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9-28

在本周的Oracle的OpenWorld大会上,拉里·埃利森首次正面抨击“云计算”, 他说:“有趣的是,云计算概念已经被我们扭曲了,现在的云计算概念几乎包括了我们要做的一切。你甚至找不到一家不宣称自己是云计算的。计算机行业是唯一一个比女性时装界还要追逐概念和潮流的行业。也许我是个笨蛋,但是我真的搞不懂他们在说些什么。到底什么是云计算呢?完全是胡扯。这很荒唐,这种愚蠢什么时候能够停下来呢?”

这一下子就让我想起13年前埃利森对NC的鼓吹。1995年,Oracle的埃利森向世人宣布了一种新的计算设备,这个机器没有自己的硬盘、软驱,所有的数据都通过网络存取,所有的程序也都通过网络运行,本地通常只需要一个浏览器,以及可以运行Java程序的Java机即可,这个机器就是NC(网络计算机)。你瞧,NC的理念,多像今天的云计算。NC简单、便宜,关键问题是,它不再需要运行Windows。

干掉微软的愿景,确实激动了很多人的心,Sun、IBM、苹果、网景等70余家厂商加入了NC阵营。埃利森宣称:“NC就是大型机、小型机、PC纪元后的第四个浪潮……NC将无处不在,到2000年,它将像电视一样普及。”

实际情况是,NC从未像电视一样普及,甚至从未成为一种真正的产品。1998年,埃利森就无可奈何地宣布NC计划失败。尽管NC失败了,但你不能不承认,NC超前的理念,其实已经预示了网络在未来的重要性。只不过在上世纪90年代,还不存在一片有着强大能量的云,NC成了无源之水。无论它多便宜,也没人愿意买个摆设。

探究起来,埃利森其实并不真的看好网络计算,他所担心的是,越来越强大的微软,迟早将在企业数据库和企业管理软件领域,威胁Oracle的统治地位。NC只是射向微软的一支箭,打击微软才符合Oracle的最大利益。今天,高速的网络连接和强大的网络计算能力,已经成为现实,过去阻碍NC发展的障碍已不存在,按说埃利森应该热情拥抱云计算才对,为什么他在这时候站出来唱反调?

其实也不难理解。当微软成为威胁的时候,必须打击微软。当云计算成为威胁的时候,同样地,也必须打击云计算。试想,如果Google、Amazon和Salesforce的云计算,已经可以满足大部分企业存储和计算的需要,是否意味着Oracle美好时光的终结?

不过,埃利森之所以能成为富豪,是因为他很清楚,理念是理念,生意是生意。如果云计算可以帮助Oracle更好地推广它的企业协作产品,那么它也很乐于和Amazon合作,如果云计算可以让Oracle的产品成为云计算的基础构件,并让Oracle对产业标准拥有更多的发言权,它也十分乐意和英特尔在云计算上展开合作

埃利森就是这么个人,他一边不停地挑起各种纷争,一边抛开一切纷争拼命挣钱。

2008-09-20

Google已经10岁了。有什么东西能在10年之内,深刻地改变我们既有的观念、文化、知识结构和商业模式?惟有Google。知之为知之,不知Google之。有Google在,掉书袋的教授、学者变得没了底气。有Google在,赚信息不对称的钱的人,日子再也不像过去那么舒坦了。

我们过去所谓的学习,就是把知识,从一个地方,搬运到另一个地方,比方说,从课本上,暂时搬到你的大脑里。你需要知道,瓦特是哪一年发明的蒸汽机,“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出自哪位诗人的哪一首诗,苯的结构简式可以写出多少种,王莽政变发生在哪一年,八荣八耻说的是哪八荣哪八耻……现在,你可以很容易地 Google出一篇“完美的”毕业论文应付你的导师,当然你得祈祷你的导师不会像你一样用Google戳穿你。而Google一篇“保先”学习材料则安全多了,反正这种材料写了也不是为了给人看的。

一些人忧心忡忡,对年轻一代的所谓“搜索引擎依赖症”无比忧虑。这事儿挺有趣的,每一代人,都对他们的下一代感到忧虑,全然忘记了,当初他们也同样被他们的父辈忧虑过。其实对那些正在享受并已经习惯了现代文明的人们,我有一个类似的问题:你是否有电依赖症,没有电就几乎无法生活?

