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3-27

Baidu Hi已经开始公测了。为了试用这个产品,我不得不暂时回到Windows上。这很烦。我怀疑,如果微软死掉,国内做软件的公司和一大批做互联网的公司,都得跟着殉葬。或许,他们内心就认为,自己肯定活不过微软。就连马云,也只打算做一家102岁的公司──嗯,相当老不死了。

一个多月前,我在海内曾经发过一个帖子,谈了我对百度IM的几个建议或者说期望。我认为,百度应该彻底放弃另设一套自有协议,直接采用开放的XMPP协议,充分利用大量已有的资源。另外,提供第三方插件的开发接口,通过插件实现与第三方IM的互通。

我想我这个建议是有道理的,就像俞军所说的,百度Hi的目标,不是为了跟谁竞争,更不是为了取代谁,它只是为了更好地服务百度已有的用户和它自身的产品线。苹果要做一个在线音乐商店,瞄着的决不是市场上已有的那些服务,而是它自己的iPod用户。iTunes Music Store一不小心做成全美第二大音乐零售商,那是后话,是个结果,不是一开始设定的目标。

既然百度Hi的目标不是去跟QQ竞争,也不是为了像腾讯那样通过IM赚钱,百度就应该以一种更轻灵、更放松的心态,通过开放、合作,在更大的范围内整合资源,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IM是个古老的游戏,寡头垄断的存在,已经让它越来越不好玩。珊瑚虫之死,也让我们越来越明白,寡头保护自身利益的动机是多么强烈。那么,为什么我们不能一起来玩儿一个新游戏,就像Google玩儿手机平台那种玩儿法?

当然,扮演规则制订者,需要足够的自信。封闭其实是一种不自信的表现,就像咱们的政府。百度要想真正high,除了要有领袖的实力,还要有领袖的气质,就像当年的IBM:跟我们走,我们是IBM。

2008-03-24

一起是谢老师理念的一个具体实现,也就是一个在线城市,一个巨大的以人的关系为核心的互联网基础设施。不过在我看来,这个宏大的目标,有点过于理想了,就像一台永动机,或一个乌托邦。

1. 互联网从来都不是现实的直接映射。如果说Second Life是一座虚拟的、3D化的城市,重点并不在3D,而在虚拟。街道是虚拟的,人的关系是虚拟的,用于交易的物品也是虚拟的。没有这种虚拟,简单地把纽约做成3D,期望所有纽约人都来对号入座,是完全没戏的。我们已经生活在现实中,不太需要再分身在一个现实的镜像中活动。Facebook中的居民,绝大多数不希望他们的父母成为自己的“好友”。所以即使在人和人的关系上,它也不可能完全照搬现实。我们通常不会按服务商期望的方式去使用某种产品,我们更倾向于按我们自己认为“应该是”的样子去使用它,尤其是,这种使用涉及我们自己的虚拟和现实的关系。

2. 互联网本质是数字化的信息的流动。一瓶水、一块面包不会变成bit被传送,可以被传送的,只是有关一瓶水、一块面包的数字化的信息。Facebook所做的,就是借助互联网的力量,加速信息的流动,并在加速之后产生新的价值。带电粒子通过回旋加速器产生高能量,进而出现新用途。所以你可以把 Facebook理解为信息的回旋加速器,大量用户使用它,让它可以对大量信息进行加速处理,在这个过程中,它产生了别样的价值。所以,任何人在互联网上能做的,只是控制信息的流动,无论是流动的方向、速度、数量、准确度,还是别的什么。

3. 没有一种服务可以涵盖所有的网民。Facebook看上去似乎可以让所有人都各得其所,但实际上是不可能的。每个人有自己的任务调配机制和时间片分配机制,比如我把80%的在线时间给了Google Reader,其他任何应用都不可能占据比20%更多的时间,即使它是Facebook、海内或者一起网。更多的用户,可能98%的时间给了网络游戏,2%给了QQ,你可以跟他说,在一个更大的平台上,并不妨碍他使用自己喜欢的服务,但他不需要。所有互联网公司之间的竞争,其本质都是对用户任务分配和时间片分配的竞争。你能满足谁,跟谁在用你,不是一回事。

4. 中国互联网还是一个娱乐网、猎奇网,而不是一个生活网、工作网、生意网。这决定了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大部分中国网民还不需要通过互联网来维系自己的社会关系。什么时候才可以?大概要等到,一半以上的企业通过互联网开展他们的生意,一半以上的小学老师通过互联网帮助他们的工作,一半以上的网民要通过互联网来处理跟生活相关的信息和服务。也许需要5年,也许8年或更久。所以眼馋Facebook的成功是没用的,因为国内互联网确实不具备Facebook在美国的那种现实基础。这也是校内网向白领扩展注定受阻的主要原因,即使它的产品策略和市场策略都没问题。你可以被一个特定群体需要,但你几乎不可能被所有人需 要。

