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7-27

去年我曾说过,电子商务要成为中国互联网的另一根支柱(目前的支柱是广告),取决于一个前提,即它是否能让更多的消费者、商家和合作网站从中受益。马云在这一点上是非常聪明的,在大家都一窝蜂地扑向互联网的娱乐价值的时候,他把目光投向了娱乐之外。

中国作为世界工厂,国际贸易是很多制造型企业的命根,比如中国的打火机、纽扣和鞋子的生产商。如果你能帮这些企业拿到国际订单,那么这些企业就非常愿意付出一部分收入给你。这就是阿里巴巴的模式。阿里巴巴帮中国企业赚外国人的钱,但它自己赚的却是中国企业的钱。

一个朋友年初开始创业,也是做国际贸易。他花6万块钱买了一个阿里巴巴的“中国供应商”资格,同时,他也试着自己在Google上投放英文关键词广告。经过比较他发现,阿里巴巴确实可以带给他一部分订单,但成本却要远远高于Google带给他的订单。

借助Google提供的网站访问分析工具和AdWords优化工具,他的网站目前达到了一个很高的转化率,即通过广告产生的订单数与他的广告的点击数的比率。也就是说,只要他增加广告费的投放,就会带来更多的订单。现在他非常理解为什么Google值1600亿美元,因为一个庞大的长尾电子商务市场在支撑着它。这就是为什么在Google AdWords最大的买家中,亚马逊和eBay占据了前两位。

但让我的朋友感到迷惑的是,作为最大的跨国B2B平台,阿里巴巴为什么不加大对Google的英文广告投放,就像它在国内与搜索引擎和门户网站合作推广淘宝一样,帮助中国供应商更好地取得国际订单。

在他看来,AdWords优化,可能是一个比SEO更有效,更快捷,而且更可控的绝好的生意。因为大多数国内生产企业对此所知甚少,缺乏专业知识,而且不了解西方客户的搜索习惯。所以,大多数制造企业只能被动地依赖阿里巴巴,却无法自己利用互联网开展业务。而阿里巴巴并不是一个交易平台,它只能向国内的经销商收费,却无法向国外的采购商收费。这大概也导致它投放AdWords广告的意愿不足。阿里巴巴更愿意更愿意向国内的供应商做推广:通过我,你可以把产品卖到全世界。却不愿意向国外的采购商做推广:通过我,你可以买到更物美价廉的产品。因为后者不向它付费。

相比亚马逊和eBay各自约800万个Google关键词的购买量,国内有如此魄力的电子商务公司很少,而能提供AdWords专业服务的公司更少,这很可能是一个巨大的市场机会。

同时我也想到,Google的价值到底是什么?肯定不是娱乐,娱乐比Google做得好的有的是;也不是简单的流量,Google的流量一直没有超过Yahoo!。Google的最大价值,或许就在于通过它所创造的价值。我朋友的公司,只是个成立几个月的很小的公司,到今年年底,月销售额估计将接近200万美元,他当然乐于把更多的钱送给Google。问题是,国内有他这样的互联网操作能力的公司太少了。

马云抓住的是中国的机会,这个机会有多大?我想,肯定不会是一个阿里巴巴可以涵盖的。

2007-07-21

新浪、腾讯、网易等合纵对抗搜狐,恕我眼拙,实在看不出能在多大程度上改变中国互联网的格局。这里面涉及很多更深层次的潜规则,有关方面不便明说,我们也不好乱猜。如果一定要给这种对抗找个意义,我只能说:没什么意义,都是钱闹的。

所谓钱,主要是企业巨大的广告费开销。现在各网站的奥运广告招商计划,大概都到了实施阶段,谁也不想眼看着这些美丽的、可爱的、令人朝思暮想、茶饭不思的钞票,都跑到搜狐一家。尤其是新浪,8、9年来,一直扼守新闻要塞,从未失守,更无法容忍搜狐的广告收入一举超越自己。所以,无论有没有联盟,新浪都不会在自己的优势项目上,坐以待毙。对这些门户网站来说,奥运,不过是一场抢钱游戏。

