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8-31

Google正式公布了其软件原则的中文版,但媒体的相关报道,没有让我更明白,反而让我更糊涂。我想说,这些报道如果不是故意误导或故作惊人之语,就是以其昏昏,使人昭昭。

把Google软件原则的发布动机,说成是“向百度示好”,或是“与流氓软件撇清关系”,基本上都来自记者的臆测。实际情况是,早在2004年5月,Google就正式公布了它的软件原则,我当时在blog中也写过此事。当时的背景是,一些不道德的软件行为,正在引起立法者的注意。为了避免正常的软件功能被法律禁止,Google发布了它的软件原则,并希望软件业界发表意见,共同维护一个健康的业界环境。

由于Google Toolbar V4具有更好的可定制性,任何用户都可以自己添加第三方网站的按钮,所以刘志宇今年2月做了一个百度按钮,用于方便用户在Google Toolbar中使用百度搜索引擎。这个行为和Google本身毫无关系,软件的开放性,决定了任何企业和个人,都可以向用户推荐自己的定制按钮。所以,Google Toolbar中可以容纳百度,也可以容纳Yahoo!微软,关“示好”什么事?

我希望,国内企业也发布自己的软件原则,提出自己的主张,并勇于将自己的行为,置于公众的监督之下。

附:Google软件六大原则

Google(谷歌)一直希望努力改善用户的使用体验。我们希望能够通过实际行动来为这一目标做出我们自己应尽的责任和贡献,因此我们制定了Google软件的六大原则并作为对我们自身行为的规范。

此外,由于我们坚信这些原则能够给整个行业和全球各地的网络用户带来利益,所以也鼓励我们的合作伙伴采纳这些原则。

然而这些原则毕竟是十分宽泛的。软件设计和发布是一个复杂过程,而技术本身也在不断演进。因此,某些有用的应用程序或许并不能完全适用这些原则,而某些欺诈性商业行为或许不会因为这些原则而被遏制。这份原则仅仅是一个开端,主要关注互联网软件和广告。这些指导纲领必须随时更新,才能跟得上日新月异的技术变革。

我们期盼与您及我们的合作伙伴一起讨论这些问题。我们将聆听您的建议,并改进更新我们的软件原则。请把意见发至:software-principles@google.com.

安装

我们认为,软件不应诱骗用户进行安装。当用户在自己的电脑上安装或者激活某个软件时必须明了其目的,而且应当有选择不安装的权力。应用程序不应通过将自己隐藏于用户正在安装或升级的程序中等方式,秘密地安装在用户的计算机上。即使在捆绑安装时,也必须将各项应用程序的功能明确告知用户。

事前披露

当一项应用程序被安装或激活时,它必须向用户说明其自身的主要和重要的功能。而且如果这项应用程序通过向用户展示广告等方式牟利,它也应清晰而显著地加以说明。这类信息应以一般用户都能看得见、读得懂的方式加以呈现 - 而不是淹没在细小的文字中、须滚动屏幕方能看到。例如,某项应用程序通过呈现弹出广告或将用户的个人数据传送给第三方等方式获得报酬,则必须向用户说明。

易于删除

用户应能轻易掌握如何终止或删除某项应用程序的方法。这一过程应尝试将应用程序中足够多的组件清除,以终止其所有功能,无论这些功能是否可被用户感知;同时不得破坏用户的计算机。一旦某项应用程序被终止或删除,它不应继续保持活动状态或在一段时间后自行激活,或由另一程序激活。

动作透明

如果某项应用程序对用户体验产生了影响或改变,应向用户告知该程序就是引起这些变化的原因。例如,某项应用程序打开了一个窗口,那么这个窗口上就应当注明其所代表的应用程序的名称。应用程序不应故意通过多重名称或令人费解的名称将自己隐蔽起来。用户应能够以直接手段控制这些程序,例如通过点击由这些应用程序产生的可视标识。

如果某项应用程序向用户展示了广告,必须明确地将相应信息标注为广告,并告知用户它是由哪项应用程序产生的。如果一项应用程序做出了一项改变,而这项改变旨在影响用户使用其他应用程序的体验(例如设置用户浏览器的默认主页),则必须对用户说明这些改变。

信息传送提示

如果一项应用程序收集并传送用户的地址等个人信息,用户应当被告知。我们认为,必须事先明确询问用户,并征得用户的同意后方可发送,询问必须明晰,声明哪些信息将被收集和传送。如果用户希望了解详情,应当方便地找到相关的隐私政策,说明这些信息将被如何使用以及是否将与第三方共享。

廉者择邻而居

应用程序提供者不应容许自己的产品被其他不遵守上述原则的应用程序所捆绑。

许多互联网用户发现,随着时间推移,他们的计算机里堆满了不请自来的软件 - 其中包括广告软件、间谍软件或者纯粹的垃圾。这是因为他们所安装的某些应用程序中间捆绑了垃圾程序,而那些垃圾程序自己产生了更多的垃圾,以至于越积越多、越埋越深。我们认为,任何情况下,只要有多个应用程序被安装,就一定要明确告知用户,这样即使几个月之后有人向用户询问“这是什么?”他们中大多数仍能知道某项程序从何而来,以及为什么要安装它。

