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5-24

秋傲根据IM来识人,有趣。

正好昨天晚上和Anothr的桑勇吃饭,也聊到了IM。Anothr的服务,目前支持Windows Live Messenger、Skype和Google Talk,其中Gtalk的用户比例相当大。不过,我的看法是,别对Gtalk用户抱太大希望,因为这是一群喜欢尝试新东西的人。就是说,有大量新东西等着他们去尝试,能让他们满意,并持续使用的产品,并不多。反倒是那些不怎么尝试新东西,但一旦发现一个东西有用,就扎扎实实用上N年,没有必要绝不更换的用户,更值得去争取。

我并不认为,Gtalk用户和QQ用户之间的区别,就是高端和低端的区别。其实他们的区别,可能更多的还在于谁更喜欢冒险,谁更喜欢随大流,谁兴趣更多变,谁更在乎实用,诸如此类。当然这并不是绝对的,而且,很多Gtalk用户,同时也还是QQ用户。

至于秋傲所发现的不同IM用户的那些特征,我倒是没有太注意,因为我已经两年多没用MSN,一年多没用QQ了,而现在Gtalk上又有近2000个联系人,实在顾不上去分辨。

最近一段时间,我订阅的blog中,话题广告出现频率大幅上升,很多人围绕着共同的话题(其实就是愿意出钱的产品),写着收费的评论,导致订阅文章的整体可读性急剧下降,不胜其烦。今天就要动身去西藏了,回来后我会集中清理一次订阅的1500个feed,以收费话题为主的blog我只能忍痛割爱。

在blog的关系链条中,作者和读者应该是最强有力的一环,但现在企业生要在中间插一杠子,并美其名曰口碑营销。老实说,这种口碑,是坏口碑,就算它没有伤害企业,它却通过伤害读者,直接伤害了作者。为了企业的口碑,损害了作者的口碑,我相信,这种损失,要远远超过几十块钱。这种商业模式,必定是短命的。

读者总是将一个blog人格化,我们通过一个blog,去感受一个人的智慧和情感。但企业总是想把blog功利化、生意化,他们认为,几十块钱,就可以让企业和blog作者拥有共同的利益,这种利益强大到,可以很轻易地瓦解读者和作者原有的关系。没错,的确很轻易,没人强迫你去阅读某个blog,退订只是点一点鼠标这么简单。

有没有写得好的收费话题?有,就我目前所见,所有写得好的话题,都是批评性的。批评是最真实的个人表达,写批评文字的时候,你不必硬努着去替企业的推广效果着想,你只需要写自己最直观的感受,不必对一个你几乎没什么了解的产品堆砌无关痛痒的文字。这种堆砌的文字,偶尔一两篇还能忍受,多了就未免倒胃口。

不好意思,得罪了很多写了收费话题的blogger。但我这个帖子并非针对你们,我只是觉得奇怪,那些设计这种商业模式的人,那些支持这种商业模式的人,是否会在家庭晚餐的餐桌上,也收费代言某个企业的产品?

没错,在这方面,我的确是个“博客原教旨主义”者,你也可以说,我还是个“亲情原教旨主义”者、“友情原教旨主义”者。并不是所有的东西,都需要见到赤裸裸的利益。

2007-05-22

Digg.com起来得相当快,从挑战Slashdot,到把Slashdot远远甩在身后,用了大概不到一年时间。一时间,把首页交给网民这种概念似乎很有吸引力,对网站来说,网民兼任网站的义务编辑,至少从成本上说,就特划算。但是,同样拷贝Digg模式,谁还记得Netscape.com

Digg模式,归根结底是一种同人社区模式,即具有同样兴趣和相近背景的人的社区。Digg的创办者Kevin Rose一开始就很聪明地把竞争的矛头对准了传统的技术人员社区Slashdot,他总是不失时机地向Slashdot发出挑衅,这让Digg很快就获得了大量技术人员的关注。所以很长一段时间内,我是把Digg当成一个技术新闻网站来看待的。技术人员同人社区的特点,保证了这个网站的技术新闻的较高的价值。

在Digg的访问量和用户数足够大了以后,它开始向技术之外扩展。但所有技术之外的领域,只不过是关心技术的人,同时也关心的领域,而不是一个个全新的用户群体。注意一下Digg的首页,你就会发现,技术新闻仍然占据着绝对的统治地位。

Digg不是一剂灵丹妙药,不是什么样的网站都可以用。Digg模式要想成功,必须具备几个条件:

1. 同人社区。你不可能指望一个“适合所有人”的Digg模式,因为不存在这样的模式,任何一个Digg类网站,只能专注于某一类人。这也是我始终不看好同样采用Digg模式的抓虾热文的原因,因为抓虾的读者五花八门,兴趣相差甚远,参与推荐的用户越多,结果就越是众口难调。上抓虾热文榜的文章,大抵都有着“10大方法”、“5条秘籍”、“100条建议”之类如鲁迅所说的“十景病”般的标题。比较抓虾热文和Digg,质量相差十分悬殊。Digg模式只对垂直社区有用,对通用服务基本是无效的。

2. 足够数量的活跃用户。两个digg就能上首页,这样的Digg模式注定是没有价值的。一个让用户一眼看去就发现没有人气的社区,是很难留住用户的。一个Digg类网站,可以从有共同兴趣并且有积极性一个小群体开始,并要努力为文章的原作者带去流量和读者,然后才可能借助口碑在有同样兴趣的人群中传播开来。

3. 合作。Digg平台本来就是一个外部资源的汇聚平台,它特别需要外部资源的支持。当越来越多的网站在自己的正文页面上添加了“digg it”按钮,这些网站都成为Digg的传播平台。用户向Digg提交的内容越多,这些网站从Digg获得的流量就越多,Digg的价值也就越大。

4. 严惩作弊。来来往往的bit流,肯定会首先吸引流量作弊者的关注。Digg类网站必须坚决封杀作弊者,避免破窗效应。

2007-05-21

电视剧《与青春有关的日子》火了差不多整整一年,除了某些地方电视台播出的32集阉割版,其实真正让这部电视剧火爆的,是52集完整版的盗版(包括网络下载和盗版DVD)。也就是说,这部电视剧的火爆,与传统上的电视剧主流传播平台CCTV毫无关系(当然,CCTV拒播,可能也是一个原因)。最近不是很多人在关注口碑传播吗,《与青春有关的日子》的非常规流行,正是口碑传播的一个绝好案例。

《与青春有关的日子》地下传播的成功,被《新周刊》称为“人性的胜利”。我所关心的是,这种流行,给该电视剧的利益相关方究竟带来了什么好处。

主创人员的好处无需多说,除了1400万元的制作费用,导演叶京和该剧的演员从口碑传播中获得了声誉。就像姚明的主要收入,并非来自NBA球队的酬金,而是他的个人声誉所具有的影响力,而这种影响力通过广告和品牌代言获得兑现。盗版碟商也获得了直接好处,尽管8块钱两张碟片远低于160块钱的正版价格,但巨大的需求和更低的成本,让他们也赚得不亦乐乎。盗版的下载网站则获得了他们最想要的眼球。看上去,惟一的失意者可能是投资方禾邦天仁。但该剧的发行人谷明学说:“在音像市场,我们已经不把它当作收入渠道了,只把它当作一个传播手段。我没花宣传费,却做宣传了。”

《新周刊》说:青春只有使用权,没有产权。我想,数字内容或许也是同样,只有使用权,没有版权。上个月,百代通过苹果iTunes音乐商店,推出了放弃数字版权管理(DRM)的数字音乐,此举立刻引发了业内的大讨论。百代的做法是否将导致非授权的内容传播?业界又该如何看待数字内容的盗版?

实际上,很多乐队早就了解了扩大传播所能带来的好处。他们把自己的音乐放到MySpace上供用户免费下载,此举可以帮助他们获得更多的歌迷,他们的现场演出则可以因此卖出更多的门票。问问天娱和华谊兄弟公司,从超女身上究竟获得了多少好处,其中又有多少是直接来自唱片的销售,这个问题就很清楚了。

不管你喜欢还是不喜欢,数字时代正在颠覆很多固有的商业定律。CD就是要卖给消费者,电视剧就是要卖给电视台,电影就是要通过首轮放映赚钱……未必。方正Apabi希望把纸书的版权,以数字的方式再卖一次。但他们的做法,是通过限制数字图书的传播,来获得商业利益,这在数字时代很难成功。

数字化的特点是,CD、DVD、电影拷贝、纸张等物理成本不复存在,每一个bit都可以近乎零成本地复制、扩散。在数字时代,没有盗版,只有传播。从现成的商业模式中获得好处,固然省脑子,但数字时代正在让这种好处变薄,而且将越来越薄。如何从无门槛的传播中获得相应的商业利益,就成为一个不得不去面对的新课题。

