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7-31

前几天,Hitwise的分析师Bill Tancer在他的blog中贴了一张表,排列了Google访问量前20名的资产及其份额(截至2006年7月15日):

很明显,搜索是Google最重要的资产,与搜索相关的资产,占了访问量的90%以上,Gmail不到6%,Blogger只有0.59%。这些资产加在一起的访问量,占了全美国的4.24%,社交网络新星MySpace则占了4.46%,成为全美被访问次数最多的网站。让我奇怪的是,这似乎是MySpace第二次超越Google。

MySpace流量的跃升,并不是因为它的用户数量的激增,主要是来自它的平均每个访问者高达30-40的平均PV。如果MySpace为了照顾用户体验,更多地采用Ajax,而不是直接刷新页面的方式,也许它的可被统计的访问量就会急剧下降。比如Gmail的PV我就不知道该如何计算。用户在MySpace的主要行为,集中在翻阅其他用户的简介和照片、发送消息、添加和管理好友等操作上。这些操作就是不停地从一个页面,跳到另一个页面,很忙。

前几天有个家伙说,MySpace成功的原因很简单,就是小孩子可以在这里有性的体验。我不知道如何界定成功,如果访问量大就算的话,那么也可以说,健壮的系统加简陋的页面,也是MySpace成功的重要原因。在用户体验和统计数据之间,大多数网站都会情不自禁地倒向后者。

不过,MySpace的实际到访用户,肯定远远低于Google。上面提到,Blogger在Google的访问量中,只占0.59%的份额,但它的到访用户数,却仍然比MySpace高出6%左右,YouTube则比MySpace高出20%以上。尽管Blogger被Google收购后几乎无所作为,尽管这个服务没有办法被中国的1.23亿用户访问到,但Blogger绝对不是一块无足轻重的资产。3年多的时间,Blogger基本处于放任自流的局面,确实是一件很可惜的事。不过这至少证明一件事,那些在Google整个流量中看起来很不起眼的产品,其实际市场地位不见得有多弱。

我并不完全赞同《商业周刊》的“Google非搜索业务雷声大雨点小”的判断。就像硅谷众多籍籍无名的小公司,猛不丁就有个把长成了巨人,借助Google内部创业机制涌现出来的这些新产品,我们最好还是不要太早下断言。

2006-07-30

每个人与任何问题的答案之间的距离只有点击一下鼠标那么远。这是用来描述搜索引擎的一个经典说法,不过且慢,如果我的问题是,我想要一张明天晚上10点北京到青岛的火车票,你点一下鼠标给我看看。

以Google、百度为代表的第二代搜索引擎,其基本思路是把互联网当成一个海量的资料库,资料一入库就像牛肉进了罐头加工厂,决定谁比谁更重要的,是这些资料彼此之间的链接关系。也就是说,搜索引擎剥去了这些资料原本具有的时间和空间属性,只保留了信息主体。你搜到北京到青岛的火车票,很可能是去年的。

如果只是把搜索引擎当成一个资料库,平面的搜索引擎没有太大问题。但随着互联网越来越深地与我们的日常生活发生联系,作为一个生活助手,第二代搜索引擎就显现出致命的缺陷。你指望Google能帮你找到五道口附近的房屋出租信息?你指望百度能帮你找到附近商场的打折信息?暂时没戏。

我一直很关注“活的Web”(Live Web),所谓活的,就是说我们不仅需要从一指厚的尘土中翻出一本古籍两段子曰,还需要了解外面的阳光下此刻正在发生着什么。Technorati从一开始就专注于做活的Web搜索,通过时间维度的介入,我们可以知道这一刻,网民们是在关注Floyd Landis,还是黎巴嫩和以色列。国内的奇虎通过社区搜索,也进入活的Web。不过,Technorati和奇虎都只是引入了时间维度,却忽视了空间维度。有空的时候,关心一下世界大事、天下奇闻,也未尝不可,但毕竟跟自己的生活关系不大。一个更加活的Web,应该是跟我当前的生活密切相关的。一个生活在广州的人没事儿老关心北京的打折信息,肯定是吃饱了撑的。