通常状况下,参与捆绑程序的公司之间存在着复杂的业务关系。在种情况下,一些善意的公司可能会从某些对用户并没有好处的软件的发布或其产生的收入中获得利益。收费为他人发布或付费请他人发布不受欢迎的软件只会产生更多不受欢迎的软件。有良好商业道德的软件生产商或广告主可以通过避免缔结此类商务关系而阻止这些软件的发布 - 即便它们是通过中介渠道发布的。

我们相信,根除这一问题无论对于用户还是行业,都是有百利而无一害。正是出于这一考虑,我们将努力坚持只在遵从上述原则的捆绑程序中发布我们的软件产品,而且如果业内其他企业都是如此的话,用户将会最终受益。

2006-08-30

GMY

从上面这张图,可以很清楚地看出:

  1. 互联网正在成为巨头之间的游戏;
  2. 单打独斗的历史已经终结,合作是竞争的必需;
  3. 搜索和广告成为合作关系得以建立的重要纽带和关键优势;
  4. 在主要业务上,Google与Yahoo!和微软之间,只有竞争,没有合作;
  5. Google拥有更多的合作伙伴;
  6. eBay可以同时与Yahoo!、Google合作,说明竞争的威胁远不如合作带来的利益重要;
  7. 今后一段时间内,搜索和广告将继续推进互联网公司之间的合作,而这些合作将由Google、Yahoo!和微软分别主导。
2006-08-29

富士康有权行使法律赋予它的任何权利,当然,包括告记者,包括巨额索赔,也包括要求法院冻结被告个人财产。问题的关键并不在这里,我也不相信郭台铭真的“脑子进水”,他一定很清楚,海峡这边的没有一条法律,可以保护媒体监督的权利。

一部《新闻法》,难产了20年,至今没能生下来。没有法律保护的“加强舆论监督”,基本上是一句废话,结果无非是变成“加强监督舆论”。富士康之所以如此有恃无恐,是因为法律明白无误地站在它那一边。所谓媒体是“无冕之王”、“第四权力”,自娱自乐罢了,谁信?

法律这把大刀,在富士康手里舞得虎虎生风,两个小记者,其实并不是富士康宰割的真正对象,它真正想要割断的,是没有法律保护的媒体的喉管。这副恶霸嘴脸,丑陋归丑陋,但确实有法律为它撑腰。

有人呼吁,“请密切注意深圳市中院的动向”,有点儿天真。深圳市在保护本地有钱企业方面,一向有非常良好的记录和口碑。所以,华为在深圳起诉上海沪科的员工,腾讯在深圳起诉千橡和Donews,现在,富士康又在深圳起诉《第一财经日报》的两名记者。打官司,去深圳,想都不用想。

所以,我们应该娱乐,娱乐是我们惟一的权利,没有选择,我们只能娱乐。在娱乐之余,我还是会鄙视富士康,蔑视苹果。苹果每一台精美的iPod后面,都附托着中国工人的血汗,和中国记者的屈辱。

Update: 记住这个富士康。(2007-07-07更新)

2006-08-28

星期五的5G评论,一堆人围着中国配货网的CEO翟学魂,严刑拷打,逼他说出配货网为什么敢收费。翟学魂笑着说,我挺希望互联网公司来跟我竞争的,“他们一免费,他们就死了。”

免费、收费,是互联网上一直纠缠不清的问题。另外一些例子告诉我们,“他们一收费,他们就死了”,比如263邮箱。很多互联网创业者,面对据说消费能力更强的互联网用户,收费也不是,不收也不是,一脸苦大仇深。配货网不但从一开始就收费,而且是向跑长途的卡车司机收费,真能活活把谁的鼻子气歪了。

办企业的,大概没有人不希望自己的商业模式坚固,钱来得轻松,并且足以养活自己。但在市场经济中,如果真有那么容易赚的钱,你放心,明天就会有一群恶狼扑过来抢食。即使像门口摆摊卖香烟这样坚固的商业模式,如果别人在5米远的地方又支起两个烟摊,竞争立刻就会让原本稳定的收入,变得不那么稳定。

前段时间,魏武挥连续写了很多有关收费、免费的文章,一言以蔽之:免费是万恶之源,免费阻碍了互联网公司建立商业模式。倘若能够在一个风和日丽的祥和环境中建立一种有效的收费模式,没人争没人抢,细嚼慢咽,当然很理想。不过,这么理想的环境,除了行政垄断的行业,大概只存在于想象之中。看不见的手会自动配置资源,决不容许一片肥沃的草原只有一只羊,而另一片戈壁上却挤满羊群。

