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9-29

今年已经过了三个季度,单就互联网行业来说,四个字可以概括:灰头土脸。

昨天同时发生的两件事,让人精神多少为之一振。第一件事,新浪管理层1.8亿美元增持新浪股份,成为第一大股东。第二件事,阿里巴巴5.4亿元收购中国万网股权

第一件事我认为早该发生,但我从未预期它真的会发生。新浪股权极度分散,没有真正对新浪未来负责的控股股东。所以新浪上市9年以来,一直都是一个绝佳的资本运作工具,却从来都不是任何人的事业。新浪的CEO如走马灯一般轮流坐庄,而曾经的第一门户,如今市值已不到搜狐的3/4。看看这两家公司上市以来的股价走势,你不能不产生跟我一样的感慨

新浪是中国最大、最著名的民营新闻媒体,尽管这在中国是一个十分尴尬而且艰难的身份,但至少,它的总编辑不能被什么上级部门随便撤换。不管当事人怎么想,我认为中国需要新浪,一直作为一个媒体存在。说实话,我特别不希望看到新浪跟分众的交易成功,我特别不希望看到新浪就此变成一家广告销售公司。

不管商务部究竟因何种理由,最终拖黄了新浪分众的交易,我想,这可能是最坏的原因导致的最好的结果。现在,新浪人成了新浪的第一大股东,起码他们第一次拥有了想象未来的权利。我喜欢这样的变化。

第二件事,我知道万网应该被一家公司收购,但那家公司我一直以为会是百度。万网是一家已经存在了10年以上的企业,似乎每个人都觉得,这是一家低技术、低利润的苦命企业,但正是这种卖域名,帮企业建网站的低级工作,是绝大多数中小企业网络化的起点。百度和阿里巴巴一样,主要是靠中小企业养活的,任何能帮上中小企业的事情,最终都是帮助他们自己。

两年半以前就说过,“百度应该和帮助企业建站的公司合作,推动中小企业网络化的进程。不仅要当孩子王,还要当商业领袖,后一个形象可能更重要。只有这些企业充分独立了,百度才能最大化自身的价值。”现在,却是马云在兑现他帮助中小企业发展的诺言,同时让他的商业帝国的轮廓更加清晰。

在任何竞争中,让对手得分,都是自己双倍失分。百度的保守、固执和自我中心,正在让未来商业竞争的天平失衡。随着阿里巴巴的商业形象日益丰满,我怀疑,百度会逐渐失去自己的根据地。百度到了应该有一些真正变化的时候了。

2009-09-12

9月10日,教师节,马云老师45岁生日,阿里巴巴10岁生日。

那天晚上,坐在杭州黄龙体育场里,被high到极点的2万名阿里人所制造的巨大声浪冲击着,我的感受是,这是一场盛大的party,不仅仅是为了一个公司,更是为了一个人。阿里巴巴完全成为一种宗教,而马云,则必须成为一个神。

据说,在阿里巴巴内部会议上,马云已经几乎不谈产品,不谈业务,甚至也不谈战略,他的话越来越玄妙,越来越虚幻,得有人解读,得靠你去参悟。

为纪念阿里10岁所举行的102棒跨江接力跑,所用的接力棒是用阿里全球53个办事处提供的泥土,在景德镇烧制而成的,并被命名为“阿里真棒”,强调其过去10年所传承的“真气”。整个接力活动,要从马云起家的湖畔花园,途径华星科技大厦、西湖时代广场等办公场所,直到钱塘江南岸的滨江园区。为了避免大规模交通管制,阿里的接力跑需分段进行。马云认为分段破坏了风水,宁可在夜深人静的凌晨三点开始跑,也要保持其风水的连贯性。

在阿里巴巴内部,这样的形式感无处不在。从员工的花名、帮派/家族积分榜、倒立墙,到102年的企业、价值观考核,乃至每年阿里员工大会上马云的雷人演出,这种形式感最终成为阿里的文化。文化,就其本质而言,就是一种形式感或仪式感,就像茶道那些复杂的流程,酒桌上的各种规矩,以及婚丧习俗,本身并无实用价值,它们仅仅是文化。而文化的最高境界,大概就是宗教。