专家学者们则担心,Google正在让我们失去专注的能力。著名评论家Nicholas Carr在大西洋月刊发表了一篇文章,《Google是否让我们变蠢?》。 Carr说:“网络似乎粉碎了我专注与沉思的能力。现如今,我的脑袋就盼着以网络提供信息的方式来获取信息:飞快的微粒运动。”他认为,当我们依赖电脑作为理解世界的媒介时,它就会成为我们自己的思想。Carr的文章引来了很多共鸣,也引发了不少争论。越来越多的人无法静下心来去阅读任何超过1000字的 文章,更不要说一本书。

其实我认为专家学者们真正忧虑的,并非无法专注,毕竟Carr还在很专注地写他的新书,很专注地分析Google是否让我们变蠢。让他们觉得不爽的,实际是Google对既有知识和话语垄断的消解和解构,这正是互联网所完成的很多使命中的一个。Google所做的,无非是将大量业已存在的信息,重新组织,并让人人都可以轻易获取。Google从来都没有,也不可能代替人的思考。

一个人蠢,不是因为他依赖Google,即使没有Google,他照样蠢,因为他放着自己的脑子从来不用,二三十岁的人了,脑子还是全新的。一个糟糕的厨子,只会把鸡蛋倒进油锅里,撒点盐。把更多的材料摆在他面前,他也不可能做出更好的菜。所以我同意“愚蠢是一种道德缺陷”,和智力无关,也和Google无关。

面对10岁的Google,我无法预测未来它会怎样,但在消除知识垄断,让知识平民化方面,它迄今做得不坏。

Update: 纽约时报也发了一篇文章,讨论Carr提出的问题,纽约时报说,科技不会让我们变蠢,只是解放了我们的心智。参见英文原文中文译文

2008-09-18

昨晚在豆角胡同,王微的小四合院里,和王微聊起了视频分享。我们都看好视频分享的未来,但市场现状,坦白说,没人会感到欣慰。王微是实际运营者,我相信他在三年半痛苦的操作过程之后,必定有更深刻的体会。

视频网站之间的竞争,就像一场渡河比赛,谁都看得到对岸的美妙风光,但已经跳下河的选手,谁也不知道自己是否能成功渡过去。这很残酷,因为明知,这不可能是一个皆大欢喜的游戏,一定有人中途死掉,比方说,我乐网。无论如何,你得去拼。即使你不想拼,给了你钱的VC,也会攥根长竹竿,站在你身后,逼你去拼。问题是,拼什么?

流量?没错,开始的时候,大家都只能拼流量,拼到前三,拼成老大,于是可以沾沾自喜一下。可VC慢慢回过味来,敢情网站们把这事儿当成了比钱游戏,其实不是他们在拼,而是拼背后的VC。只要有钱,足够的钱,让一个白痴去做,半年都可能做到前三。可是让一个VC跟另一个VC拼口袋深浅,他们何必要投资视频网站呢,直接掏出存折来比比不就完了?

一年半以前我就说,这是一场马拉松,胜负不在前100米,甚至都不在前40公里。在都不挣钱的时候,你那个第一第二,到底有啥实际意义?王微说,确实没意义。大家都同质化,要品牌没品牌,要内容没内容,要文化也基本上没什么文化。明天你死掉,用户一滴眼泪都不会掉,转头就去另一家网站,继续看同一部电视剧。而所有支撑流量曲线的内容,全都是盗版,原创越来越成为一个扯淡的噱头。你真的认为,这个花了数千万美元折腾出来的东西就叫──价值?你真的认为,品牌广告主会摩肩接踵地给来你送钱?

有时不得不感慨,YouTube真是幸运,诞生在美国,还被大财主Google给收了,所以它可以不着急,慢慢养着,每年数亿美元的带宽开销,权当是对未来的一小笔投资。可是VC不是Google,他们没Google那样的耐心,也没Google那样的信心。所以在中国,这些做视频分享的苦孩子们,不得不在肢体还没发育完整的时候,就担负起打工挣钱养家糊口的重任。真苦。

其实我担心的是,他们都会变成畸形儿,即使挣到了钱,也不再有光明灿烂的未来。当然王微他们不会这么想,一个哪怕黯淡的未来,也比看不到未来要好。也是。

2008-09-05

淘宝很果敢,真的把百度爬虫给封了。淘宝不封别的搜索引擎,单封百度,很明显,是两家互联网巨头之间的对赌。

百度进军电子商务,成不成先不说,这个动作让马云非常不爽。我说了,淘宝是马云手里最大、最有价值的一张牌,绝不容许他人染指。因此一向人缘很好的马云,会拉下脸跟马化腾死磕,当然也不在乎跟李彦宏拼命。

白鸦的说法,马云认为淘宝现在已经足够强大,到了必须让购物入口与搜索相脱离的时候。或者说,淘宝已经有了足够大的用户基数,可以不再依赖搜索带来的用户。真是这样吗?

