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10-27

这个帖子是针对麦田的帖子《为什么是myspace而不是Geocities》,表达一些我的看法。

GeoCities、Blogger和Myspace都是一种提供给个人的互联网工具,但他们各自的意义却不一样。麦田将GeoCities和Myspace的区别,归结为“Geocities做的重点是‘我’,而myspace做的重点是‘我和你的关系’,即Geocities还是做的‘主体性’,show;而myspace做的是‘主体间性’,interact。”有点儿绕,而且有落入概念陷阱的危险。尽管它们都是个人的互联网工具,但它们各自给用户的暗示是不一样的。

一块草坪,边上戳块牌子:请勿践踏。但草坪中间有一条踩出的小路,这就会形成一种暗示,让人忽视请勿践踏的牌子。安静的会场中,一个人咳嗽了一声,会引起更多的人的咳嗽。有人向公园的荷叶上投掷硬币,后面就会有更多的人投掷硬币。暗示可以影响人的行为,具体到上面三个网站,我想,大致上是这样的:

GeoCities:这是一张纸,你可以随便做任何你想做的。这个暗示非常宽泛,以至于1996年我第一次注册GeoCites的时候,完全不知道我该拿它来干什么。所以我看到很多人,把他们的GeoCities做成了软件下载站、音乐下载站、或者个人简历。

Blogger:这是一张纸,你可以写。任何有书写欲望的人,得到这样的暗示后,就开始以不同的方式写。有人写成了日记,有人写成了媒体,有人写成了流水账,也有人写成了知识库。写,表面上看比GeoCities的毫无限制缩小了可能性,但它却将写本身的可能性放大了。

Myspace:这是一张纸,你可以让别人来看。这个暗示如此强烈,以至于如果你只是把Myspace当成一个个人埋头书写的地方,就会显得你很傻,很不入流。这张纸是你的社交身份证,写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得让人看,你得让自己有人缘。

工具本身能提供何种功能,固然很重要,但工具以及工具用法带给用户的暗示,有可能比工具本身更重要。Bokee的起落就很能说明这一点,本来他们有先发优势,又有比较高端的品牌号召力,占据了一个相当有利的位置。但去年大炒芙蓉姐姐,等于向用户暗示,Bokee是一个低端秀场,严肃的写作不被鼓励。

暗示,有时候是一种很可怕的力量,它可以影响行为,形成习惯。事实上,Myspace被新闻集团收购以后,大量的媒体报道,也是一种暗示——Myspace是一个最热门的社交场所。随后访问量的暴涨,与此关系极大。

提供一种工具是一回事,给用户什么样的暗示,很可能根本改变这种工具的走向。

大旗网可能是去年风头最劲的互联网创业公司之一,不过随着大旗网今年业务的收缩,以及总裁兼总编辑马晓霖的离职,不少人认为,这代表Web 2.0的一面大旗倒了。

但大旗网能代表Web 2.0吗?我不这么认为。大旗选择了正确的方向,却选择了错误的方法。近年来,互联网社区受到追捧,并成为增长最快的领域之一。从Craigslist被大量模仿,到Myspace被新闻集团5.8亿美元收购,再到YouTube以16.5亿美元被Google吞并,互联网社区正在成为一个被资本发现的新大陆。大旗选择在社区内容上寻求机会,方向没问题。但它以新浪的模式,雇佣大量的编辑来做社区内容,这个方法却大有问题。

新浪在特定时期,重新组织传统媒体的内容,以海量、快速的内容服务,满足中国网民的新闻需求,迅速奠定了中国互联网第一门户的地位。但这个历史窗口已经关闭,内容不再是互联网上的稀缺资源,而以广告支持的内容编辑模式,新浪、搜狐、网易、乃至腾讯都可以做,但他们所做的,也只是分流同一块广告资源,而不是创造新的广告或其他商业模式。以新浪模式做社区内容,必须承担新浪的成本,却无法获得新浪的收益,这是大旗的死结。

选择传统媒体的运作思路,来运作遍地丛生的社区内容,新奇固然新奇,但却无法建立用户的认知和归属感。而用户的认知和归属感,是社区赖以存在的前提。所以,尽管有人猜测,大旗将建立自己的社区。不过王定标一再否认这种说法,因为他很清楚,经营一家成功的社区,肯定不是雇佣一批编辑就可以做到的。

