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11-28

互联网自从商业化以后,依次经历了接入时代(AOL)、门户时代(Yahoo!)、搜索时代(Google),接下来会是人际关系时代吗?如果是,代表性企业会是Facebook吗?

每一个过去的巨头被替代,都不是在旧战场上进行的战争,换句话说,你不能在一个已经有垄断者的市场上,用过去的游戏规则,去跟垄断者较量,但你却可以在一个全新的战场上,间接地把老巨头拉下马。如果Google当初也跟Lycos、Excite一样,去跟Yahoo!拼门户,就没有今天的Google。那些期望在搜索市场上成为下一个Google的公司,我完全不看好,无论他们的新武器是垂直搜索、社区搜索、移动搜索,还是自然语言搜索,只要还是做搜索,他们都在Google强大火力的射程之内,存活的希望都很渺茫,更不要说成为下一个Google。

但互联网最迷人的地方就在于,总是在看似不可能再有突破的时候,新的巨头出现了。他们把老巨头看不上或者做不了的新游戏逐渐做大,直到有一天老巨头忽然发现,自己过去的权势、声望甚至用户,都被新巨头悄悄地拿去了,连一向热情的媒体,也开始冷落他们。

回到本文标题提出的话题,Facebook怎样改变游戏规则?没人可以在巨人成长为巨人之前,就断言他会成为巨人,但我们仍然可以通过某些发展中的现象,去试着理解未来。

在Facebook之前,没有一家互联网公司如此深入细致地去分析人和人之间复杂而微妙的现实关系(不是空泛的六度分隔理论),并让原本很难把握的这种社会图景(Social Graph),变得可分析、可计量、可把控、可管理。这还只是刚刚打开的一道门缝,但我们已经隐约可以看到门后那一片广阔的蓝天。从这一点上看,Google的OpenSocial根本未能触及Facebook的核心。因为Google并不掌握这种细致的人际关系模型,它的合作伙伴也未必愿意把自己的用户关系数据交给它。

如果说,过去Google是电子商务最大的助推力量,无论是eBay、Amazon这样的大型电子商务网站,还是中小型的制造和零售企业,都不得不依附于Google,无论是SEO,还是直接在Google上投放广告,说明它们极端地依赖Google给它们带来买家。那么未来呢?Facebook会不会将大量的买家源源不断地输送到电子商务网站?同时又会有多少原本应该流向Gogole的钱,流向了Facebook?

腾讯是中国最大的维护人与人之间关系的企业,昨晚和马化腾吃饭的时候,我问他如何看待Facebook?很显然,他也非常重视Facebook正在进行的探索,并试图将Facebook的某些成功经验,移植到腾讯。不过我仍然认为,腾讯是一家缺乏大理想的公司。改变互联网,甚至改变世界,永远都是别人的事,我们只要把能赚的钱赚到手,就相当满足了。

2007-11-19

以前曾有过一个讨论:为什么BBS在中国那么火?无论如何,BBS的火爆,成就了猫扑,成就了天涯,成就了大量垂直BBS和校园BBS,甚至也成就了百度贴吧。但,无论BBS在中国有多火,始终没有成就一家MySpace,更没有成就一家Facebook。大量的BBS,只是火在中国互联网商业的边缘,别说价值上百亿美金,连上千万价值的都不多。

不过,BBS的风行,导致了一个后果,就是创业者的思路很容易回到BBS上去。即使是MySpace,它来到中国后,好像很努力地在做,但做着做着就成了猫扑。从运营思路,到做事方法,和去年的猫扑维妙维肖。这样说来,MySpace.cn的确很中国,但已被猫扑自己证明失败的模式,换个品牌再做,就有戏了?

做着做着做成猫扑的,不光一个MySpace.cn,还包括大量号称要做中国的Facebook的网站,这些经营者努力的全部目标,似乎就是要提供这样一个地方,让用户“扎堆、闲聊、kill time”(麦田语)。这几乎成了所有国内SNS经营者的思维定势,不这样,他们似乎就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了。

Facebook一再声称,自己不是一个虚拟社区,国内的经营者大概都没听明白其中的含义。马克·扎克伯格说:“我们不能试图建立一个社区,我们不能试图创立出人们之间新的联系。”所以,Facebook认为自己只是一个社交图(Social Graph)工具:“ 我们并不想建立新型联系方式,而只是为了反映出真实世界。就平台而言,我们的创意就是为用户提供更多便利服务,这也是social graph工具的重要组成部分。”从这个角度说,无关联的陌生人之间的互动,压根不是Facebook想要提供的。而这恰恰是国内的克隆版在拼命努力的,做成了,就是一个新的猫扑,人声鼎沸,汪洋恣肆。这位美国留学生Jane的感受,恰好说明了这一点:

在Facebook上,我的朋友会不时地让我见识到一些我没有见过的东西,有时候可能是一个小小的网页游戏,有时候甚至只是一个笑话或者一首新歌。在那里,我更多地是被熟悉的朋友“打扰”,不过每次“打扰”可能都会有一些我或者我的朋友自己没有见过的东西被抛出来。在占座网上,我感受到的更多的一点是被陌生的朋友发现,并且不断扩大自己的社交圈和朋友圈。这样的速度比我在Facebook上要迅速一些,但我的朋友并不像Facebook里的朋友一样总带给我一些新的东西,这方面要少一些,但是它可以更好地帮助我学习中文。

所有希望被陌生人“打扰”,跟陌生人沟通的人,我的建议是,天涯和猫扑应该是一个更好的场所,何必在一个形式上抄Facebook,本质上又学猫扑的网站混呢?

