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3-30

google music search传言中的3月30日谷歌的重量级新产品已经发布,说实话,知道结果的时候,我有一点失望。这个新产品,其实只是早就宣布的谷歌和巨鲸合作的音乐搜索的一次大的升级。

当然,单就产品来说,我得说,谷歌音乐搜索是一个好产品。它不但满足了用户搜索、下载MP3的需求,同时它还提供了在线音乐的新玩法。更重要的是,这些可下载的音乐全部是取得合法授权的正版音乐,谷歌音乐搜索得到了四大唱片公司的集体力挺。但问题是,广告支持的免费音乐,是否能够成为一种成规模的商业?我认为谷歌音乐搜索并没有真正解决这个问题。

唱片公司、版权代理公司、歌手和词曲作者,都对谷歌这个产品寄予厚望,这不难理解。旧有的商业模式已经破产,而新的商业模式尚未建立。以百度为代表的国内搜索引擎,扮演了旧商业破坏者的角色,却在新商业的建立方面长期缺乏建树,唱片公司当然“不高兴”。正如国际唱片业协会亚洲区总裁梁美丝所说,“其实我们愿意与所有的搜索引擎合作,只要他们能拿出一个很好的商业模式。不能说给唱片公司1块钱,就想拿走所有的音乐,这是不行的。”归根到底一句话,他们需要钱。

但是,谁养活得起那些唱片公司?

出于竞争的考虑,财大气粗的谷歌现在当然愿意支付不菲的版权费用。唱片公司自然也会很高兴,不但收到了钱,还可以起到逐渐瓦解盗版MP3搜索和下载的作用。但我非常怀疑页面上的那些广告,足以弥补版权上的开销。而且,听歌不像看视频,用户不需要一直盯着音乐播放的页面。倘若用户选择下载,那就更和广告毫无关系。类似的尝试在美国早就有过,但迄今还没有一家成功。

百度曾经提出过广告分账模式,但音乐附带广告所带来的那点收入,根本无法满足唱片公司的胃口。年底一算帐,唱片公司发现,自己就像被打发了的叫花子一样。所以,多数唱片公司不愿意接受广告分账模式,他们宁可把能拿到的钱先装到口袋里,也不愿意苦苦等待用户点击广告。

当然,唱片公司现在可以拿谷歌音乐搜索作为一个案例,去要挟百度、搜狗、有道、雅虎中国等。但让百度们都去为版权埋单,我认为这事儿不太靠谱。即使他们现在迫于压力,接受了唱片公司的要求,但考虑到广告收益远远无法覆盖版权支出,他们迟早也会考虑,彻底放弃音乐搜索。倘若真的出现这种局面,搜索引擎的损失,恐怕远远比不上唱片公司的损失。到那时候,以打官司为生的源泉们,怕是连被告都找不到了。

2009-03-24

昨天有这么一条消息:新浪携手微软基于IE8展开全方位合作。更早之前,还有这么条消息:火狐不与IE直接竞争 称Google才是最大对手。针对前一条新闻,我写了几句评论

我一直认为,与重要的互联网企业展开合作,这是Firefox中国区最应该做的事。那么多人在抱怨支付宝、招商银行不支持Firefox,Firefox对此充耳不闻,却热衷去发布一个毫无意义的火狐中国版,并且口口声声Firefox在中国的竞争对手不是微软,是Google。反倒是微软,愿意降低身段,去找本地互联网企业合作。真不知道,宫力和他的谋智网络到底在想什么。

我的几句评论,得到了来自谋智网络的朋友的回应。两条评论中,有一条说,谋智网络没有发表过“Firefox在中国的竞争对手不是微软而是Google”的评论,属于媒体杜撰。另一条说,“我们欢迎各种各样的声音,但是我们只会关注客观的声音”,说我“消息真实不真实都搞不清楚”。

