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12-31

2008年走好,不送。

2008-12-22

新浪一直都是一个最好的资本运作平台,如果你有机会利用这个平台,你却没有利用,那只能说你够笨。当然,实际掌控新浪的都是聪明人,也都是叱诧风云的资本玩家,他们非常清楚该怎样让平台利益和个人利益最大化。所以,这一次新浪宣布收购分众传媒部分资产,我一点都不感到意外。

天凉了,体质不够强健的人选择抱在一起取暖,至少外观看上去,是更大的一团,更大总会给人更靠得住的观感。更重要的,资本喜欢变化,有变化就有题材。投其所好,各得其所,聪明人喜欢做这种聪明事。尽管当年AOL和时代华纳的合并,几乎被后来的人们骂死,但在当初的情境之下,投资者更乐见此类事情的发生。

至于收购的长期价值,谁真的在乎这个呢?新浪当年和吴征、段永基联手玩儿了一把跨媒体,至于最终跨没跨,今天谁还在乎?

有人认为,新浪分众组合,将打造一个足以与央视匹敌的新媒体,这更是瞎扯。你真的认为,有人天天拎着一兜闪存卡,挨个楼宇更换播放内容,就能让新浪新闻在那些液晶屏上滚动起来?分众喜欢将它的液晶屏,说成是一种新媒体,其实它就是一块广告牌,跟新媒体毫不沾边,更不要说去跟央视比。

被新浪收购部分的分众传媒资产,实际上是一块不断贬值的资产。新浪以价值超过13亿美元的股票收购,对分众的投资者当然是利好。分众的这部分资产,在上季度产生了大约1.17亿美元的广告收入,远远大于新浪自身7620万美元的互联网广告收入。至于很多人分析的线上线下广告协同效应,既然在分众传媒旗下未能发生,也很难相信短期内会在新浪旗下发生。这碗远水,解不了近渴。

不过,有一种情形可能很快就会出现,这就是新浪品牌定位的转移。合并后的新浪,无论在用户认知上,还是在企业内部资源调配上,可能更倾向于广告而非媒体。因为其大部分收入,将不再依托内容产生,内容可能逐渐不再是新浪的核心业务,而逐渐被边缘化。也许这对搜狐、腾讯、网易等有志于新闻业务的公司来说,是个好消息。

想到以后一天到晚在电梯间呱噪的,不再是分众传媒,而是新浪,我就觉得这事儿有点玄幻。当然,这终究也算是跨媒体了,曹国伟曲线地圆了吴征当年的梦。

2008-12-21

国产手机有过短暂的辉煌,最NB的时候曾经占据国内市场半数以上份额。不过,洋品牌很快就杀了个回马枪,国产手机如今死的死伤的伤,惨不忍睹。

就在这时候,山寨手机却异军突起,甚至比最辉煌时候的国产手机更吸引眼球。都是中国制造,境遇如此悬殊,为什么呢?

所谓山寨手机,简单说,就是不遵守任何官方游戏规则的手机。不送检,不支付知识产权费用,不在乎任何既定的业界规范(比如电磁辐射强度、IMEI码、外观专利等),打一枪换一个地方,挣快钱,不做长线投入。他们遵从的惟一规则,是市场需要。MTK的适时出现,让造手机变得比攒机更加简单,由需求驱动的产业链迅速建立。

在我看来,国产手机原本就是山寨手机,只不过他们是以正规军的姿态面世,因此不得不服从、遵守对正规军的种种约束和游戏规则。 让山寨讲规则,最终会发现,那只是赶鸭子上架。山寨的特点是,不做品牌,小批量,多品种,低价格,对市场感受敏锐,反应迅速,快进快出,以赚钱为惟一目的。一旦山寨被招安,或被纳入规则,优势就不复存在。

这种情形跟当年乡镇企业的崛起非常相似,享受政策扶持的国有企业,面对乡镇企业的进攻,几乎毫无招架之力,大面积溃败。

山寨机代表的是野生的力量,其生命力来自本能。绝大部分山寨机不可能成为正规军,或者说,既要保留野性,又要服从规则,这是不现实的。

2008-12-12

在央视曝光百度问题之后将近1个月,百度下调了第四季度的营收预期。营收预期由先前的10.25-10.55亿元,调整为8.9亿元到9亿元,下调幅度大约为13-15%。

从11月17日百度撤下违禁广告,到本季度结束,只有短短的不到一个半月时间,却减少了13-15%的季度营收,也就是说,如果央视曝光再提前一个半月,就可能影响百度26-30%的季度营收,这实在是个非常惊人的数字。搜索引擎怎么成了对灰色产业最为友好的广告媒介?

