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6-30

这一波iPhone热,随着产品正式发售而达到高潮。尽管摄像功能不支持视频拍摄,不支持彩信,不能更换电池,不支持外部存储扩展,等等等等。但再多的不足,仍挡不住6月29日发售日的iPhone狂热。

乔布斯认为,苹果可以在第一年卖出1000万部iPhone。对于一家刚刚进入通信领域的公司,这是一个惊人的数字,但对该领域的一些重量级老玩家,这一数字实在微不足道。2006年,全球共卖出约10亿部手机,其中诺基亚的销量占36%,达到3.47亿部。仅在中国市场,诺基亚就卖掉了5100万部手机。微软在手机市场搏杀数年,也仅仅取得1%市场的战果(去年搭载微软操作系统的智能手机卖出1000万台),而且主要集中在二三线品牌,几乎可以忽略。

普遍认为,通信市场与IT和消费电子市场是两个完全不同的市场,在这里,厂商除了要直接面对最终消费者,还必须面对卡在中间的运营商。在美国,目前只有AT&T的EDGE网络支持iPhone,好在无处不在的Wi-Fi,可以满足人们高速联网的需求。但在中国这样的运营商而不是消费者说了算的市场,所有入网手机,必须摘除Wi-Fi模块,不管消费者多么需要它。可以预料,合法进入中国的iPhone,必定是缺胳膊短腿的iPhone,谁需要一个这样的绣花枕头?所以,谈iPhone对传统手机厂商的冲击,需要把中国排除在外。

iPhone来了,苹果来了,尽管诺基亚们表面上很轻视它,但他们仍然不得不认真对待这个气势如虹的挑战者。本质上,iPhone所走的既不是通信概念(其通信功能丝毫算不上强大),也不是商务概念(文字输入体验极其糟糕),像iPod一样,iPhone走的仍然是休闲概念。 我特别认同胡狼狼的说法,“对于IPHONE,实在看不出,谁是基础服务,谁是增值服务,这就是IPHONE厉害的地方。”iPhone实际上是一个改朝换代者,它把传统的电信基础服务当作一个普通的功能,而把传统的作为增值服务的数据业务和数字娱乐推到前台。所以,我们可以说出iPhone的一万条不足,但仍不得不承认,我们过去的手机定义,到了该改改的时候了。微软没能改变电信行业的游戏规则,iPhone能不能?不知道。

一个人可以随身携带多少种电子设备?就像手机逐渐夺取了数码相机的市场,我想,乔布斯最担心的,是他的iPod市场在手机的倾轧之下同样沦陷。与其被动防御,不如主动出击。所以,他用做iPod的方式,做了iPhone。iPod六年卖了1亿台,把原来的MP3播放器市场打得七零八落。iPhone呢?

2007-06-26

流量是什么?过去,它是收入,是短信联盟的收入,是网站联盟的收入,是搜索联盟的收入,甚至是流氓软件安装的收入。现在,短信联盟死光光了;淘宝易趣不打了,大手笔投入网站联盟的少了;百度能给搜索联盟的钱,也少得可怜;至于流氓软件,在过街老鼠一般的社会氛围中,大公司直接支持的越来越少了。这时候流量变成了什么?你没猜错,垃圾。

互联网上的流量,至少一半以上可以被归入垃圾的范畴。从单位流量可以产生的收益看,大多数流量的价值根本无法和百度、新浪的流量相比。即使是新浪,它的博客流量的价值也无法和新闻中心相比。而且,不值钱的流量,正在呈现出越来越不值钱的趋势。过去1000万PV带来的价值,现在可能5000万PV也赶不上。很多握有巨高的垃圾流量的网站,无比苦恼的是找不到人埋单。

我曾说过“眼球有毒”,但似乎没人信。对眼球、对流量的偏执,几乎把一代中国互联网创业者引入歧途。每个网站,甭管跟媒体沾不沾边,都好像发誓要把自己弄成大众媒体,即使弄不成《纽约时报》,至少也要弄成《太阳报》,而且只有三版,没别的版。

中国互联网的这种媒体情结,导致真正能为用户创造价值的应用型网站很难做起来,因为应用是以用户的使用为目标,而不是以用户的浏览为目标。如果门前不是车水马龙,就感觉自己没在做事,不管那些流过的车马是否真的跟自己所做的事有关。当应用型、社区型网站,纷纷都跟着流量的指挥棒转,不走偏才怪。

对流量的病态追求,实际上是把新浪的商业模式硬套到自己头上,连新浪自己都没解决UGC流量的价值问题,你不是自找难看吗?猫扑的流量即使比新浪还高,也永远无法产生新浪那样的广告价值,这是由流量本身的质地决定的。一块纯棉布料,本来可以用来做最有创意的T恤,可你非把它做成高档西装,傻B才会埋单呢。

流量的贬值,对中国互联网来说,是一件好事。起码它告诉我们,如果你不想把你的流量变成垃圾,就认真想想你能给用户创造什么价值。

2007-06-21

(这是写给一个电子报纸运营者的回信。)

XXX,你好!