好吧,我确实无从判断有关Firefox竞争对手是谁的言论是否真实,我能知道的是,这样的言论在互联网上已经到处都是,但对这个“虚假消息”的官方辟谣,我还没见到。

其实,Firefox在中国到底跟谁竞争,根本不是问题的核心。你是一个浏览器,你能做的,就是以最好的Web访问体验,去争取网民。正如谋智网络董事长宫力所说,Firefox的市场占有率达到21.8%,已经成为一个无人可以忽视的主流浏览器。但请注意,这个市场占有率是在全球市场,而不是中国市场。我找不到中国浏览器市场份额的权威数据,但我估计,Firefox应该不会超过3%吧?能跟中国相比的,大概只有韩国

有时候我觉得,选择Firefox的用户,真是给自己找罪受。最大的在线支付公司支付宝不支持Firefox,最受好评的商业银行招商银行不支持Firefox,还有一堆的大大小小的网站强迫用户使用IE。如果你的工作平台是Mac或Linux,更惨。我曾经以为,谋智网络的成立,会加快这些大公司对W3C标准的支持。毕竟,作为一款浏览器,你不能把用户忽悠过来,然后眼睁睁看着他们一次次遭受挫折对不对?快两年了,我仍然不得不一次又一次地重启Windows,打开IE,完成某些在Firefox下无法完成的工作。

我敬重宫力博士,我也尊重谋智网络工作人员和社区志愿者所做的大量工作。但我仍然不得不说,在解决Firefox的关键障碍方面,谋智网络迄今无所作为。我真的不在乎那个火狐中国版,也对那个G-Fox形象没啥兴趣。我只是期望,谋智网络的诸位,能有更多的时间,跟招商银行的技术人员呆在一起,跟支付宝的技术人员呆在一起,跟更多愿意支持标准的网站开发者呆在一起。

我爱Firefox,不比任何人少。

2009-03-13

前些日子李彦宏说,百度来自农林牧渔业的收入在去年四季度同比增长200%以上,农业将成为百度的新增长点。这让我立刻想到了家电下乡。

家电下乡这件事,表面上看,好像是政府和企业忽然开始关心农民,关注农村了。但从实际操作看,怎么都觉得这事儿不太靠谱。经济形势不好,城里卖不掉的东西,运到农村去,眼睛瞄着的,其实是农民口袋里那点钱。拉动内需,似乎不应该是这样拉动的,你不能总拿农民当垫背的。

相比家电下乡,我更看好百度下乡。当然,这仍然是一桩生意,在这一点上,它跟家电下乡是一样的。不同之处在于,百度下乡不仅仅是将农村看做一个市场,将农民看做消费者。农村也需要互联网,需要数字化,需要信息技术。如果说世界正在变平,那么首先应该填平的,是中国的城乡之间的信息鸿沟。与其向农村倾销那些滞销的空调、热水器,或预装了正版软件的PC,真的不如把全国性、全球性的网络营销平台、电子商务系统,接到田间地头,让农民也能利用信息技术的力量,并从中受益。

中国已经有3亿网民,如果谢文老师的估算没错,那么未来5年将新增3亿网民,其中半数来自农村。中国互联网的人口结构,将慢慢趋近于现实社会的人口结构。这意味着,面向农村的产品和服务,将逐渐形成一个巨大的市场。

一头猎豹,非洲人看见险,欧洲人看见野,美洲人看见勇猛,中国人看见美味。1.5亿农村网民,在大多数中国互联网企业家的眼中,可能仅仅意味着1.5亿点击广告的鼠标,或者1.5亿网络游戏的用户储备。这样的互联网,以及这样的互联网企业家,是令人沮丧的。百度下乡的意义或许就在于,企业的价值,取决于你为社会提供的价值。在这一点上,我认为百度下乡,要比马云去忽悠美国人更加靠谱。

不过,我一直认为,百度过于娱乐化的品牌形象,有可能损害它作为商业引擎的价值。另一方面,提供适合农村市场,农民也可以顺利使用的营销工具,对百度来说,恐怕也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做到的。但无论如何,丁磊开始关注养猪,李彦宏则开始关注农业,对中国互联网来说,这都是好事。最起码,在玩具之外,我们还有另一个有价值的互联网。