很多缺乏传统资源的人,一方面感谢互联网提供了一个开阔的创业舞台,让自己忽然有了成为下一个丁磊、下一个张朝阳千载良机,一方面又抱怨互联网的免费传统让他们建立商业模式的难度大大提高。这就好像去一家高档餐厅吃饭,一方面吃得心满意足,一方面又抱怨饭菜太贵。可能恰恰是这样的心态,会成为建立核心优势的最大障碍。

配货网能向卡车司机收钱,其实并不像看上去那么轻松和理想。如果没有翟学魂在物流信息化领域10年的摸爬滚打,以及两次不成功的创业,只是想当然地以为,做个配货网站,就一定财源滚滚,恐怕照样会死得很难看。正是由于对行业的深刻理解,和对失败的认真总结,翟学魂才可能把自己的核心优势建造得那么牢固,而且不可替代。那些抱怨用户没有交费习惯,抱怨互联网缺乏良性商业环境的人,要么就压根不该在互联网上创业,要么就应该扪心自问,你真的认为自己不可替代吗?你真的敢向提供免费服务的竞争对手叫板吗?

风险投资人Fred Wilson曾经这样表述他所欣赏的商业模式:免费提供你的服务,可以用广告支持但也未必,借助口碑传播有效地获得大量用户,有系统的搜索营销,等等,然后向你的用户提供增值的附加服务,或你的服务的一个增强版本。他给出的例子是Skype、Flickr、Trillian、Newsgator、Box.net、Webroot等。后来,他进一步将这种模式命名为The Freemium Business Model(Free + Premium = Freemium,可称之为“免费增值商业模式”)。

免费增值商业模式,首先要承认,互联网以免费为主的商业模式,是长期竞争的结果。在每一个细分市场都聚集着大量竞争者的情况下,对无差别的基础服务收费,基本是自寻死路。以BSP为例,倘若你做不到像Six Apart那样,拥有足以傲视群雄的技术,和满足高端用户需求的个性化服务架构,仅仅羡慕Six Apart所拥有的交费用户数量,不过是临渊羡鱼而已。

吴世雄说,免费不是一种商业模式。不过他似乎忘了,被eBay收购的Skype本身就是一种免费增值商业模式。而且,eBay易趣貌似不可替代的独特价值,被免费的淘宝一冲,转眼就优势不再。至于免费是不是商业模式,我相信马云心里应该更清楚。

我愿意成为Flickr的交费用户,并不是因为我有交费的习惯,而是因为Flickr所提供的增值服务,对我是有价值的,并且暂时没有其他供应商可以替代。就像卡车司机能从配货网获得的价值,远远大于他交给配货网每月的100元的服务费,并且暂时没有更物超所值的替代者。

用户的交费习惯,从来都不是培养出来的。别用虚假的价值蒙他们,他们小算盘打得精着呢。不信?你提供免费广告,和Google的收费广告竞争试试。

Update: 有人说,我这个帖子有“软广告”的嫌疑。嗯,顺便说说我的几点想法:

  1. 我从不介意给好东西免费做广告,就像我不介意把好餐馆介绍给我的好朋友;
  2. 就算我这篇文章真是“软广告”,我相信,我的读者中没有一个人会成为中国配货网的用户,换句话说,给配货网交钱的那些人,都不是我的读者;
  3. 我还是那句话,我相信每个读者都有自己的脑子。
2006-08-27

前几天提到,在线日历网站Kiko将其软件、网站和域名挂在eBay拍卖。从美国西部时间8月23日10:18:08开始,到8月26日10:18:08(北京时间8月27日1:18:08)结束,以5万美元起拍,共有9位买家参与竞拍。经过111次出价,最终被加拿大的powerjoe199825.81万美元拍得。

竞拍的高潮出现在最后10分钟。powerjoe1998先是把出价从7万美元增加到11万美元,随后5位买家轮番出价,powerjoe1998又从11万美元提高到14.7万美元及16.6万美元。最后一分钟,又是powerjoe1998,率先把出价提高到25.81万美元,随后两位买家分别出价20万美元和25.8万美元,低于powerjoe1998的出价,竞拍结束。

Kiko仅以5倍起拍价卖掉,对买家来说,这是个相当划算的买卖。25.81万美元,差不多仅相当于3名高级程序员一年的薪水。如果算上已有的注册用户,Kiko一年来积累的品牌价值,最近媒体和blogger对Kiko的大量评论,4个字母并且Google PageRank值为7的.com域名,以及拍卖活动本身所引起的关注,拍得后附带的公关效应……综合价值应该远远高于25.81万美元。

国内的浩友网也参加了竞拍,不过只出价一次,6.3万美元,不到成交价的1/4,说明准备不足,并且对标的的价值评估出现较大偏差。

目前还不知道powerjoe1998代表的是哪家公司,以及他将如何处置易主后的Kiko。很显然,Kiko继续作为Google Calendar的竞争产品存在的可能性已经不大,并且没意义,但把它整合到一个特定的社区或企业在线服务等有协同需求的地方,则可能创造出意想不到的新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