搜狐垄断一届奥运会的梦想,注定不可能实现。奥运会在北京举办,中国网民的信息获得渠道将空前的多,搜狐不可能也没能力包办。而且,广告主不是傻子,联盟网站更广泛的用户覆盖,绝不是一个奥运赞助商就能替代的。更关键的问题是,获得了信息的网民,当他们想要表达、想要诉说的时候,他们会去哪里。超级女声网络传播的成功告诉我们,今天的网民,不再仅仅满足于门户喂给他们的信息了,他们不可遏制的表达欲,新浪没有满足,搜狐更没有满足,倒是在一直不为人知的超级女声吧中得到了满足。

百度没有,大概也不会参与任何一方的联盟,但这不代表百度不会成为奥运会的最大受益者之一,尽管目前它的奥运会吧还很冷清。如果说改变格局,应该是指网民流向的改变,网民习惯的改变,而不是谁在那一个月中挣了更多的钱。

再过几年,无论新浪、搜狐之间打得多热闹,也不会再有人关注,因为整体上他们正在走向没落,走向边缘。中国互联网的格局,跟他们的关系将越来越小。大概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奥运的广告收入,就变得像救命稻草一样美丽。

2007-07-18

Facebook是近段时间最受关注的Web 2.0公司,随着IPO的可能性日益增加,Facebook也很可能成为商业上最成功的Web 2.0公司。我相信,如果Facebook真的成功上市,它对互联网行业的长期影响将不在Google之下。正如Slate.com专栏作家Christopher Beam所说:“这家网站日益增长的用户们,都是具有良好名誉以及干净社会形象的来自公司的精英们。”更重要的是,不像一般网站的用户只是个抽象的概念,在Facebook,你确切地知道他们分别是谁。

今年5月,Facebook平台正式推出,立即赢得满堂彩,不到两个月时间,这个平台上已经汇集了将近2000个应用,Facebook的号召力,或者说Facebook能给其他互联网公司带来的好处可见一斑。不少人认为,Facebook正在成为互联网上的Windows。借助Facebook成功的前期运作,以及数量庞大的高品质的忠实用户,Facebook似乎正在成为新平台的主宰者,以及新产业链的主导者。这是微软在PC时代曾经扮演过的角色,微软将硬件、软件和IT服务串联为一个整体,荣辱与共,互相依存。

iLike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这个音乐分享网站自从去年10月上线以来,半年多时间总共获得了300万注册用户。但自从他们为Facebook平台开发了一个音乐应用,两周时间就给自己带来了300万新注册用户,并且正在以每天30万注册用户的速度增长,这让他们成为用户增长最快的音乐服务网站(关于iLike奇迹般的增长,可参见花花更详尽的陈述)。在Facebook上,病毒式传播的速度远远超过过去的PC平台。

这可能也是Facebook的问题所在。在PC平台上,安装什么软件基本上是一种用户完全自主的行为,用户拥有选择的自由(流氓软件除外)。但在Facebook上,用户并不是一个个孤立的个体,每个用户都是一个或多个网络的一部分,个体成为一个巨大的神经网络中的神经元。每个用户都可以很容易地邀请他的所有好友启用一个应用,当越来越多的好友加入到这样的游戏中,你每天就要面对无数个新应用的请求。说实话,我根本没有时间去逐个试用这些应用,也无法对这些应用的价值做出判断,因为我已经被这些潮水般涌来的应用请求给淹没了。

如果说,PC平台是以独立应用为核心,Google平台是以信息整合和网络协同为核心,那么Facebook平台则是一个以人气为核心的平台。从这个角度看,Facebook迅速成为一个病毒营销平台,实在是一个再正常不过的自然发展。没有人怀疑Facebook的影响力,但我仍然十分怀疑,这个平台的承重能力是否有想象的那么大,或者说,Facebook是否足以担当新门户的角色?

