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8-28

有很多头衔可以定义马克·库班,比如富豪、小牛队的老板、投资人、blogger,等等。作为一个著名的blogger,他常有惊人之语,比如“只有傻瓜才会买下YouTube”(可惜,话音未落,Google就成了那个“傻瓜”)。最近,他说“互联网已死并且乏味”(The Internet is Dead and BoringThe Internet Is still Dead and Boring),马上引起一些争论。

马克·库班自己是一个互联网的受益者,他创办的第一家公司MicroSolutions,一家电脑咨询公司,卖给了前互联网时代的网络服务商Compuserve。他在第一次互联网泡沫时期创办的流媒体广播网站Broadcast.com,在互联网泡沫破灭前夕,成功卖给了Yahoo!。不过,他的另一个互联网公司IceRocket就有点儿生不逢时,尽管拥有搜索、blog等热门概念,并跟MySpace搭上关系,不过IceRocket实在是有点儿不死不活,勉为其难。

库班说互联网已死,是因为在他看来,互联网已经成为一种实用工具,就像汽车、电视、无线电、飞机、高速公路、车轮和印刷机一样。所以我想,在他眼中死去的那个互联网,大概是作为基础设施的互联网。或许也可以说,电已死,因为好像我们能想到的所有大规模发电的方式,比如火力、水力、风力、太阳能、核能等,都已经基本发明完了。不过,电所引起的人类生活方式的巨大变革,看上去却好像仍在路上。

我愿意把互联网比作电,它不是一种可以和汽车、电视、飞机相提并论的具体的设备或设施,它是一种能量,一种可以产生大量新的可能的物质。库班说,今天的互联网体验,和5年前几乎没有区别。不过他似乎忘记了,5年前他大概还没有写blog,也没有那么多人订阅他的blog。如果他有小孩,应该问问孩子们所使用的那个互联网,是否跟他的互联网是同一个。

电影响我们生活多久,互联网就将影响多久。这种影响,不是作为基础设施的电能和互联网带来的,而是由它们驱动的其他东西带来的。Web 2.0的兴起,不过是爱迪生刚刚发明灯泡。现在就开具死亡证明,未免太早了。更不能因为自己的互联网投资沦于失败,就迁怒互联网。

2007-08-24

传说中的《博客服务自律公约》,终于粉墨登场了,据报道,人民网、新浪、搜狐、网易、腾讯、千龙网等十多家博客服务提供商共同签署了该公约。除了那些常见的官话、套话,这个公约的核心点,也就是最为媒体所关注的,是第十一条“鼓励博客服务提供者对博客用户实行实名注册,注册信息应当包括用户真实姓名、通信地址、联系电话、邮箱等。”

说实在的,我搞不懂让这些BSP搜集用户的真实姓名、通信地址做什么?是希望再增加一个泄露个人隐私的通道?还是为了满足秋后算账或打击报复之需?所谓自律,照我理解,应该是服务商宣誓自我约束,并请公众予以监督。但用户的注册信息应该包括什么,似乎跟自律无关,倒是明显透露出“律”网民的企图,颇有深意。

去年就有人为博客实名制煽风造势,说博客的语言暴力已经成为一种公害,并举出韩寒等作为例证。不过这个例子实在太弱智,除非他们认为韩寒是个假名字。为了进一步寻求国际援助,他们还把韩国的实名制作为“国际惯例”欣然予以接轨。不过,据报道,韩国的实名制并未达到预期的效果

我想,在那些人的骨子里,和谐社会大概是被他们“律”出来的,因为他们是官,我们是民,我们就该被他们管着,一放松,我们就成了“网络暴民”。可问题是,这社会杀人放火之类的真暴力层出不穷,他们不觉得有什么危险,一丁点儿“语言暴力”,就伤害了他们脆弱的心灵,惟有“律”了博客方才安心,可真是像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

好在,这只是一份“自律”公约,有BSP愿意律,就让他们律好了,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而且,历史上曾经有过的“中国互联网行业自律公约”、“中国互联网网络版权自律公约”、“互联网地址注册服务行业自律公约”、“北京网络媒体自律公约”、“北京市无线移动增值服务行业(SP)自律公约”等等千奇百怪、数不胜数的“自律公约”,就像那无数的婊子的牌坊,总被雨打风吹去,除了留下一点笑谈,基本上没人真的拿它当个玩意儿。如果他们真的能自律,还会有这么些个“自律公约”吗?