5. 平台啊平台。谁都知道,掌控了平台也就掌控了整个生态链中最大的价值,但平台总是少数人的事,而且可遇不可求。更重要的,每个独立的个体,并不天然地需要一个平台,只是到了他无法脱离那个平台的时候,平台才成为平台。DOS/Windows成为平台,是因为微软正好赶上了计算机个人化的那个浪潮,加上IBM的慷慨、英特尔的辅佐、以及众多PC厂商的卖力吆喝,直到一个跟OS无关的新平台──互联网的出现。Google一开始只是一种计算链接权重、给网页打分排序的技术,做大了、用它的人多了,才成为整合全球信息的工具。我看到所有一开始就按平台设计的产品,最终几乎都没有成为平台。我相信,平台更关键的因素在于,它是个过程而非设计。

6. 积累有多重要?Google正在成为最大的云计算平台,因为10年来它的庞大的服务器集群的积累、数据的积累、技术的积累、运营经验的积累、用户行为模式和意图的积累等等,都让它的优势凸显,无可替代。国内具有这种积累,并且具有做平台实力的,放眼望去,可能只有一个腾讯。只不过腾讯的小家子气可能最终让它错过引领整个产业的机会。

2008-03-20

网易报道:消息称新浪领导层陷入分裂,核心领导人拟辞职。这不是新浪第一次传出高层动荡,但过去一直是董事会、CEO换来换去,新浪的核心业务在陈彤等人手上,大致上不会受到太大影响。当初曹国伟上台,也是先稳住了陈彤等人,才有把握推行自己的新政。这次不同,如果管内容的陈彤和管广告的张雨离开,新浪还剩下什么?

事情的导火索可能是曹国伟提拔杜红出任新浪COO,不过我觉得这只是个表面因素。上个月在《盛大偷袭新浪3周年祭》中我就说过,新浪股权分散,没有大股东,只有当权者。而当权者所关心的只是保护个人利益,而非股东利益,当然更不可能是员工利益。所以,新浪两三年换一任CEO几乎成为一种宿命,没人考虑新浪两三年之后的未来。

曹国伟的CEO任期即将满两年,怎么算都到了该考虑个人利益最大化的时候了。新浪可以趁着奥运会让自己的广告收入再火一把,CEO的个人奖励也可以再火一把,然后呢?然后,法王路易十五说:“我死之后,哪管洪水滔天。”

但有的人却不能不管。已在新浪干了11年的陈彤多次在不同的场合说过,新浪是他毕生的事业,他一定会在新浪退休。我想起了十几年前采访当时如日中天的宋朝弟的情景。宋朝弟说,很多员工愿意谈事业,别傻了,科利华只是我一个人的事业,其他人都是打工而已,你出力,我给你钱,就这么简单。毕竟,还有个能负责的人拿科利华当事业,但在新浪,没有宋朝弟,却还是有拿打工当事业的人。这事儿不是挺可悲么?

我不知道尸位素餐的新浪董事会最终会作何选择,但据说张雨已被正式免职,“从即日起,撤销销售总经理以及华南分公司总经理职务设置,同时免去张雨销售总经理兼华南分公司总经理职务,公司将另行安排张雨的工作。”

前几天,英国《金融时报》公布了“中国十大世界级品牌调查”的结果,新浪位居品牌价值的第九位。我不知道,这个被不断空壳化的品牌,明年还能留下多少价值,后年呢?歪歪扭扭走了10年的新浪,在彻底倒下之前,还能走多远?

离开了新浪,陈彤们的事业落脚点又将放到哪里?

2008-03-16

麦田在Gtalk上跟我说,幸亏有大量的博客媒体,他可以看到分众无线的垃圾短信黑幕被广泛传播。在新浪、搜狐这些承担所谓媒体社会责任的大门户网站,根本看不到任何有关分众无线的负面报道,就好像这事儿不曾存在过。我搜了一下,果然,大门户网站心照不宣,集体装聋作哑

分众传媒控制着门户网站的大部分广告,所以门户要做什么事,当然会先看看江南春的脸色。这是江南春很聪明的地方,他知道卡住门户的脖子能给他带来什么样的好处,但他失策的地方在于,他没像史玉柱一样,成为央视的广告大户。央视315晚会声称网游害人,但害人的只是《传奇》和《魔兽世界》,肯定不会是史玉柱的《征途》。江南春到底是个诗人,他没想到应该找个国家权威媒体罩着。这原本并不难,就连采访分众无线黑幕的记者在节目最终播出之前,都担心节目不能顺利播出

现在,分众仅仅控制了部分互联网广告,牛逼哄哄的门户们就温顺得像羔羊一样,试想,如果分众做得足够大,大到可以控制电视广告、纸媒广告,是不是分众自己就是政府,就是法律?是不是再也没有人敢说它一个不字?

