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一个政府,通过设置过滤器,将它不喜欢的东西,或者对它不利的东西过滤掉,不让它的人民接触,你可以毫不犹豫地断定,这个政府是一个反民主的政府。

如果一个人,通过设置过滤器,将他不喜欢的东西,或者他不希望看到的东西过滤掉,不让自己接触,你又该如何对这种过滤行为做出判断呢?

网络共和国》一书的作者,芝加哥大学教授桑斯坦认为,个人过滤掉自己不喜欢的信息,也同样是反民主的。因为这种过滤阻碍了公共话题的传播和讨论,极易导致群体极化。他认为,我们日常获得的信息,有很多都是未经选择的、偶然的邂逅,这让民众有了共同的话语体系和价值体系,这是民主赖以存在的前提。而信息领域的“消费者主权”,不但与民主无关,反而对民主有损害。所以,他反对类似“我的日报”这样的个性化信息选择和过滤系统。

但现实情况是,随着每个人都可以成为信息发布者,我们面临一个空前的信息爆炸的时代。我们的时间、精力都有限,不可能一一了解每一条信息,所以,我们必须做出取舍。这时候,技术和社会网络,恰如其分地成为我们的过滤器。以豆瓣为例,我使用豆瓣越多,豆瓣就越了解我的阅读口味,进而就可以越准确地向我推荐和我口味相近的书籍,我从中受益颇多。

说实话,我从来没有意识到,我所做的选择,竟是如此危险。尽管在谈论Pandora模式的时候,我也曾表示过:“你的音乐口味会被限定在某个特别狭窄的范围内,时间久了就会显得单调而乏味,同时还阻断了发现新音乐类型的机会。”不过我一直认为,危险一旦被你了解,危险就不再存在。当然,这里所说的危险,仅仅是针对个人的。

但桑斯坦的视角,显然不仅仅是一个个体,他所关注的是整体,他担心每个个体都仅仅关心自己的利益,整体的利益就被忽视了。而且,过滤器让观点相近的人彼此强化这种相近的观点,同时排斥相反的观点。所以他不希望过滤器这种技术手段,占据越来越重要的地位。但技术的发展以及用户的需求,显然不是桑斯坦可以控制的。过滤器不但越来越重要,甚至成为撬动长尾价值的支点,或者说,长尾经济的蒸汽机。

桑斯坦在书中举过一个例子。以色列只有一个国有的电视频道,所以以色列国民在每一个节目上都可以找到共同话题。桑斯坦认为,“这种做法从民主观点来看,是很有价值的。”民主的手段,最终可能破坏民主;而通过反民主的手段,却可能实现民主。以色列的这种民主的共识,是荒谬的。

我同意桑斯坦的判断,即过滤器可能窄化我们的涉猎范围,阻隔我们与其他群体的沟通,这确实是一个问题。但过滤器带来的问题,是用户自己的选择,这种选择并不违法,任何人、以任何藉口,都无权剥夺用户的自主选择。桑斯坦所主张的政府和法律的积极干预,实际上不可能达到目的。

只有当用户意识到他所获得的信息,以及所联络的人群,越来越同质化,甚至影响了他的视野和对事物的判断,他自会做出调整。一旦需求出现,技术必然会去予以满足。


73条评论

  1. To Antonio

    操他妈的

  2. GFW 最需要阅读此篇文章!

  3. 还是什么歌都听听好,自己把自己框死了,也就永远是自己,而没有突破

  4. 人以群分,这种分类就是一种过滤的过程。

    所谓道不同不相与谋,全体之间除了合作,还有排斥。民主的暴力往往体现在大群体对小群体的替代。

    如果没有个人对信息的过滤,就会减少有个性的小群体,那不是民主,那是大群体的共同意识,这种大群体达到一种比例,那就是民主暴力的开始。

    这种民主暴力,每个民主国家都经历过或者正在经历,而中国,在导入民主机制的时候,尤其要注意吸取成熟民主国家的经验和教训。

    而政府对信息的过滤,在过滤掉有助于形成一些有侵略性群体的信息之外,应该尽可能少过滤。

  5. 民主不过是个多枝天平,一边是自己的利益,其他边是别人的利益,平衡了就是民主了,不平衡也还是民主。

  6. Keso打从自己单干后就很少更新了,看来是忙得很

    不过前几天Digg的HD-DVD破解码事件,Keso没有展开评论,倒是蛮意外的

  7. 我觉得个人的信息过滤与民主之说有些牵强。我们为个人在获得感知信息的能力起,就在不断的过滤,从而建立符合我们价值观和世界观的信息环境。如果强迫自己放弃这种过滤,恐怕人不是发疯就是痴呆了,尤其在今天。

  8. 正好在做一个轻量级的资讯过滤器

    keso这篇文章受教了!

