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10-25

应瑞士银行(UBS)之邀,本月20号、21号两天,我在香港向UBS的客户讲述我眼中的中国互联网。连续十几场会议,从一个大厦到另一个大厦,从一家公司到另一家公司,最多的一天连续8场会议,精疲力尽之余,也充分感受到了投资者对中国互联网的热切关注。

仅仅六七年前,所谓中国互联网概念股,还是资本市场的孤儿,少人关心少人问,甚至全世界都找不到一个中国概念分析师。那时候也确实不存在中国概念,除了三个老牌门户,加上中华网和TOM,整个中国互联网还处在非常早期的阶段。而三大门户不到1美元的股价,也不可能吸引投资者的目光。那时候这些门户大佬,也没少诅咒华尔街,不过这也并不妨碍他们后来还会继续把他们的新公司奉献给万恶的华尔街。

今天,中国已经成为全球互联网人口第一大国,更重要的是,30多家上市公司用业绩、用回报,证明了这个市场的巨大价值。但是,很多中国互联网概念股的投资者,实际上并不真正了解他们的投资对象,比方说为什么30多家上市公司中,网游公司竟占了11家?为什么靠单一市场及幼稚人群养活的腾讯,能超过靠全球生意人养活的eBay,跻身全球第三大互联网公司?阿里巴巴会不会超过腾讯?两个管理部门大打出手,会不会让网易受伤?诸如此类。

从香港看中国互联网,其实就是从投资价值的角度看中国互联网。网络游戏作为中国互联网的典型代表,在互联网产业总产值中夺取了三分之一的江山,自然获得了最多投资者的关注。问题仅仅在于,过去几年的网游热还会维持多久?这个市场是不是可持续的?中国的暴雪娱乐在哪儿?

除了网络游戏,投资者普遍认为下一条大鱼会是电子商务,而他们对淘宝的期待几乎是不加掩饰的。我甚至已经隐隐感到,等到淘宝上市的时候,一定会像阿里巴巴B2B一样被严重高估。正如我一直期待一个更有价值的互联网,一个对生活、工作和商业更有用的互联网,而淘宝的上市一定会为这样一个互联网点燃一把烈火。不过,淘宝所代表的粗放式的、大一统的电子商务,会是电子商务的终极形式吗?

在香港,我还有一点非常深的感受,那就是投资者关心中国互联网,其实只是关心营销手段,关心业务形态,关心市场地位,很少有投资者真正关心互联网的根本——技术。这也不难理解,中国企业贡献于互联网的技术创新,除了GFW,其他的确少之又少,作为互联网第一大国,这不免令人汗颜。而整个Web 2.0的沉沦,也不免令人唏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