大旗所面临的困境,代表在风险投资的压力之下,单纯做流量、抓眼球的做法,是没有出路的。Web 2.0将整个互联网平台化,用户,而不是编辑,成为在这个平台上活动的主角。所以,即使大旗真的倒下,也只是某种经营思路的挫败,而不是Web 2.0理念的失败。

(原发Donews

2006-10-26

2003年,WAPI高调地打出一张“国家强制标准”牌,结果,打输了。后来,WAPI又高调出席IEEE的会议,好像是打算将WAPI纳入IEEE标准。不过,从WAPI代表参会的强硬姿态看,他们数度“愤然离场”,明显是摆给国内看的一个依然高调的pose——他们压根没打算去跟人协商。

这出苦肉计果然很奏效,立刻就引出媒体和公众的同仇敌忾。更重要的是,他们可以眼泪一把鼻涕一把地哭诉:你们让我们出去,寻求协商解决问题,可是你看,帝国主义果然不是好东西吧?他们只会关照他们自己的企业吧?咱们自己的企业没人疼没人爱吧?

今年3月,WAPI产业联盟成立,一批看起来很有来头的玩家,被邀请参与分食一张看起来很大的饼。WAPI产业联盟副秘书长秦志强表示:“把WAPI做成市场事实,比单纯追求国际标准来得实际,没有产业化谈国际标准纯粹是空话。”这话听上去蛮有道理,问题是怎么样把WAPI做成市场事实。如果是在政府采购市场成了市场事实,我一点意见都没有,政府支持一下国内企业,也是应该的,他们的无线网络和通用的Wi-Fi不兼容,也没什么大不了。至于联想“昭阳”笔记本系列产品都将使用WAPI技术,那是联想的事,反正这笔记本肯定不是给普通人用的。政府部署了WAPI网,自然会有这方面的需求。

可是据说,国内的校园网、2008年奥运会和国家图书馆也要采用WAPI标准,而且是由联盟的几个巨头商量一下,就把这事儿给定了,这样的市场事实可能就不太好玩儿了。我的笔记本电脑进了校园,到了奥运场馆和国家图书馆,就联不上那里的公共无线网络,这不是坑人么?我估计奥运会时,国外的运动员和记者,会每人发一个WAPI无线网卡,至于中国的老百姓,想用无线网络?对不起,自己去买。

在国内企业频繁冲政府撒娇的时候,我总觉得,最没人疼没人爱的,是中国的老百姓。

(原发Donews

2006-10-25

很多人说,管理是门艺术,这是瞎扯。最简单、最直接的管理,别说艺术,连技术都算不上,勉强可以说是算术——算计的算,盘算的算,清算的算,秋后算账的算。

校园BBS上经常有些情绪帖,还找不到发帖人,让领导很是头痛——这很简单,实名,禁止校外IP发帖;手机短信经常出现诈骗、传递非法信息等问题,还找不到机主,让领导很是头痛——这很简单,实名,一卡对一人;blog猛不丁就有了1000多万用户,七嘴八舌,想说啥说啥,让领导很是头痛——这很简单,实名,一萝卜一坑。

实名,说白了,就是让你时时刻刻记得,老大哥炯炯的目光一直在背后盯着你。你是坏人,是暴民,是潜在的罪犯,但你什么坏事儿都不敢干。就像监考老师目不转睛地盯着你,就算你有作弊的心,恐怕也没作弊的胆。这叫威慑力,出门都怕被树叶砸破头的升斗小民,哪抗得住这阵势,早被威慑得只剩筛糠的份了。

有人说,你不干坏事,怕实名作甚?说这种话的,纯属猪头。这种人可能已经习惯了一天到晚有人盯梢,习惯了在自家做个爱都有摄像头监视着,习惯了腹诽几句领导都会被蛔虫给汇报了。

互联网协会秘书长黄澄清说:中国互联网协会博客研究小组建议的博客实名制是有限实名、后台实名,即网民在向网站提供信息登记开设博客时使用实名,在博客写作中仍可使用网名。貌似很温婉,很宽宏大量。言外之意,除了我,仍然没人知道你是一条狗,别怕。废话,怕的就是你。