所谓官方,总得开开会,发发奖,制定个自律公约啥的,都属于日常工作的一部分。没了这些事儿,不就成了尸位素餐了。所以,《博客服务自律公约》也是一项日常工作的成绩,放在那儿,等它和别的“自律公约”一起,慢慢落满灰尘,就没人再提这茬儿了。

2007-08-15

中国的互联网向公众开放,满打满算只有10来年的历史,最“老”的互联网公司,也不过是10年老店而已。如果按狗年纪年,1年等于7年,这些10年老店就差不多相当于70年老店了。不过,我这里所说的“老”,并非完全是一个时间概念,主要是说肌体的生命力。

成立于1997-1999年之间的那些互联网公司,比如三大门户新浪、搜狐、网易,比如做电子商务的阿里巴巴、网盛、当当,比如做网络广告的好耶,等等,如今都成了中国互联网上的权贵,德高望重,颐指气使。更重要的是,与他们占有的资源、资金和人才相比,他们能为中国互联网带来的创新和价值,已经今非昔比,他们日新月异的青年时代已经成为过去,每年百分之几百的增长也早就成了一个遥远的回忆(网盛甚至已经陷入负增长)。

不光是中国,在美国,很多人认为Yahoo!也老了,其实Yahoo!不过才13岁,但跟9岁的Google相比,Yahoo!确实老态毕现。在一个变动快速的行业,新的涌现得快,老去得也快,所谓新,只是瞬间的事。

不过好玩儿的是,这几年一些“老”公司,在他们已经失去锐气,成功地沦落为互联网上的传统行业之后,却成为资本市场的宠儿,比如网盛科技。还有很多“老”公司也在盘算着投资者口袋里的钱,比如阿里巴巴和当当。阿里巴巴的百亿美元市值似乎指日可待,当当网的10亿美元估值竟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

也许在别的行业,老就是一种资历,但在互联网不是,创新的活力才是。Yahoo!从被投资者追捧,到被投资者抛弃,也就那么几年时间。投资者发现,尽管它很能吃,但消化机能在衰退;尽管它有引以为傲的庞大的用户数字,但收入几乎不再增长。

并非所有“老”公司,都失去了活力。不过我发现,所有失去活力的“老”公司,几乎都是非常高调的公司,而那些既“老”又保持着活力的公司,反倒大都十分低调,比如腾讯。或许,高调不过是伪装色,用来掩盖失去了活力的“老”。

2007-08-06

Facebook去年推出的两个功能,News Feed和Mini-Feed,对于激活朋友圈子之间的互动,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通过News Feed,你可以对朋友最近的活动一目了然;通过Mini-Feed,则可以让你的朋友了解你的活动。

尽管这两个功能曾引发过部分用户的隐私关切,甚至有人专门写了个用户脚本,用于彻底清除自己的Mini-Feed。但你不能不承认,这两个功能增加了我们登录Facebook的频率,也延长了我们每次在Facebook上活动的时间。此外,它还可以让用户在添加好友的时候,注意节制,因为你不想让大量你不认识的人的News占满你的首页。

其实,Facebook本身,就非常注意节制。在3年多的时间里,Facebook几乎每一步都走在正确的道路上。从开始对部分大学开放,到对所有拥有.edu邮箱的用户开放,到对全部网民开放,到推出News Feed和Mini-Feed,到建立Facebook平台。我们不知道Mark Zuckerberg是否早就有一整套规划,但起码我们可以看到,Facebook没有急于一口吃成个胖子。对大多数创业者来说,节制扩张的欲望,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因为很多创业者对自己的项目本身,缺乏自信。

Facebook的关注曲线增长曲线,都如此完美,没有大起大落,恰好代表了这个团队的平和而自信的心态。

有节制并不是无所作为,也不是甘愿平庸。一个做了3年的网站,仍然毫无起色,这不是有节制,而是没想法。节制是对节奏和分寸感的良好把握,是对自己所选路径的坚定的信心。在这方面,Facebook确实是个很好的案例。

Facebook的成功,已经并还将继续催生出一堆跟风者。但跟风往往很难做到节制,只会导致几百家视频网站相互厮杀的奇景再次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