根据第22次CNNIC调查报告,目前网络购物的使用率是25%,搜索引擎的使用率是70%。如果考虑到1/3购物者来自搜索引擎,那么网络购物的直接使用率就只有17%了。这说明,电子商务尽管已经有了很大的发展,但与网络音乐、即时通讯、网络视频、网络游戏、电子邮件这些使用率超过60%的应用相比,网络购物还算不上中国网民的主流应用,未来仍存在巨大的增量市场。这或许也是百度做电子商务的一个原因。

其实,问题的关键在于,即使淘宝不封百度爬虫,由于百度自己的电子商务产品即将上线,百度能带给淘宝的用户数量,也势必会大幅滑坡。与其被动挨打,不如主动亮出自己背上的刺。

马云和李彦宏面临的外部形势并不相同,在马云号召员工穿好棉袄准备过冬的时候,李彦宏却好像跟马云调换了一下地理位置,跑到南方去享受温暖的小阳春。两个人不同的心态,也会导致不同的思维方式和行为方式。封掉百度爬虫,肯定会首先伤及淘宝自己,伤及在淘宝开店的小店主们,但会伤及百度吗?恐怕不会。马云的这种姿态,有点像关上大门奋发图强的几十年前的中国。

我预测,淘宝会增加线上线下的品牌广告投放,进一步强化购物上淘宝的用户认知。同时,淘宝还必须设法笼络住自己的卖家,由于这些网店无法再进行针对百度的搜索引擎营销,已经做过努力的也将化成泡影,他们很可能会在百度开店。淘宝必须让他们感受不到顾客数量的明显下降。

封掉百度爬虫,这个决定看似简单,其实含义深远。事情变得越来越好玩了。

2008-09-04

马云体量不大,但始终钟情于大,心大,话更大。

阿里妈妈并入淘宝,这事儿让我想起口碑网并入雅虎中国。其实不难理解,一个东西自己长很难长大,那就合并到一个更大的品牌之下好了,所谓背靠大树好乘凉是也。不过到马云这里,就变成了“大淘宝战略”的第一步。Wow,看上去真的好“大”。

雅虎中国 + 口碑 = 大雅虎

淘宝 + 阿里妈妈 + 第二步 + 第三步 + … + 第N步 = 大淘宝

阿里妈妈从上线正式上线再正式上线,到并入淘宝,前后刚好一年。这一年来,阿里妈妈制造的动静很大,令人眼花缭乱,但结果说明,它并不具备独立发展的能力,被合并,是它的宿命。马云一向是这样处理手里的资产的。

其实,马云应该很清楚,他手里最值钱的资产,不是阿里巴巴B2B,不是雅虎口碑,当然更不可能是阿里妈妈。如果按潜在价值排序,应该是淘宝、支付宝、阿里软件。

支付宝受政策因素影响比较大,自身的想象空间也有限,但它是电子商务的核心环节,上能控制客户,中能拉拢银行,下能影响用户。

阿里软件面对的是一个巨大的市场,做好了,就是个中小企业版的SAP。但能不能做起来,是最大的疑问。而且和支付宝一样,阿里软件商业发展空间很大,但业务想象空间不大。

淘宝是一个真正的平台,它集合了卖家和买家,衔接了客户、用户、支付、物流和广告。从某种意义上说,它是支付宝和阿里软件最重要的客户。马云对淘宝也寄予厚望,期望10年内交易额超过沃尔玛全球。这个目标很大,却是淘宝可以承受的。当然更重要的是,大有利于上市,有利于提高估值。我毫不怀疑,如果有必要,马 云会把支付宝、阿里软件,都装进淘宝这个大筐里,弄出个更大的淘宝。

但淘宝的大,也是有边界的。或许对于马云这样的伟人,淘宝的边界更宽一些,但也不会宽到没边。股市上已经有了一个阿里巴巴,也许很快就会有第二个。若能如此,则大淘宝战略也算成功,毕竟大家已经落袋为安。

不过这时候,阿里集团内部的资源争夺,可能会更好玩。

浏览器很重要,浏览器成为PC上多数用户运行和使用时间最长的软件,是我们访问互联网,获取各种在线服务的主要手段。但这并不是Google一定要推出自己的浏览器的理由,至少不是全部理由。