我在Facebook上只有100多个好友,比起那些拥有成千上万个好友的人,算是检点多了。但即使这样,好友们的活动我也基本上关注不过来,我不得不从“News Feed”中取消了大部分应用的首页显示权。我不知道拥有数千好友的人,是怎样应对洪水般涌来的朋友活动信息的。Facebook作为一个严肃的社交平台,价值显而易见。我担心的是,用户尝试新鲜事物的兴趣能维持多久,用户被层出不穷的新鲜事物打扰的承受力能维持多久。这些,将决定Facebook的承重能力。第一个iLike所引发的病毒式传播,还会出现在第二个、第三个iLike身上吗?

我用Google Reader读blog,用Flickr浏览并发布照片,用豆瓣选书,用友播听歌,用土豆看视频,用Donews写blog……把这一切全都集成到Facebook平台上,那样的“一站式”真的是我需要的吗?

2007-07-16

10年前,所有的互联网公司都是小公司。10年后,你不能再说Google、Yahoo!、eBay、Amazon是小公司。在小公司成长为巨人的过程中,VC斩获颇丰。现在VC说,互联网游戏已经不好玩儿了,因为互联网上巨头林立,小公司成长为巨人的机会越来越少了。所以,他们纷纷把目光投向传统行业,在一段时间内,零售业尤其受宠。

一方面,新成立的中国基金越来越多,募资数额越来越高,另一方面,投资互联网项目的口袋越把越紧,能拿到投资的新项目越来越少。大笔的钱流向餐饮、酒店、零售等最传统的行业,互联网创业者一边眼巴巴看着漫天飞舞的绿纸,一边叹息它们总也落不到自己脑袋上。

10年前,丁磊、张朝阳们开始创业的时候,他们并不比现在的创业者多多少创意,只不过那时候互联网上没有巨人,他们只要简单地copy to China,10年后,他们就成了巨人。在他们的阴影之下,新一代创业者继续玩儿巨人们玩儿剩下的copy to China的游戏,已经不太灵光。除非你是王兴,copy完了Facebook,再copy一个Twitter,但你首先得祈祷,你也能遇上一个陈一舟。对中国互联网来说,copy常有,而陈一舟不常有。豪门们更喜欢的方式是,这玩意儿不错,咱也做一个。既然买来的也是copy,何不自己copy一个。(顺便说一下,我从未在饭否注册过,那里的keso和我无关。)

6年前,陈天桥离开中华网,用仅有的30万美元代理了《传奇2》。不久前,中华网游戏CEO叶克勇说,中华网要用100倍的资金追赶陈天桥。脑白金巨人史玉柱则直接用钱来恐吓创业者:没有1亿元别进入网游。当然,也有不怕死的还真就进来了,而且从陈天桥那儿赚了1亿。陈天桥还进一步挂出一张大饼,上书“20亿元”,号称要造就20个亿万富翁,意在鼓励更多的创业者杀进网游行业。不过我很怀疑,杀进去不难,但1亿的大饼真的能吃到,然后还能全身而退,恐怕就没那么容易了。

如果一个行业的进入门槛只剩下钱了,我无法相信这个行业还能有什么真正的创意。没人喜欢整天陪一群大款吃饭,除非你的目的根本不是吃饭。假如互联网也给弄得像房地产行业一样,比拼的只是资金、权力、关系,它还是互联网吗?所以,我特别希望Facebook能扛到自己IPO,既然它已经拒绝了Yahoo!的16亿美元微软的60亿美元真的就比一个梦想更有吸引力吗?

