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3-28

3月26日抵达旧金山,当天去看了森林公园Muir Woods、渔人码头,并在傍晚的时候去看了著名的金门落日。

3月27日上午,在斯坦福大学转悠,并到Google总部转了一圈儿。下午参观了因《教父》导演科波拉而知名的葡萄酒庄园Rubicon Estate。斯坦福令人印象深刻,除了美丽的校园,更因为它是最懂学术和商业的学校。

Google公司内部的平等和尊重每个人的个性,也令人印象很深。CEO施密特的办公室,并不比资深员工的办公室更大,也并不更奇特。在过道上,与捧着一个小笔记本电脑的施密特擦肩而过。但Google内部不允许拍照,所以我只拍了一些外部景观。

在汽车上,吃了著名的Google免费午餐。嗯,合我口味。

2006-03-27

3月26日下午2点(北京时间)从北京出发,3月26日上午9点抵达旧金山。照片在此

2006-03-24

sayonly说,feed的意义大于blog。我觉得这个说法没错,但有点儿保守了。将来的情况可能是,RSS feed的意义大于网页。

回到十几年前,如果你说,网页(web page)的意义大于Usenet,大概会被当成开玩笑。因为当时Usenet上已经有数亿张帖子,而且有成千上万的用户每天泡在各个新闻组中,乐此不疲。Web上有什么?啥都没有,只是几张丑陋的网页而已。但今天,仍然泡在Usenet上的用户数量,还能跟浏览网页的用户数量相提并论吗?

互联网的商业化,在很大程度上可以说是由广告驱动的Web的商业化。经过10年左右的发展,尤其是浏览器技术的成熟和广泛使用,Web广告的表现方式已经日趋多样而且烦人,Page View也成了一个网站成功与否的重要指标。以至于我有点儿怀疑,网页到底是给人准备的,还是广告准备的。

就像吃腻了套餐的人们,希望自由选择并组合他们的食谱。粗放的网页已经无法满足人们自由筛选、聚合信息的要求,所以,RSS来了。RSS feed让信息更分散,更细小,更颗粒化,同时也更精确,就像乐高组合积木,人们可以按自己的意愿来自由搭配可口的信息自助餐。Xuer把这种信息的颗粒化,称为松散耦合中的“松散化的阶段”。

跟据FeedBurner去年的报告,RSS feed在2003年还主要是在blog中被采用,但到了2005年,blog就只占一小部分了,有大量的RSS feed是来自商业出版机构、podcast、Web Services等等。短短两年时间,feed的来源已经极大地丰富。有分才有聚,有散才有合,丰富的颗粒状RSS feed,正在构建网页之外的另一张网,用车东的话说,那是一张“可编程的互联网”。在这张网上,用户使用互联网的方式,以及网络广告、行销、传播方式,必定会发生重大变化。

当网页的价值越来越低,下一个问题是,我们还需要浏览器吗?

2006-3-23

365Key-天天网摘自动生成

更多新闻,请访问我的365KeyRSS),你可以通过以下方式订阅:

  1. 365Key
  2. Bloglines
  3. gougou
2006-03-23

很多很多年以前,有人带我去看山西平朔安太堡煤矿。那是哈默投资的一个大型露天煤矿,在那里施工的大型铲车,是我见过的体型最大的汽车,轮胎的高度就有将近两人高。当地人都跟媒打了一辈子交道,但他们从来没见过这样挖煤的。带我去的人告诉我,这里的煤层浅,煤质也不错,更重要的是,这个煤矿早就保护起来了,所以煤层结构没遭到破坏性开采,非常适合大规模机械化作业。但很多人都眼巴巴地盯着呢,一旦哈默撤退,这里立马就会遍地窟窿。

当然,那个安太堡煤矿,只不过是哈默众多政治投资中的一个。但让我印象很深的,还是山西遍地开花的小煤窑。资源是上天的恩赐,所以面对资源,大家共同的念头就是,谁抢到算谁的。原本效益为10的资源,经过哄抢之后,总体上的效益连5都达不到。