中国人把有限的钱,都花在这种管理算术上,难怪在推动社会进步的技术上,总也没什么创新。

(原发于Donews

2006-10-24

我始终认为,互联网对传统产业的价值,绝不仅仅是一个补充,或者说只是降低成本、提高效率这么简单。已有很多例子证明,互联网可以帮助传统产业创造出全新的业务模式。比如我曾经介绍过配货网,把互联网介绍给卡车司机,就立刻让一个大市场浮现出来。

这两天我一直泡在MyTshirt上,这个网站不但让我感兴趣,还让我心甘情愿地花掉了600多块钱。其实,这个网站的思路并不复杂,就像用户产生内容、用户消费内容的网站一样,只不过这里的内容是T-shirt,用户设计、用户消费。我之前也看到过一些国外类似的网站,比如英国的TShirt Studio、德国的ShirtCity、美国的ThreadlessArtApart,等等。

由于T-shirt越来越成为一种文化、时尚和个性的承载物,而不再仅仅是一种衣服,就像blog、照片和视频一样,每个人都可以成为创造者,每个人都可以拿出自己的作品秀一秀。定制T-shirt早就存在,但很难成规模,现在,互联网提供了这种可能。所以,这种以T-shirt为核心,以自服务为特色的电子商务,就与过去的B2C或C2C有了明显的不同。或许,可以称之为电子商务2.0。

MyTshirt自己说,这个网站是今年7月底上线的,已经运行了3个月。不过现在看上去,功能仍然过于简单,很多地方都有待完善。在鼓励分享、鼓励展示、促进购买方面,还基本上无所作为。其实,MyTshirt应该将自己定位为用户自我表现的支持平台,而不是一个供货商,在网站的机制设计上,尽可能把舞台留给用户,为用户的设计和展示提供便利。若能如此,那么它完全没必要专门征召设计师。智慧在民间,只要你为普通人提供发挥的机会。

MyTshirt这样的网站,是个性化时代的必然产物。做个性化生意,实际上是做用户的生意,是发掘用户创造力的生意。既然淘宝可以培育出一大批知名网店,我相信,MyTshirt也应该可以伺候出一大批受欢迎的设计师。

2006-10-23

在写《百度的性格》的时候,我说,强势的企业领导人,常常会让公司变成他自己的一个化身。这话对Google同样有效。Google的性格,就是两名创始人,尤其是Sergey Brin的性格。Brin的喜好、理念和价值观,基本上就是Google的喜好、理念和价值观。CEO埃里克·施密特在被问到什么是“不作恶”中的“恶”时,他的经典回答是,恶就是Sergey认为认为邪恶的事情。

撬动地球的Google》(The Google Story)这本书告诉我们,在Google资金难以为继的早期,Brin和Page宁可拒绝2500万美元投资,也坚决要求KPCB和红杉两家知名VC联手投资,目的是防止一家VC控制太多股份。那时候,两位创始人自己都不知道Google未来将如何赚钱,他们只是以为,可以把出色的技术卖给需要搜索引擎的公司。但无论如何,他们保持对公司绝对控制的决心不可动摇。就连VC提出的一个仅有的要求——外请一位CEO,Brin和Page也是一拖再拖,施密特只是他们在无法再拖下去的情况下,一个可以接受的人选而已。

在Google上市的问题上,Google特立独行的性格再次表露无遗。无论是拍卖方式的股票认购,还是A、B两类股票不同的表决权设置,乃至作为上市文件的一部分,两位创始人联名向未来的股东发出一封信,强调“Google不是一家常规的公司,我们也不打算成为一家那样的公司”,这一切,在不断强化Google与众不同的认知的同时,也一再透露出两位创始人一意孤行的决心。

从我获得的直接和间接的信息判断,我不认为Google的文化是典型的硅谷车库文化,实际上Google更像一个放大了的学生宿舍。Page和Brin是在斯坦福的学生宿舍里开始创业的,Google看上去凌乱、个性化的办公环境,是学生宿舍的扩展;Google行吟诗人一般自由而洒脱的工程师,也更像是一群往返于实验室和宿舍之间的研究生。

如果说,美国社会容忍而且鼓励Google这种文化,那么我不得不说,这种文化在中国,会被打上傲慢、自大、狂妄、自我中心、目无领导、不懂规矩等等标签,并受到各种关键力量的排斥。可能Google认为,为进入中国,它已经做了太多的迁就和让步,其中很多都是情感和理智上都无法接受的。我猜想,如果没有埃里克·施密特在其中的平衡,Google可能真的会放弃中国这个是非之地。

