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2-19

王东烽在海内挑起了“海内群组不火”(需登录访问)的讨论,很热闹,比海内所有的群组都热闹。而且,围绕这篇日志又出现了很多回应日志,也包括我这篇。群组不火,关于群组不火的讨论先火了,有趣。

我的看法:

1. 群组火不火,有它自身的规律,拔苗助长没用。谁也没想到豆瓣的小组会火,但它就是火了。不过能火起来的小组总是少数,百度贴吧火的吧也是少数。即使最热门的BBS,如天涯,其火爆的板块也就那么几个,大多数都比较冷。其实它们都符合长尾的幕率分布特征,没有火热的短头,就没有长尾。海内的群组将来会不会有个别火起来?肯定会,不过有个前提……

2. 用户的多样性。同质或接近同质的用户群,大体上有个人空间就够用了,群组显得多余。豆瓣小组能发展起来,得益于它可以展现人的性格的文化产品定位,以及由此带来的用户多样性。长尾价值成立的两个前提是:丰饶和可获得。丰饶就是不单调,就是丰富,就是多样性。可获得则是喜欢这本书的人也喜欢XXX,喜欢这部电影的人常去XXX小组。一个以IT人或关心IT的人为核心的网站,永远不可能出现不同主题、不同类型的火热的群组。只有具备了多样性的用户群,才可能出现……

3. 对公共空间的需要。我们不必非得是朋友,但我们都需要对共同关注的同一主题交换信息、发表意见。百度李宇春吧有4万多注册会员,以及大量的匿名会员,是玉米的大本营,在李宇春吧中,完全不需要SNS来做依托,因为玉米们只是需要一个这样的公共空间而已。如果你喜欢泡在“天涯杂谈”,社交一定不是你泡在那里的主要动因。一个英国人如果喜欢到海德公园发表演讲,或者不演讲,只是喜欢常常去那里听一耳朵,看看那里的各色人等,也不是为了去交友。这也是为什么在BBS上嫁接不出一个SNS来的原因。BBS即使可以交友,那也是彼此长期“泡”出来 的,决不是由站方提供的功能给“功能”出来的(顺便说一句,很多垂直或专业BBS,只能算是同人社区,算不得公共空间,其本质是收敛的而非开放的)。一个健康、完整的社会,需要有广场、有公园、有街道,但任何一个SNS都需要扩展成一个包办所有功能的完整的社会吗?为什么Facebook对全站BBS毫无兴趣?这是因为……

4. SNS的核心价值在关系而非观念,在活动而非话题。从本质上说,中国传统社会就是一个关系社会,而不是一个市民社会,最典型的一点,我们有各种同学会、同乡会,却基本没有公共空间。我们可以在三五好友的聚会上臧否人物、抨击时弊,却无法在王府井大街上干这事儿。李大师红痣是通过一层一层的关系,而不是海德公园的自由演讲,来建立并管理他的庞大的组织的。我们有广场,主要是用来集会的,有公园,主要是用来休闲的。缺什么补什么,所以互联网的出现,在很大程度上成为中国的公共空间。BBS在中国火了10多年(从水木或CFido开始算起),还会继续火下去。51火,也是因为它就是个BBS。MySpace.cn也在人为地强化、操作它的BBS,不过我觉得,这种操作有可能让它成为第二个猫扑,却很难成为第二个Facebook。SNS要实现的,就是一个网上的中国传统社会。技术手段的采用,让关系中原本存在的低效率的信息,以及因技术而新产生的信息,加速流动起来,而且这些快速流动起来的信息,每一条上都打着深深的个人的印记。因此我认为,一个以社交图景为立足点的SNS需要的是……

5. 群组而非BBS。其实区分群组和BBS并没有太大意义,比如我就说不清楚拥有约5万名小组成员的豆瓣“爱看电影”小组和“我们爱讲冷笑话”小组,到底是群组还是BBS。群组通常的开放性,让它跟BBS的界限变得模糊。至于谢文老师主张的个人、群组、社区三级关系,我认为是在社会活动中自然形成的,而不是某个先知设计出来的。人能够设计的,只是人和人、人和物、物和物这些关系中的逻辑部分,而无法设计这些关系发展的后果。SNS网站关注群组,其本质仍是在关注人的活动逻辑,而不是活动的结果。我认为BBS在中国的异常火爆,对SNS从业者有着巨大的误导性。偏离核心价值很容易,但想要再回来,就难了。如果你相信自己在构建一个良性的社会图景,你又为什么不相信,所有这个社会中该有的东西,它会自发地、平滑地生长出来呢?