还好,我们有互联网,有千千万万个You,有野火烧不尽的草根媒体。这股力量曾经让史玉柱的“系统”失算,我相信,它同样也可以成为江南春真正的噩梦。

就让我们来比一比谁的能量更大吧。

Update: 天涯这样的社区也同样不得不屈服于金钱的能量

2008-03-14

“热”这个词,中国人都知道该怎么解释,毕竟我们经历过那么多的“热”──海南热、下海热、股市热、房地产热、君子兰热、集邮热、红茶菌热、李燕杰热、汪国真热……现在,马云热。

先是上海市委书记俞正声发问:“像马云这样的人,在我们这儿为什么没有成长起来?”接着是广东省委书记汪洋专程拜访阿里巴巴,“特地来看看,马云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阿里巴巴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公司。”汪洋还力邀马云开辟广东市场,其言也切切,其心也拳拳。不过呙中校说得也很实在:就像纽约“市委书记”不必检讨为什么Google没有出在纽约,广东已有很多成功的创新型企业,“汪洋书记大可不必舍近求远。”

马云不光在委书记们当中很热。因雪灾断路导致湘西柑橘积压,橘农首先想到的也是向马云求助。马云俨然成了一尊佛,每个人都想抱抱他的佛脚。这倒也符合中国人的习惯,平时不烧香。

上海为什么留不住马云?马云自己的理由倒也简单直接:“我想假如说在北京和上海,我们是500个孩子中的一个,在杭州,我们是杭州唯一的孩子,至少我们能够受到更多的重视。”瞧,多会说话,杭州市政府怎么好意思不重视。这个道理就像长虹不会离开四川绵阳,TCL不会离开广东惠州一样容易理解。他们都需要被重视,就像一个有心计的孩子知道该如何让家长重视,让父母官重视。这样说来,俞正声书记和汪洋书记该拜会的不是马云,而是杭州市政府,作为父母官,他们是如何悉心呵护自己的亲生孩子的,比方说,又拍网

马云是有大志向的人,自然希望阿里巴巴像独生子一样被政府重视,而一旦自己有一天出息了,也不忘将功劳归功于政府和领导。但对大多数普通创业者而言,他们不需要政府特别的重视,政府少添乱就已经是烧了高香。我的看法是,这些创业者未免太书生气了,在中国,你要想改变世界,首先得改变官员对你的态度。即使你是500个孩子中的一个,你也一定要让自己成为亲生的那个,最受宠的那个。你得让政府觉得,他们无比重要。这是个态度问题。

借着财富的光环效应,马云热了。这不是一个偶然现象,就像我去年说的,马云的江湖,是一片不断升级的江湖。但“热”本身,不过是一种流行病,官员的介入,只是让这种流行病的感染面更大一点,感染性更强一点而已,明天仍会有别的什么病流行起来。擅长跟风的我们,从来都不缺少可以“热”的东西。

马云热会让创新型企业的创业环境变得好起来吗?我也怀有这种期望,但看上去,很难。创业就是一个明枪暗箭、九死一生的过程,马云热不热,都不大可能改变这个现实。尤其是,当大家的眼睛都只盯着最亮的那颗星星,其他的星星就更容易被漠视乃至被无视。

2008-03-07

我得到了一个直接采访戴尔公司董事会主席和CEO迈克尔-戴尔先生的机会,采访的范围将限定在传统企业如何利用互联网和新媒体。我们知道,作为一家有着24年历史的PC制造商,戴尔公司首创了PC直销模式,并取得了巨大的成功。最近几年,戴尔加大了在互联网和新媒体方面的探索,大量地通过互联网与消费者直接对话,借助互联网进行产品创新和用户意见的跟踪搜集。戴尔的互联网经验对大多数传统企业,甚至包括很多互联网企业,都是极有价值的。比如我就特别想知道,他们的在线互动部门与传统的市场部门是一种什么关系,新媒体业务的发展,会不会最终减少他们的传统广告投放,等等。

我想把这个采访机会留给我的读者。我知道,有越来越多的传统企业逐渐认识到互联网的价值,他们期望通过互联网与客户建立直接对话的机制,但他们苦于缺乏经验,缺乏参照,因而无从下手。如果你是企业的主管、互联网业务的负责人或市场、公关负责人,现在,你可以直接向戴尔先生提问。请在本文下面的评论中提出你的问题,一周后我会将这些问题汇总、整理,转给戴尔。

机不可失,请提出你的问题吧。

补充一下,你提的问题应该与互联网相关,比如戴尔怎样建立产品创新社区,怎样激励用户,如何应对互联网上的用户抱怨和公关危机,等等。当然,问题越具体、越有针对性越好,最好是你一直感到困惑的问题,希望能够从戴尔这里得到一些启发和借鉴。

2008-03-14 Update: 提问已截止,有关戴尔公司的其他问题,可以通过戴尔官方中文blog──戴尔直通车,向戴尔提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