我们信仰互联网,不是因为这里有成批的富豪或者成堆的美元,而是因为金钱在这里的作用,远比它自以为的小。在所有涉及人的创造力的领域,金钱只起辅助作用。否则,今天最好的互联网公司很可能是联想的FM365。既然中国人可以把克隆、作弊这种事儿干得如此出色,我相信他们可以有更好的创意,只要他们愿意给自己一个稍微高一点儿的梦想。

2007-07-12

在5月份的第二届互联网社区大会上,坐在台上的杨勃被问起对口碑营销的看法时,杨勃说了句大实话:我觉得口碑营销这个词本身就是矛盾的。后来杨勃担心自己这么说会不会有点儿搅局,但他还是认为,口碑就是口碑,营销就是营销。营销冒充不了口碑,口碑也无法代替营销。

在互联网逐渐由信息网络发展为人际网络的过程中,怎么从人际关系中,挖掘出真金白银,挖掘出新的商业推广手段,确实让很多人想得头发都白了。但对口碑这种东西的理解,我感觉不但没有进步,反而正在日趋庸俗化。对很多商家来说,口碑营销就是廉价营销,大致相当于找人上街派发小广告,或者在所有可以写字的墙上喷上“办证”。所以,花点儿小钱买个话题广告,或者干脆雇人在BBS灌水,都成了口碑营销。这不,现在连博客评论都可以花钱买到了,1000多块钱就能买1000个博客的评论,便宜死了。

什么是口碑?桃李不言,下自成蹊,这才是口碑。自己羞羞答答地不言,排出九文大钱雇几个人替自己言,然后在一两个月内就营销成了口碑?笑话。同仁堂的口碑,不是靠自夸或雇人夸吃不死人建立起来的,而是靠几百年来忠实于“炮制虽繁必不敢省人工,品味虽贵必不敢减物力”的古训,传播开来的。真正的口碑,是无视商业、政治或任何其他强大力量的压迫,在民间顽强传播的。就像梁山好汉虽不被任何统治者喜欢,但他们的故事仍然在民间传唱了上千年。

营销绝不是口碑,一万个人在blog上写着同一个话题也成不了口碑,除非被营销的每个人都是无脑儿。一边有100个blogger替你唱赞歌,一边有10000个用户在论坛上痛骂,我不知道,你要的到底是什么样的口碑。

互联网发展到如今,不再只是一个灌输平台,当更多的人拥有了发言权,企业必须考虑坐下来,参与对话。钱的确可以支配一些东西,但钱永远都不可能支配每个人的口和心。这是个对话的时代,学着了解对话,参与对话,正在成为企业的一门必修课。这个过程,没有终南捷径。口碑营销不出来,但却可能通过对话产生。

2007-07-09

12年前,当Rob Glaser离开他工作了10年的微软公司,创办RealNetworks的时候,他认为自己选择了一个无比正确的创业方向——流媒体技术,因为微软对此不感兴趣。那时候他对创业者的忠告是,避开微软。

12年后,Glaser还在为微软的垄断而苦苦拼争的时候,更年轻的YouTube们却早已远远地把Real甩在身后。论技术、论声望、论历史、论公司实力,怎么都轮不到YouTube,但当互联网视频时代真的呼啸而来的时候,Real又在哪里呢?当Real忿忿不平地抱怨微软垄断的时候,连Google都无法阻挡YouTube的火爆。

在Real一边跟微软打着官司,一边努力地向娱乐业抛送媚眼的时候,YouTube只做了一件事——把平台开放给用户。Real的节目向导还是娱乐明星阵地,YouTube早就让普通人的创意红遍网络。做了12年的RealNetworks市值只有12.5亿美元,YouTube做了一年就卖了16.5亿美元,貌似不公平,但却很说明问题。

时代在变,死抱着传统内容,轻视网民创造力的人,就像起大早赶晚集的Real,注定被这个时代的网民慢慢忘记。我看到仍有很多公司花大价钱去购买传统的娱乐内容,去跟传统内容提供商进行不平等的合作,我仿佛看到,更多的Real正在未老先衰。