我说一下我对电子杂志(包括电子报纸)的整体看法。

在如今这个信息毫不匮乏的时代,我为什么还会偶尔去买一份报纸或一本杂志?最重要的原因,在于便携性,你可以随时随地地翻阅,你可以方便地跳过任何你不想看的版面。相比电脑屏幕,纸质媒体更适合翻阅和快速浏览。当然,杂志还包括精美的印刷质感,这是电脑屏幕无法取代的。那么,一个完全忠实于原有版式的电子版的报纸或杂志,还具有上述优势吗?荡然无存。

报纸和杂志,基于纸这种介质独有的特点,经过数百年的发展,逐渐定型为我们今天看到的这种形式。换句话说,报纸和杂志的存在形式,与纸这种介质密切相关。在甲骨和竹简时代,你绝不会看到今天报纸、杂志这样的版式和装帧,因为介质不同。电视上也有所谓的电视杂志,但形式完全不同,原因是一样的,也是因为介质不同。

十几年前,有很多以CD-ROM形式发行的所谓光盘杂志,其中有些在努力保持原有纸质杂志的形式的同时,加入一些多媒体元素。这些光盘杂志的出版方认为,这种带有一定多媒体特性,带有一定互动特性的光盘杂志,将会为传统杂志赋予新的生命力。事实上,它们从来都没有过生命力。我不相信,这种已被证明没有生命力的东西,会在更加开放、更加互动的互联网上借尸还魂。

那些希望保持报纸、杂志原有版式,又不想错过数字化大潮的想法,是荒谬的。互联网已经以它自己的方式,把信息和人连接了起来,以它自己的方式,重组了海量的信息,以它自己的方式,创造了适合互联网这种介质的新的信息组织和呈现方式。看不到互联网的这种趋势,企图以不再适合互联网的旧表现形式吸引用户,以某个专用客户端软件锁定用户,这种做法注定是徒劳的。

综上,我认为目前国内几乎所有的电子杂志和电子报纸,都将是短命的。互联网需要适合这种介质的全新的形式,新瓶装旧酒,尽管看上去也挺吃力,但互联网不相信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没有出路的事情,再怎么苦劳,也还是没有出路。

很抱歉彻底否定了你们的思路。

2007-06-19

如果你随便问一个人,什么生意最好赚钱,他的回答多半会是:小孩的生意和女人的生意。

一家就一个孩子,要多金贵有多金贵,自己不吃不喝,也不能亏了孩子,这是现在做家长的普遍心理。所以,如今从学校到商家,都在打小孩的主意,而现在做家长的,基本上就是为孩子在拼命。

另一方面,一个成年男性,一年到头累死累活,挣的钱能花在自己身上的,恐怕也并不多,女人往往成为男人花钱的目标。从女友到情人,你发现再怎么挣,钱都不够花。所以你看几乎所有的大商场,都会把一大片最好的位置,留给化妆品。

回过头来看看中国互联网,会发现大家都在一门心思地做娱乐。娱乐当然是一种商业,但娱乐从来都不是商业的全部。而且,严重的娱乐倾向,弱化了中国互联网的可信度。这也是我为什么不看好腾讯“大回响、大影响”品牌升级战略的原因,就像Playboy再怎么品牌升级,也很难登堂入室。腾讯,代表的就是娱乐,就是幼稚,它跟严肃,跟信赖怎么都沾不上边。百度似乎也在往这条道上挤,好像惟恐自己的品牌太高端。

做娱乐,都是在做小孩的生意。一个40岁的人还热衷于腾讯的QQ秀,是荒唐的,除非他是为了另一桩生意——骗女孩子。把公司的客户关系,交给腾讯管理,也同样是荒唐的。梁宁问:在互联网,我们能比百度或者QQ离用户更近吗?这得看梁宁所说的“用户”是谁,如果也是小孩子,我想,很难再有一家公司比腾讯离他们更近。但如果你要做的是女人的生意呢?腾讯恐怕没那么可怕。

麦田曾经向我推荐过我爱打折网,这基本上是一个城市小女人的社区,她们的日常生活就是逛街、吃饭、美容、谈婚论嫁,所以她们很容易在这个依托打折信息建立起来的社区中,找到共同的兴趣和朋友。腾讯的确很牛,但对这个群体的影响力基本可以忽略,因为腾讯无关她们的日常生活。我爱打折网的创办者韩华,一定比腾讯更理解她所在的这个群体。她今后面临的问题可能是,如何在商业化和社区氛围之间取得平衡。