我罗嗦这么多,其实是想说一下酷讯,因为它着实让我惊奇了好几下。

惊奇一,这个网站还只是一个正式起步3个月的网站;惊奇二,这个网站已经拿到了第一轮200万美元融资;惊奇三,这个网站已经有28名员工(其中25名是技术人员);最关键的,惊奇四,这个网站几乎完全符合我的理念:互联网不但应该好玩,还应该有用;不但应该是时间杀手,还应该是生活帮手;不但应该用于消费,还应该用于创造。

没有普适的信息,只有在合适的时间出现在合适的人群中,信息才会产生价值。而被我们称为垃圾的那些东西,只是没有出现在正确的时间和正确的地点而已。酷讯的价值,就在于它引入了时间维度和空间维度,让信息流向它该去的地方。我想,酷讯准确的定位,跟两个创始人的搜索引擎背景密切相关,CEO陈华做了6年搜索,从北大天网做到微软,COO吴世春则是04年离开百度。

垂直最容易形成社区,按目前酷讯的架构,一个生活社区的雏形已经基本具备。至于搜和泡之间的关联,看看百度贴吧就知道了。

回到开头的问题,想要明晚10点北京到青岛的火车票?还真就是点击一下鼠标那么远。

2006-07-29

网络效应是说,一个网络的价值,与网络中的节点数成正比。典型例子是电话,只有装电话的人多了,电话网络的价值才能充分体现。很多人对QQ充满抱怨,却放不下这个小小的IM软件,因为那几乎等于一个中国网民的网上社会关系。

但现在,我对网络效应的说法有点怀疑了。我放弃MSN Messenger已经一年多了,放弃QQ也已经几个月了,想要联系我的人,仍然能联系上我,我想找的人,也仍然能找到。我损失了什么?可能只是不再有“QQ尾巴”病毒来找我麻烦,也不再有中国缘的无耻推广手段骚扰我。

我想,关注网络效应的人,可能忽视了网络负效应。一个网络的节点数越多,它被滥用的风险就越大,造成的损失也越大。典型例子是计算机病毒,Windows平台组成了一个巨大的个人计算机网络,在获得各种便利的同时,人们也不得不承受病毒带来的巨大损失。很多人开始由IE转向Firefox,并不是因为Firefox更快速或更稳定,仅仅是因为针对IE的各种流氓行径已经让人防不胜防。

另外,网络越大,网络的维护成本也就越大。以每个人的社交圈子为例,固然,扩展个人的社交网络,可以带来更多的潜在机会,但同时,维护这个网络也要花费更多的精力。不同年龄段、不同职业的人,对社交网络的需求也不一样。在校学生还没有建立广泛的社交关系,而且他们有大量时间需要消耗,所以他们的需求是近乎无节制地扩展网络,我想这是QQ和MySpace得以成功的关键。但在一个商务人群中,他们已经有了一定的社交网络,时间的价值常常要高于扩展网络所带来的价值,他们只是想更有效地管理和维护这个网络,而不是让它无限制地膨胀。

一个网络的大小,并不一定会直接影响使用者自身对网络的价值判断。电话网络再大,你能用到的部分,通常也只是电话本上的那几百个人而已;QQ用户再多,日常联系的也只是联系人名单上的几百个人而已。当然,一个大的网络的优势在于,你的联系人通常“天然地”存在于其中了,你不需要费力地向他们介绍一个新的网络。但如果你的联系人都进入了一个新的网络,那么这个网络的规模哪怕再小,其价值也并不比一个大网络小多少。

如果不是为了网上猎艳,如果不是为了去结识一堆陌生人,我想,最好还是选择一款相对小众的IM(比如Gtalk,据说它才有4万多个活跃用户)。看护好我们自己的小网络,比过分去关心大网络更重要。

2006-07-28

刘韧曾说,这个世界上最坚强的商业模式是:在门口卖香烟,3元进货,3.5元销售。我的问题是,为什么一到了互联网上,每个人都想着做大,都不屑于卖香烟这种小本生意,没有需求吗?

