

2006-1-27

更多新闻,请访问我的365KeyRSS),你可以通过以下方式订阅:

  1. 365Key
  2. Bloglines
  3. gougou
2006-01-27

Web 2.0对企业内部知识管理、信息组织等方面的价值,这里就不说了,单说说对企业处理公共关系的价值。

以前,企业很难直接面对用户和市场,他们往往需要绕道媒体,通过媒体向用户传达企业的声音。这一点在中国尤其明显,在很多企业的观念中,公共关系不就是跟媒体打交道的艺术吗。所以PR经理的主要职责,无非是上稿、撤稿,请媒体的“朋友”吃吃饭,逢年过节关怀一下。在话语权掌握在媒体手中的时候,这么做也许是有效的。但随着互联网作为信息传播主渠道的作用越来越明显,随着内容发布权越来越平民化,也许要不了多久,这些企业就会发现,他们可以撤掉网媒上的某篇负面报道,但他们越来越难以封堵众多讲话的嘴。比如最近这起汉芯涉嫌造假事件,互联网最终将让当事各方越来越被动,就像三年前的SARS事件。

潘欣曾经写过一系列“网络营销2.0”的文章,针对的就是国内企业在Web 2.0浪潮中的集体失语。既然连普通网民都懂得借助新的互联网工具,来表达,来沟通,国内企业对这些工具的漠视,是难以理解的。

我们可以看看,跨国公司是如何利用Web 2.0工具,与外界进行对话的。Google不但有官方blog新闻blog,几乎每个产品都有自己的独立blog,Google的很多员工,一直都是最积极的blogger。微软、Yahoo!、IBM、Sun等,也都尝试通过blog直接面对用户和媒体。微软的CTOSun的总裁,都有自己的blog。另外,微软的官方新闻技术资讯也都提供RSS供订阅。

当企业开始与用户直接沟通的时候,就像个人因写blog而变得真实一样,企业也同样不再是只会发公关稿、只会自我吹嘘的死板的旧形象了。根据Google官方blog的报告,去年下半年,Google官方blog共有430万独立访问者,870万pageviews。访客来自世界各地,例如5.3万访问者来自土耳其,16万来自法国,3万来自泰国。去年一年,Google通过官方blog,发布了38个小技巧,宣布了77个新产品和服务,回答了17个有关政策和法律的问题。此外,还邀请了11名客座blogger,撰写了40个有关Google日常生活的帖子,19个有关国际问题看法的帖子。Google的官方blog,本身已经成为一个有影响力的媒体。

在李开复与微软的官司中,Google也通过建立“Google与李开复博士”这个blog,陈述事实,传达看法。

善用Web 2.0工具,好处是显而易见的。国内企业之所以对此无动于衷,除了对这些新工具的了解有限之外,我想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不规范的操作太多。因为很多东西没有办法放到阳光下,企业对这种开放式沟通就很忌惮。倒是很多互联网创业者,已经娴熟地掌握了Web 2.0的沟通技巧。

我有一个基本判断,透明度通常和企业自身的干净程度成正比。那些总是喜欢通过媒体发软文、搞公关、作秀造势的企业,内部多半问题成堆。而那些敢于赤裸裸站在用户面前的企业,更值得信任一些。这跟企业大小无关,在IT界,没有比微软、Google更大的企业,微软、Google能做,你怎么就不能做?

Technorati Tags: ,

2006-1-26

更多新闻,请访问我的365KeyRSS),你可以通过以下方式订阅:

  1. 365Key
  2. Bloglines
  3. gougou
2006-01-26

这里有13亿人口,有欣欣向荣的经济,有廉价的劳动力和巨大的消费市场,有酷爱花钱的富豪和正在小康起来的人民,有可以拿到美国股市上说事儿的中国概念,有很多你无法忽略、舍不得放弃的明显的或潜在的价值……心动吧?OK,在这里,你得听我的,No filtering, no service

微软删除了安替在MSN的空间,很多人跳出来骂微软,把火往微软身上撒,号召抵制微软。拜托,请告诉我,中国境内有比微软更好的blog服务商吗? 