浏览器自身发展缓慢,已经远远落后于Web应用的发展需要,成为制约Web的一个关键因素。更重要的是,浏览器市场的绝大部分份额,在Google最重要的对手微软手中。我相信,每一个因为使用Mac或Linux,就被招商银行拒绝服务的用户都很清楚,IE或者说微软,在其中起了非常坏的作用──互联网被它绑架了。

与此同时,新的XHTML标准也总是处在平衡、扯皮、议而不决的状态中,W3C并未得到足够的尊重,却一副元老院养尊处优的拖沓做派。但Web的发展,却无法停下来等一个新标准,然后大家都去遵守。

我想,这就是Google两年前决定上马浏览器项目的真正原因。Google必须亲自掌控一个有足够影响力的浏览器,此外,Google必须建立自己的事实标准,并为这些标准提供一个可控的容器和示范。

所以,在Chrome中,我认为最重要的,是两个东西。一个是新的JavaScript引擎V8,一个是将Web应用桌面化的Gears。这两者代表了Google扩展浏览器,以便更好地支持未来的Web应用的主要企图。

我们常常把占领桌面庸俗地理解为,建立一条夹带私货的管道。其实更高明的占领桌面,不是做贼,不是算计用户,而是建立标准,建立有利于自己未来发展的事实标准。对Google来说,这个标准就是,无论你采用何种平台、何种终端,同样的应用都被同样完美地运行。Google“云”中蓄积的能量,要想更好地得到释放,它需要一个得到很多支持的标准,以及采纳这个标准的浏览器。

所以,在Chrome中,Google并没有集成很多它自己的产品和服务。有人抱怨,用IE还可以装个Google工具栏,用Chrome,连这个都不能装。不光Google工具栏,你还无法一键访问Gmail,轻松地发布博客到 Blogger,上传视频到YouTube,甚至默认搜索引擎都可以自定义。Chrome就是一个浏览器,Google不需要用它来推广自己的产品和服务。

像Chrome一样,V8和Gears都作为开源项目发布,这无疑会增强项目本身的中立性,和对开发者的吸引力。Chrome自己取得多少市场份额,不是最重要的,关键是它是否能为V8和Gears提供最佳示范效果,协助它们成为标准。

有人说,Chrome瞄准的目标,既非IE,也非Firefox,而是Windows。考虑到“云”、应用和浏览器这样一条主线,我基本同意这个判断。

2008-09-02

据报,苹果已经和中国移动达成协议,iPhone通过中移动补贴的方式进入中国。

随着iPhone 3G的推出,苹果已经改变了过去的销售模式,即iPhone 3G与运营商合作,主要采用运营商补贴的方式,而非过去的分账模式。所以,苹果与中国移动的合作,已经不存在主要障碍。但问题仍然存在。这些问题包括:

  1. 入华的是iPhone还是iPhone 3G?要知道,在未来数年中,中移动的主要收入和利润,仍将来自GSM网络,而不是表面火爆的3G。不过,2G版本的iPhone似乎已经停产,苹果会为中移动恢复生产吗?
  2. 如果是3G,那么会出现TD版本的iPhone 3G吗?目前在全球销售的iPhone 3G,采用的是普及度最高的WCDMA标准。但中移动运营的是TD-SCDMA标准的3G,这就意味着,苹果必需为中移动定制TD手机,但这显然将增加苹果的成本。作为补偿,中移动大概会承诺购买数量,比如说3年2000万台以上。中移动会做这种承诺吗?
  3. Wi-Fi问题。中国的移动通信市场,大概是全世界不多的几个禁止Wi-Fi的市场,要在这个市场销售产品,必须将Wi-Fi功能阉割掉。但,去掉了Wi-Fi的iPhone还是iPhone吗?还会有吸引力吗?苹果能忍受这种阉割吗?如果不进行阉割,那是否意味着,Wi-Fi政策从此放开了?
  4. 应用问题。目前iPhone中内置了大量应用,比如Google Maps、YouTube、App Store等等,很显然,这些应用不符合“中国国情”。而且,iPhone不支持彩信功能。苹果会为中移动定制应用吗?
  5. 联通在哪里?中国联通将成为国内惟一运营WCDMA网络的运营商,它与苹果的合作最顺畅。由于与中国移动的合作条款必定极为苛刻,那么这种合作会是排他性的吗?联通会不会也和苹果合作?

除了上述问题,还包括价格问题。按报道中所说,中移动为每台iPhone补贴100美元,以299美元销售,这个价格似乎远低于在其他市场上的售价。

还有一种可能,这个消息只不过是苹果或中移动单方面吹风,向对方施压的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