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6-29

世界杯正如火如荼,联想乐Phone和联通Wo的广告也同样如火如荼。联想集团副总裁童夫尧说,“(乐Phone手机)都快卖疯了,现在断货,我们非常有信心能够完成今年的战略目标,在中国销售100万台。”

100万台似乎并不是个非常值得夸耀的目标。既然联想把iPhone当成自己的头号竞争对手,我们就来看看苹果。我记得iPhone推出第一年,光在美国的销量就突破了1000万台。而iPhone 4正式发售第一天,就卖掉了150万台,真正乐疯的,估计是苹果。

据说目前国内在网的解锁版iPhone,就有大约200万台。而按照大摩的估计,每年预付费的iPhone在中国的销量可以达到1000万部,如果没有预付费模式,iPhone在中国每年的销量也可以增长500万部。看来,联想的100万台的目标,很可能不能保证它如愿超越iPhone,哪怕这种超越仅仅是销量而非利润。

我拿到联想乐Phone的测试机已经有段时间了,试用后的感受是,乐Phone让我乐不起来。

乐Phone确实有些符合国内消费者习惯的亮点,比如2600元左右的价格,比如可更换电池,比如比较精致的硬件设计,等等。但这些,说实话不足以让我替换掉正在使用的iPhone。

iPhone的成功,除了出色的软硬件设计,我认为最关键的一点,是让移动互联网市场从寻找杀手级应用的长期迷思中解脱出来,真正开始关注长尾。换句话说,长尾打败了杀手。在App Store的20万个应用中,总会有那么几个让你难以割舍,从而成为iPhone的铁杆用户,而且这些套牢你的应用,很可能根本就不属于任何热门应用。

但在长尾还是杀手这一点上,乐Phone从一开始就出现思路上的重大不同。乐Phone用自己的应用商店,替换掉了安卓市场(Andriod Marketplace,也有测评文章说,乐Phone保留了安卓市场,不过我这部乐Phone上没有)。

联想集团CTO贺志强说,联想将会坚定不移地走精品路线,构建根据中国用户需求剪裁的“中国超市”。联想移动总裁吕岩说,“虽然苹果App Store号称有10万个应用,但其中用户下载比较多的也就1000来个应用,这说明用户喜欢的还是那些精品应用。”

乐Phone和iPhone的分野,从一开始就被决定了:用iPhone追求个性,用乐Phone追随大流。乐Phone预装了大量所谓的热门应用,从新浪新闻、QQ、新浪微博,到开心网、人人网。我开机第一件事,就是全部卸载这些应用(QQ不能被卸载,但我已经不用IM很多年了)。或许在联想看来,热门的互联网站,当然也一定是重要的移动互联网应用。正是基于这样的认知,联想才会请了那么多互联网大佬参加乐Phone发布会,为联想站台。

而在iPhone上,绝大多数热门的应用,如Facebook、Twitter、Pandora等,都是用户自主下载安装的。App Store的热门应用,是基于20万个长尾应用产生的热门,而不是苹果人为设定的热门。换句话说,没有长尾,就不会出现任何有意义的热门。

iPhone对应用的预装,是非常有节制的,就连苹果自己开发的重要应用——iBooks,也没有被预装在iPad和iPhone上。在App Store中,大量热门应用,与任何知名的网站或知名开发者毫无关系。

无节制地预装应用,表面看似乎是遵循“傻瓜原则”,方便用户,但实际上这种预装实际上大大降低了“应用商店”的价值,最终降低了手机的使用乐趣。在苹果已经建立起一个完整的产业生态的时候,联想却期望通过讨好那些互联网大佬,来获得大佬们对乐Phone的全力支持。

在摆弄了几天乐Phone之后,我明白,联想仍然是那个硬件厂商,它以硬件销售为最终目标。只要能达成今年100万台的销售目标,联想就会乐,如果在销量上超过了联通版的iPhone,会更乐。至于移动互联网的革命,哦对不起,那是苹果、Google们的事。

2010-06-05

昨天的5G白话,话题是在线视频,参与者不少,土豆网、奇艺网、CNTV、风行在线、优朋普乐等,对了,还有销声匿迹已久的六间房。

关于在线视频,我的两个核心观点:1. Hulu不是那根稻草;2. 版权是个伪命题

从全世界看,以版权采购这种模式经营的视频网站,大约只有中国才有。Hulu不会为版权花钱,因为版权方就是Hulu的股东,版权方能够从Hulu赚到多少钱,取决于Hulu的经营状况。如果Hulu不赚钱,版权方也就无法从Hulu获得分账。

只有在中国,一大堆吆喝着要做中国的Hulu的网站,一掷千金地大手笔采购版权,在很短的时间内,让一些垃圾电视剧的版权价格,屡创新高,可把他们乐坏了。这只说明两件事:1. 中国视频网站真他妈有钱;2. 中国果然是一个暴发户国家。猛一看这些视频网站经营者一个一个都挺精英的,但本质上,他们都是山西煤老板。

根据comScore的最新统计数据,今年4月份美国在线视频的观看数字,YouTube高达130.9亿次,市场份额为43.2%,Hulu排名第二,观看次数为9.58亿次,市场份额为3.2%。YouTube日益主流,而包括Hulu在内的其他视频网站被边缘化的趋势日趋明显。

据说Hulu有进入中国的打算,如果仅仅凭借Hulu在美国所拥有的那些内容,我估计想在中国混下去比较难,中国的大众口味通常更接受国产垃圾和日韩垃圾。如果Hulu也被迫加入垃圾电视剧的版权采购游戏,基本上它就毫无优势可言。你不得不面对中国在线视频这样一种悲惨现实。

随着Google TV进入客厅,一种可以预期的局面是,围绕YouTube将产生一种全新的内容生产、传播和营收模式,其结果,将是对传统电视模式的彻底颠覆。最好的节目制作机构和个人,将围绕YouTube,而不是电视台进行经营,版权不再成为问题的核心,传播才是。而Hulu,作为传统电视模式的寄生物,也将失去存在的前提。

不妨更进一步假设,有一天Google像开源Android一样,将整个YouTube平台的运营完全交给一个第三方公益组织,Google只负责平台上的广告经营,也许,有史以来第一个开源电视台就此诞生。这个电视台属于每个人,业余玩家、职业玩家、政府部门、教育机构以及专业制作机构,等等。

当然,对大多数国内视频网站来说,这一天看上去非常遥远,甚至永远不可能出现。在别人放下竞争,力保产业未来的时候,我们这里的在线视频经营者,习惯于替既得利益者说话,习惯于被蹂躏,习惯于短视,习惯于内讧,最终,他们被迫习惯于体制内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