本来,SNS给我们提供了太多种可能性,但我们的思维方式就是这么猫扑,所以,我们只能制造热闹,制造口水,制造流量和虚拟的繁荣幻象,却无法给我们的日常生活提供价值。

2007-11-07

有句俗语说,你能走多远,取决于你与谁同行。马云能走很远,是因为他总是能和最关键的人混在一起。马云的江湖,是一片不断升级的江湖。

如果说,六七年前乃至四五年前,马云还需要通过西湖论剑,来建立自己在互联网江湖中的地位,那么今天,作为一家260亿美元市值的上市公司的母公司的董事长兼CEO,作为被孙正义、杨致远、吴光正、郭鹤年、郭炳湘、郭台铭、钱伯斯等江湖大佬力捧的股市红人,你不能不承认,这不但是阿里巴巴自身地位的一次重大升级,而且是马云江湖的一次重大升级。

直到两年前,周鸿袆还可以将自己看作是与马云同处一个江湖的对手,将阿里巴巴当作自己的“磨刀石”,今天,大概周鸿袆自己都会感到惭愧。周比马会写几行代码,看上去更像个知识英雄。而马只是不经意间,把阿里巴巴弄成了一家惊动世界的公司。

从12年前第一次做中国黄页,到8年前开始做阿里巴巴,马云就和几乎所有中国互联网创业者有一个本质的区别,他从不自命为知识英雄,他只是一个商人,通过帮助别的商人来赚钱的商人,互联网只是他比别的商人更早掌握的一种工具而已。阿里巴巴是一家中介公司,它的全部理念就是,如果你能帮别的商人赚到钱,你就能赚到钱。

所以过去,阿里巴巴帮助那些做出口生意的人赚钱,今天,当阿里巴巴自己成为交易的对象,它又让那么多大佬、小佬们赚到了钱。十几年来,马云几乎顺风顺水地走来,猛不丁成了最大的中国互联网公司,并不是因为他更懂互联网,而是因为他更懂商业,是因为他比别的知识英雄更明白一个朴素的商业原则,你能获得多大的利益,取决于你能帮别人获得多大的利益。

马云早就说过:“我们不缺钱,上市一定不为钱。”这大概是实话。不缺钱的阿里巴巴仍然一定要上市,是因为确实有人需要将阿里巴巴的股票变现,还因为上市可以让更多的商人需要阿里巴巴,可以让马云的江湖实现升级。

不过,我仍然看不懂市场上的阿里巴巴狂热。阿里巴巴是一家互联网上的“老”公司,与总是出现新贵的网络游戏行业不同,能上市的电子商务公司,基本都很“老”,这些“老”公司并不具备持续超常规增长的能力。我大致同意《经济学人》对阿里巴巴价值的质疑:“中国以及互联网这两个概念都习惯于钻进投资者的脑中,现在这两个令人陶醉的特质集中体现在一间公司上,两种泡沫产生叠加效应,那就是阿里巴巴。”(英文版

从阿里巴巴招股开始,市场上就弥漫着某种热情过度的气氛。在联交所挂牌当天,阿里巴巴股价较13.5港元的发行价大涨192.59%,阿里巴巴市值逼近2000亿港元,约等于257亿美元,几乎相当于百度和腾讯两家公司市值之和。这阵势,一点都不逊色于疯狂的中国石油。而高达290倍的市盈率,更是让所有最具成长性的概念望尘莫及。

这是一个泡沫,是马云的新江湖所需的泡沫。在确定13.5港元的招股价的时候,阿里巴巴的市盈率已经高达106倍,马云卫哲异口同声地说不贵。上市当天,市盈率猛窜到250倍,卫哲仍然说投资人不在乎这么高的市盈率。现在面对290倍的市盈率,老实说,我看不到任何理性。市场正在严重透支投资者对阿里巴巴未来增长的预期,而所有当事人都说,嗯,这很合理。

不过,我仍然看好阿里巴巴上市对中国互联网的长期影响。一个明显的好处是,阿里巴巴的成功告诉世人,互联网最大的价值,正在中国慢慢显现。这种价值,不是 娱乐,不是结交虚拟朋友,不是打发无聊时光,而是实实在在的生意。一个更有用的互联网,要比一个更好玩的互联网,对中国更有价值。

2007-11-06

OpenSocial,你可以这么理解:Google以产业领袖的身份,招呼SNS网站和应用开发商坐下来,共同遵循一套由它制定的不同网站之间widgets共用的框架。

