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9-30

珊瑚虫作者被抓一事已经沸沸扬扬,来自不同渠道的消息在网上传播。但此事的态度,不同的人却有着截然不同的立场。有人无条件支持珊瑚虫,谴责腾讯公司将此事升级成刑事案件的做法。也有人从保护知识产权的角度出发,支持腾讯,为抓人叫好。月光就是后者观点的代表:

珊瑚虫QQ做为腾讯QQ的一个外挂,绕过了腾讯QQ的正常软件许可机制,将QQ的广告屏蔽,修改QQ软件功能,并安装第三方流氓软件,显然是侵 犯了腾讯 QQ的软件增值服务和广告盈利,这明显是一个针对QQ软件的盗版行为,这种盗版行为受到法律的制裁纯属罪有应得、死有余辜,腾讯维护自己软件开发商权利的 做法值得所有中国的软件企业学习和借鉴。

这里先不谈珊瑚虫QQ自身流氓软件化的问题(这确实让人痛恨,但你可以选择不用珊瑚虫),单说屏蔽QQ广告,修改软件功能,是否属于盗版?是否刑事犯罪?据我所知,破解DVD版权保护机制(CSS)的著名挪威少年黑客Jon Lech Johansen,不但没有成为刑事犯,反而接二连三地继续破解了QuickTime、iTunes、Google Video、iPhone等一大批著名产品的保护机制,成了一名让很多大公司头痛不已的技术天才。一个腾讯,真的比整个DVD产业还值得保护?

如果去掉QQ广告就算刑事犯罪,那么是否所有制造屏蔽广告插件的个人和机构,甚至包括微软、Google这样的公司(他们都提供弹出窗口拦截功能),都应该被抓起来?

技 术的保护反保护、破解反破解,本来就是一对长期的矛盾。Windows在中国有着难以撼动的市场优势,不是因为微软市场策略的成功,而是因为一直都有各种 破解手段帮助我们不花钱地使用各种昂贵、奢侈的软件。私欲膨胀之前的陈寿福(珊瑚虫QQ的作者),也一直都是腾讯QQ的有力推广者 ,帮助那些讨厌QQ而又想用QQ的人,成为腾讯的用户。友军如今被痛击,所以我说,珊瑚虫是个倒霉蛋。

题外话,深圳一直盛产小心眼的大公司,从当年华为将自己的前员工投入监狱,到富士康告记者,再到腾讯让珊瑚虫作者被抓,你不能不感慨,深圳真是个做商业的好地方。起码,当地的法院、警方,跟这些大公司是穿一条裤子的。珊瑚虫这个倒霉蛋,跟谁玩儿不好,非要跟一家深圳企业玩儿,自找难看。

2007-09-20

搜索引擎已经成为互联网产业的核心引擎,就像操作系统而非CPU是PC产业的核心引擎。在上世纪80年代,Windows 3.1成功占领大部分PC桌面之后,操作系统大战就已经Game Over了,尽管仍然有很多操作系统试图瓜分Windows的份额,但20多年来,Windows的处境没有变得更艰难,而是地位更稳固。

通用搜索引擎就是互联网的交通枢纽。理论上,确实可以在27秒之内决定放弃一个搜索引擎,但我们实际看到的,却是没有谁能阻止Google扩张的脚步,直到它控制了超过半数的搜索引擎市场。这期间,Yahoo!、微软、亚马逊等都曾投入巨大的财力、人力,开发自己的搜索引擎,结果是,不管有多少个27秒,Google未曾感受到任何实质的挑战。

国内的情况也大致差不多,从2003年开始,百度逐渐取得搜索市场的主宰权。从此之后,这种主宰权日益加强,从未旁落过。尽管有Google、中搜、雅虎、搜狐、新浪、网易以及奇虎等一大群围攻者,但几年下来,你会发现,他们所做的,无非是让百度的地位更加稳固。正望咨询的最新报告也证明,尽管百度在取得近七成市场份额之后,增速已经放缓,但竞争对手的投入,大多无法取得预期的回报。

这个世界怕就怕一种产品和服务成为该领域的代名词。比如在洗发水领域,宝洁由旗下众多品牌共同维护着绝对老大的地位,所以宝洁甚至可以推出“今天,你洗头 了吗?”这种宣扬生活观念,而不是某一具体产品的广告,因为无论你用何种洗发产品,基本上你都是在用宝洁的产品。当Google成为动词,实际上整个社会 在共同促成Google搜索老大的地位。