国外的互联网公司,至今没在中国产生一个成功案例。相比Yahoo!、AOL、Lycos、eBay、亚马逊和MSN,Google更加不够老谋深算。有记者曾告诉我,采访淘宝和采访eBay易趣,是完全不同的感受,在eBay易趣,你接触到的是一群绅士,而在淘宝,你面对的就是一群土匪。但是,土匪打败了绅士。

我一直认为,Google中国在性质上应该是一家本土创业公司,而不是跨国公司的中国分支机构。他们必须经历所有本土公司必经的惨淡和狼狈,必经的摸爬滚打和灰头土脸,然后才有机会从鬼变成人。一开始就什么都有了,Google原有的斗志、坚忍、果敢和自信,可能就不再有机会生长出来。

4个月,足够养成本土性格吗?

2006-10-19

标题后面加个问号,表示我怀疑此事的可能性。

10月16日,谢文高调出席反流氓软件联盟的研讨会,并表态说:“要防止有些人用流氓的手段去搅这趟混水……不是高举反流氓软件大旗的人本身就是君子,打着红旗反红旗的人有都是。”矛头直指奇虎,多少让我感到有些不可思议。我相信,以谢文的互联网资历,他应该看得出当前反流氓软件的主要矛盾,也应该明白调动一切积极力量、形成反流氓软件统一战线的重要性。我不明白的是,他为什么要故意转移视线。

第二天,谢文出任雅虎中国总经理的消息宣布,谜团一下子就解开了。好几个人在Gtalk上异口同声:原来如此。我相信,这实在不能算是一个漂亮的开局。

在经历了几次失败的职业经理人生涯之后,很多人大概都像我一样,希望这名互联网老兵开始自己的事业,真正地潇洒走一回。经过长达一年的蛰伏,最终还是停靠在已经大不如昔的雅虎中国的枝头,不免有点儿那个。

过去的一年,可能是雅虎中国7年历史上变动最频繁、最无常的一年,像一只断了线的风筝,没方向,没头绪。从8000万买到央视的一个嘉宾座席,到3000万拍个“搜狗”的广告,看上去这并不是马云的风格。如果这背后没有其他交易,那么我们只能认为,马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解开雅虎中国这道难题。

9月发布的两份搜索引擎调查报告显示,雅虎的市场份额维持在无足轻重的5.4%(正望咨询的数据)和4.8%(CNNIC的数据),可见烧钱力度和市场份额,并不存在直接的对应关系。但经过这一年的折腾,已经没人确切地知道,雅虎中国到底是做什么的。搜索?门户?社区?都不像,用户已经彻底晕了。

这就是谢文从田健手里接过来的东西,而田健,在扮演完稻草人的角色后,终于被挂到了一个更高的地方(张亮很好奇,田在行业里的口碑能否找到下一个好工作)。

雅虎中国还有机会吗?或者说,谢文还有机会吗?

其实,雅虎中国有一批相当出色的技术人员,也做了一些很好的产品,但他们无法决定雅虎中国的命运和走向。马云说:“今天,雅虎中国我想把它关了都可以,别说我变变脸了。”不过,我不知道花了不少钱的杨致远,是否真的不介意把雅虎中国关了,但我想,他肯定介意Yahoo!品牌价值的流失。毕竟Yahoo!是一家300多亿美元市值的大公司,品牌的损失绝不是几个阿里巴巴可以弥补的。

当然,对马云来说,雅虎中国确实无足轻重,也无损他的个人声望。他是中国的电子商务之王,他手里有阿里巴巴、淘宝和支付宝等更重要、更关键的资源。所以我相当怀疑,他对雅虎中国的耐心还能维持多久,杨致远对他的耐心还能维持多久。

谢文不是一个擅长玩儿政治的人,但阿里巴巴的文化恰好极其政治化,个人崇拜、宗族观念在国内互联网公司中,无出其右。谢文慢慢会发现,他的权力,可能比不上他手下的兵。所以,我很纳闷,那么多人对谢文执掌雅虎中国表示乐观,乐观得起来吗?

“恭喜发财”这种漂亮话,人人爱听,故人人爱说。说“这孩子将来是要死的”,难免要得到一顿大家合力的痛打。不过,我只是担心,雅虎中国的谢文时代,不过是其他几个时代的续集而已。马云能给谢文几个两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