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4-26

思践这篇《移动互联网,跟手机无关》,写得很好,我完全赞同。不过思践所说的,是理念,是理想,而不是现状。现状是,围绕移动互联网,不同的人关注不同的东西。

运营商的眼中,传统电信业务终将萎缩,逐渐从利润高地变成洼地,他们需要新的有墙的花园,以保证其巨大的胃口。这个新的有墙的花园,并非绝对不容他人染指,而是一定要牢牢控制主导权,扶持一些嫡系部队,比如神州泰岳,比如无线讯奇,将核心利益掌握在自己手中,努力避免沦为管道的宿命。同时,他们可以通过政策杠杆平衡产业格局和利益走向。当然,对运营商来说,还没到生死存亡迫在眉睫的时候,还有时间广泛地尝试。在这个过程中,也会从指缝中流出一些利益来,给那些嗷嗷待哺的小公司。

电信设备商眼中,任何产业升级都是重要的生意机会,新业务总是需要新设备来支持。所以无论3G也好,LTE也罢,都是卖更多设备的好藉口。当然,其中一些有觉悟的设备商,比如思科,也逐渐发现,单纯地把运营商当成销售对象,是一桩越来越苦命的生意,他们必须更深地切入业务层,直接面向用户。

终端厂商来说,移动互联网是一次终端洗牌的机会,因为用户需求发生了很大变化。牛逼如苹果、Google者,会设法成为新的游戏规则制定者,让软件、硬件与服务结合得越来越紧,他们则可以挟用户以令诸侯。当然,传统的行业主导者也不会束手待毙,等待被洗,像诺基亚这样的大佬,已经明显感受到软件、硬件与服务结合的趋势,开始奋起直追。但更多的硬件企业,则可以趁乱捞一把,毕竟他们的优势从来都不在软件和服务上,他们想做的,只是多卖一些硬件。

更多的则是一些被称为移动互联网服务提供商的企业,他们要争抢的,就是前面说的运营商指缝里流出来的利益。他们梦想自己能够成为抢钱时期的SP,哪怕这种机会只是一次性的,但钱放在那儿,你不抢你就仍然是穷光蛋。只有抢到了钱,才能像SP那样去抱怨恶劣的政策环境,否则你连抱怨的资格都没有。

那些已经在互联网上功成名就的互联网公司,也在琢磨怎么把已有的优势,向移动互联网拓展。比如腾讯、阿里巴巴、百度、新浪、盛大等,这些企业既了解开放竞争的好处,也懂得人在屋檐下不能不低头的道理,他们可以去巴结运营商,也可以借终端厂商的路跑自己的车。但他们的移动互联网战略,始终是首鼠两端的,他们既不能放弃可能的机会,也要给自己留出宽阔的退路。Google敢旗帜鲜明地要求网络中立,他们不敢。

对了,还有政府。理论上,政府以造福全体国民为自己的价值主张和最高诉求,不过这只是理论上,实际情况是,政府越来越成为被利益集团操纵的傀儡,以及不同利益集团之间的调解员。此外,政府还要在最高决策者的维稳诉求,与利益集团自身利益最大化冲动之间走平衡木。所以政府的角色,只能让影帝来扮演。

2010-04-25

人民网上有一篇文章,说每次Google搜索的能耗,相当于100瓦灯泡工作一小时。其中充斥着大量的错误,既有原文的错误(原文在此),也有翻译的错误。

比如,翻译中说,“谷歌数据中心拥有近100万台服务器,每台服务器每小时消耗大约1000瓦的电量”。瓦特是功率,不是电量,电量我们一般用度(千瓦时)来表示。再比如,“这个搜索引擎每小时产生近1000万个搜索结果”,实际上,早在2001年,Google每天的搜索请求量就超过了1亿次,今天这 一数字早已超过10亿次(Twitter的日查询次数,包括各种客户端的请求,都高达6亿次)。

上面是明显的错误,其他错误还包括,按每台服务器功耗1000瓦的标准计算Google服务器的能耗,也是相当不靠谱的。普通PC服务器的功耗,一般在400-500瓦。Google的服务器、机房、电源、甚至冷却系统,都是自己设计生产的,按照Google公开的数据,Google服务器的电能转换效率是业界最高的。

而且,把全部服务器的能耗,平均到每次查询上,也非常不靠谱。Google每天要存储20PB的UGC数据(相当于20,000TB,或者20,000,000GB),假设每块硬盘的容量是1TB(1000GB),那么用户每天产生的内容要写满2万块硬盘。在Google庞大的数据中心中, 有大量服务器实际上是存储服务器。