多年来,百度已经把“百度一下”的宣传语,以及“百度更懂中文”这个似是而非的观念,深深地灌输给了中国网民。今天,百度基本上已经不需要为它的搜索产品 花钱做推广,它只需要让用户和客户了解,搜索能给他们带来好处。当超过1亿的中国网民需要搜索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是百度,任何竞争对手实际上都在帮助百 度推广搜索。

百度并非没有弱点,就像我之前曾经提到过的,过于低端化、娱乐化的品牌形象,很可能不利于百度在即将到来的互联网商用化和生活化浪潮中取得优势。就像腾讯 的“大回响,大影响”品牌战略,在我遇到的绝大多数人眼中,完全不知所云。但在目前,百度的弱点,尚不足以成为竞争对手的机会,更何况,大部分竞争对手并 没有与百度明显的差异化。

所以,表面看上去很热闹的搜索大战,其实根本没有什么大战,Game已经Over。

2007-09-12

Google这个月度过它的9岁生日,不过今天,是Google中文搜索的7岁生日。这个“不懂中文”的搜索引擎,已经默默地用中文为中国人服务了7年,比“更懂中文”的百度推出独立搜索网站还要早一年多。

今天,百度一家独大的中文搜索市场格局已经很难改变,至少,在可预期的未来,不会发生重大改变。不过,这并不是我这篇post所关心的,我想知道的是,一家创办只有两年的小公司,就扎扎实实地开始“整合全球信息”了,而我们的企业就只能整合一下由copy/paste催肥的中文信息?为什么别人一开始就立志做全球平台,而我们只热衷做“全球最大的中文XXXX”、“全球最大的华人XXXX”?

很多年之前,国内流行的是Windows外挂中文平台,比较有名的有中文之星、RichWin、南极星等。这些做中文平台的企业,有一个喊得震天响的理由:微软不懂中文,我们更了解中国用户的习惯。听起来是不是觉得很耳熟?

有人说,国内互联网市场足够大。但别忘了,美国的网民数量至今仍比中国多,市场规模更是不成比例地大。为什么一个更大市场上的企业,在它们很小的时候就不满足于本地市场,甚至一些只有几个人的硅谷创业团队,也主动咨询我对开拓中国市场的看法。而在一个更小的市场上,我们的企业却自认为市场已经很大了?

我想,这是典型的小富即安的小国寡民心态,或者说,是创业者的境界决定了理想的高低。如果你的理想,是盖一座本村最大的瓦房,那你就只能盖一座瓦房;如果你的理想是让每个人的桌上都有一台PC,你就可能是比尔·盖茨。

今天有记者问我,我最常使用的网站是哪个?我毫不犹豫地说:Google。我用Gmail处理我所有的私人和商业信件,用Google Reader阅读订阅的blog,用Google Calendar安排所有的日程,用Google Docs处理办公文档,用Google Groups进行团队沟通,用Picasa管理数码照片,用Google Talk进行日常沟通,甚至还用Blogger管理着另外几个blog。所有这一切,几乎都很难在国内找到替代品。更不要说,整合这些工具,用我自己的语言提供给我。

如果在中国,谷歌的使命不再是整合全球信息,使人人皆可访问并从中受益,而是做大流量,提升份额,那它就真的跟大多数本地公司没什么区别了。关键是,这么做可能恰恰无法达到它给自己设定的目标,顶多是村里又多了一间大瓦房,而已。

2007-09-04

阿基米德发现了浮力定律,哥伦布发现了美洲大陆,我们中国人则发现了Alexa。

在我们这个古老的东方国度,Alexa如此德高望重,如此炙手可热,原因很简单——Alexa就是风险投资,就是广告费,就是竞争武器,就是舆论优势。在谷歌“中国的网页”中搜索Alexa,有400多万个结果,比hao123可知名多了。Alexa已经成了中国互联网的一个常用词,一种刻骨铭心的“情结”。

如果一个地区的网站排名出现不成比例地普遍提高现象,即使排除作弊因素,来自该地区的访问数据也最终会被Alexa做特殊处理。只有3000万网民的韩国,曾有两个网站进入世界前5,现在呢?在Top 100中你再也找不到一个韩国网站。当Alexa冰冷的数字,遇到中国人的热情,猜猜看会发生什么?