一个可以理解的原因是,VC不会投小本生意。或者说,小本生意尽管商业模式很坚固,但成长性不好。VC通常很在意你所在的这个市场,将来能发展到多大规模,因为这意味着他的回报有多少。跟着VC指挥棒转的中国互联网,都盯着扫天下,自然都不屑于扫一屋。

这世界上的生意有很多种,做大、上市、继续做大,只是其中一种。IKEA的生意已经做得不算小了,但它既不要VC,也不想上市,能赚钱就行了。生意的本质不就是赚钱吗?但到了互联网上,生意就变成了一条胡同走到黑:融资、上市,此外别无他途。

2001年在广州,我曾经穿大街走小巷,去一家很不起眼的小店吃饭,那里的萝卜炖牛腩做得特别好吃。据说,这个小店十几年前就这样,很小的店面,吃饭的人在门口排起长队。十几年后,几乎毫无变化。店主似乎从来没动过扩张的念头,他只想把这个小店经营好,而且这在他自己的能力范围和意愿范围之内。

实际上我们发现,很多地方老字号,上百年来一直维持着家族经营的小本模式。一旦他们有了扩张的冲动,这个老字号也就差不多到头了。几百年的小本经营并不会毁掉老字号,倒是这几年的产业化、规模化、集团化,让不少老字号有名无实。

未来的互联网,在我的想象中,应该是你的哪怕再小的一个需求,也有人来满足,只要这种需求在一定范围内有着普遍性。而满足这种需求的,肯定不会是大公司,大公司不屑、不能或不愿做这种太小的生意。喜欢吃卤煮火烧的人,肯定远远少于喜欢吃米饭炒菜的人。所以,让大公司去做米饭炒菜,小公司去做卤煮火烧。当有无数个这样的小公司,来满足无数人的无数个微小的需求,这样的互联网我想才能算是成熟吧。

Miss Rogue在“为什么小的将胜出”这个帖子中,列出了三个原因:1. 大公司睡着了,而且更多的股东=更大的风险;2. 大公司根本不知道你的存在;3. 大公司不懂社区。第二条很重要,我们需要知道我们存在的人来为我们服务。

现实生活中每天都有很多小生意开张,他们没有VC,不需要上市,但大量这种小生意,让我们的生活变得便利。跟现实比起来,现在的互联网太空洞了。

2006-07-27
2006-07-26

刘韧说:网站的冬天不远了。我说,一个寄生在中国移动身上的中国互联网,一个靠一家垄断国企施舍点残羹剩饭过活的中国互联网,一个把坑蒙拐骗用高科技包装一下就成了知识英雄的中国互联网,早TM该进入冬天了。

一个新兴的、朝气蓬勃的市场,很可能就是一个盗贼横行、明火执仗的市场。机会多,又没什么规矩,流氓自然也多。这年头儿,没有兵没有马,却到处兵荒马乱,也属于正常。但一个市场一多半的机会,都被流氓攫取了,这个市场就很难再容许本分的老实人脱颖而出。尽管我自身就处在这个市场中,但我还是忍不住要诅咒这个万恶的市场。

2000年那次冬天,确实冻死了一些花枝招展的主儿,但同时,它也让Google、百度们成长起来,你说冬天是好事儿是坏事儿?在冬天最冷的时候,中国网民仍然保持着每年百分之几十的增长,网该怎么上还怎么上,你说冬天关网民什么事儿?Donews大众点评网VeryCD华军软件园等等大量的小网站,也都没被严寒冻死,保持收敛、保持低成本低功耗、保持自身价值,你说冬天能碍你什么事儿?

在喧嚣和浮躁的大环境之下,这个所谓的春天,百合在山谷默默地开,苍蝇在空中翩翩地舞。创新、创造、技术、服务……这些价值统统被泡沫掩盖了,光鲜浓艳的垃圾,成了泡沫上的弄潮儿。这不是繁荣,这是价值的颠倒。所以,我倒很希望在这个阳春三月,来上一场倒春寒。

梅花欢喜漫天雪,冻死苍蝇未足奇。让冬天来得更冷一点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