对SNS网站来说,你天然地拥有了大量可直接嵌入的widgets,却无需像Facebook那样,专门制定一套自己的专有框架和APIs。对应用开发商来说,你天然地拥有了一大批主流的SNS网站作为应用的运行平台,开发一次,多处运行,无需为不同的SNS网站专门开发应用,而且,只要了解HTML和JavaScript就可以开发应用,无需学习新的私有规范和私有语言。还有,一个更通用的SNS mashup开发框架,也可以避免过度依附某一单一平台的潜在风险。试想,如果有一天Facebook推出了自己的音乐应用,iLike的价值无疑将迅速 缩水。

OpenSocial建立在Google Gadget技术之上,使用Google Gadget Editor就可以创建OpenSocial应用,所以Google又把OpenSocial应用称作Social Gadgets。这或许可以让Google省下一笔钱(Google Gadget Ventures),却更容易获得大量优质的gadgets。

根据目前有限的内部试用效果的反馈,OpenSocial距离我们理想的Open状态,还很遥远,甚至连两个多月前TechCrunch所宣称的“Out Open” Facebook,我们也没能看到。所以,Valleywag称之为“公关骗局”(PR scam),老冒说它“言过其实”。

不过,Google仍然成功地说服了除Facebook之外的四大SNS,甚至包括MySpace这样的娱乐社区老大,Oracle这样的商业软件巨头,Salesforce.com这样的SaaS领导厂商,还包括中国的天际网等,成为Google Gadgets的首批宿主网站。而主流Widgets开发商,如Slide、iLike等网站也齐声表示支持。Google已经具备这样的地位和能力,号召业界推进一项新的规范或框架。尽管目前OpenSocial做的还远远不够,但这事儿只能由Google来挑头。刚刚公布的“手持设备开放联盟”(Open Handset Alliance)及其手机平台软件Android,也同样是Google施展其业界影响力,主导产业发展的一种努力。

那么,Facebook会受到OpenSocial的威胁吗?我同意Read/WriteWeb的看法,不会,至少短时间内不会。Facebook甚至不需要加入OpenSocial,只要对它的平台做简单的修改,让它兼容OpenSocial就可以了。而Facebook平台应用的开发商,能从Facebook获得的有用数据,要远比OpenSocial多。当然,大量的小型SNS网站,通过OpenSocial,可以很快的获得大量的应用,这对小型网站是有利的。

国内的网站怎么办?据说,联络家打算联络几家国内SNS网站,推出一个类似OpenSocial的独立共享体系。我相信,这个独立的体系,将会死得很难看。开放API还远没有成为国内互联网业界的共识,指望由几个不具影响力的网站,一起推进一个标准同盟,几乎注定将面临尴尬。我倒觉得,不妨学习一下天际网,先加入 OpenSocial,如果有可能,再开放部分API供定制开发者使用。

其实,国内最具有号召力的公司是腾讯,如果腾讯借助QQ巨大的用户数和影响力,推出一个开放平台框架,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把用户当成人质,对第三方开发者恐吓加要挟,也许腾讯完全可以推动一个更庞大的产业生态,成为真正的业界领袖。但隐藏不住的小农心态,让腾讯最大的梦想,也只是成为一家比较赚钱的公司而已。

2007-11-02

随着史玉柱的巨人网络成功登陆纽交所,接下来网龙在香港联交所挂牌,加上不久前完美时空和金山软件的成功上市,久游网中途夭折的上市进程,以及搜狐游戏的靓丽表现,今年成了不折不扣的游戏年,让人不禁想起当年一大群SP公司鱼贯进入纳斯达克的完美时光。在这个只有几十亿人民币规模的网游市场上,到今年底,我们已经拥有了盛大、九城、网易、完美时空、金山、巨人、网龙、搜狐、腾讯等一批上市公司,颇为壮观。

所以说,中国是一个真正的游戏大国,在这样一个大国中,当然应该出个把迪斯尼,个把巨人。史玉柱是带着巨人的梦想去纽约的,他大概希望在美国好好地做一个中国梦。不过,在中国网络游戏这个狼烟四起,诸侯割据的市场上,所谓巨人也终究不能免俗,也得在网吧撕撕海报,去央视打打广告,对媒体放放空炮──这不是忽悠,这叫营销。

没有人可以否认,史玉柱是个营销天才。所谓营销天才,就是把石头卖出黄金的价格,或者把褪黑素卖出脑白金的价格。我时常想,如果史玉柱能把环保观念营销得人人皆知,或者把房价营销得掉一大截,那该多好。当然,那么多人乐于买史玉柱的票,并不在乎他营销了什么,也不在乎他是否造福了很多人,人们在乎的只是,这么做至少可以造福自己。不过我所知道的是,史玉柱的身家可能已经有500亿,别人,我不清楚。

对中国网络游戏来说,今年无论有多完美,它都只是个游戏而已。至于巨人,对不起请告诉我,这儿有巨人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