Real错失了网民自己的视频时代,不免令人扼腕,但Real的Web 1.0思维几乎注定让它与这个时代无缘。

2007-07-05

Jakob Nielsen的可用性第一准则,就是不要听用户的。建硕很早之前也追问道:喜欢有之,还是喜欢用之。苹果的乔布斯相信,用户的需求不是他自己发现的,而是你替他发现的。在iPod出来之前,没人知道自己需要一个iPod。

跟着用户的抱怨跑,死了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用户,因为他是用户,抱怨是他的权利。世上没有完美的事物,所以不可能没有抱怨。

有人开发个产品,处处听用户的,惟恐得罪了用户,惟恐做出来用户不喜欢,所以每增加一个特性,都要问问用户,网站改改版,也要做用户调查。如果用户都成了你的产品经理,还要你做什么?如果你不能比用户更深刻地理解你的产品,还要你做什么?

Google也搞用户调查,比如Google Talk的新功能投票。但你千万别认为这是Google拿不定主意,所以征求用户的意见。实际上,Google所列出的那些新功能,我相信都会出现在Google Talk的未来版本中,只不过他们需要确定一个优先级。

豆瓣每次网站做些小变动,总会有用户大声反对,要死要活的都有。但结果呢?迄今还没出过人命,而用户对某些功能的访问率明显提高了。因为杨勃相信数据,相信用户怎么做比他们怎么说更本质。

一件有创造性的工作,在很大程度上不是满足用户已有的需求,而是创造尚不存在的需求。你怎么可能指望用户对自己尚未意识到的需求,提供有价值的看法呢?李彦宏曾经问:谁说了算?在百度,当然是PM说了算。网民说了算?别扯了。

现在Twitter面对大量克隆产品的竞争,所以一定会面临来自用户的要求增加功能的压力。听不听?是个大问题。从来没有坏产品,只有不称职的产品经理。

2007-07-02

成功的创业者再创业,更容易取得人们的关注,这很容易理解。所以,Digg.com的创办者Kevin Rose宣布他的新武器Pownce正式开始内部测试 ,短短几天时间,pownce这个新词就遍布网络。很多人拿Pownce和Twitter比较,并称之为Twitter杀手(Twitter killer)。这让我觉得有点儿怪异,仅仅因为它比Twitter功能更多?

不过也不奇怪,Rose的Digg也曾经以Slashdot杀手的形象猛炒过一阵,还真被他炒成了,Slashdot效应(Slashdot effect)成功地被替换为Digg效应(Digg effect)。现在,趁Twitter正处在口碑传播的高峰阶段,在中间横插一杠子,好处自不待言。这方面,Kevin Rose绝对是个行家。

Twitter也同样是由成功的创业者创办的,Evan Williams创办的Blogger.com成功地卖给了Google。与Kevin Rose的高调不同,Evan似乎更低调,所以Twitter上线大半年之后,才出现引爆流行的机会。现在,Twitter的克隆产品在全世界雨后春笋般涌现,但是,越是简单的产品,越是难以复制得惟妙惟肖。所以,很多挑战者走上了增加功能的道路,但增加功能就必然要付出另外的代价,即限制可能性。Pownce增加了大文件传输、群组消息、事件共享等功能,并且拥有一个利用Adobe AIR构建的绚丽的客户端,貌似比Twitter更强大。但问题是,强大是Twitter追求的目标吗?

把Pownce看做Twitter的杀手,是一种很怪异的想法。电脑功能很多,因此电脑就会成为游戏机、MP3播放器的杀手吗?我更愿意把Pownce看做是一个文件分享和传输工具,就像王志东的Lava Lava,我不明白为什么非要把竞争的矛头对准QQ,而不是强调自己的主要特色?有人建议Twitter增加功能,以阻止竞争对手的蚕食。我倒觉得,Twitter的运营者务必要坚持自己的理念,遏制增加功能的念头,保持它的简单甚至简陋,让Twitter成为独一无二的。