2008-02-10

三年前,也就是2005年1月6日到2月10日,在一个多月的时间内,盛大和它的关联公司在二级市场接连暗中出手,共秘密购入9,821,765股新浪股票,占新浪发行股份的19.5%。2月18日,盛大向SEC提交报告,正式披露有关交易信息(2月18日是盛大披露消息的日子,而不是动手收购新浪股票的日子,所以这个故事完全不是盛大总裁唐骏所讲述的那个娱乐版本)。犹如一枚重磅炸弹,这件事立刻在当时的中国互联网上炸开了锅。

不久,新浪抛出“毒丸计划”,阻止了陈天桥继续购入新浪股票,并在后来的股东大会上,成功打破了陈天桥入主新浪董事会的企图。操盘此事的,正是时任新浪CFO的曹国伟。后来盛大受挫IPTV战略急等钱用,只能陆续转手新浪股票,整个偷袭行动最终得到的,仅仅是几千万美元的投资收益。而新浪,则在几个小股东和内部人的掌控下,玩儿得风生水起,游刃有余。

三年前,我是新浪的坚定支持者,我把盛大收购新浪的行动,比作Playboy控股《纽约时报》。三年后,重新审视这两家公司,我发现,盛大命途坎坷,但却在一个有理想的企业家手上。新浪顺风顺水,但却在一帮擅打小算盘的人手上。

新浪股权分散,没有大股东,只有当权者。盛大收购新浪股票时,新浪最大股东四通公司也仅持有不足5%的新浪股份。但新浪的无主状态,却成为当权者以小搏大,从新浪身上揩油的便利条件。5%就足以撬动100%的利益,何乐不为?如果新浪是一头奶牛,那么扑在新浪身上的,都是来喝奶的,没人在乎它的奶水何时枯竭,没人会去喂它草,更不会有人考虑开辟新的草场,培育新的奶牛。新浪的未来?与我何干。像奥运会这种事,到底是企业借势成长壮大的绝佳外部条件,还是个人利益最大化的绝好历史机遇?

没错,今年中国互联网广告会有一个较高的增长,而且这增长也主要会发生在门户网站上。但别忘了,奥运会只有17天。当希望全被寄托在这17天,我看到的是更大的绝望。就像在股票市场,每个人都认为,政府不会让股市给奥运会甩脸子。是不是奥运会闭幕那天就是世界末日?

马云说:“ 天不怕,地不怕,就怕CFO当CEO,财务官当CEO有问题,财务官的职业是检查,是控制,所以财务官当CEO会缺乏远见”。这话算不上真理,但却不无道理。现在,你看不到新浪有任何着眼3年、5年后的战略投入和宏观布局,你也看不到任何执着基础上的创新。这头奶牛有还算丰富的奶水,足够吃上两三年,这就够了。

三年前,新浪仍称得上中国互联网第一品牌,今天,它正在从二流向三流滑下去。假如三年前陈天桥成功入主了新浪,别的不好说,但有一点我确信,新浪肯定不会像现在这样坐吃山空,肯定不会自甘沉沦却心安理得。三年前,对于新浪给与董事会高管的期权奖励计划,盛大作为大股东曾经很不给面子地不予支持。如此看来,新浪董事会当初拒绝盛大收购,在很大程度上是保护个人利益、而非股东利益的需要,一旦盛大收购成真,CEO独享86%奖励期权的“惯例”就很难延续。但是,如果想走得更远,新浪需要一个负责任的所有者。

做媒体的Yahoo!正在风雨飘摇之中,因为有个长势更良好的Google可以跟它比。同样做媒体的新浪却仍然很滋润,因为没人拿长势更良好的百度跟它比。当然,百度没有像Google那样改变互联网广告的整体格局,也给遍地丛生的门户们留出了足够的机会。

