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5-31

我刚刚提了一句无名小站,一回头就碰上了无名小站的总经理简志宇和他的整个团队。在鹏润大厦A座12层清科公司的会议室中,简志宇一边吃着盒饭,一边阐述着他的互联网梦想。

无名小站从校园的一项业余爱好,做到现在的商业化运营,并且在Alexa上排到了全球第24位,的确有其独到之处。台湾的网民总数不到大陆的1/10,却没有一家大陆社区网站,能取得与无名小站相匹配的成就。无名小站不算小,至少比我们所知道的绝大多数大陆社区网站要大得多。简志宇很希望能把他的经验,带到大陆这片互联网热土,并在这里落地生根、开花结果。不过,这并不容易。尽管同文同种在很大程度上缩短了海峡两岸的距离,但迥异的商业环境和经营风格,已经让无数外来者把这片开满鲜花的田野变成自己的墓地。

台湾互联网行业对大陆的关注,前有梦想家,后有联络家。2000年,梦想家曾以72小时网络生存测试及对广州中文热讯的收购,而在大陆互联网历史上留下一笔。不过也仅仅是留下一笔而已,梦想家的梦想很快就灰飞烟灭,连具整尸都没能留下。

大陆互联网行业,仍是一片蛮荒之地,熙熙攘攘的全都是淘金者、圈地者和土匪,比成功更多的是失败,比希望更多的是失望。从一个角度看这是朝气蓬勃,换个角度看就是乌烟瘴气。老老实实经营,规规矩矩服务,还远没有成为这个行业的基本价值观。没有经过充分竞争长大的无名小站,是否经受得住这里的拥挤和踩踏,是否会担心弄脏了雪白的衬衣,是一个很大的问号。

尽管很奢侈,但我仍然希望,大陆的互联网行业,能够慢慢建立诚信经营的基本商业规则。不欺诈、不耍流氓、不玩儿小聪明,一样可以成功,只有这样,这片蛮荒之地才会真正变成一片沃土。我乐于看到,无名小站和其他有追求的互联网公司,能把这样的空气带进来。

2006-05-30

参加清华EMBA精选课程培训,对我来说是一件想都没想过的事儿。可是这事儿突然就发生了,以至于当我坐在教室里,仍然找不到当学生的感觉。

像所有的参与者一样,我也认为参加这个培训是一次难得的学习机会。但我同样认为,学习不只是坐在教室的8个周末的事,实际上这是一辈子的事。我们处在这样一个知识更新加速的时代,学习就成为我们的宿命。倒不一定非得有多少知识,至少你得知道。

毛主席说,三天不学习,赶不上刘少奇。我只是三天没上网,就发现世界大变样。张楚说,“我不饿可再也吃不饱”,没错,就是这感觉。

2006-5-29

365Key-天天网摘自动生成

更多新闻,请访问我的365KeyRSS),你可以通过以下方式订阅:

  1. 365Key
  2. Bloglines
  3. gougou
2006-05-26

战国时候,六国团结起来合纵抗秦,并不是因为秦国有多富裕,也不完全是因为秦国有多强大,最重要的理由在于,秦国的勃勃野心让各诸侯国都感到担心和害怕,所以他们各自之间的矛盾,就变得远不如他们与秦国的矛盾更为关键。

同样,如果不是因为Google咄咄逼人的发展态势,你很难想象,eBay能跟Yahoo!结成盟友。Yahoo!有自己的电子商务系统,自己的竞价拍卖系统,也曾经有自己的在线支付系统,而且,eBay是Google最大的广告客户,按说,eBay和Yahoo!之间的竞争关系,远多过合作关系。但Google直接插手电子商务乃至在线支付的举动,让eBay不寒而栗。Google宣布推出Google Base当天,eBay股价立即缩水超过5%。

Google越来越像互联网上的秦国,它的整合全球信息的梦想和日益加强的实力,正在让它变成各诸侯国共同的敌人。无论是亚马逊搜索弃用Google转投微软Live技术,还是微软与Yahoo!在IM上的合作、微软加入Yahoo!的开放内容联盟,乃至微软、Yahoo!结盟的传言,都表明,传统的行业巨头已经无法容忍Google在自个儿的奶酪上动手,合纵的趋势越来越明显。