再说几句国内的Twitter克隆。中文用户已经快要把Twitter变成一个大聊天室了,这让人比较烦。但这也说明一件事,即国内用户和别的国家的用户有着不同的需求,他们可能更需要一个群聊工具,而不是一个行动和想法的记录工具。所以,国内的Twitter克隆者完全可以从强化群组聊天的功能入手,让这个功能更方便,更好用,更具特色。就像任何人都可以在百度创建一个自己的贴吧,如果任何人都可以通过Twitter克隆创建自己的跨平台的聊吧,并可以邀请别人加入,或许会成为一个很好的卖点。

至于Twitter杀手,还是歇歇吧,除非你能比Twitter更简单,反正目前我是一个都没见到。

2007-07-01

Isaac Mao曾经写过一篇《2.0网站如何赴死》,忠告创业者,创业的时候要善待用户,创业失败了同样要善待用户。让用户取回他们的数据,或者提供将数据转移到其他网站的方案,不但是创业失败应该做的,即使没失败,由于业务调整关闭一个服务,也同样需要这么做。

Web 2.0公司所拥有的网站数据,大多并非网站的自有资产,而是来自用户的贡献。我曾经用过网易的个人主页服务、免费邮箱服务、网站统计服务,网易还健在,但这些服务都不知去向,我曾经的喜怒哀乐,曾经的心血和热情,也都随之不知所终。这留给你的感受是,对于这些网站来说,用户是微不足道的,当他们不再需要你,你所留下的所有数据,连垃圾都不如。

UUZone突然关闭又突然开放,没有跟它的用户打过任何招呼,谁还敢相信这样一家公司?所以,趁它能访问,用户最好赶紧备份自己需要备份的数据,然后远走高飞。不管UUZone是否打算继续经营,它已经不值得信赖。

有时候我觉得,成熟的1.0公司,要比稚嫩的2.0公司更关心自身的品牌形象,更懂得该伺候好自己的用户。刚才,我收到了Yahoo! Photos团队的邮件,正式通知我Yahoo! Photos将在太平洋时间今年9月20日下午9点关闭。当然,在此之前我已经利用Yahoo!提供的转移方案,把Yahoo! Photos的照片转移到了Flickr。不管过去Yahoo! Photos的经营如何不思进取,作为用户,我没什么可抱怨的。雅虎不但提供了向Flickr转移的方案,还提供了向竞争对手的服务转移的方案,因为用户可能并不适合Flickr,此外,你还可以打包下载或订购CD。

所有的互联网公司都属于服务行业,顾客是上帝是通则,并不因免费顾客就成了孙子。但大多数中国用户,已经当惯了孙子。

附:Yahoo! Photos的邮件

Dear Yahoo! Photos user,

For some time now, we’ve supported two great photo sharing services: Yahoo! Photos and Flickr. But even good things come to an end, and we’ve decided to close Yahoo! Photos to focus all our efforts on Flickr —- the award-winning photo sharing community that TIME Magazine has called "completely addictive."

We will officially close Yahoo! Photos on Thursday, September 20, 2007, at 9 p.m. PDT. Until then, we are offering you the opportunity to move to another photo sharing service (Flickr, KODAK Gallery, Shutterfly, Snapfish, or Photobucket), download your original-resolution photos back to your computer, or buy an archive CD from our featured partner (for users of the New Yahoo! Photos only). All you need to do is tell us what to do with your photos before we close, after which any photos remaining on Yahoo! Photos will be deleted and no longer accessible.

Of course, we hope you’ll join us at Flickr (you can even use your Yahoo! ID), but we also realize that Flickr may not be for everyone. In the end, we want you to find the service that’s right for you, and we hope you take some time to learn more about your options before making this important decision.

Please give us your decision by Thursday, September 20, 2007, at 9 p.m. PDT. After that time, any photos remaining in Yahoo! Photos will be deleted. Click here to make your decision, or review a list of our frequently asked questions.

Thanks for being a part of the Web’s largest photo sharing service — we hope to see you over at Flickr!

The Yahoo! Photos t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