2009-03-07

南非印象系列已经拉拉杂杂写了11篇,这篇是最后一篇,演职员表,包括前面没有机会出场的演员。

Schoeman du Plessis

小杜,杜书蒙,他不喜欢“老”字,当然实际上他也真的是不老,特种兵出身的他,健壮,随意,洒脱,热心肠。喜欢丽江、西藏,摄影水平非常高,轻易不摄,一摄就是作品。业余工作是某驻华大使馆的参赞。小杜也是我们这趟南非之旅的总导演,鞍前马后,一路全陪。(2009年2月20日,斯坦陵布什)

Winnie

Winnie,地道的北京丫头,聪明,豁达,大笑起来惊天动地感人肺腑,口头禅是“讨厌”。业余工作是某驻华使馆工作人员。跟南非国母同名,故酷爱南非火锅和南非麻辣烫。Winnie是此次南非之行的执行导演兼译制组组长。图为刚刚在桌山山顶吃完生日蛋糕的工作照。(2009年2月22日,开普敦)

Jeremy Goldkorn

金玉米,知名国际友人,不远12933公里来到北京,积极投身到火热的中国互联网建设中,14年如一日。在中国人知道的南非人中,金玉米排名第二,仅次于纳尔逊·曼德拉。业余工作是“吃饱了没事干”鼓捣某英文网站。此次又不远12933公里跟我们一起飞回南非,帮助我们考察当地的政治、经济和文化发展。他中国话说得,能把很多中国人气得半死。(2009年2月17日,约翰内斯堡)

Ivy

Ivy,港女,酷爱学讲国语,一讲国语就把金玉米笑翻了。主要工作是担任蒙代尔、张五常等知名经济学家在中国大陆地区走穴的穴头,业余工作是为某香港经济日报写字。(2009年2月20日,斯坦陵布什)

Wang Chun Wah

Gary,港男,像所有尚未暴露真实面目的香港未婚男青年一样,温婉,体贴,柔情似水。主要工作是给港女打电话、发邮件、MSN聊天,业余工作是为香港某资产阶级杂志写字。(2009年2月18日,约翰内斯堡)

徐铁人

徐铁人,徐霞客的后裔,酷爱美女,尤其是南非美女,见到美女就两腿灌铅,必欲摄之而后快。每每遭遇白眼、怒目、斥责乃至威胁,仍不改其志。另一本性是酷爱危险,在南非这样一个处处阳光海滩,遍布鲜花美女的地方,在南非这样一个人人都觉得安全舒适的地方,他一定要循循善诱地逼迫随便什么人说出“危险”两个字,才释然道:你看,危险吧?这是什么精神?这完全是“有危险要上,没有危险制造危险也要上”的铁人精神,在新时期的发扬光大。图为在一个危险的地方,徐铁人又发现美女了。(2009年2月17日,约翰内斯堡)

Lou Jian

克韩,著名幸福男人,正式工作是慈眉善目地挤到涉世未深的女青年中间说,因为已婚,所以安全。忙碌之余,也为发行量仅几百万份的某不知名体育报纸写写足球啥的,但从不写中国足球。他计划明年再飞一次南非,去看球。图为克韩站在某不知名人士的大型雕像的裤裆下,并自言自语道,“这里最安全,倒了也砸不到”,完全置同行的其他人的安危于不顾。(2009年2月17日,约翰内斯堡)

东东枪

东东枪,职业相声演员,曾经成功发掘了马三立、郭德纲等津籍相声演员。在刚刚结束的一年一度的为期两周的南非相声大赛中,东东枪蝉联金奖,并赢得一大笔奖金。几百万?如图。东东枪的名言是:“熬……夜!”业余工作是替某4A广告公司攒点儿资深文案的活儿。(2009年2月24日,开普敦)

Hao Guangfeng

郝光峰,名言是,“这儿的肉不错,还没来得及污染。”业余爱好是担任某国驻开普敦总领事。在本片中出演重要群众演员。(2009年2月20日,斯坦陵布什)

