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4-21

飞扬新锐坦然承认:贝壳网一年多的创业,以失败告终

选择创业,就是选择风险,因此我敬佩所有选择创业的人,不管他们最初的动机是什么,他们都为自己选择了一条不稳妥,有风险,随时可能要承受失败打击的道路。创业既是一种激情,也是一种勇气。

硅谷成为创业者的天堂,除了周边的配套环境和投资环境的便利,还有很重要的一点,就是那里鼓励尝试,尊重失败。当然,这里所说的失败,是在创造中失败,而不是在跟风中失败,或在模仿中失败。后一种失败,甚至连怎么败的可能都不明白,更别提把失败变成人生财富。

侯宝林说过一个谜语:出门时碰上了没看见,回来时看见了没碰上,打一物。谜底:木头橛子。有过失败经历的创业者,至少不会再被同一个木头橛子绊倒。成功者在聚光灯之下往往喜欢夸夸其谈,靠谱不靠谱的都成了他的经验,成了证明其先见之明的材料。但失败者才真切地知道,到底是什么东西绊倒了他。所以有的VC甚至专门选择那些有过失败创业经历的人进行投资,他们投的是这些人的勇气,以及少了一次犯错的机会。

失败并不可怕,对失败者的冷嘲热讽才可怕。

2007-04-20

1994年4月20日,中国国家计算与网络设施(NCFC)64K国际专线开通,通过美国Sprint公司连入美国NSFNET,标志着中国成为互联网大家庭的一个新成员。两年后,中国公用计算机互联网(CHINANET)全国骨干网建成并正式开通,互联网时代在中国拉开序幕。

当初的一小步,成为历史的一大步。

早在1987年9月20日,钱天白教授发出的我国第一封电子邮件就向世界宣告:“越过长城,走向世界”,但今天我们为了走向世界,仍然不得不设法越过另一道长城。尽管如此,互联网仍然成为中国政治、经济、文化和社会生活中的一支重要力量,本质而深刻地影响着普通中国民众的工作、生活、商业和世界观、价值观。

中国网民只占人口的10%,娱乐仍是中国互联网的主流,对GDP的直接贡献微不足道……只有13年历史的中国互联网,我们可以说出太多的不足。但当完全适应互联网的一代人成长起来,我们很难想象,过去的所有规则将被如何改写。互联网改变了世界,但对我们来说更重要的是,互联网已经改变并将继续改变中国。过去的13年,也许只是个演示版,更大的震撼,还在后面。

在我看来,互联网是上个世纪留给中国的最好的礼物。

2007-04-16

2005年4月15日,当土豆网开始对公众开放测试的时候,王微大概没有想到,视频分享这个当初被很多人认为过于超前的东西,只经过了短短两年时间,就变成了一片火海。这也在某种程度上证明了王微对未来的预见性,但过热显然不是一件好事。

网络视频的麻烦在于,它不像文字,写和读之间的壁垒不算太高,每个网民多多少少都会有书写的需要。但是,看视频节目更简单,创作视频节目更复杂。所以在网络视频领域,创作者和观众,就是两个绝对不成比例的数字(1:100都是过分高估了)。

麦田说:“每一个伟大的网站背后,都有一个赤裸的女人。 ”道理很简单,吸引观众的眼球,远比吸引视频作者容易。只要能一个接一个地操作出“赤裸的女人”,你就不用发愁没观众。这反映了中国网站根深蒂固的媒体情结,所有人都想当CCTV,所有人都想控制话语权,所有人都希望门前有一堆没头苍蝇一样的“观众”。我不得不说,这种思维,相当新浪。

新浪本来就是媒体(操作内容,吸引读者,换取广告),所以新浪用新浪的方式玩儿blog,操作完真名人徐静蕾,再操作假草根Acosta,然后就真的有不少人落户新浪博客,开始写起来。就是说,新浪真的可以通过操纵读者,吸引作者。但视频网站不行,操作得越厉害,观众越是认为你就是个(低档次的)电视台,你的节目都是你自己操作出来的,你需要的只是我们的眼球。所以新浪成功操作了博客,却无法同样成功地操作视频。因为它找不到那么多可供操作的作者,更不可能把那么多看客变成它的作者。

