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8-21

Twitter一直在变。最初Twitter只是一个定位于新式手机服务的简单产品,短信更新是它着重强调的功能。但当创始团队将Twitter展示给Blogger的产品经理Jason Goldman看的时候,Goldman称Twitter是“现在时的blogging”。

Twitter于2006年3月上线,那时这个服务还不叫Twitter,而是全辅音字母的twttr.com。同年7月,他们买回了twitter.com域名,8月全面切换到新域名。从此,Twitter逐渐成为互联网上的一个热门单词。从twttr到twitter,算是Twitter的第一次变形。至少,当它开始被关注、被传播的时候,不会因为一个拗口的名字而遭受不必要的阻碍。

Twitter的第二次变形,是2007年他们果断去掉了“Friends”这层关系,只保留follow与被follow的单纯关系。社交网站和社交媒体的兴起,导致朋友/好友被极度滥用,Twitter在创办之初也未能免俗。但2007年,Twitter已经清醒地意识到friends与followers并存的错误。拿掉Friends,简化用户关系,大大减少了用户做选择的困惑,也让Twitter从一个局限于私人关系的简单社交应用,变成一个更开阔的媒体。follow就是订阅,这和你订一份报纸并无二致。不同之处在于,过去你可能只能订阅报纸,现在你可以订阅你真正的好友,以及任何你关注的消息源。在这里,好友与否,不是必选项。

其实,Twitter的模式并不算新东西,Facebook早就有个人状态更新,但这种状态更新成不了Twitter,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其 一,Facebook的个人状态是封闭的,只有相互确认过的好友才能看到,所以它仅仅是朋友间交往的一种简易工具,而无法成为一个公开的广播式媒体,IM上的个人状态与此类似,这种状态式的信息,再传播的便捷性和可能性都很低;其二,Facebook网站结构是封闭的,你无法通过搜索用户状态来追踪热点事件。由此你就可以发现Twitter简单的follow关系,以及开放式结构的价值。

Twitter的第三次变形,是2008年将@username纳入官方支持,并且取消了public timeline。@username这种用法,完全是来自用户自发,当越来越多的用户采纳了@username的用法,Twitter官方从善如流,将其转正。其导致的一个重要结果是,用户间的连接性大大增强。Twitter作为一个完全基于用户个体的媒体,用户间的连接性决定了媒体内部联系的密度。Twitter的价值永远不在任何一个单一个体,而是无数个体所形成的这个媒体。

而取消public timeline,则完全是拿掉了一块鸡肋。public timeline原本只是作为帮助新用户理解Twitter的一个实际演示,其本身并无更多的意义。随着Twitter的用户数量已达几千万之巨,public timeline更加成为一团呱噪。而Twitter对Summize的收购,将实时搜索带到Twitter,这让public timeline连鸡肋的价值都没有了。

Twitter的第四次变形,是不久前的首页改版。那个在首页挂了好几年的“What are you doing?”被拿掉了,代之以“Share and discover what’s happening right now, anywhere in the world.”这个更能反应Twitter本质的表述,地球的脉搏已经呈现出它的雏形。

其实“What are you doing?”并不是一个很好的引导语,很多用户正是被这句话误导,在他们的第一条tweet中敲入了“在吃饭”、“在上网”之类“无意义的喃喃自语”,据说这类信息占了Twitter全部信息的40%,证明这句话的误导有多严重。尽管这些“无意义的喃喃自语”并非全然无意义的,但大多数用户还是会发现,他并不真的需要老老实实地交代自己正在做什么。

也许有一天,“What are you doing?”会被替换成“What happened?”,谁知道呢。不过很快我们就可以看到,已经在Twitter流行很久的Retweet功能,被纳入Twitter官方支持。这虽然算不上一次重要的变形,但它反映了Twitter一贯的依据用户行为来调整自身发展和定位的策略,而且,Retweet已经成为一个放大器,它具有将微弱但重要的消息、事件,在极短的时间内迅速放大的能力。对一个媒体来说,发布、接收固然重要,但如果没有大量的处于中间层的传播者的支持,其传播效率和传播广度肯定会大打折扣。

Twitter成立至今,不过短短三年多时间,看起来顺风顺水,每一步都踩到了点上。可能Twitter的运气确实很好,但我想,它之所以能够一次次地变形,不断调整自己、顺应大势,很关键的一点在于,它的整个架构设计强调简单、简洁,从而保持轻灵。这种思路跟Facebook按照一张无比复杂的图纸(social graph),去构建一座宏伟大厦的思路完全不同。Twitter的方式,非常适合小团队,他们非常清楚自己的核心优势,善于倾听,懂得舍弃,敢于开放。当浪潮涌来的时候,他们可以从容地踏浪而行。