Grant Haskin

Grant Haskin,40岁的开普敦市常务副市长。我非常怀疑,这哥们是通过女粉丝的选票当上副市长的。不过郝领事否认了我的怀疑,他说哈副市长的个人能力非常强。哈副市长一天有36个小时,一周有8天,非常人可比。哈副市长负责开普敦的运动和市容,基本上代表了开普敦的形象。至于跟中国的关系,嗯,他正在练习骑自行车。(2009年2月19日,开普敦)

以下为鸣谢:

南非外交部,南非驻华使馆,南非外交部陪同我们的两位美女,在豪登省和西开普省分别为我们开车的两位黑人司机师傅,热情洋溢地冲我们打过招呼、扮过鬼脸、装点过我镜头中的风景的所有南非人民。

去年是中国和南非建交10周年,我们能够去南非,也是南非方面系列纪念活动的一部分,所以,我得感谢中南友谊。而且,去一个不那么牛逼的国家(官员不牛逼,企业家也不牛逼,老百姓更不牛逼),让人感到舒适、自在。最后再来一张桌山顶上的照片:

Table Mountain

剧终。

Cape Point

到了南非,有个地方你一定会去,就像在中国我们会说,不到长城非好汉。没错,好望角。好望角那个角的尖尖,名叫Cape Point,以它为界,东边是印度洋,西边是大西洋(两洋分界点应该是厄加勒斯角,感谢读者的纠正。2008-03-11更新)。我们常常有个误会,以为好望角就是非洲大陆的最南端,其实真正的最南端是好望角东南约70公里的厄加勒斯角(Cape Agulhas),那里比好望角的Cape Point还要偏南20多公里。(2009年2月22日,好望角)

Cape Point Restaurant

开在Cape Point的那家餐厅,名字就叫两洋餐厅。我们在开普敦喝过的一种Suvignon Blanc葡萄酒,牌子也是两洋。横跨两洋,听上去多少有那么点豪气。难怪东东枪同学计划一泡尿撒进两大洋,不过由于Cape Point围观的不明真相的群众太多,而且风大,计划未能得逞,改做找僻静处一个大洋撒一泡,略憾。(2009年2月22日,好望角)

Cape Point

路标上写着,距北京12933公里。我用Google Earth量了一下,从Cape Point到天安门广场的国旗杆,是12949.42公里,到我在望京的家,是12959.18公里。12933公里,差不多是Cape Point到卢沟桥的距离,有图为证。(2009年2月22日,好望角)

Cape Point

站在Cape Point的最高处向下张望,你还真看不出两个大洋到底有什么区别。其实问题的核心是,我来了,我看到了,我走了,就跟爬长城一样,爬上去不代表什么,也并非真的成了好汉。(2009年2月22日,好望角)

Cape of Good Hope

好风景其实并不一定在目的地,反倒常常在路上。好望角区域是整个桌山国家公园的一部分,基本上是山脉向海洋延伸的部分,没多少平坦的地儿,近乎一个无人区。这让野草长得分外茂盛,而且多姿多彩。(2009年2月22日,好望角)

Cape of Good Hope

这条看起来有些寂寞的路,太阳和云彩赋予它光线的变化,本身就是一道风景。(2009年2月22日,好望角)

Simon's Town

进入好望角自然保护区前最后一个有点规模的城镇,是西蒙小镇。小镇在印度洋一侧,全都是海景房。在小镇上经常出没的,除了镇上的居民,还有大量狒狒,以及少量的蛇。(2009年2月22日,西蒙小镇)

2009-03-06

Stellenbosch

出开普敦一路向东约55公里,进入一片丘陵地带,这里就是南非的葡萄之乡及葡萄酒产业中心——斯坦陵布什(Stellenbosch)。斯坦陵布什散布着大大小小据说有130多个葡萄酒庄园,也是酒文化旅游的核心区域。(2009年2月20日,斯坦陵布什)

Wine

南非是世界第9大葡萄酒酿造国,这里的葡萄酒品质很高,但价格很朴实,大多数葡萄酒只要几十兰特一瓶。金玉米每次回南非都会带两样东西回到北京,牛肉干和葡萄酒。不过这一次他的葡萄酒被开普敦机场给没收了——他没托运。(2009年2月19日,开普敦)