曾经一个哥们儿做了个女人网站,让我去看。打开网站的首页,扑面而来的是火辣和清凉。我说,你这哪是给女人做的网站,分明是给色鬼做的嘛。他做网站的思路仍然是娱乐,而且是低俗的娱乐。这种东西在中国互联网上比比皆是,但能称之为生意的,几乎没有。

麦田说,蚂蚁网的出发点就是“向平常生活致敬”。但是,平常生活太平常了,就像一个相貌平平的人,我们常常会忘记他的样子。而一个成功的基于平常生活的网站,其创办者一定是一个热爱生活,享受平常,充满生活情趣的人。在这方面,我得说,越是平常的东西越不平常,大部分女人比男人更懂得“平常生活”。

女人的生意是个好生意,但不一定你能把它做好。BlogHer是一个成功的女性blogger社区,据说它刚刚拿到了一笔数目不详的风险投资,这个网站的三名创始人都是女人。我不是说只有女人才能做好女人的生意,但起码,你得像女人那样感知生活。

2007-06-18

中国互联网上总是有一些成双结对的冤家,比如易趣和淘宝、卓越和当当、百度和谷歌、当年的3721和CNNIC,等等。其中,最源远流长、最为人津津乐道的,当属新浪和搜狐,他们各自除了应付投资者的预期,都花费了大量的精力去关注对方,他们互相撕扯着、扭打着、掐着咬着,从中国互联网的第一阵营,慢慢打到了第二阵营,再从第二阵营继续往第三阵营努力,乐此不疲,乐在其中。

新浪和搜狐的新一轮扭打,因博客搬家工具而起,连搜狐的CEO都赤膊上阵了。让我觉得好笑的是,他们这么吐唾沫、骂大街,撕撕扯扯了将近10 年,似乎是一点儿长进都没有,依然那么泼妇,依然那么低水平,实在有点辱没他们知识英雄的名分。也难怪,他们原本就成功得偶然,一不小心成了精英,但他们自己很清楚,论创新,他们不成,论技术实力,他们也不成,真正干得好的,只有撒泼骂街,而且是在原有水平上,绝不提高一分一毫。

就说博客搬家,在我看来,这实在是一件很能证明他们那点儿出息的事。中国有近一亿半网民,但发展一个新用户,让还没写博客的人开始写,很难,超出了他们的能力界限,他们干不了。所以,他们就把眼睛盯了已经开始写的这两三千万网民身上。让已经写的人挪挪窝儿,比让没有写的人开始写,容易多了。所以你瞧,“中国领先的”互联网公司,就只能干这些容易干的事儿,多有出息。

中国互联网风气不正,跟这些有头有脸的人物自身素质低有很大关系。人们放眼一望中国互联网,都是些骂街的精英、扯头发抓脸的富豪,怎么可能指望创新成为这个行业的主旋律。

2007-06-15

正望咨询搞了个搜索引擎盲测,这不算啥,就在不久前,雅虎、搜狗也都搞过类似的盲测。关键是正望咨询的盲测结果,Google比百度更懂中文,网上立刻炸了锅。我不想去探讨这个结果是否公正,我想说点儿别的。

eNet发表了一篇“内幕”,该文作者煞有介事地举了一堆例子,说明在盲测中领先的公司,如何在后来的竞争中败下阵来,进而否定搜索引擎盲测本身的价值。不过很可惜,要么是该文作者健忘,要么是他还不会使用搜索引擎,他居然把漏掉了另外一个更重要的例子。

早在2003年,百度在改善搜索质量的闪电计划完成之后,也曾委托《中国电脑教育报》搞过一次万人盲测,结果是百度战胜Google。再后来的结果大家都知道了,百度逐渐占据了中国搜索引擎超过六成市场份额。你瞧,盲测中领先的公司,不一定最终都失败。

用户选择哪个搜索引擎,涉及的因素很多,在搜索质量差别不明显的情况下,品牌、周围人的使用、以及对该品牌其他产品的了解,等等,都可能影响用户的选择。盲测所测试的,只是搜索质量这一个因素,尽管它可能很难影响用户的选择,但搜索质量却是一个搜索引擎是否有资格加入竞争的关键因素。

4年前,百度还不太为人所知,它的万人公测活动,把自己和市场上最知名品牌Google摆在一起,至少让很多人知道了百度,并且知道它的搜索质量并不差。从那时开始,百度逐渐成为中国互联网上一家不能被忽视的公司。盲测没用?