大年三十,有读者提醒我,keso.cn域名会自动转向一个网络营销内容的网站。我查了一下,keso.cn域名及其所有子域名,都会转向一个域名为clckm.com的网站。甚至包括我这个Donews blog,由于侧边栏显示了来自feed.keso.cn域名的图片,clckm.com的JavaScript也会自动在最上层打开他们的网站。

我查询了keso.cn的注册信息,并没有发现异常(明年才到期),并向我的域名注册商35互联(中国频道)反映了问题。他们的客服回答很及时,但只是要求我将自己的DNS改成他们的DNS。可是,这只能解决我自己访问这些域名的问题,却并没有解决我的读者无法访问我的网站的问题。而且,我仍然不知道,为什么clckm.com会劫持我在35互联托管的域名,难道是中国频道的DNS被劫持了?但已经4天了,中国频道不采取任何措施?

顺手Google了一下,发现被clckm.com非法劫持的域名还真多。对我来说,这个新年礼物挺有创意。我正在等待35互联的进一步解释,以及问题的最终解决。

2008-02-05

Yahoo!大半年时间的自救,显然没有任何成效,在发布悲惨的07年第四季度财报同时,被迫宣布了该公司历史上规模最大的一次裁员,股价也跌到近4年的最低点。微软这时拍出446亿美元,敦促Yahoo!投诚。Yahoo!董事会现在的确很难办,是满足多数忍无可忍的股东的要求,各自揣上微软的钱走人,还是为Yahoo!保留一个独立发展的机会,决心不好下。

《商业周刊》断言,Yahoo!命数已定,卖掉无法避免。不过我倒觉得,也许Yahoo!本该有更好的选择,而且这个选择的机会仍未完全丧失。

在Google崛起之前,Yahoo!是最成功的互联网公司,并奠定了自己江湖老大的地位。Google的异军突起,乱了Yahoo!的方寸,尤其是股东对Yahoo!的要求迅速发生了改变。Google靠搜索技术起家,并通过搜索逐步拿走了互联网广告的大部分份额。而Yahoo!是通过向媒体转型,成功度过科技股泡沫破灭的灾难,成为最大的互联网媒体。而其完整的产品线,让自己充分保持着对用户的吸引力,成为用户群最大、逗留时间最长的网站之一。这和Google的定位完全不同,Google说自己“可能是世界上唯一一个努力让其用户尽快离开自己网站的公司”。

要命的是,Google的光环太耀眼了,以至于Yahoo!的股东认为,应该让Yahoo!更像Google,而不是更像Yahoo!。Yahoo!努力地去收购搜索引擎公司,收购搜索引擎广告公司,并在2004年2月中断与Google尚未到期的合作,正式启用自己的搜索引擎。Yahoo!这么做,似乎是要将用户尽快地导向其他网站,就像Google那样。但Google自身并没有巨大的内容资源,也没有那么多用户粘性很高的产品,它只能借鸡生蛋,用别人的 内容产生自己的收入,作为交换,它为其他网站带去用户和流量。Yahoo!花费巨额资金推出自己的搜索引擎,似乎仅仅因为Google太成功了,这让Yahoo!完全忘记了自己是谁。

早就有人建议,Yahoo!应该放弃搜索,并外包给Google,集中精力发展自己的优势业务。但Yahoo!、微软这些大公司都认为,搜索太重要了,是互联网上的战略资源。没有自己的搜索,就会处处受制于人。问题在于,一个没有用户的搜索引擎,只是个金钱黑洞,根本谈不上什么战略资源。

Ask.com也是独立开发搜索引擎,但它比较聪明的地方在于,它很清楚,如果自己也沿着Google的路走下去,一边做搜索,一边卖广告,有可能把自己做死。所以从2002年开始,Ask将搜索引擎广告外包给Google。2007年底,双方续签了为期5年的广告合作协议,Google将向Ask母公司IAC支付35亿美元的广告分成。尽管Ask全球搜索市场份额只有1%,在美国也只有4%左右,但却可以通过与Google的合作,获得每年约7亿美元的收入。