Stellenbosch

斯坦陵布什镇是一个绿树掩映的荷兰风格的小镇,常住人口只有十几万(不包括大学生),宛若一个世外桃源。(2009年2月20日,斯坦陵布什)

Stellenbosch University

坐落于小镇中的斯坦陵布什大学,被称为“南非的哈佛”(这所大学在种族隔离时期,曾经为种族隔离政策提供理论支持,所以当时也被称为“种族隔离思想库”。感谢读者的纠正。2008-03-11更新)。校园完全开放,与小镇融为一体,你分不清哪里是城镇,哪里是大学。我们拜访了斯坦陵大学的中国研究中心。在南非成立一个中国研究中心,既是政治的需要,也是商业的需要,我估计资金来源不是问题。(2009年2月20日,斯坦陵布什)

Stellenbosch University

我们走进斯坦陵布什大学的教室,与新闻系的学生进行了一次对话。南非的媒体产业只服从商业规则,没有政策限制,享受充分的新闻自由。所以这些学新闻的学生最关心的,是中国的言论自由和我们的感受。从他们的提问中你也可以知道,中国的言论控制确实举世闻名。(2009年2月20日,斯坦陵布什)

No news is BAD news

常言道,No news is good news,但如果你是以新闻为业,就会像新闻系墙上这幅招贴所说的,No news is BAD news。不过对国内媒体来说,No some news is good news。(2009年2月20日,斯坦陵布什)

Schoeman du Plessis

面对学生们咄咄逼人的攻势,这位南非驻华使馆的参赞杜书蒙先生,替中国做了坚定有力的辩护,被我们称为中国外交部代理发言人。(2009年2月20日,斯坦陵布什)

24.com

24.com是南非最大的综合性门户网站,也是MIH集团旗下最核心的互联网资产。在中国热门的互联网服务,从新闻、即时通讯、社区、电子商务,到博客、SNS,他们几乎都有相关服务,整个网站看上去就像Yahoo!南非版。MIH集团旗下还包括一堆xxx24.com这种形式的垂直网站,比如中国的titan24.com。这有点像中国人喜欢弄些51xxx之类的域名。(2009年2月23日,开普敦)

Matthew Buckland

Matthew Buckland,是24.com的出版及社交媒体总监。据他介绍,南非总共有不到500万网民,每月访问24.com的用户数是370万(其中210万是南非用户),产生了6700万总访问量。(2009年2月23日,开普敦)

Chris Roper

广告是24.com最核心的盈利模式,24.com总编辑Chris Roper认为,垂直细分用户,提升了网站的广告价值。南非广告主更喜欢有针对性地投放广告,而不是找个人多的地方狂轰乱炸。因此,尽管无法想象,但24.com是赚钱的。(2009年2月23日,开普敦)

VodaCom

南非仅仅10%的互联网普及率(中国已经超过20%),最大的制约因素来自上网费用。在南非,互联网接入费用仍然非常昂贵,普通宽带上网,每月2G流量限制,大约需要500兰特(约合350元人民币)。我们此行中租用了VodaCom的3G网卡,购买了一个1G流量的套餐,大约要花近300兰特。还没离开开普敦,我的流量配额就用光了。当然,南非没有GFW,就像南非的太阳总在北边一样让人不太习惯。当我在迪拜机场访问Flickr受阻的时候,才找回了生活在大墙之内的感觉。(2009年2月19日,开普敦)

3G

南非最大的固网运营商是TelKom,最大的移动运营商是VodaCom。3G在南非已经普及,但这个“最快的移动互联网”其实没有它自称的那么快,更重要的是,高昂的资费,严重抑制了网络应用的发展。尽管手机上网用户两倍于固网上网用户,但用户用的最多的,是移动IM,3G并没有带来移动应用的爆发。Matthew Buckland说,两年后,南非的互联网状况将会有很大的改观。(2009年2月12日,约翰内斯堡)

VodaShop

VodaCom的连锁店Vodashop在南非随处可见,这里既是VodaCom产品销售点,也是服务点,用户可以在这里方便地选购手机,购买服务,定制套餐。(2009年2月24日,约翰内斯堡)