  9. 过滤的选择是自主的,愿意过滤还是不愿意过滤,都可以自主决定,这是民主的。而一旦这种选择不是自主的,是被强制的,就破坏了民主。

  10. 第一句话,keso老大可能会招来杀身之祸啊。

  11. 所以,我们可以在豆瓣,以注册用户的身份去获得我固有的喜好范围的推荐,也可以以游客的身份获得群体共性的推荐。这种未经选择的、偶然的邂逅,依然可以存在。

    桑德斯的担心是乎有点杞人忧天。

  12. 对个体而言,过滤一直都存在,所谓的选择性接触和理解,都是对信息进行分类、甄别、拒绝或接受的过程。潘多拉也好,豆瓣也好,无非外化和延伸了这种过程。在使用这些“过滤器“的同时,可能发生信息面窄化,公共信息无法自由流通的情况,但是,个体的信息传播从不会也应永不会限定于一个渠道。用Pandora并不排斥听广播里DJ推荐歌曲,用豆瓣的时候也应该不会只看豆瓣的推荐,所以,不必过分忧虑。

  13. 我觉得antonio说的有道理, 在没法正确认识问题的情况下进行一定的过滤是有必要的, 如同成//人//电影不允许未成年人观看一样.

    我晕 这里也不很民主啊 说我有词语禁止使用

  14. 谈的面挺广,好文。

    PS:我相信一会儿草根网就会评论“好文,收藏至草根网”……当然,也有可能已经发表了。

  15. 怎么又吵起来了?好多人貌似根本没有仔细看人家文章,看完了第一段就开始评论了……

    无奈……

  16. 基督的神性以牧羊人为己任,人类自我伸张的终极就是放牧自己。在最极端的情况下,如果构成你判断取舍的知识谱系已经来自于被放牧的“过滤”,你就不会有不适,不会有痛苦。因为你无从知晓原生的未经过滤的世界。

    今后的世纪是从草莽走向大同,对于一个和自己具有相同知识背景成长经历的人,你们共同的生涯就是最强大的过滤器,你的观点优雅地服从社会思潮的正态分布。夏虫不可以语冰,社会说没有冰,那就没有冰。

    至于民主~~ 我们的智慧无从猜想将来的帝国会采用何种高雅精致的政治管理方式。心理史学在上,某种从代议民主走向专制集权的漫长道路,将是人类在面对不可知未来的时候所能给出的最优解。

  17. 在一些问题上谈的挺深刻,一针见血。

    但总体上感觉不知所云

  18. 难得在这里冒泡。民主是求共性的东西。over.

  19. 所以要抵制百度,支持Google.

  20. 你用近乎科学研究的态度研究了一下民主还是非民主的问题。但是结构松散,难懂。

    我建议你去做民主的国家做国家主席。

  21. 对民主这些东西不感性趣也不报希望,

  22. 如果一个政府,通过设置过滤器,将它不喜欢的东西,或者对它不利的东西过滤掉,不让它的人民接触,你可以毫不犹豫地断定,这个政府是一个反民主的政府。

    keso的第一句话看似危险,但是你看它下面接着就转弯,不提政府的过滤器问题,转到个人了。

    得出结论:没哟危险。

  23. 民主也在发展,美国式的民主并不见得就是民主的最终形式。现代的民主可能产生“多数人的暴政”,因此民主的终极形式(至少现在看来)是共识

    其实,人类一直生活在一个矛盾的社会体系中,无论东西方,无论民主程度,都是政治上追求民主,商业上实行专制,大家却都不以为然。

  24. 一旦需求出现,技术必然会去予以满足。

    这话经典。

  25. 就象物种进化一样,有遗传也要有突变。

    如果音乐DNA算法只有遗传,变的乏味可能是迟早的事情。

  26. 在信息社会里生存,为了活得更好,需要结群,社区有一定的价值的。但这种情况的确容易近亲繁殖,所以需要杂交来补充更好的基因。

    人类社会通过战争,强奸,远交等手段解决这同质化的难题。

    在信息社会里需要什么样的东西去激活沉睡的部分呢?

