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2-23

胡总在人民网开微博,这两天成了一个热点话题。据说帐号后面加一个“囚”字,是“人民认证”的专用标志。

我根本无意去猜测,这是不是胡总本人开设的帐号,而且,你现在也根本搜索不到一个名叫“胡锦涛”的用户了。人民微博解释说:“今日起,暂停强国嘉宾微博账户实名认证,凡是没有经过本人确认的强国嘉宾的微博账号一律关闭。”看起来,人民网一不小心把事情闹大了。那个曾经火爆的用户页面,不见了。很多用户本来是奔着成为胡总粉丝而去注册的,偶像消失了,他们很寂寞。

现在再回头看媒体的那些过度阐释,以及博客们的热切期待,就像一出快速开场快速落幕的荒诞剧。

在互联网时代,一国领导人通过网络直接跟民众沟通,尽管不太符合中国贵贱有等的文化传统,但也算不得什么大不了的事。奥巴马同学在通过互联网动员支持者方面,就干得相当不赖,尽管后来他承认他的Twitter帐户并非他本人更新的,以至于Twitter很恼火地撤销了奥巴马的认证标志(后来又恢复了)。

奥巴马的Twitter、Facebook等社交帐户并非由其本人维护,公众大都可以理解,只要他的那些帐户是由他指定的、并能代表他的专业团队进行维护,就仍然是一种积极的姿态和有效的渠道。通过奥巴马公开招聘社交网络主管,我们知道,奥巴马还是非常重视互联网媒介的。对一个通过拉票上台的执政者而言,直接接触选民从来都不是一件困难的事,问题仅仅在于,你的团队是否更了解、更熟悉、更善于利用新的渠道。

在中国,领导人拥有几个长期更新的社交网络帐户,在可预见的未来还是一件不太现实的事。公众所能做的,不过是在一个没有偶像的偶像网页上,当一个单相思的fan而已,而这已经被视为一件相当具有突破性的事情了。别说最高领导人了,连主管信息产业的李毅中部长,不也同样不需要一个互联网身份么?

如果你非要成为政治人物的粉丝,就一定要耐得住寂寞。否则,还不如当一下李彦宏的粉丝或张朝阳的粉丝,来得更直接些,起码你粉的是一个活人。

2010-02-01

2004年10月,王微在为创业做准备的时候,面临两个可选的创业方向,一个是“播客”,另一个是类似“百度知道”的在线问答模式,不管哪种模式,其核心理念都是为草根搭建舞台,本质是去精英化。当年10月19日,王微注册了toodou.com这个域名。四个月后,陈士骏和好友查德注册了youtube.com这个域名。2005年4月15日,经过半年开发的土豆网正式上线,一个月后YouTube发布测试版(YouTube上的第一个视频上传于2005年4月23日)。

我重提上面这段历史,是想说明,在视频分享领域,中美两国原本处在差不多同一起跑线上,甚至中国还要更加先知先觉一点。但是5年后,却发现两边的差距已经悬殊到惨不忍睹。

YouTube并非一开始就那么火爆,直到2005年11月,在借鉴了Flickr的设计理念和分享模式,对网站重新改版后,YouTube才进入爆发通道。土豆网差不多也是在同时开始学习和借鉴Flickr。可以这么说,Flickr几乎是所有内容分享网站的精神鼻祖(国内Web 2.0的代表性网站豆瓣网也从Flickr获得灵感)。

YouTube的火爆,让传统媒体巨头感到紧张。2008年Hulu.com的出台,就可以被视为媒体大鳄们对YouTube的一次公开回应。与Flickr、YouTube这样的草根舞台不同,Hulu一开始就坚持精英化立场,互联网只是电视台和电影院线在互联网上的延伸。在我看来,Hulu是传统媒体公司内的开明人士,面对“被革命”的命运所做出的有限反应,其根基仍然建立在对内容制作和传播的控制之上。而这种控制,终将被YouTube革掉性命。

在中国,经历了资本和广电总局两次洗牌之后,一大批YouTube克隆网站死掉了,侥幸活下来的,忽然都成了Hulu的铁杆粉丝,世上真的没有比这更可笑的了。他们一边捂着屁股上的屎,一边跳上版权舞台,不看屁股,还真挺像个正人君子。但作为用户,你真的相信这些把大部分精力放在告状上的家伙,会比把大部分精力放在用户体验上的人,更体贴用户,更能代表未来?

我可以理解中国视频网站所面临的监管困境、文化困境和版权困境,但我无法理解他们公然装孙子的下作。

对YouTube来说,任何人都可以成为节目提供者,任何人,不管你是奥巴马英国王室华纳兄弟PIXAR探索频道麻省理工奥普拉,还是像你我一样的普通人,我们都只是用户。对,你可以在YouTube上抱怨美联航弄坏了你的吉他,并且让美联航损失1.8亿美元,但你无法在Hulu上干这事儿。

Hulu上确实有很多不错的节目(如果没有反倒是怪事),但我相信,能够提供不错的节目的,并不只是Hulu背后的那些媒体巨头。被传统媒体扼杀掉的天才,要比被他们捧红的多得多。YouTube则把传播渠道向每个人开放,所以YouTube是“我们”的(不包括中国大陆的华人),版权其实是个伪命题。

中国几乎注定不可能出现一个真正的Hulu,因为那些声称要做中国的Hulu的,根本没有历史;中国更不可能出现一个YouTube,因为在我们这里打破控制是不被允许的。最终,中国会出现一堆电视剧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