受网民的年龄、文化层次、创意思维和技术能力的限制,中国短时间内不太可能出现一个YouTube,大量的极富创意、令人拍案的内容,很难在短时间内凭空长出来。不过,明明是一场马拉松,却愣是被几百个网站跑成了百米冲刺。其实,胜负不在前100米,甚至都不在前40公里。重要的是,谁能成为视频作者的一个最佳平台,而不仅仅是观众的平台。

同样的竞争态势也出现在分类信息网站,大家都喜欢通过自动抓取别人的数据,来为自己的网站拉读者。我非常同意王建硕的看法,“在中国,靠建立唯一的内容壁垒,不如建立最好的用户体验壁垒。 ”所以,我举双手赞成客齐集完全开放数据,把竞争对手都变成自己的信息分发渠道,把自己变成最好用、最有效的信息发布平台。

过几天王微就要开始拉萨到加德满都的疯狂的自行车之旅了,他为此已经做了大量的准备。土豆网刚刚完成第三轮融资,也为42公里195米的长跑做好了准备。我很期待一个服务于作者的视频平台,能慢慢打造出来。

我一直很欣赏刘翔松弛的参赛状态,我也同样欣赏王微松弛的创业状态。我总结的土豆网的文化,就是毛主席当年说过的八个字:团结,紧张,严肃,活泼。土豆们生日快乐!

声明:土豆网是五季咨询的客户,请读者自行辨别。

2007-04-10

我越来越怀疑,搜狐的真实意图,在于垄断搜索引擎公司开发输入法的权力。只要你把搜索引擎的热门关键字,整合到输入法的词库中,你就有可能侵犯了搜狐公司“将享有”的多项知识产权专利。

受害者多走半步,就是无赖。

BTW,未经许可将我写的文章用于商业目的,搜狐已经侵犯了我明确声明的CC授权。敬请撤下我的文章,我不想成为你的枪。

2007-04-08

搜狐今天发表公开声明,指责谷歌拼音输入法盗用搜狗拼音输入法词库,并打算在明天下午召开发布会,把此事炒大。谷歌迅速做出回应,承认“确实包含了一些非Google(谷歌)的数据源”,并“为因此带来的不便表示抱歉”。

谷歌的声明,不是一个面对问题的正确态度。我们需要知道,谷歌拼音输入法最初的版本中,究竟包含了多少“非Google(谷歌)数据源”?侵权涉及哪些企业和个人?谷歌应该向所有被侵权者公开道歉,而不是轻描淡写地为不便表示抱歉。

早在2000年,就有相关的判例。但知识产权在中国,向来就是被蹂躏的对象,不同输入法之间互相“借用”词库也早就成为业界常态。谷歌这次被搜狐揪着尾巴狠狠地打,实属罪有应得,自找的,它必须为自己迫不及待的行为付出代价。这件事的恶劣影响,并不是把侵权材料从词库中删除就可以万事大吉的。但谷歌的态度表明,它尚未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

单就事件本身而言,谷歌必须明确向每个被侵权者道歉,这不是一道选择题。

另外,搜狐声明中有这样一段:

近日,大量网友向我公司反映,Google于2007年4月4日推出的“谷歌拼音输入法”涉嫌盗用“搜狗拼音输入法”词库。经过我公司技术人员技术鉴察,Google的拼音输入法词库确系直接盗用搜狗拼音输入法词库(包括且不限于1.5beta2版本,含词表及对应注音)。

这段话让这个真声明变成了假声明。明明是搜狐自己发现了谷歌盗用词库的证据(包括但不限于所谓的词库指纹等),我不明白它为什么非要颠倒先后次序,在事实中掺假。被侵权者理应获得法律支持,但搜狐为什么非要不诚实地表白自己呢?