一个人进入阿里巴巴,就仿佛进入了某种气场,你会被其感召,被其影响,被其同化。阿里巴巴的工号,已经排到三万多,这就是说,包括两万在职员工在内的所有曾经在阿里巴巴工作过的人,体内都流淌着阿里血,都成为阿里文化的信奉者和传承者。我见过不少阿里巴巴的离职员工,迄今尚未遇到一个说阿里巴巴坏话的,这是跟其他公司的离职员工最明显的一个不同。就员工人数而言,阿里巴巴早就是中国最大的互联网公司了,但同时,阿里巴巴还是一家最具整体感的公司,它的每家子公司都是一支能征善战的强大军队,马云则是他们共同的宝塔山。

缙云山白云观李一道长一定是深得马云敬仰,所以才被马云专门请到APEC中小企业高峰论坛上作演讲。不过听他演讲的芸芸众生肯定没法体认他的“生命的终极意义”,以及“人生智慧的三重修炼”,演讲中间很多人跑到会场外聊天,并且纳闷,这个人怎么会成为马云的老师。我们像关心所有八卦、小道消息一样,关心马云“禁语”这一非同寻常的行为本身,却并不真正关心马云禁语的动机以及感悟。

就像延安整风之后的毛泽东,自然而然地走上神坛一样,10岁的阿里巴巴,实在已经成为一个最佳的造神容器。当天晚上马云面对2.7万人的主题演讲,其神态、语气、内容,宛如另一个版本的《我有一个梦想》。剥去那些话语的字面意义及其世俗涵义,就其形式感而言,这段40多分钟的演讲,颇具神范儿。

每个人都需要有梦想,但却不是每个人都能有梦想。或许老天也常常眷顾有梦想的人,比方说马云。据说冯仑也考虑在自己的公司引入阿里巴巴的文化和管理方式了。不过,员工的“幸福感”是否能够被学习、被引进,宗教般的激情是否能够被模仿、被移植,我有点怀疑。

尽管我早就知道马云的江湖是一片不断升级的江湖,但我仍然低估了这种升级的跨度和辐射力。阿里巴巴只有10岁,在商业、文化、社会和政治的利益链条中,它已经占据了一个举足轻重的位置。我无法像马云那样去梦想未来10年,因为我只是个凡人,我的梦想太小、太不值一提。

2009-09-08

上午参加中国泛海入股联想控股的媒体沟通会,坐在那里听柳传志讲联想的愿景,脑子里不知怎么就闪现出阿里巴巴集团。

联想是一家了不起的公司,起码跟它同期创业的公司相比,比如四通、科海等,联想活了下来,并且活得还算兴致勃勃。今天的联想控股旗下,除了核心业务联想集团,还包括神州数码、联想投资、弘毅投资、融科智地等业务,涵盖IT、金融、房地产等板块。尽管联想集团的多元化尝试并不成功,但联想控股的多元化已经做得有声有色。中科院25年前的20万元投资,如今估值已达60多亿元,仅仅出让29%的股份,即换回27.55亿元现金,这足以让柳传志傲视同侪。

不过,当柳传志在台上说,联想的愿景是成为一家伟大的公司,“以产业报国为己任,致力于成为一家值得信赖并受人尊重,在多个行业拥有领先企业,在世界范围内具有影响力的国际化投资控股公司”,我心里想的是,柳传志的个人愿景,或许已经从做中国的盖茨,改道为做中国的巴菲特了,“产业报国”云云,很可能是多年来说顺嘴了而已。正是在这个时候,我想到了马云。

马云的愿景说起来跟柳传志差不多,也是打造一家伟大的公司。不过,马云的这家伟大的公司,迄今为止仍然紧紧围绕着他所谓的“新商业文明”,他用来控制产业链的,不是资本,而是淘宝、支付宝等具有全局影响力的真正的核心业务,其潜在的规模和价值甚至可能超过eBay + PayPal + Amazon,起码马云本人怀有这样的梦想。