据当地法律法规和政策,部分搜索结果未予显示。

这里没有什么本地法律的问题。在中国,你可以违法,但你不能违反潜规则。那些没有明确列在法律条文上的东西,往往比法律更管用。在这里,你希望如何做,跟你实际上不得不如何做,绝对不是一回事。

再者说,又没人求你来。你可以不听招呼,可以坚持你的原则,甚至可以“制裁”。“我们别的本事没有,但抵抗制裁是够格的”。

当你不得不在有原则的“无”与经过阉割的“有”之间做一个选择的时候,你会选择哪一个?

2006-1-25

更多新闻,请访问我的365KeyRSS),你可以通过以下方式订阅:

  1. 365Key
  2. Bloglines
  3. gougou
2006-01-25

天才是那些无法学习、无法模仿的人。我没有说过天才不用勤奋,但天才一定不是勤奋出来的。后世诗人多师法杜甫,鲜有学李白者,便是明证。

帽子先生问:“你认为李白是天才型诗人,但李白这么认为吗?”李白当然不好意思认为自个儿是天才,天才没有自封的。当年李白爬上黄鹤楼,诗兴大发,正准备提笔在墙上写“到此一游”,猛不丁瞅见了崔颢的诗,很郁闷地说:“眼前有景道不得,崔颢有诗在上头。”你看,其实李白也挺谦虚的。

李白生前云游四海,比我们今天坐着飞机到过的地方都多。他的诗信手拈来,几乎不受任何约束。从“疑是地上霜”,到“疑是海上云”、“疑是九疑仙”、 “疑是银河落九天”、“疑是天边十二峰”、“疑是白波涨东海”,不管他疑是什么,总之他疑什么就是什么,主观得很。他嗜酒如命,“大笑同一醉,取乐平生年”。传言李白醉酒后欲水中捞月,落水而死,死都那么有诗意。

不过,李白还是很幸运的,他生活在一个崇尚诗的时代,他浸淫在一片充满诗意的文化中,社会容许并鼓励他的不羁,他的天马行空。没人逼他考大学,没人苦口婆心劝他远离网吧,所以他成为那个时代的天才。倘若李白生活在今天,你认为他的命运会比北岛、顾城、海子们好多少吗?呵呵,这个时代,诗已经太过奢侈了。

Google是一家公司,而且是一家赚钱的公司,但Google赚钱的方式如此天才。它用各种各样的方式,搜集、组织信息,然后把这些信息以各种各样的方式,免费提供给尽可能多的人。在Google之前,谁想到了这种近乎公益的做法,居然可以成为一桩大生意?

Google的天才当然不仅仅表现在它的赚钱方式上,它的企业文化,它的做事风格,它的思维方式,甚至它以一个底线(Don’t be evil)作为自己的座右铭,都是天才的表现。而这个时代对Google的追捧,完全是对一个天才的追捧。Google在今天吃得开,就像李白在唐朝吃得开。

我看到很多人在寻找“第二个Google”或“下一个Google”,若只是要找第二家如此赚钱的公司,那便罢了,若是想“打造”另一个天才、另一个李白,趁早还是洗洗睡吧。

Technorati Tags: ,

2006-1-24

更多新闻,请访问我的365KeyRSS),你可以通过以下方式订阅:

  1. 365Key
  2. Bloglines
  3. gougou
2006-01-24

李白是个天才诗人,杜甫则是个勤奋诗人,他们都是最伟大的诗人。天才诗人几百年出一个,他们洒脱而且不羁,他们的激情来自生命的燃烧;勤奋诗人有很多,他们勤勉而且执着,但勤奋到一个高峰的也并不多。

企业也是一样。Google是一家天才企业,Yahoo!是一家勤奋企业。在Google内部,无论是20%的自控时间,还是“TOP100”创意,都典型地代表了这家企业赞赏天才的核心文化。所以Google总能给业界带来惊喜或惊扰。Yahoo!则很踏实,它没有那么多激动人心的创造,但却稳扎稳打地建立自己的成就。在互联网业界,像Yahoo!这么勤奋的企业,实在是不能小觑。

天才常常是理想主义的,而勤奋通常是务实的。李白只能是斗酒诗百篇的李白,让他去做官,自然做不成好官,也写不出好诗。有人担心,Google的激情烧光了怎么办?这是很有可能的。尤其是在一个务实的市场上,理想主义很可能碰得头破血流。

已经有人开始预测,Google在中国将推出很多“不Google的”产品,以务这个市场之实。但一个现实主义的Google还是Google吗?我深表怀疑。就像让李白去写《茅屋为秋风所破歌》,能写成什么样子呢?

Technorati Tag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