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6-30

在嘴巴只能用于吃饭的年代,只有一个声音,叫做绝对真理。当大家发现,嘴巴不仅可以用来吃饭,还可以说话,说话的人就成了“网络暴民”。瞧,即使每个人都可以说话了,绝对真理仍然拥有绝对的定罪权。

我们是一个对自由有着莫名恐惧的国度,自由稍多一点,就是自由化。机械可以化,工业可以化,现代可以化,惟独自由不能化。所以,我们不但“要采取有效措施对网上论坛、博客、搜索引擎加强管理”,还要“考虑制定相关的准入标准”。不知道以后是不是需要先申请blog执照,才能blogging。就像建个个人网站,都要备案

正统的媒体也很不平:我们天天施割礼,你们却那么肆无忌惮,凭什么?他们想要的平等,无非是把别人多出来的自由没收。所以,他们常常用花腔女高音来唱衰互联网,看上去就像一个撺掇家长惩罚小弟的大姐。

其实,对于人民的嘴巴感到紧张的,也不仅仅是公仆和媒体,很多企业也同样怕得要死、恨得要命。因为,只有10个喇叭发声的时候,可以花钱买下这10个喇叭,现在成千上万个喇叭一齐发声,钱不管用了,他们就很乐意和公仆一道,妖魔化blog。Topku说,我们即媒体,我们即谣言。可是他忘记了,在谣言风行的地方,一定有一些事实被掩盖了。如果你看到的只是谣言,只是危险,那么我相信,你确实怕得有理

尽管三股势力各有各的算盘,但他们一定会在某个利益点上达成共识,因为在他们看来,世界是你们的,也是我们的,但归根结底是我们的。

不过我想,管住人民的嘴巴,并不比管住人民的鸡巴更容易。黄赌毒越扫越多,嘴巴也同样会越管越多。

2006-6-29

2006-06-29

Google宣布向开发者开放了它的Google Accounts API,名义为Google Account Authentication(Google账户验证)。目前可以以两种方式使用,安装程序Web应用

大家几乎异口同声:Google Passport。微软的Passport做了很多年,似乎并不成功,如今已从.NET Passport转向了Live Passport。自由联盟的单一登录(Single Sign-On)规格,除了作为一个反微软项目获得一定的新闻价值之外,也没有成为真正的产业标准。回头想想,那些传统的IT巨头,要为互联网定标准,几乎总是吃力不讨好。RSS规格不是传统IT巨头制定的,Ajax技术也不是传统IT巨头发明的,但现在,巨头们都不得不支持这些看起来相当草根的标准和规格。

微软和自由联盟没做成的事,Google就能做成?也不一定,但Google至少有两点优势:其一,Google生来就是一家互联网公司,而不是软件公司或硬件公司,它的运营模式和商业模式,完全是建立在互联网之上的;其二,Google掌握着最重要的互联网公共资产——用户流,一次点击就可以将用户导向另一个网站,这一资产也是AdWords模式能够成功的基础。

目前,Google已经通过提供大量需要用户登录的服务,建立了一个庞大的用户账户库。你有一个苹果,我有一个苹果,彼此交换以后,我们还是各有一个苹果;你有一个用户,我有一个用户,彼此交换以后,我们各有两个用户。很显然,Google并不满足于它目前已有的注册用户数,通过提供一种互利的Passport服务,获得更多的用户,就像它在与Nike合作的Joga网站上所做的那样。

Google能够提供给合作方的好处,按它自己的说法,就是可以提高性能和安全性,同时简化客户端应用的开发进程。另外一个可以意会的好处是,如果你是一个新网站,用户无需注册,使用Google账户即可直接登录,这很可能会提高用户的对你的网站的尝试意愿。或许我们很快就可以看到,在很多网站的首页上,出现了Google账户登录区域,就像我们在Joga上看到的那样。

自下而上的需求驱动的标准,要比自上而下强推的标准,更容易成为事实标准。PayPal拥有超过1亿用户,成为网上支付的事实标准,不是哪个巨头推广的结果。需求摆在那儿,你发现了,并满足了,标准就建立了。

不过,Google Passport面临的麻烦是,用户数据被大多数网站视为私有财产,并当作核心机密予以保护,究竟有多少网站,愿意与Google共享用户,是个很大的未知数。至于很多人质疑的安全问题,我倒不认为是个大问题,因为我相信,Google保护用户数据安全的动力,远远大于大多数其他网站。

2006-06-28

我曾经介绍过,Flickr有自己的社区指导方针,为了维护这个指导方针的严肃性,Flickr团队甚至不惜得罪它的用户。我的Flickr账户是Pro账户,即付费账户,在正常情况下,大部分社区都会对付费用户网开一面,交钱意味着某种特权。但Flickr不管你是否付费,它对所有用户一视同仁,只要你违反了社区指导方针,你发布的内容就不能出现在公共区域。上个月,我发现我上传的照片无法搜索到,就与Flickr团队进行了交涉,最终,在我把大部分屏幕截图设置为私有属性以后,Flickr重新放开了对我的内容的限制。于是,我决定把屏幕截图放到Picasa Web Albums中,Flickr只用来放照片

