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10-25

一年前,Yahoo!打算收购Facebook的时候,它给Facebook的估值是7.5亿美元。一般人觉得,这已经是个天价了,新闻集团收购远比 Facebook用户群庞大的MySpace,也只不过花了5.8亿美元,Facebook凭什么这么值钱?是啊,凭什么?这么多钱,Facebook居然还不卖

一年后,微软一边散布Facebook被高估的言论,一边和竞争对手Google血拼,最终以2.4亿美元入股Facebook,拿到的却只是1.6%的Facebook股份,让Facebook的估值猛窜到150亿美元。

从7.5亿美元到150亿美元,这一年间究竟发生了什么?

其实什么都没发生。巨人们一直在寻找有希望的苗子,试图在它们还没有长大的时候,就据为己有。过去,这样的巨人是更早看懂互联网的AOL、Yahoo!, 今天,则是Google、微软以及新闻集团。在巨头们钩心斗角之间,Facebook成为一个有价值的筹码。150亿美元的估值,除了包含Facebook的潜在价值,还包括防止被竞争对手夺走的大幅度的溢价。

Facebook是个幸运儿,它成功地利用了巨人的贪婪和惶恐,让自己处在一个非常有利的位置。2.4亿美元现金,加上150亿美元的身价,足以让它为自 己开辟更宽广的生存和发展空间,同时还避免了股份的快速稀释。不过,这样的幸运儿永远都是极少数。因为稀有,才奇货可居。这时候,Google说自己和MySpace的合作好于预期,多少有点酸葡萄心理。MySpace的短视,可能注定让它难当大任。

回到国内,也许要不了太久,我们就会看到成堆的“中国的Facebook”。中国的什么都无所谓,关键是,有几个人能沉下心来做自己的事。从这个角度说,我还是挺佩服李彦宏的,最终他没有把“中国的Google”卖掉,也没有三天两头变来变去。

前天SP火你信仰SP,昨天MySpace火你信仰MySpace,今天Facebook火你又信仰Facebook,期间还间或信仰一下Craigslist和YouTube,坦白说,我还真有点搞不清楚,这到底是信仰还是投机?跟所有的风,很可能什么风都跟不上。

Facebook高企的身价,只是一个个案,千万别以为,你克隆一个Facebook,也能拥有十分之一的身价。

2007-10-19

百度一直围绕搜索和社区发展,没有进行过大的扩张。除了国学搜索、政府搜索和文化搜索这些应景之作,也大致没有什么特别失败的产品。现在,百度宣布进军C2C电子商务,应该是相当大的一步跨越,但这一步会踩实还是踏空,仍是个未知数。不过,这并不妨碍我们去分析中国电子商务未来的格局,和百度C2C可能的发展。

中国电子商务尚处在发展的初期,这不光是因为目前的电子商务交易额占整个贸易额的比例只有0.8%,还有另一个重要理由,即网上购物还没有成为多数中国网民的普遍行为。根据CNNIC的调查报告,大约四分之三的中国网民使用过搜索引擎,却只有25.5%的网民有过网上购物体验,这一比例甚至远低于4年前的40.7%。而根据CNNIC去年的C2C调查报告,在对C2C接受度最高的北京、上海、广州三大城市中,有过C2C购物体验的用户也只占网民数量的16.2%。这说明,近期非常热闹的电子商务市场,其实也仍然还只是一个小众市场,它背后所隐藏着的,仍然是一个巨大的增量市场。

从2003年开始,淘宝向当时的绝对垄断者易趣发起挑战,靠的既不完全是所谓的免费策略,也不完全是强势公关或强势推广,当然更不是什么倒立者赢,而是淘宝紧紧地抓住了更大的增量市场。也就是说,淘宝的增长远远超过易趣的增长,以至于淘宝的规模很快就超过了占据九成市场时候的易趣。在一个增长迅速的市场上,比的是谁跑得更快,而不是过去的优势。

电子商务的市场规模,将超过网游、广告等目前主流的互联网收入来源,这几乎是毫无悬念的。而本质上,搜索引擎更应该是电子商务的工具,而非娱乐的工具。这一点,从百度和阿里巴巴极为相近的客户群判断,实际上百度和阿里巴巴有着最直接的竞争关系。这也是我在年初的一篇文章中所分析的,即使百度不做C2C,它也必然要和阿里巴巴在中小企业的电子商务上交火。所以,我不相信所谓为了刺激股市这种判断,我更愿意相信,百度做出如此重大的一个决定,一定是基于对自身优势的判断,以及对未来增长的长期规划。此外,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即防御性进攻。

如果说当初淘宝网的建立,是阿里巴巴的对eBay的防御性进攻,那么百度C2C业务,也可以看作是一种防御性进攻。这种防御性进攻,一方面,正面战场并非 自己的主战场,即使失守也不会对全局造成重大损失,但却可以有效抑制竞争对手的主要业务。另一方面,一旦这种防御性进攻奏效,很可能开辟全新战局,次要战 场被纳入主战场。至少在可预见的未来,百度的参战,将打乱淘宝建立盈利模式的规划。

而且,百度选择发布消息的时机也很微妙,恰好是阿里巴巴上市的敏感时期。这等于在向阿里巴巴的投资者暗示,百度可以扮演阿里巴巴的制约者的角色。这可能预示着,两家巨型互联网公司公开宣战,而且战火决不会被局限在C2C战场。

我大致同意麦田对百度电子商务模式的判断,但我却不太同意这是“社会化商务”重大利好的乐观看法。炮火连天的时候,一颗流弹就能要了你的命。当然,实力相当的企业之间的竞争,消费者会成为受益者。

现在还是只闻楼梯响,没见人下来。百度的C2C究竟有多少机会,关键还看产品做得怎么样,采用何种市场策略和运营策略,等等。

2007-10-11

长跑19年,8年上市准备,金山终于如愿以偿。很多人认为,金山能够成功上市,是坚持的胜利。但,如果金山仍然在通用软件领域坚持,恐怕就不会有雷军今天的喜悦。多次转型,无数次地错失良机,才最终让金山抓住了网络游戏这个机会。金山上市,实在不是一曲坚持的凯歌。今天的金山,除了个别人物还在,我不知道它跟8年前的金山、19年前的金山,到底有什么关系。

不过,上市并不是金山的终点,喜悦不会一直在那儿。雷军说,金山要“创建快乐的企业文化,要让苦难的东西越来越少。”恐怕很难,雷军是金山最苦命的人,我一点都不怀疑,雷军会继续苦命下去。只不过,以后他需要苦苦周旋的,主要可能不再是产品、市场,而是很难伺候的投资者。

当然,苦大仇深的雷军是需要上市来激励的,但马云可能就未必。阿里巴巴也将在下个月登陆香港股市,但最希望阿里巴巴上市的,恐怕不是马云,而是别人。据报道,在阿里巴巴将向市场公开出售的8.59亿股中,用于为企业募集资金的新股只占1/4多一点,而接近3/4的发行股票来自股东套现。

无论如何,阿里巴巴的上市,将是中国电子商务市场的利好消息。在互联网广告越来越集中到几个大网站的不利形势下,电子商务很可能成为中国互联网,尤其是大量中小网站的另一个支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