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11-26

借着炮轰Google,扬言封杀Google,传媒大亨默多克近来频频成为传媒的主角。你不得不赞叹,这个老狐狸确实善于操作媒体,网站收不收费这点破事儿,竟被他忽悠成了一个热点话题。一些互联网专家苦口婆心地规劝默多克,封杀Google损人不利己。还有数据分析公司出面证实,从搜索引擎进入媒体网站的用户,广告价值非常小。众人七嘴八舌,议论纷纷。嘿,这正是默多克想要的效果。

我在5Gme上也写了我对默多克收费计划的猜想,照录如下:

1. 继续鼓吹互联网,尤其是搜索引擎“偷”走了传统媒体的利润。这并非真的针对搜索引擎,但它可以有效地建立目标用户的收费预期——迟早会收费的。

2. 建立一个广泛的收费同盟。默多克不会独自收费,他一定会联合尽可能多的传统媒体共同收费,其中包括竞争对手。不过,为避免涉及反垄断问题,这个同盟不会就收费价格达成任何公开或非公开的协议,但他们会协调步骤,造成免费午餐已经没有了的市场形势。

3. 利用搜索引擎的竞争关系,尤其是微软与Google的竞争关系,为支付索引费用的搜索引擎打开大门。微软会乐于成全默多克,至少在一定期限内乐于这么做, 只要这能真正打击Google,帮助Bing夺取市场。而Google绝不会向默多克的勒索屈服。对微软来说,风险在于,其他的网站也要求支付索引费用怎么办?

4. 与Amazon结成伙伴关系,强力支持Kindle。默多克早就说过,Kindle将决定报业的未来。Kindle将成为重要的内容终端和内容收费渠道。

5. 拉拢苹果。这条的悬念比较大。iPhone成为文字和视频内容的订阅终端,非常有利于默多克,但苹果并不是一个容易合作的家伙,而且,乔布斯喜欢自己来控制产业,而非受制于人。另外,他还有自己的Apple TV业务。

打击Google不是目的,默多克真正的目的是,给他的媒体业务找到新的生存土壤。对默多克来说,这确实是拼死一搏,至于能不能成功,嘿嘿,只有上帝知道。

我相信,默多克非常清楚,传统媒体不迅速拥抱互联网,只有死路一条。但应该怎么抱,是个大问题。不像电视台,全世界有影响的电视台就那么几家,广告足以养活。网站每天都在增加,有限的广告投放量每天都被稀释,广告养活免费内容这条路,似乎也是条死路。传统媒体这种进也不是,退也不是的局面,就是默多克困境。

最让默多克不平衡的是,Google根本不生产内容,却成为全世界最大的广告商。不过,Google的成功,真的跟新闻集团毫无关系,默多克对Google的封杀,也不会有任何效果。不信你看看去掉了新闻集团内容的搜索结果,仍然丰富得一塌糊涂。

所以最终,默多克祭出了他最擅长的手段——付费阅读,传统报业上百年来一直都是这么干的。以互联网的方式来做互联网,确实不是默多克所擅长的,你瞧瞧MySpace被收购之后的境况,就知道他把手伸进互联网的最大成就,就是把人人都看好的东西做砸。

默多克的困境,其实也是传统媒体的困境。游戏规则改变了之后,只会玩儿旧规则的人,除了愤怒、抱怨,似乎也无计可施。Google、Facebook、Twitter、QQ,拥有的是大量忠实用户,而传统媒体只拥有读者。互联网解放了信息生产和流通,作为读者,我们的信息来源空前丰富、空前多样了,倘若你仍然以为你那点东西无可替代,以为大家仍然会争先恐后地做你的读者,拜托,你该看看日历了。

在找到并学会服务用户之前,我不认为默多克困境有任何化解的希望。

2009-11-23

我其实一直都有一个跟韩寒同样的疑问:文著协?这又是哪儿冒出来的一个正义衙门?韩寒的话更直接

在谷歌数字图书馆之前,作为内行,我甚至都不知道中国还有文字著作协会。我一直以为在中国负责版权保护的人都已经死绝了。可能打击国内的盗版网站工作量大而且没有什么钱可以赚吧,所以他们一直潜伏着没有出动。也可能对中国的所谓版权保护协会来说,有奶才是敌。

就像音乐界有个音著协,从来没见它真正保护过音乐家的利益,倒是整天见它挥舞版权大棒,一会儿砸向网站,一会儿砸向餐馆,一会儿又砸向KTV,一副正版山大王的劣质嘴脸。据说,现在“反盗版”已经成为一个有利可图的产业,并形成了“不管白道黑道,诈得出money就是好道”的巨大的反盗版产业链。

所谓的Google“版权门”,在中国已经闹腾一个多月了,除了义不容辞的文著协,各路过气作家也纷纷登台,一个个全都脸色煞白,嘴唇哆嗦,一副忽然受了重视的模样。我纳闷,他们是否真的了解过Google Books?如果说,文著协们揣着聪明装糊涂,是因为有利可图,作家们呢?难道是因为终于有个讲道理的阔主儿侵他们的权了,既可以狠敲一笔,又可以炒作自己?