这个问题可能不仅仅是搜索引擎的问题。灰色产业由于受现实法律法规的约束和挤压,不得不不断地寻找新的商业机会。相对于规范的商业,灰色产业嗅觉更灵敏,更乐于冒险,更不惧挫折,更喜欢拥抱新技术。因此,尽管生存环境恶劣,但他们总能找到生存空间。就像几年前《今日美国》的报道所说,在线色情总能引领技术潮流。在那些大牌媒体公司还在小心地研究论证新技术可能带来的影响时,色情网站已经将复杂的新技术运用得十分娴熟了。

李彦宏说,五年后不再有互联网公司。无需等到五年后,今天,大多数灰色产业已经率先成为网络公司,搜索引擎正在为他们提供源源不断的“客户”。尽管由于竞价的存在,广告成本不断攀升,但对一桩无本万利的生意来说,价格即使再翻几番,他们仍然有利可图。只要有利可图,就没有不可逾越的障碍。

我不认为搜索引擎能够完全屏蔽灰色产业,就像我们无法避免患病一样。广告法并不是针对今天的市场情况制定的,它默认只有少数企业做得起广告,广告发布者对几十个、几百个广告主进行审核,不会成为一个严重负担。但是,当广告主变成几十万个、几百万个,这种审核就成为一种自欺欺人的表演。

百度现在只有20万家广告主,做做样子还可以承受。我相信有一天它将有200万家甚至更多,百度要为此配备一支多么庞大的审核大军,才能够保证每个广告主的资质和每条广告的准确性?而且,这支审核大军的每一员,都要具备与灰色产业经营者相匹配的决心、执着、毅力、智慧和责任心。这,可能吗?

规则可以解决一部分问题,比如彻底禁止某些关键词的买卖。技术也可以解决一部分问题,比如更好的相关性算法。但毫无疑问的是,灰色产业必定与搜索引擎长期共存,搜索引擎要想免除责任,就必须执行一条铁律——将广告与自然搜索结果明确区分。只有当用户明确知道,哪些是广告,他才会保持警惕,也才可以进行投诉。

2008-12-01

资本喜欢“轻公司”,于是一堆轻公司蘑菇一般冒出来。资本喜欢“快公司”,于是又一堆快公司蘑菇一般冒出来。先是快公司的代表ITAT出了问题,接着轻公司的代表PPG也大事不妙。有人自我安慰道,模式没问题,人选错了。

这当然是托辞。当唐越们把钱交给那些他们选错的人的时候,他们心里想的可是要“赚到10亿美元”的,当然是希望以尽可能轻、尽可能快的方式赚到。他们只是没有想到,潮水退得这么快。现在,没穿泳裤的人挤作一团,面面相觑,宛若两堆蘑菇。

人的本性都是拈轻怕重、避重就轻,喜欢走捷径,喜欢萝卜快了不洗泥的。但商业没有捷径,前面避开的,后面迟早要遇到,前面舍弃的,后面仍然要补上。老不洗泥,早晚弄成一潭浑水。就像搬家,你可以选择先拿拖鞋,很轻快,但冰箱不会自己跑上楼。

初中物理告诉我们,省力不省功。那么为什么资本总是喜欢寻找投机取巧的商业机会呢?道理很简单,投资都是有期限的,只要在给定的期限内,资本可以获利退出,他才不管你最终是否省功呢。

资本是市场的一根重要的指挥棒,有什么样的投资者,就必定有什么样的创业者。如果这根指挥棒一直都是投机导向,你怎么能指望创业者全都兢兢业业?如果资本需要的是又轻又快的搬拖鞋者,比方说像欧通国、李亮那样的,你非要当一个又重又慢的搬冰箱者,自然不会招人待见。

现在,那些裸泳的VC被晾在那儿,或许会让创业这潭水稍微清澈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