最近,豆瓣对一个滥用其服务的用户的封杀,也引发了一场争议。有人说,豆瓣不是大家的,豆瓣的管理团队最终会变成“善意的独裁者”(benevolent dictator)。我想,这种看法的出现,是因为我们一直都把服务商与用户的关系,看成管理者与被管理者的关系。但在Web 2.0时代,这种关系必须重新定义。在一个用户贡献内容的社区中,用户才是利益主体,服务商应该是社区利益的维护者。

如果你是一个Linux的贡献者,如果你是一个Wikipedia的编辑,或者,如果你是一个Digg的忠实用户,你就能够明白,你从来都不是一个被管理者。确实有很多人习惯于把自己定位于一个被管理者的角色,那是因为,他们从一开始就打算滥用社区的信任,他们与社区有着不同的利益诉求。他们很清楚自己的滥用行为总会受到抵制乃至限制,他们想要的只是在被限制之前,尽可能多地获取自己的利益,就像一个背着上司干私活的小官僚或小职员。

豆瓣是谁的?放眼中国互联网服务,让用户真正喜爱,并真心将其视为“我的”的,确实不多。“聪明人”倒是很多,以用户为中心和用户产生内容,借助资本的推波助澜,拐个弯儿就变成了让用户免费为我打工。就像zheng说的,“让‘人民’像机器般的贡献着巨大的财富,为他们创造着历史。”不过,“聪明人”常常是自以为聪明,他们总是把用户当傻逼,最终将证明他们自己才是傻逼。

但还是有很多人相信,智慧藏于民间,普通人最聪明。豆瓣首先属于它的20万注册用户,以及没有注册但会经常通过豆瓣发现书籍、音乐和电影的人。用户贡献他们的智慧,并从中受益。豆瓣团队要做的,不是管理用户,也不是管理滥用者,而是通过合理的机制,最大化用户的利益。

任何一个社区,本质上都是一个利益同盟。就像Flickr,如果放任对社区信任的滥用,最终就会损害整个社区的利益。苍蝇不是社区利益同盟的成员,轰走苍蝇也不是为了管理苍蝇,而是社区共同利益的必需。豆瓣对于用户行为也做了一些限制,不过它没有把这种限制上升为一种社区指导方针。而且,在维护社区利益上,也不能等到忍无可忍才采取行动,社区指导方针必须严肃,而且有效。要让社区成员,成为维护社区利益的主体。Linux社区成员会主动维护Linux的利益,因为Linux是“我的”。

有人说,年底之前,拿到风险投资的很多Web 2.0公司会死掉。我信。而且我认为,他们死掉,对Web 2.0是好事。投机者死了,才会让做实事的显现出来,并且会冷却一下越来越多的发热的大脑。我们希望看到的,是更多的“我的”服务,而不是“聪明人”或VC的服务。

2006-6-27

2006-06-27

孤独的人是可耻的,没错,生命象鲜花一样绽开,我们不能让自己枯萎,没有选择,我们必须IM。到目前为止,我用过的IM(至少使用一年以上)依次包括ICQAIMTrillianMSN MessengerQQ(OICQ)、Yahoo! Messenger,以及目前正在使用的SkypeGoogle Talk

一个人坐在一间空洞的房子里,上网,看着IM上上来下去,忙忙碌碌的人们,很欣慰:至少,我不是一个人。那些IM们似乎很清楚,一个小小的软件,就可以把我们套牢,因为我们如此害怕孤独,竭力避免可耻。腾讯几乎套牢了中国所有的网民,进而可以挟网民以令诸侯,颐指气使,唯我独尊。更多的人则眼馋腾讯今天的权势,心想哪怕不能取而代之,进来分一杯羹也不错。所以,北京移动放出“飞信”,点击科技送来Lava-Lava,一齐来解放我们的孤独,救治我们的耻辱。

于是,在一间空洞的房子里,我们坐着,等待某个不认识的朋友送来一个“Hi”,我们回一个“Hi”,然后继续等待另一个不认识的朋友的“Hi”。我们试图用这种无聊,来证明自己不孤独,从而不可耻,却总是发现,再也没有比这个更无聊的了。

继去年正式放弃MSN Messenger之后,我目前已经完全放弃了QQ。真的,我不需要一个被大多数人使用的IM,我不需要一个有着巨大的“网络效应”的IM,我不需要没事儿就坐在这儿把自己变成一个“Hi”接收机。

孤独的人是可耻的,被IM聊天窗口淹没的人,更加可耻。

2006-6-26

2006-06-26

我一直认为,随着越来越多的网民通过blog进行自我表达和社会交往,blog搜索引擎会变得越来越重要,与不关心时间概念的通用搜索引擎相比,blog搜索是对“活的Web”进行搜索。换句话说,blog搜索引擎可以发现最近一小时网民们在关注什么、在谈论什么,这是通用搜索引擎无法提供的。比如最近有关富士康血汗工厂的问题,再比如葡萄牙和荷兰的世界杯比赛刚刚结束不久,你就可以找到相关的评论