当然,欧洲人也对Google图书计划不满,不过他们担心的是,强势的美国文化,会淹没纯粹的、优美的欧洲文化。在一本名为《当Google向欧洲挑战的时候——为奋起辩护》的小册子中,法国国家图书馆馆长让-诺埃尔·让纳内说:“显然,问题的中心是语言。人们可以看见英语(美语化的英语)会怎样加快吞噬欧洲所有其他语种的进程。”所以,他给出的应对方案,不是把更多的欧洲图书送给Google扫描,而是——建立欧洲自己的数字图书馆。

我不相信Google能够垄断知识,控制思想,毕竟现在已经不是中世纪,Google也不是教会。无论如何,多几个数字图书馆,不是坏事。不过这并非中国作家所关心的,中国作家似乎对自己的愤怒扮相很满意,万一Google把扫描授权的费用,从60美元提高到61美元,还能多赚1美元呢。

那Google也实在是有点儿没出息,人家已经哭着喊着说不从了,你又何苦非得扫描那些文字垃圾?我相信,愿意自己的作品被Google扫描的作家多得是,真不差那几个不知好歹的张抗抗。现在可好,让这个不知哪儿冒出来的文著协,俨然成了作家权益的官方代表,这都哪儿跟哪儿啊?

2009-11-02

移动运营商已经无数次强调,他们不想像固网运营商一样“沦为管道”,被后台化、边缘化。其实,移动运营商就像中国制造业一样,在享受了高额的人口红利之后,就开始自信心爆棚,以为巨额利润是靠他们的能力赚的。他们不但四处寻找所谓的“杀手级应用”,还企图全面掌控即将到来的移动互联网时代。

我不得不说,运营商已经有了一个杀手级应用,他们永远都无法再找到另一个可以与之匹敌的杀手级应用,这就是话音通信——打电话。

话音服务是一种准入限制的垄断业务,它足够大,需求也足够稳固。过去十多年,凭借话音服务,中国的移动运营商取得了爆炸性增长。在中国手机用户接近7亿之后,移动话音服务的黄金时代差不多结束了,与此同时,宽带的发展,让互联网企业(比如Google)有机会在运营商的钱袋上撕开一个口子,话音服务终将进入微利甚至无利时代。就是说,运营商最大的那块奶酪,油水已经不多了。

我能理解运营商的恐慌,但我不能理解的是,他们居然真的以为自己无所不能。

互联网的繁荣,互联网对人类的贡献,全拜开放所赐。互联网没有“运营商”,所有的运营商都只是接通用户与互联网的“管道”。你很难想象,如果互联网当初被运营商全面掌控,能够出现腾讯、百度、阿里巴巴这样的民营企业,顶多有一些坑蒙拐骗的SP罢了。

当运营商开始做自己的手机操作系统,自己的App Store,自己的IM,自己的SNS,自己的手机钱包,自己的邮箱,自己的Twitter……我就知道,那个被掌控的移动互联网,注定死掉。中国移动现在很庞大,但它永远成不了Google,成不了苹果,也成不了腾讯。

互联网是另外一套完全不同的游戏规则,运营商不甘沦为管道是一回事,是否沦为管道是另一回事。阻碍创新,排斥竞争,或许可以让他们短时间内有利可图,但最终,移动互联网的活力和创造力将被扼杀。

有人还在鼓吹“手机网”,照此逻辑,说不定将来可以继续忽悠出一个“家电网”、“汽车网”,因为它们都要联网,而且都有特定的终端和操作模式,可以统称“物联网”。不过,我不知道这个所谓的手机网是否采用TCP/IP协议,如果用,你就是互联网,如果不用,那您还是自个儿玩儿去吧,人民没工夫陪您玩花活。

其实,运营商回归管道,是市场的需要,是竞争的需要,更是人民利益、国家利益的需要。运营商已经垄断了大量的基础设施,不能再把基础设施上的竞争业务也交给它们垄断。服务这件事,他们虽然没有做好的能力,但一点都不缺乏做坏的本事。过去固网也不想沦为管道,他们自己也花了不少钱,推出了不少服务和产品,但能做出点模样的,基本没有。

我建议运营商还是老老实实回到自己的本分,踏踏实实地做管道吧,这也是扬长避短。管道有什么不好?国美是管道,苏宁是管道,沃尔玛也是管道。能把管道做得让人民满意,对技术、服务、理念的要求已经很高,过去中国电信和中国网通做得就很差,甚至连Email这样的普通服务,都做不好、做不长,我实在不敢对新的中国移动、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有过高的期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