Alexa打个喷嚏,大量中国网站立刻疑似禽流感。

我曾经写过一篇有关Alexa的文章,4年半过去了,Alexa的中国信徒已经遍地开花,Alexa被忽悠得连业外人士听着都耳熟。不过,我迄今尚未见到一个因为忽悠Alexa而真正成功的网站,被Alexa狠狠地打回原形的网站倒是真没少见。这些网站前赴后继,密密麻麻地倒下又密密麻麻地涌上来,生生不息,像个死循环。

可笑的是,连门户都来捧Alexa的场。8月27日,搜狐隆重宣布访问量超过新浪,可这一波舆论攻势刚开了个头,Alexa就特不给面子,让搜狐的Alexa排名重挫几十位,把一件特有面子的事儿,生生变成了特丢脸的事儿。这就属于热脸贴上了冷屁股,自讨没趣。

据说有人真的可以任意调戏Alexa,你想取代Yahoo!排第一,他们可能都会满足你。但最终,Alexa还在那儿,还是那么一个被很多人关注着的网站,而调戏者总是自取其辱。越是天天上赶着关怀Alexa数字,不看一眼Alexa吃饭都不香的,越是一点儿戏都没有。

在中国种类繁多数不胜数的各种潜规则中,有一条众所周知,但打死也不承认的,叫作弊。博大精深的中华作弊文化,体现在几乎所有涉及投票、排名、考核、评奖、验收等场合,Alexa只是其中一个并不特别的例子而已。Alexa情结,归根结底还是一种不正当获利情结。大道坦荡,但总有人不愿意走,非要琢磨那些歪门邪道。殊不知,小便宜是大亏的表兄弟。

放下Alexa,做你自己的事吧。

2007-09-03

这几天,随着TOM版易趣重装上线,C2C电子商务模式又引起不少关注。与之前eBay易趣坚决走收费模式的做法不同,王雷雷的易趣也像淘宝一样,改打免费牌。作为创造了巨大商机的C2C交易平台,究竟应不应该收费,答案似乎并不是那么显而易见。

淘宝打败eBay易趣,最容易看到的原因,大概就是前者免费。但eBay易趣真的是被免费干掉的吗?我深表怀疑。毫无疑问,免费有利于卖家,但却未必有利于买家。实际上,淘宝发展到今天,卖家的信用机制仍然很难建立,因为免费策略导致信用作弊几乎是零成本的。任何一个卖家都可以产生大量的“交易”,并获得大量的“好评”,但实际上这些交易可能完全是“虚拟”的,并未实际发生。由于信用也可以大量地免费获得,淘宝卖家的信用贬值也就不足为奇了。信用贬值伤害的不仅是买家,也包括老老实实诚信经营的卖家。

C2C模式,跟出租柜台的卖场模式,并没有本质的区别。设想,假如中关村有一家数码卖场通过免费出租柜台,来跟鼎好、海龙竞争,抛开场地成本问题,你认为这种竞争能够成立吗?反正我是不敢到这家打免费牌的卖场买东西,因为毫无门槛必然导致骗子横行,劣币驱逐良币。场租,至少把那些空手套白狼的骗子挡在了门外。

但免费确实是一把杀手锏,尤其在市场推广初期。eBay易趣的卖家到淘宝多开一家网店,所需花费的,也就几分钟的时间。同时,免费的号召,让更多的人有了尝试开网店的冲动。所以,我一直认为,淘宝并不是赢在抢走了eBay易趣的用户,而是赢在它吸引了更多的新用户,也就是所谓增量市场,因为就算淘宝夺走了eBay易趣的总盘子,也只是个小盘子,成就不了今天的淘宝。

那么C2C到底应该收费还是免费?如果市场大局已定,就像美国那样C2C市场已经成熟,eBay一家已有400多亿美元的市值,再也不会有新的重量级玩家进入,那么收费就是必需的。只有直接收费,而不是通过卖广告,才可以为C2C建立一个长久而稳定的商业生态。但中国显然还算不上一个成熟的C2C市场,只有大约1/4的网民有过网上购物的经历,增量市场仍然很大,新进入者仍然有机会,尤其是手中握有大把用户的腾讯和百度,免费仍然是他们的杀手锏。以免费起家的淘宝,即使今天已经拥有八成市场份额,仍不能不有所忌惮。

实际上,淘宝有能力打免费牌,除了孙正义的资金支持,更重要的是,有收费的阿里巴巴可以源源不断地输血。马云一手抓收费,一手抓免费,两手都很硬。所以也可以说,没有收费,就没有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