去年10月,我曾经比较了国内外的几个blog搜索引擎,发现国内的blog搜索引擎与国外的相比,存在量级上的落后,基本上还不具备可用性。刚刚过去8个月,国内blog搜索引擎的局面已经有了不小的变化,当时测试的8Fang已经停摆,FeedsS只有少量的索引更新,Booso改版后重新上线。后起之秀QiBox到今年3月忽然中止,Souyo开始测试,奇虎也推出了自己的blog搜索。与此同时,国外的两个blog搜索引擎,TechnoratiIceRocket似乎同时不再支持中文搜索。我用“没有”这个常用词,对能用的blog搜索引擎做了个简单的测试,结果如下:

搜索引擎 结果数
Google Blog Search 15,661,619
Qihoo Blog Search 3,411,940
FeedsS 852,139
Souyo 601,715
Booso 71,561
Yahoo! Blog Search 224

上面的结果大致可以反映各blog搜索引擎的索引规模。从中可以发现,尽管奇虎blog搜索起步最晚,但起点不低,只是在覆盖面上目前还有欠缺,相信随着时间推移,会有不错的表现。国内的blog搜索引擎,功能上大多比较简单,无法与完善的Technorati相比。Technotati不但有blog搜索,还提供tag搜索、链接搜索、个人监测、RSS订阅等丰富的功能,并且提供开放API供开发者使用。目前最像Technorati的国内blog搜索引擎,是Souyo,不过很可惜,他们不提供我认为非常重要的搜索结果的RSS输出,以至于我很少有机会使用它。而且,Technorati也有意推出中文版,这势必让国内blog搜索的竞争更加激烈。

blog搜索是一种技术含量很高的应用,Technorati已经索引了26亿个链接,Google Blog Search也至少索引了5.7亿个blog posts。另外,各blog搜索引擎目前还都没有针对spam采取有效措施,如这个这个

Update: 黄健翔一疯再成名。

2006-6-26

365Key-天天网摘自动生成

更多新闻,请访问我的365KeyRSS),你可以通过以下方式订阅:

  1. 365Key
  2. Bloglines
  3. gougou
2006-06-23

MySpace这条陡峭而迷人的窜升曲线,令很多人眼红,并迅速激发了抄一个的冲动。美国是这样,中国更是这样。我已经听到大概有100个人说过,要做一个中国的MySpace。不少VC也把钱砸到了这些MySpace的复制品上,心想万一抄成了呢。

MySpace已经拥有7500万注册用户,美国的青少年已经基本上被它一网打尽了,要继续保持强劲的增长,必须冲出美国走向世界。所以据说,MySpace已经准备向包括中国在内的11个国家扩展它的势力了。中国的MySpace们一定会说,不怕,我们更了解中国国情,更了解中国网民的需求,更理解博大精深的中华文化。问题是,MySpace这个大泡泡,不管是美国的,还是中国的,终究是会破的。

美国青少年不玩儿网络游戏,他们玩儿MySpace。MySpace在美国的处境,很像当初盛大在中国的处境,孩子们乐此不疲,家长们怨声载道。所以本质上,MySpace就是美国版的《传奇2》。像网络游戏一样,MySpace可以给青少年一个梦幻般的虚拟时空,供他们抛洒过剩的青春和精力。不过,所有的游戏都有其固有的寿命,《传奇2》从2001年开始运营,到现在已经5年,基本上已经到了生命的末期。MySpace从2003年创办,到现在已经3年,它还能再火多少年?各种MySpace的复制品,又能火多少年?

中国的网络游戏泡沫告诉我们,死掉的远比活下来的多,赔本的远比赚钱的多。MySpace的复制品们,恐怕也不得不为活下去而挣扎。这碗青春饭,可能并不像看上去的那么好吃。

MySpace卖给新闻集团是一个正确的抉择,新闻集团的丰富内容资源可以带给MySpace绝无仅有的优势,而MySpace则可以为新闻集团贡献它正在流失的年轻受众。但MySpace的复制品们,完全没有这样的优势,他们能做的,只是尽可能快地把青少年吸引过来,然后吞噬掉他们的时间。要命的是,MySpace们缺少盛大、网易那样的收费手段,他们只能通过烧钱来推广。而迫切的增长压力,让他们完全顾不上社区所必需的文化积淀。最后你会发现,这些MySpace们的最大特色,就是没特色。

好游戏也有玩儿腻的时候,没特色的MySpace们,该怎样说服VC,他们比网络游戏更具成瘾性,而且更持久?

MySpace泡沫还能维持多久?可能还会持续一段时间吧,毕竟他们还有不少钱支持他们把这个泡泡吹得再大一点。但泡沫总是会破的,越大越容易破,不管它看上去有多绚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