当年,秦国凭借远交近攻的连横策略,瓦解了六国之间的合纵,并将其一一剿灭,最终一统天下。尽管Google也意识到了对外合作的重要性,并请来了麦肯锡的Shona Brown和德高望重的Megan Smith,来负责打理公司的业务运营和商业合作事务。但Google自我中心的公司文化,让它时时显得像个担惊受怕的刺猬,它的自我保护在外界看来,更像是一种咄咄逼人的进攻姿态。没人愿意跟一只刺猬生活在一起,所以在合纵大势已经初步形成的今天,Google却拿不出切实可行的连横策略。斥资10亿美元收购AOL 5%股份这种事儿,代价过于高昂,不可能总玩儿得起。

互联网战国出现秦国一统天下局面的可能性基本为零,但强大的反Google统一战线的形成,可能会让微软成为最大的受益者。因为Google可能并不像它看上去那么强大,而微软的强大却毋庸置疑,在Google与业界的摩擦中,微软会趁机蓄集自己在互联网上的能量。在Google还没有成为与微软平起平坐的对手之前,Google自己搞坏了自己的生存环境,实际上有利于微软。我一直相信,维持一个平衡的互联网生态,有利于Google,也有利于用户。同时我也相信,Google和微软之间,一场恶战终究无法避免。

不过,现在几乎已经没人再说“挑战微软”了,几乎所有人都开始“挑战Google”。Google手里的100亿美元现金,跟微软的490亿美元相比,还只能算是小钱。在真正的巨人已经收起锋芒的时候,Google却让自己去扮演一个被围攻的角色,算不上明智。

2006-05-25

晚上11:20,网忽然断了,重新拨号始终无法成功,显示错误号:678。打112故障台报告。

早上5:30,仍然不能上网,睡觉。

上午9点多,电话局来电,询问故障情况。重新拨号,发现已经可以上网。电话局说,那就这样吧。我说别就这样了,我6个小时不能上网,到底是什么问题?电话局说,不是我一户报告,今天有很多故障报告,可能因为昨晚下雨的缘故。他们查了一下,已经排除。

不过我终究还是不知道,电话局排除了故障,还是排除了责任。

2006-5-24

365Key-天天网摘自动生成

更多新闻,请访问我的365KeyRSS),你可以通过以下方式订阅:

  1. 365Key
  2. Bloglines
  3. gougou
2006-05-24

如你所知,这又是一个幸运链式的blog传播游戏,主题是“遗憾”。把这个游戏传到我这儿的,是llf。我正琢磨着没有遗憾怎么办,就看到璐璐在那儿愤愤地说:“遗憾一下有何不可?”于是,挖空心思非要给自己找点儿遗憾不可。

是啊,遗憾一下有何不可?没有遗憾又有何不可?

什么样的人最遗憾?我想应该是那些处处得意,事事顺心,要什么有什么,想什么来什么的人。他们回顾一生,发现竟然没有一点值得回忆的东西,一切都太完美了,完美得如同一张没有五官的脸。

还好,我们都是凡人,所以我们都有很多残缺值得去回忆,很多错误值得去珍藏,很多擦肩而过的瞬间值得去慢慢欣赏。经过时光的打磨,所有曾经的残缺、不完美,曾经的顿足捶胸、痛心疾首,都变成了闪闪烁烁的宝石,成为我们人生最美的点缀。这时候,你到底是该感到遗憾呢,还是感到庆幸?

罗大佑在他的《昨日遗书》中曾经故作遗憾地说:我错过的事情太多,很多女人没有去爱,医生的行业没有继续,青春……爱了又能怎么样?可能更遗憾对不对?

看别人中了大奖,遗憾自己没去买彩票;看别人泡上了party上认识的女孩儿,遗憾自己没主动点儿;看别人做网站赚了大钱,遗憾自己没早点儿做一个……遗憾,说白了就是个幻想,以为现状原本可以更好一点儿。可是谁能保证它更好?