这时再去看联想控股旗下的业务,就会发现,作为其传统招牌的IT制造和分销,似乎都越来越难以支撑那个宏大的愿景,产业报国,最终可能不得不改成金融报国。

明天我要动身去杭州,参加阿里巴巴10周年的纪念活动。这家只有10岁的企业,仅旗下的一家B2B上市公司,市值就已经突破1000亿港元,差不多相当于整个联想控股的10倍。而整个阿里巴巴平台,带动的是更大的一个产业链,影响的是更多人的生活。

当然,柳传志和马云,这两代企业家所处的时代和创业环境完全不同。柳传志是戴着体制的脚镣跳舞的企业家,直到今天,国有股权转让仍然是联想的一件大事,直到今天,中科院仍然是联想控股的第一大股东。而马云,从一开始就是自由选择、自由决策、自由发挥。马云说要做一家102年的企业,你大致上知道他要做什么。联想呢?说实话,我越来越不知道联想到底是做什么产业的了。

2009-09-04

2005年7月19日,Google宣布李开复出任公司副总裁,以及即将创办的Google中国公司总裁。2009年8月5日,李开复正式提交离职报告。今天,谷歌中国将正式宣布开复的离职,谷歌中国的李开复时代,就此画上句号。

我几乎从头至尾,近距离地目睹了谷歌中国以及开复本人这风风雨雨的4年,同时知道,这是异常艰难的4年。

4年前,几乎每个行业内的人都很悲观,谷歌中国恐怕难以在中国生存。李彦宏也说过:5年以后,Google和百度之间的关系是百度一枝独秀,从市场份额来说,大家很难看到Google了。距离李彦宏给出的时限,还有一年多点时间,看来谷歌中国不但可以生存下去,而且应该活得不会太坏。

据说,李开复有极强的定力,在别人手忙脚乱的时候,他能不急不缓,张弛有致,保持其固有的节奏。所以,人们常常看不懂,李开复到底在想什么。事实上,几乎所有跨国公司来到中国,都必须有足够的耐心和智慧,指望三板斧、三把火就解决问题,通常是不现实的。谷歌中国4年来很少有什么特别出彩、特别值得称道的地方,但人才储备和培养、市场认知、政府关系、合作伙伴关系等诸多方面,已经大致具备了进一步发展的大模样。至少相比Yahoo!、eBay、AOL等互国际联网巨头,Google在中国的第一步还算扎实,我想,这得感谢开复。

跨国公司另一个常见的麻烦,是与总部之间的沟通障碍。在绝大部分失败的案例中,中国区域的负责人总是会将责任归咎于总部不支持、不放权、僵化、迟缓。Google CEO施密特几乎每年来一次中国,我认为这代表了总部对李开复的力挺。为了总部的理解和支持,李开复4年来在中美之间不停地穿梭,除了去说服Google高层,他还非常耐心地向Google的工程师们分析、介绍、解释谷歌中国的策略,这种沟通对谷歌中国在日常工作中获得谅解、减少摩擦、提高效率,起到了润滑剂的作用。考虑到Google是一家性格如此鲜明的公司,以及中美两国文化、市场和政策环境等方面的巨大差异,李开复的穿梭沟通就更加显得无比重要。

从另一个角度说,苹果、SGI、微软、Google,这一个个金光灿灿的名字,也成全了另一个名字——李开复。一心想要follow自己heart的李开复,不可能永远寄居在别人的平台上,他终归要建造一个自己的平台。有一次在他的办公室,我和他长谈了两个多小时。首先我质疑他的个人品牌和Google的商业品牌之间存在冲突,其次我认为他的最好归宿是做一个大学校长。他解释说,外籍人士不能担任大学校长的规定,已经堵死了这条路。

近十多年来,他曾经成功地组建了微软中国研究院、谷歌中国研究院,创办开复学生网,不停地给大学生写信,在大学发表演讲,在电视上做技术创业的辅导,他属意于此,也热衷于此,乐在其中。已经接近48岁的他,大概很难再签一份4年期的职业经理人合同,离开并不意外。他说他会继续在引导年轻人技术创业方面,投入更大的精力。我相信他有这个能力,也愿意祝福他的新事业取得成功。

如果说李开复这4年给谷歌中国留下了什么,我想最关键的就是,谷歌中国已经成为一家不会被轻易打败的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