《与青春有关的日子》的风靡,首先让广大观众获得了利益。我感到奇怪的是,投资者对这种口碑传播的成功毫无准备,甚至没有借势推出他们自己的网络平台。以至于大量电视剧迷不得不把百度贴吧豆瓣当作他们的根据地。这说明,新的商业模式所需的新观念,仍然离我们很遥远。

2007-05-17

如果一个政府,通过设置过滤器,将它不喜欢的东西,或者对它不利的东西过滤掉,不让它的人民接触,你可以毫不犹豫地断定,这个政府是一个反民主的政府。

如果一个人,通过设置过滤器,将他不喜欢的东西,或者他不希望看到的东西过滤掉,不让自己接触,你又该如何对这种过滤行为做出判断呢?

网络共和国》一书的作者,芝加哥大学教授桑斯坦认为,个人过滤掉自己不喜欢的信息,也同样是反民主的。因为这种过滤阻碍了公共话题的传播和讨论,极易导致群体极化。他认为,我们日常获得的信息,有很多都是未经选择的、偶然的邂逅,这让民众有了共同的话语体系和价值体系,这是民主赖以存在的前提。而信息领域的“消费者主权”,不但与民主无关,反而对民主有损害。所以,他反对类似“我的日报”这样的个性化信息选择和过滤系统。

但现实情况是,随着每个人都可以成为信息发布者,我们面临一个空前的信息爆炸的时代。我们的时间、精力都有限,不可能一一了解每一条信息,所以,我们必须做出取舍。这时候,技术和社会网络,恰如其分地成为我们的过滤器。以豆瓣为例,我使用豆瓣越多,豆瓣就越了解我的阅读口味,进而就可以越准确地向我推荐和我口味相近的书籍,我从中受益颇多。

说实话,我从来没有意识到,我所做的选择,竟是如此危险。尽管在谈论Pandora模式的时候,我也曾表示过:“你的音乐口味会被限定在某个特别狭窄的范围内,时间久了就会显得单调而乏味,同时还阻断了发现新音乐类型的机会。”不过我一直认为,危险一旦被你了解,危险就不再存在。当然,这里所说的危险,仅仅是针对个人的。

但桑斯坦的视角,显然不仅仅是一个个体,他所关注的是整体,他担心每个个体都仅仅关心自己的利益,整体的利益就被忽视了。而且,过滤器让观点相近的人彼此强化这种相近的观点,同时排斥相反的观点。所以他不希望过滤器这种技术手段,占据越来越重要的地位。但技术的发展以及用户的需求,显然不是桑斯坦可以控制的。过滤器不但越来越重要,甚至成为撬动长尾价值的支点,或者说,长尾经济的蒸汽机。

桑斯坦在书中举过一个例子。以色列只有一个国有的电视频道,所以以色列国民在每一个节目上都可以找到共同话题。桑斯坦认为,“这种做法从民主观点来看,是很有价值的。”民主的手段,最终可能破坏民主;而通过反民主的手段,却可能实现民主。以色列的这种民主的共识,是荒谬的。

我同意桑斯坦的判断,即过滤器可能窄化我们的涉猎范围,阻隔我们与其他群体的沟通,这确实是一个问题。但过滤器带来的问题,是用户自己的选择,这种选择并不违法,任何人、以任何藉口,都无权剥夺用户的自主选择。桑斯坦所主张的政府和法律的积极干预,实际上不可能达到目的。

只有当用户意识到他所获得的信息,以及所联络的人群,越来越同质化,甚至影响了他的视野和对事物的判断,他自会做出调整。一旦需求出现,技术必然会去予以满足。

2007-05-08

上个月,HitWise公布了一个调查数据,在访问YouTube的用户中,只有0.16%的用户上传过视频内容,在访问Flickr的用户中,只有0.2%的用户上传过照片。于是,媒体认为,Web 2.0网站所谓的用户参与,其实是个虚幻的假象。

数据的准确性不去讨论,但媒体从数字中得出的,明显是个扯淡的结论。只能说,这与他们想象中的用户参与有着巨大的距离。可能他们以为,所谓用户参与,就是大家都顾影自怜,孤芳自赏,敝帚自珍,所以一个用户参与的网站,应该是内容发布者占全部访问者一半以上才对。问题是,如果一家餐馆做饭的比吃饭的都多,那它基本上离关张不远了。