《纽约时报》报道, 为阻止微软收购Yahoo!,Google正在向Yahoo!提供帮助。人们估计,这个帮助可能是一份诱人的广告合作协议。如果按照支付给Ask的分成费用等比计算,Yahoo!每年可能从Google那里拿到约80亿美元,比Yahoo!去年全年的收入都高(Yahoo! 2007年营收为69.69亿美元)。Yahoo!仍然可以大力发展自己的品牌广告,更好地服务它的重要广告客户。

Yahoo!必须明白,它不是Google,也没必要成为Google。它有大量Google不具备的资源和能力,这些才是它一直以来的优势所在。这么多年来,它放任自己的大量珍贵资源贬值,却拼命地往Google的地盘挤。其结果,西瓜没拿到,芝麻都丢了,一定会导致Yahoo!工程师Jeremy Zawodny所感受到的那种郁闷,自己的工程师被迫跑到Google去完成在Yahoo!无法完成的创新。

2008-02-04

Ray Ozzie已经陈述过微软错过互联网的事实,但我们仍然奇怪,早在1995年比尔·盖茨就发出过迎接互联网大潮的警示,为什么13年后,微软在互联网上,尤其是在决定互联网发展的核心技术和能力上,几乎无所作为,沦落到只能通过收购一家老互联网公司的方式,再一次进军互联网。这是为什么?

说起来,互联网能够有今天的规模,上网人口超过10亿,微软功不可没。PC的普及,是互联网能够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开始爆发的重要条件。在推动PC成为一种廉价的个人信息工具方面,Wintel联盟居功至伟。微软让每个桌面都有了一台PC,由此成就了微软的霸业。但它没有想到,一旦PC们联合起来,可能要了它的命。

当互联网真的成为新世纪经济、文化、社会的创新发动机,你几乎看不到微软的身影。Windows和Office继续扮演摇钱树的角色,微软在互联网上最大的成就,就是推出了IE浏览器,并彻底打败了Netscape。但IE只是一个软件,通过这个软件连接的那个世界,基本跟微软无关。微软仍在一个旧世界里大把地挣着旧美元,Google却成为新世界的微软。

当计算机只是一些各自独立的机器时,微软赋予它能量,赋予它智慧,赋予它灵魂,所以我们离不开微软。但当计算机成为网络中的一个个节点,而网络本身成为计算机时,游戏规则一下子全变了。今天,任何一台独立的PC,如果不接入互联网,变得几乎没有价值。而微软的价值,仍然严重依赖于单个机器的价值,当这个价值开始缩水,微软的领导地位就开始动摇了。

我看了一下我的机器,浏览器是Firefox,音乐播放器是iTunes,视频播放器是VLC,即时通讯软件是iChat,手机同步工具是iSync + Address Book。使用最多的网上工具是Google、Gmail、Google Reader、Google Docs、Blogger……都是Google的,完全没微软什么事儿。如果不是该死的招行网上银行和支付宝只支持IE,我可以永远都不启动Windows。今天对我来说,有没有微软无所谓,但绝对不能没有Google。

微软促成了互联网的崛起,它自身却几乎与互联网无缘。我想,这不完全是创新能力的问题,本质上微软就是一家为单个机器开发软件的公司,整个公司的文化、架构、思维方式,都是基于硬件之上的软件的,而不是网络之上的软件的。尽管它已经意识到软件应该作为一种服务,但它似乎从来都没有把网络视为一个整体,它眼中看到的,还是一台台机器。

Google在大规模扩展它的数据中心中的服务器数量,大量买入黑光纤资源,积极竞标无线频段,努力构建互联网生态系统的时候,微软却把它最精锐的力量长时间投入到一个没有人为之激动的Vista上(想想Windows 95发布时的盛况吧)。

这就是微软,做PC软件的微软。它从Google的成功中所学到的,只是搜索引擎很重要,微软要做,互联网广告系统很重要,微软要做。这样,微软和Google的较量,就又变成了软件开发能力的较量,回到了微软自认为很熟悉、很擅长的领域。

实际上呢,这是一场单机和网络的较量。观念不同,即使都在做同一件事,结果也一定大相径庭。早在1995年,微软就学着AOL、CompuServe、Prodigy的样子,做了自己的网络服务MSN。后来,又学着Yahoo!的样子,把MSN改造成门户网站。看上去,它的互联网脚步每一步都没差太远,但每一步都是后知后觉。