2009-08-19

尽管很早就知道了百度的“框计算”,但受保密协议限制,我不能提前透露我的看法。现在可以了,昨天的百度大会,“框计算”作为一个重要的技术概念,已被隆重宣布。

很多年之前,当Google把首页简化为一个简单的搜索框,我们尚不清楚那个简陋的首页究竟意味着一个怎样的未来。现在我们已经知道,那个搜索框的背后,至少是一个价值数百亿美元的市场,以及一条通向人类全部已有知识的终南捷径。搜索改变了世界,也改变了我们接触世界的方式。一些曾经非常重要的东西,即使不会完全消失,至少已经不再像过去那么重要,比如图书馆,比如电话黄页,比如电视节目报。

我相信,“框计算”的最初灵感,一定是来自百度已有的核心优势,以及简单背后的复杂这种永无止境的应用与技术的逻辑关系。作为一个已经是世界第二大的搜索引擎,百度希望通过某个概念,来诠释自己的技术理念和努力方向。与前三届百度大会侧重在市场营销方向不同,本届大会将主题定在技术创新上,也表明了百度回归技术,重新展示自身技术形象的意愿。但我还是不得不说,框计算,太小了。

早在2001年,Windows XP中文版发布的时候,微软选择了朴树的《冲出你的窗口》作为主题歌(英文版主题歌是麦当娜的《光芒万丈》)。很多年之后,微软垂垂老矣,Windows这个曾经牛逼的窗口,已经无法“框”住用户冲出的欲望。在IT领域,“窗”和“框”的命运,都将是以被冲破告终,这是技术不断进步带来的精彩。

在昨天的百度大会上,我参加的是电子商务论坛。这个论坛似乎更应该是由淘宝来承办,因为淘宝已经在电子商务领域画了一个大大的“框”,这个框几乎让所有的竞争者感到绝望。但淘宝的规模有多大,对淘宝的不满就有多多,不满永远意味着机会。我非常乐于见到新竞争者的加入,只要这个竞争者既不会被淘宝的“框”框住,也不会被自己的“框”框住。

马云想象中的“大淘宝”和“新商业文明”,我相信应该不是像现在这样,将一切利益全都框在淘宝平台上,把淘宝变成一个吸收一切能量的黑洞。伟大的商业,出发点一定不是纯自利的。让世界变得更美好,并不只是一种标榜,它意味着无尽的机会,问题仅仅在于,你的胸襟是否足以容纳这样的机会。

朴树在《冲出你的窗口》中唱道:“你是自由的,自由飞舞的,你可知有远方等待着你去想象。”

2009-08-11

看到Facebook收购FriendFeed的消息,第一反应是——怎么会,之后再一想,就明白这其实是一种Twitter情结。

Facebook一直中意Twitter,曾提出5亿美元的收购意向,但被Twitter拒绝。不过,Twitter的高速成长,让Mark Zuckerberg确实有点心神不宁。说起来,Facebook跟Twitter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东西,前者是社交,后者是传播。但Twitter却实实在在地削弱了Facebook的价值。

大概正是Twitter的拒绝,才让FriendFeed进入Facebook的视野。但FriendFeed跟Twitter也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东西,前者是聚合,后者是发布。FriendFeed将分布在不同网站的个人信息流聚合在一起,这对那些热衷在不同的网站间溜达,热衷个人信息整理的人,是有用的,但对大多数主要活动场所集中在一个网站的用户来说,并非必需品,因而它也就无法替代Twitter的简单发布和简单订阅。

尽管Facebook承诺,会让FriendFeed按其长期产品计划继续独立运作,但很明显,FriendFeed所提供的主要功能,已经包含在Facebook现有的产品中,FriendFeed若不能对Twitter形成一定的挤压,则对Facebook的价值就不会太大。所以我预计,在没有营收压力的前提下,FriendFeed未来会强化其发布功能,逐步摆脱个人信息聚合的色彩,直接与Twitter形成对抗。

当然,对Facebook来说,或许FriendFeed现有的12名员工的价值,要远远大于网站的价值。

不过,我们在中国谈论Facebook、FriendFeed、Twitter,其实是一件很荒谬的事,这些最出色的创业公司,全都被隔离在大墙之外。这就跟官媒义正词严地批驳某坏人的言论,而我们完全不知道某坏人到底说了什么,一样荒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