    1,在信息组织里不仅仅需要 相关文章 链接,还需要加入联想,逆向思维,wiki等组织形式的综合性利用就好比一个聪明人总能采用多角度多方式的思维模式一样来让自己保持活力。

    2,所有的信息不过是人的一种工具,一个人沉溺于此,囿于信息的肯定也是别人的一个工具。要有自己的独立的精神,又要保持思想的自由。那就要让自己成为一个真正的人。多跟其他人发生关系,跟不同的人去杂交。

    做到以上两点基本上可以客服Filter的不足。

  27. 我不认为需求会自发的出现,或者至少不会出现到能够诱发技术变革的程度。

    这就像是热水里的青蛙。如果我今天打开浏览器,发现所有的内容忽然都是一个调子,我会非常惊慌地意识到我掉进了一个井里。可是如果这一变化是在三年之间逐渐发生的呢?

    台湾是一个例子。最近看了很多台湾的媒体,发现他们的新闻自由导致了极度的民粹化,蓝的媒体只讨好蓝的受众,绿的亦然,其结果是很多人都被自己偏好的媒体渐渐催眠,互相把另一种颜色的人看不顺眼。——这也许是另一个支持桑斯坦的例证。

    我强烈的建议一切负责推送信息的网络技术都应当保证一定比率的“异质”信息成分,(虽然我很怀疑是否应当诉诸法律手段来保证这一点)。业界应当对此建立一定程度的共识并且即刻着手去做。指望电视观众会靠自己的遥控器来迫使电视节目提供商改进节目不总是现实的,网络信息受众手中的鼠标也未必可靠。等到“一旦需求出现”再去做,也许就晚了。

  28. 民主也也得让人喜欢才行,绝对的民主和绝对的个性化是对立的

  29. 有些话不能明说地

  30. …………

  31. keso有段时间没有更新了。

    呵呵,写的很有道理啊 。

    个人过滤,我没有意见。

    一个人愿意怎么做就怎么做,没有民主可言。

    民主是不能脱离社会存在的,一个人的过滤行为,谈不上损害民主。

    但是一个政府,你也过滤,而且是帮助很多人过滤掉他们想看的而且不违法的东西,那么就很有问题了。

  32. 首先国民连基本的分辨能力都没有,叫国家机器如何不过滤。

    89年的事件不验证此点,大学生都无法正确判断,其他阶层的理解力如何让人放心。

  33. keso大大:

    如果有人在回复中辱骂我

    那么我在评论中加入脏话的过滤词汇和敏感词汇过滤审查

    那我也算是反民主了?

  34. 其实套用到门户与细化了的rss之间的类比就很好。

    我们虽然实用rss之类的个性化的东西“限定”了自己的阅读范围,但是门户也并不太可能完全消失。毕竟在我们的生活中,很多东西和兴趣其实是不期而遇的。所以,新闻永远不会消失。而门户也似乎永远不会失去意义。只不过其意义在逐渐被弱化。换句话说,他们能搜刮到的银子在逐渐减少。

  35. 期待文章很久了。

  36. 不知道和网络开源有没有关联概念

  37. 其实过滤也有用的,不要什么东西都有。也好。

    建议豆瓣添加一个,你没有测试过的东西,而是你所喜欢的。

  38. 此文可以上GCD大报。

  39. 过滤切实让人变得狭隘了。

  40. 当keso说“少跟我提客观”的时候,他同时也用他的语言否定了本文观点。

  41. 关键是看过滤的目的是什么?

  42. 你完了

    GFW把你封了

  43. 背景不同,环境不同,所持的观点不同。

  44. 我晕

  45. 邂逅是生活的一部分,但是仅仅是一小部分。

    平台总是有限的,而生活是包罗万象的。

    我以为过滤如果是可信任的过滤,那么当然是需要的。如果需要更多的邂逅,那就随便去溜达一下就有了。

    团子提供的,就是可信任的过滤。因为邂逅多了,一个你会产生不安全感,另外一个也会失去新鲜感。所以相反的,更需要一种君子之交淡如水的长久。

  46. 这篇文章的前两句读比较猛。

  47. 近闻博客又要实名,虽然说是征求网友意见,但是已经够白色恐怖的份了。

    脑子中浮现两首歌,改编一下:

    博客实名站在红墙上高声歌唱:我要垒的更高~ 垒的更高…

    一个天真的小女孩唱着:红墙外,海那边,芳草碧连天…

    真悲哀!!!