按照Google自己的计算,一次搜索查询的能耗,大约只相当于0.0003度(千瓦时),或者1千焦(1千瓦时=3600千焦),如果是100瓦的灯泡,这些能量只能点亮11秒钟。

写到这里,我觉得这种计算其实挺无聊的。Google当然会想尽办法节省能源,毕竟它的百万规模的服务器数量,在节能上哪怕非常微不足道的一点小进步,都意味着巨大的资金节省。能源账到底该怎么算,恐怕不是个简单的算术题。

节能是必要的,也是可能的,但搜索技术带来的巨大的社会进步和其他损耗的减少,是在上面的计算中完全看不到的。能源账到底该怎么算,恐怕不是个简单的算术题。

2010-04-20

联想隆重发布了它的移动互联网战略,而且声势很大,每个门户弄一专题,一帮大佬出面捧场,媒体一片热情的惊呼,柳传志那么大岁数都开始尖叫:“乞求你给我们力量,感谢你给我们力量。”刹那间我几乎忘了,今天的这个战略,其实是两年前甩掉的业务

我没什么力量可给,而且联想也不缺少赞美和讴歌,我只是还有几个问题没弄明白。

联想说要下定决心跟iPhone背水一战,在哪儿战?全球?美国?还是仅仅中国?柳传志说,“联想的优势只有一条,就是这是在中国。”需要使那么大劲么?iPhone在联通手里本来就不死不活,还用背水一战?还用政府各部门领导的倾心关注?还用有主宰力量的运营商的通力合作?还用把马云、张朝阳、曹国伟先生拉过去助阵?戏太过了吧?

2008年联想1亿美元卖掉手机业务的时候,iPhone的革命大幕已经拉开。如果一定要说联想有个移动互联网“战略”,我估计那个战略,相当短平快,宛如三岁幼童的兴趣。所以去年底,联想2亿美元回购了手机业务。一出一进,净亏1亿美元,跟过家家似的。

联想收购了IBM PC业务之后,我们曾经以为,中国有了一家国际化的企业,联想终于移动到国外了。但事实是,国内消费者用高价补贴着联想的国际化。挂着民族产业招牌的投机,仍然是投机,尤其是当消费者不得不继续购买水货ThinkPad的时候,你好意思说你是民族产业么?

如果不是苹果和Google,不是iPhone和Android,联想的战略大概不会移动得这么快。投机没问题,高仿iPhone的山寨手机已经赚了一笔,也没听说哪家山寨厂商非得把自个儿打扮成阻击洋品牌的民族英雄。我再说一次,挂着民族产业招牌的投机,仍然是投机。

本来,柳传志老师的兴趣从做实业,转向了做投资,我觉得也挺好,说不定就成了中国的巴菲特。万没想到,柳老师壮心不已,非得做现代戚继光。不过苹果可不是倭寇,人家才是产业革新的发动机,联想,不过跟风。

2010-04-11

iPad是个好设备,它很可能改变很多东西,比如我们阅读书报杂志的方式。所以默多克出来为iPad高唱赞歌,一点都不奇怪。他说:“将来会有成千上万个iPad售出,可能会拯救纸媒业,因为你不需要耗费纸张、墨水、印刷和运输。”

不过,我估计默多克很可能会失望,在他一如既往地指责Google偷了他的新闻和利润的时候,恰好暴露了媒体产业对互联网的傲慢与无知。一个庞大的产业,沦落到指望一台新设备去拯救,你大约可以知道,这个产业已经病入膏肓。

在报业之前,唱片业是第一个在互联网面前倒下的产业。iPod也曾经被视为救星,而且iPod也果然不辱使命,今年2月,iTunes音乐下载突破100亿次。根据国际唱片业协会的报告,在2004年到2009年6年中,数字音乐销售额从100万美元暴增至42亿美元,增幅达940%,看起来相当美好。不过另一个数字则令人沮丧,尽管数字音乐销售激增,但整个音乐产业的规模,同期却下降了30%。也就是说,数字音乐销售的增长,并不能弥补整个产业的损失,iPod对此也无能为力。

史上最牛逼的数字音乐播放器iPod也无法拯救唱片业,默多克凭什么相信,初出茅庐的iPad会把报业拉出苦海呢?

默多克坚信,内容是有价值的,因此应该对内容收费。不过Paul Graham认为,世上压根不存在售卖内容这门生意,他的忠告是:“当你看到有人利用新技术为人们带来某种以前不可能存在的东西时,他们很可能就是未来的赢家。而那些仅仅是对新技术作出‘反应’,以期保护现有的收入来源的人,则很可能是输家。”我对此极为赞同。

iPad肯定会培育出一些新的赢家,但应该不会是默多克。在互联网时代,你只想筑起篱笆,阻止人们进入,人们就真的没兴趣进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