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11-25

亚马逊和eBay,分别代表了两种主流的电子商务模式,前者被称为B2C,后者被称为C2C。不过,亚马逊的CEO贝索斯却不这么看,他称亚马逊是一家“IT公司”。

说起来,沃尔玛拥有全世界最高效、最完备的采购、仓储、物流和零售系统,但没人认为沃尔玛是一家IT公司,因为其IT资源完全是为自己准备的。亚马逊则不同,它花费巨额投资,建设了自己的仓储物流系统、数据中心、强大的技术研发能力和计算资源,这些资源不但可以被用于自身的图书销售,它还可以拿来卖数字音乐、数字图书,卖阅读器Kindle,更进一步,这些资源本身都可以作为商品被出售。

借助先进的信息管理系统,亚马逊可以将其库房、配送系统出租给千百万个美国企业,这一服务被称为FBA(Fulfillment by Amazon)。也就是说,如果你是个商家,你只管卖东西,剩下的事,包括建立网店、广告推广、支付流程、直至物流配送,全部委托给亚马逊。

除此之外,亚马逊还是最早提供云计算服务的公司。亚马逊的云计算服务包括计算能力存储数据库查询等一系列服务,亚马逊因此成为Web时代IT基础设施提供商。

比方说,我最喜欢的一个网络存储和分享服务,Dropbox, 其前端是一个客户端软件加Web管理界面,后端则完全利用亚马逊的存储服务S3。作为一家小型创业公司,Dropbox因此可以为用户提供2G免费存储空间,并且不对流量做任何限制。利用亚马逊庞大的存储、计算能力,大量类似Dropbox这样的小型Web创业公司,也同样可以提供大规模、高品质的在线服务。甚至像纽约时报和纳斯达克证券交易所这样的大型客户,也将他们的服务直接接入了亚马逊云。

亚马逊顶住外界质疑,大笔烧钱建立的仓储、计算等资源,今天已经成为亚马逊最具价值的核心竞争力,让亚马逊成为Web时代的电力公司。就像那条全世界流量最大的河流,滋养了全世界最大的雨林,亚马逊正在成为互联网新生态中最重要的一环。当年质疑亚马逊,等着看笑话的人,如今并没有闭嘴,只不过今天他们质疑的对象变成了Facebook、Twitter等。

中国不缺少卖东西的人,光淘宝上就有105万卖家。但什么时候我们才能有一家亚马逊这样的IT公司?

2008-11-17

CCTV是一家邪恶的媒体,但你不能不承认它巨大的影响力和压迫力。它曾经搬倒过分众无线,不管其动机是什么,至少它让群发垃圾短信这种生意,无法登堂入室成为主流商业模式。现在,它的炮口对准百度。这一次,百度可能不得不面对它有史以来最严重的一次危机,不是公关危机,而是更本质的商业模式和商业道德的危机。

百度迅速处理了医疗、医药类关键词的竞价排名,反应不可谓不快。有报道称,对涉嫌违规操作竞价排名的相关业务责任人,百度还会进行内部处理。但这些都只是皮毛,只要竞价排名仍然是百度的核心商业模式,它就永远摆脱不了层出不穷的质疑和曝光,不可能改变被动挨打的局面。如果百度的“天条”从根本上与其商业模式相冲突,那么我相信,所谓“用户体验第一”中的用户,一定是付了费的用户。商业的驱动力在这里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它决定了销售人员的行为模式,也决定了一个企业是否总是不得不背离自己最初的理念。

竞价排名的弊端,网上已经有大量的讨论,除了商业欺诈、无效点击等问题,更关键问题是,花钱可以收买搜索结果,让技术创新的努力变得一钱不值。设想一下,一个是经过大量复杂计算的最符合用户需求的结果,一个是企业花钱买到的结果,应该把哪个结果优先提供给用户?不同的商业逻辑决定了不同的处理方式。竞价排名的商业强势,让完善算法的努力变得没有必要,最终,一个企业被一种模式绑架。

百度遭受的质疑,不管有多少来自竞争对手的操作,终归是因为它自身有缺陷。而且,这种质疑由来已久,只不过这一次是CCTV。

对百度来说,这是一道艰难的选择题,无论怎么选择都会是痛苦的。今年第三季度,百度以竞价排名为核心的网络营销收入9.182亿元,占总收入的99.9%。可以说,百度就是一家以竞价排名为核心商业模式的互联网营销公司。放弃竞价排名?这一2001年9月推出的商业模式,铸就了百度过去8年的辉煌。放弃,谈何容易。