Blogger BBQ

南非使馆还安排我们跟南非的blogger进行了一场边烧烤、边聊天的交流。南非总共大约有1万名写博客的人(中国有多少?1.62亿。任何一个在中国很寻常的数字,放到南非,都是吓死人的天文数字),400多个上网用户中,才有一人写博客。除了资费的制约,有种说法是,南非的媒体太过自由,博客的意义就缩小了,人们没有那么强烈的表达欲望。南非的博客以技术、产品和政治类博客为主,因为人数少,写博客的人更容易结成线下的朋友。(2009年2月20日,开普敦)

2009-03-05

South Africa by you.

南非的人口构成中,约80%是黑人,白人和有色人都在9%左右,亚裔有2.5%。南非有11种官方语言,使用人数最多的,是黑人族群自己的语言。英语从使用人数上说,只排在第六位,但由于它是政治、商业、媒体等正式场合普遍使用的语言,所以英语实际上是最通用的语言。(2009年2月23日,开普敦)

South African general election

今年是南非的大选年,4月22日是投票日。三个最主要的参选政党分别是非国大(ANC)、民主联盟(DA)和人民大会(COPE),其中非国大提出的总统候选人祖玛呼声最高。在南非,这种拉票广告随处可见,哪怕是跟厕所的牌子摆在一起。我曾问金玉米,是不是南非再也不可能出现一个白人总统,金玉米认为短期内没有这种可能,但既然美国人可以选出一位黑人总统,将来有一天,南非为什么不可能选一位白人总统呢?(2009年2月23日,开普敦)

The Company's Garden

开普敦荷兰东印度公司花园,始建于1652年,开始只是用来种植蔬菜、水果的,现在它成了一个植物园,有许多很老的植物,寄居着鸽子、松鼠、野鸭等多种动物,以及每年70万像我们一样偶然到访的无所事事的劳动人民。(2009年2月21日,开普敦)

The Company's Garden

开普敦作为南非三个首都中的立法首都,议会就位于花园旁边。当然,花园也会成为无家可归者的临时栖息地。(2009年2月21日,开普敦)

Camps Bay

开普敦海岸线很长,西边是大西洋,南边是印度洋,有礁石,有沙滩,夏季不热,冬季不冷,气候很养人,偶见的泳装美女则很养眼。(2009年2月24日,开普敦)

Camps Bay

当然,最好不要错过大西洋上的落日。Camps Bay是一个白天看美女,黄昏看落日的好去处。(2009年2月20日,开普敦)

Cape Town

夕阳辉映下的桌山,别有一番迷人的韵味。(2009年2月20日,开普敦)

South Africa 1948 by you.

2月19日,我们结束了在东部豪登省的活动,转向西南部的西开普省的省会开普敦。刚下飞机,就遇到了这只鬼怪精灵的黑猫。在南非,我没有见过怕人的动物,无论是猫、狗,还是野生的鸽子、海鸥、松鼠、狒狒等,都和人类保持着一种和谐的共存关系,有时候你会觉得,这些动物面对人类,甚至有些放肆。(2009年2月19日,开普敦)

South Africa

乘车前往开普敦市区的途中,可以见到大片贫民区。这些房子主要是用铁皮、木板搭建的,看上去拥挤、混乱,与市区的豪华别墅形成鲜明对照。1994年黑人政府掌权后,一直致力于解决低收入人群的基本生活问题。根据世界银行最新发布的数据,南非人均国民收入5760美元(中国为2360美元)。但大量的贫困人口,和高达40%的失业率,让救助计划看起来有点捉襟见肘。(2009年2月20日,开普敦)

South Africa by you.

开普敦是南非最古老的城市,17世纪由荷兰东印度公司建立,最初是作为该公司远征印度、东亚的补给站。目前开普敦市有350万人,近半数为有色人(Coloured,由非洲、欧洲和亚洲人混血而成),其次是黑人(31%)、白人(19%)和亚裔(不到2%)。这就形成了开普敦跟南非其他地区不同的文化特色(南非全部人口中,黑人占80%)。(2009年2月20日,开普敦)

South Africa 2320 by you.