这样的微软,即使成功地与Yahoo!完成了整合,你仍不能不怀疑,它能否理解互联网,能否学会用互联网的思维考虑问题。

2008-02-02

微软向Yahoo!董事会提议,以总价值446亿美元收购Yahoo!,溢价62%。

最近两年,Yahoo!市值已缩水一半以上。微软每股31美元的出价,接近Yahoo!股票两年来的最高价。而微软出价之前的Yahoo!股价,处于4年以来的最低谷。尽管Yahoo!员工并不喜欢垄断怪兽微软,但微软这个时候出现,在Yahoo!股东眼中,宛若天使,有点儿切扶大厦之将倾,急拯斯民于水火的救主风范。如果你是已经郁闷了两年、忍无可忍的Yahoo!股东,你指望Yahoo!还要用多久才能带给你比微软出价更高的回报呢?我不是Yahoo!的股东,但我看不到这家公司重现辉煌的任何苗头,卖给微软无疑是一个可接受的结果,价格也还算公道。

一年前,Yahoo!第一次拒绝微软收购的时候,它相信自己仍有重整旗鼓的能力。而曾被寄予厚望的杨致远,一次次把手伸进魔术箱,最终变出来的却只是最俗的一手──裁员。如果我是股东,你千万别说裁员是为了让我高兴,真正让我高兴的,是像Google那样继续吸纳人才,保持旺盛的创造力和进取心。一年来,微软一直在等着最后摊牌的这一天。这个时机拿捏得如此到位,在Yahoo!最黯淡的时候,你都不好意思说,Yahoo!不卖。

早在2005年,更紧地拥抱互联网已经成为微软为后盖茨时代确定的方向。作为盖茨钦定的接班人,Ray Ozzie通过一份内部备忘录,痛陈微软错失的互联网机会。新操作系统Vista不受待见也证明,30年不变的操作系统升级策略,正在失效。而且,微软做了12年互联网,却没能做成一个像样的品牌。MSN是品牌吗?Live是品牌吗?

这时候,微软相中了Yahoo!。Yahoo!几乎拥有所有微软想要的东西──积累14年的互联网品牌、全球数以亿计的忠实用户、优质的互联网媒体资源、完备的互联网产品线和技术储备,超过20%的搜索市场份额,等等。还有,Yahoo!足够大,勉强可以填满大胃王微软的胃口。能卖到400多亿美元的互联网公司不多,切合微软自身战略规划的更少。微软倒是想买Google,但Google太贵了,只能作为对手存在。

鲍尔默在写给微软员工的内部邮件中说,“(微软与Yahoo!)合并后内容资产的范围,以及合并后广告工具的广度,将令我们的在线广告平台更具规模。在与一个市场优势日益明显的对手的竞争中,我们共同打造的公司将处于一个更加有利的位置。”这笔投资听上去相当令人振奋。

但是,正如一位美国Yahoo!的前雇员所评价的:“这是面向过去和现在,而不是面向未来的投资。”一家正在走向中年的软件巨头,加上一家未老先衰的互联网前龙头,可以成为一家更加巨无霸的公司,却未必会成为一家有资格主宰未来的公司。它们不缺钱,不缺人,不缺赚钱的产品,也不缺主宰未来的美好愿望,它们所 共同欠缺的,是创造未来的那股劲头,是激动人心的创新。

一个公司掌控未来的能力,不取决于它过去的辉煌,也不取决于它手里的资金,而是取决于它对这个世界上顶尖人才的吸引力,因为未来是由这些人创造出来的。两个巨无霸相加,我看不出在人才竞争上可以获得多少优势,倒是可能给Google创造一个开门揽才的大好时机。

更要命的是,微软能消化掉Yahoo!吗?是微软从此变得像Yahoo!,还是Yahoo!从此变得像微软?无论谁像谁,谁消化谁,看上去这只是个老人的游戏。老人可以通过脱胎换骨成为新人,但微软吞下Yahoo!,怎么都看不到脱胎换骨的可能。微软446亿美元买到的,充其量只是一个过去。杨致远变不出一个雅虎自己的未来,恐怕也没法帮微软变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