但是别无选择。据说李彦宏也早就意识到了竞价排名的问题,阻碍百度刮骨疗毒的根本原因,仍然是把商业利益看得太重。

根据艾瑞的调查,今年第三季度百度的网页搜索请求量市场占有达73.2%,谷歌为20.8%,前者为后者的3.5倍。不过,两者收入的差距却要小得多。百度三季度的网络营销收入为9.182亿元,谷歌为4亿元(数据来自易观),前者只是后者的2.3倍。这说明,将搜索结果与广告严格区分开,并不必然影响企业的商业利益。

置之死地而后生。百度,请拿出你的勇气。

2008-11-13

上午去参加互联网协会的一个论坛,中心议题是搜索引擎的社会责任。搜索引擎乃至所有企业,都应该将自己的道德底线稍微提高一点,这个我支持,因为现在企业的道德水平实在是太低了,连我都看不下去。但我也不得不承认,相关的监管部门,其实应该对企业道德水准低下负直接责任。

我相信,所有在中国经营的互联网公司,都至少有一个这样的大客户,它是你的上帝,它让你怎么做,你就得怎么做,它让你屏蔽什么,你就得当机立断地屏蔽什么,它让你捧谁,你就得欢天喜地地捧谁。没错,它就是监管部门。他们如太上皇一般,对企业指手画脚,要求企业做这做那。在很多时候,不是企业在控制用户能看到什么,而是他们。

搜索,本来是个技术活儿,需要长期不断地调整算法,努力通过技术手段,而不是人工,将用户最需要的结果呈现给用户。但在中国,不人工干预结果,比马丁·路德·金的那个梦,还难实现,监管部门的一道圣旨,要比所有的算法重要1000倍。所以,监控、删除、屏蔽,成了中国互联网公司的一项基本功。而且这个大客户脾气古怪,今天让你捧的,明天可能就要你屏蔽,你永远都要对它弯腰低头,笑脸相迎,否则有你好看。

如果这个大客户需要企业特别保护,那么别的客户为什么就不可以呢?如果这个大客户有权,那么别的客户有钱行不行?

也许,这就是国情,就是中国特色。是这个大客户帮助中国互联网公司练就了删除、屏蔽的基本功,也是这个大客户让中国互联网公司学会了看客户脸色行事。现在,他们又要求企业讲道德。拜托,您真的对自己的道德水准那么有信心?有你们这种无法无天的大客户在,中国企业的道德水准怎么可能高得起来。

2008-11-01

1996年我刚刚上网,就在当时最火的个人主页服务网站GeoCities建立了我的第一个个人主页。GeoCities的设想,就是打造一个网上的地球村,所以它有很多区域,如雅典、百老汇、华尔街、硅谷、巴黎左岸等等,你可以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区域入住,然后你会得到一个门牌号,比如巴黎4837。但这种如布景一般的城市,其实根本没有一种机制,去激励用户之间的互动。所以我的个人主页从建好那天起,就成为整个布景的一部分,孤零零地呆在那儿。

1999年,Yahoo!耗资35.6亿美元收购了GeoCities,把这个标本保持到了今天。

个人主页曾经是互联网第一波热潮中最热门的服务之一,网易是国内最早提供免费个人主页服务的公司,1997年,GeoCities上的中国用户,基本上都跑到了网易。后来,几乎所有的个人主页服务,都死掉了,但提供免费邮箱的服务商,大都活了下来,比如Hotmail、网易邮箱等。除了盈利模式的难题,导致个人主页服务死掉的,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它无法建立用户之间的关系,因而也就无法通过关系黏住用户。但邮箱可以。

之所以想起这个话题,是因为看到Andrew Goodman在问:Facebook是下一个GeoCities吗?确实,你现在怎么看都看不出,Facebook像是能挣大钱的样子。但同时,Facebook增长太快了,烧钱太快了,就像Michael Arrington所说,它可能不得不考虑再次融资了。

不光是Facebook,很多优秀的互联网公司,都已经被列入了死亡候选名单。在经济严冬中,体质差的公司,肯定会先死掉,不过我很少见到被上亿用户喜欢的服务,在冬天冻死的案例。对Facebook这样的质疑,Amazon曾经面对过,腾讯也曾经面对过。现在前者是全世界第一大电子商务公司,后者是中国第一大互联网公司。

小公司过冬,可能需要保存热量,减少消耗。但Facebook已经不是一家小公司,它的增长让所有人眼红,它在改变游戏规则,建立新的互联网生态方面的潜能,也让所有竞争对手恐惧。我倒觉得,冬天可能恰好是Facebook脱颖而出的机会,就像上一个冬天成就了Google。

找到一个有可能改变游戏规则的公司,太难,资本不会让Facebook死掉。至于微软和Google,正虎视眈眈地等着逢低买入呢(假如 Facebook真的不得不贱卖给微软,那倒是有可能让Facebook成为下一个GeoCities)。我相信,一到两年后,所有的质疑者都会自觉闭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