现在,不少人发现,搜索引擎广告市场,似乎也正在面临被哄抢的命运。易观国际的一个有关搜索引擎的市场调查报告说,搜索引擎关键词广告代理与广告主对竞价排名/付费搜索的满意度有所下降,并有压缩预算的计划。因此,易观认为,“有足够理由相信一个巨大的搜索引擎的泡沫将要被破灭”,并预测“在未来18个月,搜索引擎市场会有一个重要的回调,重要的搜索引擎厂商的营业额会大幅放缓,一些小的搜索引擎厂商可能会面临倒闭的风险,到2007、2008年,随着搜索引擎重新获得市场的认知,这个市场才会回到发展的轨迹上。”(via 吕伟钢

中国搜索引擎广告市场有多大?很小。这个市场的老大百度2005年全年营收,只有3960万美元,只是Google同期营收的千分之6.4,就是说,155个百度加在一起,总营收才抵得上一个Google。由此可见,这只是一个处在培育期的市场,还远没有到摘果子的时候。这么一个初期市场,挤进很多公司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大家都迫不及待地想从这个市场上攫取利益,惟恐来晚了好处都被别人拿走了。

最典型的一个例子,是中国的无线增值市场。当第一家SP赚到了钱,立刻引来一大群哄抢的。仅仅两三年工夫,一个大好的朝阳产业,就给做成了夕阳产业。在这种捞一把算一把的哄抢心态之下,再朝阳的市场,都成了没有未来的市场。

所以,我并不认为搜索引擎真的有多少泡沫。所谓泡沫,是指市场预期远远超出市场实际水平。其表现是,大量资金、人才等资源的疯狂涌入一个被普遍看好的市场。但搜索引擎市场的实际情况,并不是投入过度,而是开采过度。你想想,刚推出一年多的搜狗,就能产生1.3亿人民币的年收入,就好像一个不满6岁的孩子,每年就能给家里挣几万块钱了,不是破坏性开采是什么?

破坏性开采的后果,就是导致市场无序,恶性竞争加剧,客户失去信心。易观调查中,广告主有压缩预算的计划,就表明了这个刚刚兴起的市场,已呈现出某种衰败的迹象,就像手机用户对SP失去信任一样。

安太堡煤矿好在有政府的保护,才侥幸没有成为众多小煤窑扎堆的地方。搜索引擎市场是一个完全开放的市场,不能指望有谁来保护它。但当这个市场上充满了追求短期利益的掘金者的时候,市场不被做滥才怪。

2006-3-22

365Key-天天网摘自动生成

更多新闻,请访问我的365KeyRSS),你可以通过以下方式订阅:

  1. 365Key
  2. Bloglines
  3. gougou
2006-03-22

关于WebOS,感兴趣的可以自己Google一下,这里不是要讨论WebOS是什么东西。比WebOS更有趣的,是围绕WebOS的一些争论,很是让我开眼。有人从网上抄了段传统OS的定义,大言不惭地“免费”贴给你看,然后自以为很专业地追问道:WebOS是用于抽象哪些硬件接口的?弄得你哭笑不得。

打个比方,你在讨论飞船,有人立马“免费”地把“船”的定义贴给你看,然后告诉你,只有利用水的浮力,以风力或人力驱动的木制的东东,才叫船。在他们这些专业人士眼中,不但飞船不算船,连轮船都不能算船。他们真是古典得可以。同样地,只要不是两个轮子,前面有一匹或多匹马拉着的,都不是车。所以,汽车、火车、乃至自行车,都不能算车。

谁也没说,WebOS就一定是一种新的OS,只不过是借用了OS的平台概念,用来描述未来的基于Web的互操作架构。但很不幸,总会有一些纯粹的船专家和车专家,出来维护OS的纯洁性,以表明他们的专业、正统以及洁癖。这时候,你能看到的就是鸡同鸭讲,互操作根本无法进行。

同样的争论,也出现在Web 2.0的相关讨论中。

2006-3-21

365Key-天天网摘自动生成

更多新闻,请访问我的365KeyRSS),你可以通过以下方式订阅:

  1. 365Key
  2. Bloglines
  3. gougou
2006-03-21

据说,这只是十坨当中的第一坨康国平说的真是一点儿没错:

估计有这种爱好的人,如果不得不在路上捡狗屎,大概也会口中念念有词。第一陀,第二陀,……,不到第十陀,他肯定憋得难受。

又给他说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