海拔1000米的桌山(Table Mountain)纵穿整个开普敦市区,并向南绵延至好望角,形成了这个城市山海相连的独特景观。桌山的形状就像个桌子,中间部分很平。我看到爱词霸在线有把桌山翻译成平顶山的,倒也还贴切。上图中间隐隐约约的那个小岛,是罗本岛,曼德拉27年铁窗生涯中的18年,是在那个小岛上度过的。(2009年2月19日,开普敦)

South Africa by you.

维多利亚及阿尔弗雷德海滨(Victoria & Alfred Waterfront)通常是国外游客抵达开普敦后最先游览的旅游景点,它是开普敦港的一部分,你可以在那里的海边吃个饭、坐坐船、购购物、看看街头表演,风格上非常类似旧金山的渔人码头。(2009年2月21日,开普敦)

South Africa by you.

开普敦街头卖唱的小艺术家。他的唱、舞、节奏感,都极其到位,而且自然。黑人也许有天生的音乐和舞蹈天赋。(2009年2月21日,开普敦)

South Africa by you.

金玉米是开普敦大学文学系的毕业生,是诺贝尔获奖作家库切的真传弟子,但他说,他并不喜欢开普敦,因为这个城市中的人,有一种天生的优越感。这点也像旧金山,我天生牛逼,仅仅因为我住在这里。比较起来,他更喜欢约堡人简单的商业关系。金玉米是约堡人。当然,你也可以把这看成一个城市居民对他的城市的自豪感。金玉米最喜欢北京的亲和,他在北京住了14年。(2009年2月20日,斯坦陵布什)

2009-03-04

South Africa 1306 by you.

南非旅游局的办公大楼,有个特本土的名字,叫Bojanala House。可惜他们的网站没有用这个名字,而是用了南非.net。去年南非迎来了910万游客,旅游业贡献了GDP的8.3%。(2009年2月16日,约翰内斯堡)

South Africa 1318 by you.

南非有非常优越的旅游资源,但怎么向世界介绍这些资源,是我所关心的。南非旅游局不但设有首席营销官(CMO),其下还有专人负责网络营销(e-Marketing)。照片上这位帅哥,叫William Price,就是专管网络营销的。Facebook、MySpace、Flickr、Twitter……这些词他谈起来如数家珍。我后来还遇到一位对互联网非常熟悉的官员,是开普敦市政府的营销负责人。(2009年2月16日,约翰内斯堡)

South Africa 1251 by you.

约堡街头有很多这样的软雕塑,有在半空骑自行车的,有甩开腿踢球的,有坐在路边长椅上打开笔记本电脑的,也有这种抱在一起亲嘴的。到了晚上,这些雕塑都会发出蓝幽幽的光。瞧,咱们中国人走到哪儿,都免不了会对低俗的东西更感兴趣。(2009年2月16日,约翰内斯堡)

South Africa (Johannesburg) by you.

FNB体育场是以第一国民银行的名字命名的,它将是明年世界杯的主赛场之一,目前正在扩建中。南非足协的官员对这座鸟巢2.0可以按期交付充满信心。(2009年2月18日,约翰内斯堡)

South Africa 1354 by you.

据说南非有30万华人,主要集中在约堡。除了早期移民的后裔,以及来自台湾的华人,南非华人的主体,现在已经是来自中国大陆的新移民。我们没有专程去唐人街,但仍能在街上看到一些中国字号,如“中国商贸城”、Chana(长安汽车)、HiSense、“台湾银行”等。(2009年2月16日,约翰内斯堡)

South Africa 1389 by you.

在南非,保安常见,而警察不常见。南非有各种各样的安保公司,负责公司、住宅和各种场合的安保工作。图为几名保安在FNB大楼前阻止徐铁人拍照。(2009年2月18日,约翰内斯堡)

South Africa 1392 by you.

在约堡,你也能随时见到穷人讨生活的艰辛。(2009年2月16日,约翰内斯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