即使今天,各种质量监控手段日趋完善,盲测仍然是评判不同搜索引擎搜索质量的一种重要手段。

由于独特的文化和社会习俗,以及独特的规则和潜规则,几乎所有跨国公司来到中国,都面临一个棘手的本土化的问题。而涉及意识形态等所谓敏感领域,本土化的问题就变得更加突出。本质上,本土化不完全是一个做不做恶的问题,它主要是一个生存技巧问题。

你看,微软在中国,十几年都吃不开。陈永正一上台,好了,本土化问题迎刃而解,尽管微软中国并没有改名叫中国微软。你再看eBay易趣,从口水战到流氓软件,该干的坏事一样没少干,到头来,还是输在本土化上。

谷歌和新浪合作,被很多人认为是谷歌的一次成功的本土化,甚至谷歌自己的人也这么理解。这也太不拿本土化当干粮了吧?倘若本土化真的这么简单,新浪还做什么媒体,干脆开展一项新业务——本土化服务商,坐地收钱好了。而且,在谷歌之前,早就有百度、OpenFind、中搜等搜索引擎跟新浪合作过了,谷歌顶多算是新浪的第四任相好,新“浪”而已。

百度的成功,并非跟新浪合作带来的。相反,以2002年新浪欠费百度停机事件为标志,百度走上独立发展的道路,尽管确实有些无间道的意味,但这才是百度成功的关键所在。若论懂中文,百度肯定比不上吕叔湘、王力,与其说百度更懂中文,不如说百度更懂中国,更懂中国这个市场。

本土化,不是一种姿态,更不是一次市场事件。真有那么简单的本土化,本土化还会是一个问题么?

2007-06-12

新浪是什么?媒体。新浪也曾经做过很多次尝试,比如试图让自己成为一家网络游戏运营商,比如尝试过不靠谱的“跨媒体”,但结果证明,新浪做得好的,只有媒体这个本份。这也从另一个角度证明,新浪谁都可以替换,只有陈彤是惟一的。

所以,新浪和谷歌的合作,几乎从一年前曹国伟就任新浪CEO,就已经注定了。曹氏新浪,干脆利落地砍掉了所有非核心业务,能卖的卖,不能卖的关,集中力量,吃定媒体+广告。这么做,让新浪成为一家没有什么想像力的公司,但新浪公司结构的最大特点,就是有经理人,没有所有者,谁上台新浪就是谁的,要想像力做什么?这不是个向左走向右走的问题,对新浪来说,让CEO把目光放到3年以后,是可笑的。

像新浪这样“专注于”媒体本份,又颇具影响力的公司,中国互联网上再也找不出第二家。如果和谷歌合作,可以省自己的钱,同时拿别人的钱,我实在想不出拒绝合作的理由。在这个合作中,谷歌是赢家,新浪也绝对不是输家。CFO出身的曹国伟,当然不可能把这么简单的小九九打错。

有人猜测,多年的绯闻主角新浪,最终可能真的会卖掉,比方说,卖给分众传媒。当然前提是,双方得先把各自的利益谈清楚,不能像陈天桥那样不声不响地玩儿偷袭,以势压人硬上弓。

如果你手里有30美元左右买入的新浪股票,别卖,盯着曹国伟,等曹国伟出手的时候,你再卖,绝对不会亏。

2007-06-09

(这是给一位twitter克隆者的回信。)

XXX,
 
尽管我不赞成直接抄袭别人的创意,clone别人的产品,但这个问题还算不上有多严重。
 
我觉得,创意和产品都不难clone,真正难clone的是,别人当初设计这个产品时的思路,以及后来引爆流行的路径,这些是无法再现的。
 
twitter这样的创意,如果出自另外一家公司,八成很难形成产品,因为它太简单了,简单到几乎没创意。但是,twitter却真的凭借它的简单到近乎简陋,成功了。当大量的用户聚集到twitter上,我们所能看到的,只是一个简单的产品也可以取得巨大的成功,却看不到在默默无闻的1年多的时间里,twitter做了什么。
 
作为用户,我们经常会对一个产品指手画脚,说缺这个功能,少那个特性。所以,我们常常看到产品的开发者为了“满足用户”,而让一个简单的产品变得复杂,却很少看到,能一直保持一个产品始终简单、单纯、直接,不为外界所动,固执己见。
 
但是,越是简单的产品,越是难以复制得惟妙惟肖。蒙德里安的构图何其简单,但世界上再也不会有一个clone的蒙德里安能够被大家接受。所以,clone一个简单的产品,要比clone一个复杂的产品难多了。因为最初的简单是灵魂中流淌出来的,而不是学出来的。
 
因此,模仿twitter,不太可能模仿出一个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