  48. To from 203.135.175.x的能说中文的“人”。

    你所说刚好验证了我的话,哈哈。

  49. 被日渐长尾化的IT媒体,观点扩展。

    http://www.caozenghui.cn/?p=171

  50. 刚才在看 全职杀手 ,老觉得反町龙史像个人,想不起像谁,快看完的时候才电光石火般闪了一下:靠,原来像KEso!!!!

  51. 民主和自由一样。

    没有绝对的自由。

    同样,也没有绝对的民主。

    只是选择的可能性到底有多少?有多大?有多离经叛道?

  52. MIND CONTROL 只是一时的,不会永久的。高深的大词不会说,就说点通俗的小词吧,人又不是被动的傻子,天天灌输一样的东西,早晚有烦的时候,当他觉得够了,就要主动地去寻求不一样的东东,只要他还具备判断力就好。

  53. keso主要谈的还是互联网,别扯到政治,ok?GFW之类,时代白人榜国内媒体全部了漏掉一个“敏感人士”这种事情,还少吗?

    咱们大陆人就这样,党让我们看的,我们才能看;党不让我们看的,我们能看?党是我们的过滤器啊

    另:请教keso,你以前写过大众点评,你认为口碑网和大众点评的deal如何?谁会在竞争中胜出?

    我的观察:《“口碑”胜还是“点评”赢?(之一)》

    http://wyybyq.yo2.cn/

  54. 第一次亲身经历GFW的强大时

    我很愤怒 感觉自己被愚弄了

    并迫不及待地想告知周遭的人

    他们是如何快乐地甘愿被人控制在手

    现在我已经释然了

    知道自己是多么的渺小后

    我听从生活的安排

  55. 过滤器无处不在,每个人生活的圈子也是过滤器

    你的朋友也是过滤器。

    婚姻也是过滤器,工作有无也是过滤器。

    人这一生永远是生活在一个过滤器中,能跳出自己的思维和圈子看事情,就叫通情达理或者高瞻远瞩。

    总喜欢跳出自己的思维做事情,就叫不按常理出牌。

  56. 难道?

    当然你不是愤青

    那是谁让愤青成为愤青的

    就是这些百姓不能改变的

  57. 看看

  58. Keso的这篇文章正是时候,最近我们的互联网上的确过滤了不少东西.这好象意味着,一场大规模行动仿佛即将开始.

  59. 管不了的,过滤就过滤吧

  60. 引用一下該書的序:

    ————————————————————-

    數人頭取代了討論、磋商和說服,訴求的重點也因此被模糊了。多數決原則也許就像多數批評者所說的那樣愚蠢,但他不只是多數決原則……他最重要的考量是賦予人們發表意見的機會,並讓大眾接受。因此我們急需改進辯論、討論和說服的方法與架構。這才是公眾真正的問題。

    約翰 杜威(John Dewey) 《公眾及公眾問題》

    ————————————————————–

  61. 自由和民主是矛盾的,现代社会通过保障人民的消极自由,如言论自由来限制民主的滥用,应该说看什么东西也是自己的自由的一部分吧。

    民主的诉求应该远低于自由的诉求,因为希特勒也是民主上台的。

  62. 虽然要言论自由、信息透明、知情权,要民主。但还是要适当的控制管理一下,不然网上黄色信息泛滥,毒品也在网上交易,地下赌场也在网上开,那怎么办呢?

  63. 寫得好,很有見地!

    推你一個.

  64. 如果一个政府,通过设置过滤器,将它不喜欢的东西,或者对它不利的东西过滤掉,不让它的人民接触,你可以毫不犹豫地断定,这个政府是一个反民主的政府。依此标准世界上找不到一个不反民主政府

  65. 看不懂啊 好高深

  66. 民主也是个选择而已

    有的人不喜欢自己做选择 就喜欢别人给他安排

    你不要就自己的喜好说没有这种人 其实是有的

    不过我反对 强制过滤

    强制过滤是指我想要得到的被人过滤掉

    一般性的 过滤 比如我并不知道 而被人过滤掉的信息 这种属于日常行为

  67. 其实现在很多人即使你告诉他事实的真相,他也不会相信,也不敢相信吧?他们似乎不是考虑自己的利益,而是比较立场,立场似乎能弯曲正常的判断。这个我很奇怪!