两条路,选了这条,就必定错过另一条;两只船,上了这只,就必定上不了另一只。很多女人可以去爱,也可以不去爱;很多事情可以去做,也可以不去做。在爱与不爱、该与不该、能与不能、做与不做之间,无论你做了何种选择,你肯定总是选了错的那个。人生不过就是一个将错就错,一错到底的过程。横竖都是错,这才错出一个有点儿意思的人生。非要把人生的这点儿意思都遗憾光了才不遗憾吗?

可是,既然大家都在纷纷遗憾着,让没遗憾的我显得像个怪物。去年玩儿怪癖游戏的时候,怎么就没想到我还有没遗憾这个怪癖呢?

2006-5-23

365Key-天天网摘自动生成

更多新闻,请访问我的365KeyRSS),你可以通过以下方式订阅:

  1. 365Key
  2. Bloglines
  3. gougou
2006-05-23

新浪是中国互联网上影响力最大的品牌,新浪用7年多时间打造的新闻超市,几乎可以与官媒CCTV相媲美。我一直认为,新浪是巧妙地利用了一个机会窗口做起来的,现在那个窗口已经关闭,再也不可能出现第二个新浪了。但现在,我对此有点儿怀疑了。新浪这艘巨舰,终究也是有可能沉没的,只是我没想到,这事儿来得这么快。

我想,这里有一条至关重要的警戒线,即新浪是否还能守得住互联网广告老大这个位置。一旦新浪广告收入被其他公司超越,比如说搜狐,就很可能成为压沉新浪这艘巨轮的最后一根稻草。2006年第一季度,新浪广告收入2220万美元,搜狐同期广告收入2010万美元,两者的差距只有10%左右。陈彤说“我能听得到搜狐喘气的声音”,绝不是故作姿态,也不是耸人听闻。如果考虑在08年奥运会、世界杯和NBA等重大赛事的转播权问题上,搜狐打败新浪所带来的市场和心理影响,整个局势很有可能发生根本性的扭转。

新闻,的确是新浪的核心优势,新闻监管部门也确实需要一个有巨大影响力的可掌控的网络媒体平台,新华网、人民网、千龙网等官方网媒在可预见的未来根本无力扮演这样的角色,仅仅从满足领导人业绩的角度考虑,他们彼此之间的竞争,也远大于他们与新浪的竞争。但中国的媒体管制和新浪的资本结构,让它组建跨媒体传媒集团的梦想永远不可能实现。所以,新浪尽管有独一无二的跨地域媒体品牌,却无法取得独一无二的广告收益,甚至无法在已有品牌的基础上继续扩张。

新浪不生产新闻,已经让新浪规避了很多风险,陈彤在总编辑的位子上一坐就是8年,换成任何一家比较大的传统媒体,都是很难想象的。“犯错误”通常是总编辑的家常便饭,陈彤可以基本上不犯错误,或不犯大错误,因为错误都是别人犯的。新浪的新闻超市模式,提高了这种不容易把握的安全系数。不过,这种模式也让新浪受制于真正的新闻提供者,同时限制了它发挥更大作用的可能。新浪希望在未来的宽带广告市场重演一次新闻超市模式的辉煌,现在看来似乎也不那么乐观。

其实,如果新浪真的被搜狐超越,也是一件挺滑稽的事儿。搜狐的新闻模式跟新浪大同小异,只不过由于新浪目标太大,承担了更多来自宣传机构的严密监视和约束,也承受了更多来自传统媒体的愤懑和指责。被一个模仿者超越,应该是一件比较郁闷的事吧?

百度的广告收入增长很快,但百度对占网络广告市场半数的品牌广告缺乏吸引力,这个市场基本上被门户网站的新闻频道瓜分。这一格局短时间内很难被打破,这也是为什么很多网站都要做门户、中国门户都要做新闻的主要原因。

假设新浪真的沉没了,也并不代表市场开始重新洗牌,它只是原有市场内部的一次利益调整。也许它可以警告新浪,作为一个媒体品牌,它从来都不像自己想象的那么牢靠。一家出身不好、成分复杂的公众公司,永远都不可能像纯洁的CCTV那样,坐享权力分配给它的利益。

2006-5-22

365Key-天天网摘自动生成

更多新闻,请访问我的365KeyRSS),你可以通过以下方式订阅:

  1. 365Key
  2. Bloglines
  3. gou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