2007-04-07

沈威风的书《倒立者赢》,是站在淘宝这一端讲述的淘宝战胜eBay的传奇故事,我没有读过这本书,所以不便评价。但读了吴晓波为该书写的序之后,我觉得这个故事确实被传奇化了,其后果就是马云成了神话人物。其实我更希望读到的,是站在输家eBay一端所看到的同一个故事的另一个版本,我相信,这个版本不会有那么多传奇,有的只是机会的丧失。

“倒立者”传奇的核心在于,易趣原有的市场优势被夸大了,淘宝打败易趣的成就也就同时被夸大了。

在一个还很狭小的市场上占据90%份额,不代表你就一定会在一个扩大后的市场上仍然占据90%份额,或者说,早期机会的发现者,并不必然成为大众市场的主宰者。这样的例子不光一个易趣,VCD行业的万燕,曾经占据几乎100%的市场份额;还有自行车中的凤凰、永久,照相机行业的海鸥,手表行业的上海,电视机行业的飞跃,等等等等,太多了。

易趣在2003年占90%的C2C市场,据有关统计报告,2003年中国C2C市场规模为19.2亿元,2006年这一数字已经达到312亿元。甚至可以说,今天的C2C市场,和当年易趣统治的那个C2C市场,根本就不是一回事。2003年,中国电子商务市场随着整个互联网行业的复苏,开始重新进入高速增长期。那一年,非典的突然爆发,客观上也加速了电子商务被更多人接受。淘宝选择在2003年切入C2C市场,既占天时,又得地利,辅以人和,实在是千载难逢的机遇。在这样一个高速成长的市场上,用过去的市场份额去评估战胜者的辉煌,用倒立去证明赢家的神性,说实在的,是彻头彻尾的误导。WPS曾占有中国字处理软件近100%的市场,ICQ也曾占有中国IM市场的绝对统治地位,那又能说明什么呢?

哈佛商学院曾有过一项浏览器大战的案例研究,其结论是,在某种小众技术成为大众需求的过程中,市场老二努力去吸引原有的那一小撮早期使用者,远不如直接去吸引尚未接受这种新技术的大众更有效。市场增量很快就超过了原有的市场总量,后来者就面临一个机会窗口,让自己成为市场上的标准。在IE和Netscape竞争的案例中,微软根本无需去争取原有的Netscape用户,它只需通过PC机捆绑策略,就成功地把大量从未用过浏览器的新用户发展成浏览器的使用者。当IE成为市场标准,Netscape的忠诚用户也会跟着投诚。反观Netscape,它的收费策略,再加上它对原有市场份额的过分自信,让它在一个高速增长的市场上失去了对新用户的吸引力,从而把大片尚待瓜分的新土地,拱手让给了微软。

马云并不是赢在所谓“倒立”上,他只不过稳稳地抓住了C2C市场增长的机会窗口,再加上一些正当或不正当的竞争手段,拿下了比原有市场大得多的增量市场,让更多的人成为电子商务用户,让淘宝成了C2C的代名词。如果赢只是因为倒立的话,谁能告诉我,同样倒立着,为什么在淘宝上赢得传奇一般的马云,却在雅虎中国上弄得一团乱麻?

2007-04-04

我做了十几年自然码的用户,所以,我的输入法一定要设置成自然码双拼键盘方案。但是,我用谷歌拼音输入法的自然码双拼,死活打不出“二”这个音的字(er不行,or也不行)。这么大的一个bug,居然没人发现?

这是谷歌拼音输入法的第一个公开版本,没有多少令人耳目一新的创新。汉字输入法已经走到头了吗?我不相信。创新无止境,email已经有35年历史,Webmail也已经有10多年历史,Gmail就是在别人认为基本没多少机会的地方,做出了里程碑式的创新。

放弃搜狗拼音,是因为他们在取得最初的成就之后,过早地将注意力放在了“换肤”这种噱头上,而不是持续地改进输入法本身的功能。作为所有中文用户必用的一种工具,输入法距离完美还有相当长的一段路要走,用市场创新去代替技术创新,最终可能给竞争者留出机会。

Update (2007-04-06): 今天发布的新版本(版本号:1.0.16.0)已经更新了大部分已知错误,现在用自然码双拼可以打出“二”了(用er或or都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