  68. 想过滤的话为什么不先把那些关键词给公布出来,然后通过合法手段让我们决定最终的过滤词呢?我们不愿意让他过滤得就不应该过滤。如果系统故障,过滤掉了不应该的东西,也要在其主页上公示相应情况。如果有人或组织利用私权擅自增加或减少过滤词条应该追究其责任。

  69. 我在做一个关于怎样使中国乃至全世界的社会主义国家实现自由,民主的研究。希望与以帮助。

    要想使一个世界经济排名第三的社会主义国家实现民主,自由。武力压迫显然是会付出巨大的代价。最好的方法是在理论和思想上让全世界的共产党员意识到自己信奉的是一个错误的理论。苏联的解体,现存的社会主义国家的普遍贫穷,已使他们对马克思主义的正确性与先进性有了很大的动摇。中国就是最好的例子。中国的改革开放所取得的经济增长主要就是在经济上发展资本主义的结果。遍布全球的海外华人,华商及香港,澳门,台湾的同胞也在其中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邓小平先生表面所宣称的我们所进行的只是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改革。但是实质却是他在美国考察后,对马克思主义的极大怀疑,并在掌权后因为党内存在大量的马克思主义的坚定支持者的情况下的权宜之计。其实这也体现了我们中国人“和”的思想。在存在大量反对者的情况下减少发展资本主义阻力的通融之道。

    全球的民主人士都知道马克思主义是错误的,但却还没有一个可以使共产党员读完就马上意识到自己信奉的只是一个错误的理论。因为我在这方面取得了一定的进展。但是要想研究出这样一个完美的理论,依靠我一个人显然是不行的。所以我冒昧的请求资助我一些关于民主制度及批判马克思主义的书籍。最好是再支援一些研究经费。并在我成功如果觉得可行的话,后向全世界受苦受难的所谓先进的社会主义国家推广。THANK YOU。

    为什么我如此大言不惭?因为我从小接受的是马克思主义式的政治意识形态教育。长大后,随着中国的改革开放,在大学又受到留学归来的研究民主制度的老师及香港凤凰卫视台的影响。向往真正的民主,自由。我想再没有人比从小受马克思主义式的政治意识形态教育,而长大在大学受民主教育能够更了解所谓的马克思主义与真正的民主之间的巨大的差距了。最重要的是我从小受到家里的浓厚的中国悠久的传统文化的影响。{主要是儒家文化}。中国悠久的,博大的历史文化是任何的错误的意识形态所不能动摇跟改变的。从清末到现在,中国经历了无数疯狂的求变的改革,但是中国悠久的文化始终在我们的内心深处珍藏着。以此为锲机,再加上我对马克思主义的深刻理解,已经找到马克思主义的致命弱点,通过中国文化与西方的民主制度的完美结合,一定能够实现中国人民渴望了一个世纪的民主,自由。

    一个不甚民主的中国对世界来说存在许多不确定性,最主要是对我们普通的中国民众来说是有害的。而一个民主的中国将会给全世界带来的将是无限的想像。如果我的研究能够取得成功,很可能将会终结马克思主义给全人类带来的巨大的痛苦跟磨难。终接全世界的社会主义国家的独裁者。如果真有这么一天全世界人民都会发自内心的感谢美国人民和政府。THANK YOU。

    最后,我仅代表我本人向二战中,为中国的抗日战争中,美援华对日空战的飞虎队员,为全世界和平,民主,自由而牺牲的美国战士及为推动全世界实现民主,自由的各界民主人士致以最高的敬意。敬礼。

    我只是一个天才大四的学生,但是学无涯,一人之智,一人之力,是不可能成就真正的民主的实现中国的民主需要大家一起努力。

    如有意请回个信息。谢谢。

    我的油箱xnxxya@163.com

  70. 中国的民主进程的确太慢了 而大家却没意识到它的重要性 哎!!!!

  71. ??????????????????????????? : ?????????Thinker's Opinion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

click to change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