YouTube的故事告诉我们,看似微不足道,但恰恰是这0.16%的上传内容用户,打造了一个网站成功的根基。没有这0.16%,就没有其余的99.84%,反过来,99.84%又对0.16%形成一种激励。Mr. 6 甚至认为 ,Web 2.0网站,应该设法将这个比例降得更低,“既然靠三个人的分享就可以有带来同样大的流量,为何找来300人?”我并不完全认同他的看法,因为毕竟你不可能事先知道哪三个人才是“正确的”三个人。Web 2.0可以让从前没机会露面的0.16%浮现出来,他可能是一个有大量怪想法的视频爱好者,也可能是一个喜欢用照相机记录我们所忽视的身边的日常生活的人,或者是一个有唱歌天赋却从来没有机会进入唱片业的小人物。正是这样一些人,构成了YouTube们最迷人、最不凡的部分。问题在于,你是否能找到你的那个0.16%?

在任何一个正常的社会中,大多数一定是沉默的。在这一点上,我同意罗川的看法,但我不太同意的是,就因为你自称目标人群是沉默的大多数,这个大多数就突然不再沉默。我想,或许MySpace每个用户高达3、40个PV的贡献率,才是罗川真正想要的那个大多数——他们什么都不说,只是点击、点击、点击,就像99.84%的YouTube用户只是观看,从不上传。

但要记住,如果没有最初的那些乐队,就不会有后来的MySpace.com,那些乐队扮演了0.16%的重要角色。如果MySpace.cn不想沦落成一个一夜情交友网站,它就必须得有能吸引沉默的大多数的东西,不论是精彩的内容,还是地下乐队。

Update: Jonathan Sun给我的邮件中提示说,原文中所说的0.16%,是总访问量的0.16%,而不是总访问者的0.16%,就是说,每1万次对YouTube的访问中,只有16次是为了上传视频而产生的访问。所以,实际上上传用户的比例,应该高于这个数字。

2007-05-01

这个帖子本来是一周前就要贴的,但无奈Donews Blog硬盘坏了一块,后台无法登录,时隔7.5天终于恢复。不过,我的帖子是在浏览器中直接编辑的,没有底稿,只好重新写一遍。

我心中最2的互联网公司”是flypig发起的一个blog串联游戏,由blogger各自推选印象中最糟糕的5家互联网公司。我已经被多名blogger点名,现在可以交卷了。

在中国互联网上,找几个最2的互联网公司,容易得要命,鸽子在天上拉泡屎,肯定会砸到好几个CEO,其中99.87%大概都属于比较2的互联网公司。反而是要想找出几个不2的互联网公司,是一件有相当难度的事。所以,这个题相当简单。我的提名(排名不分先后):

1. eBay易趣

eBay易趣在短短两三年中,从C2C老大,堕落到老2,再从老2,堕落到嫁女送嫁妆,送给TOM在线,这条路走得脉络清晰、斩钉截铁,颇2。惠特曼还嘴硬:“这不是失败,而是一个战略转变。”那我们只能说,这个战略转变,相当2。

2. 谷歌

全球搜索市场的老大,中国搜索市场的老2,这并不太出人意料。比较出人意料的是,这家有Google的形,没Google的神的公司,竟能在一年时间内,让自己变得里外不是人,上下不是人,高低不是人,前后不是人,在谁那儿都没讨到好,2得出神入化,2得奥妙无穷。

3. 奇虎

周鸿袆本质上是个创业者,但奇怪的是,作为私人投资者,他投资的每个项目,几乎都比他亲自做的奇虎要好。即使是非核心业务的360安全卫士,也比核心业务的奇虎要出色。这是什么精神?这是2的精神。5000万美元不管有没有攥在手里,应该都很烫。

4. 阿里巴巴

据说阿里巴巴正在为B2B业务选择上市地点 ,那些没有从雅巴交易中获得好处的员工,应该感到高兴。不过,不能被装入上市公司的淘宝、支付宝、雅虎中国等业务,拥有更多的员工,他们曾经被阿里巴巴用期权诱惑,这些员工应该会比较郁闷。不知道阿里巴巴的精神控制术今后是否还能奏效。如果早就知道折腾半天,最终还是只能让B2B业务上市,马云是否不会像现在这样四面树敌?

5. 千橡互动

5800万美元在中国能做什么?看看千橡旗下忽大忽小、时有时无的众多业务,你就大致可以了解“多即少,快则慢”这个朴素的辩证法了。在中国互联网上,钱越多越2,基本上已经是一个真理。

我就不点名了,愿意接招的请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