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9-17

麦田做百度说吧,基于他的一个固执的理念:真实的社交,是一种基础需求。当然满足这种需求的方法,可以有很多种,而微博并不一定非得是个媒体。

百度说吧把它的第一重敬意,献给了微博。所有的微博产品,都要向Twitter致敬,但确实是新浪将微博在中国发扬光大了。微博的简洁易上手,以及它目前的热度,让用户对它已经基本不存在理解上的困难。尽管Twitter官方声称,Twitter不是社交网络,但这并不妨碍别人去探索其他可能。实际上为了规避监管风险,国内也并不都是以媒体方式运作微博。比如139说客,一再声称自己不是媒体,是沟通;,一直坚持社区定位,做生活直播,好友分享。

以微博的形态来做社交,肯定需要更多的探索和创新,但未必就不是一条路。社交关注的是交流,而非名人和传播,对交流功能,尤其是半公开性质的交流功能的挖掘,似乎不像名人和传播那样直观。这是说吧面临的一道难题,因为用户已经被新浪微博训练过了,他们会习惯性地寻找偶像,转发热点。

百度说吧把它的第二重敬意,献给了51。51最早开创了真人视频认证的担保手段,给想要去泡的人吃了第一颗定心丸——你泡的是真美女,我们已经验证过了。不过麦田这一次走得更远,远到几近变态。手机号、身份证号、真实姓名、真人头像,比公安局掌握的情况还详细。百度说吧一上线,就成为用户进入门槛最高的网站之一。它坚决地排除了外国人,甚至有可能包括少数民族用户的注册。

门槛高低,跟事情有戏没戏之间没有直接关联。从一开始就过滤掉不想要的用户,也许更有利于产品按既定的逻辑发展,从而避免被用户习惯绑架。不过高门槛必须意味着高附加值,在有了QQ,有了新浪微博的前提下,百度说吧到底能给用户提供何种无可替代的额外价值,而且这种价值必须让用户能够很快感受到,否则被用户抛弃的速度也会很快。同时,高门槛也意味着说吧不太可能像其他微博那样爆发式增长,这是个长期的细活儿。如果百度的耐心只有半年到一年,说吧会死得很惨。

百度说吧把它的第三重敬意,献给了腾讯。当然,腾讯要把敬意献给ICQ,ICQ是最早使用数字作为用户ID的。直到今天,位数较短、较易记的QQ号,仍然是市场上的抢手货,有人甚至动用黑客手段盗抢。在美国互联网业界已经全面支持OpenID,有人已经宣判电话号码死讯的今天,中国的互联网还流行号码崇拜,也许恰好说明了中国互联网的与众不同。我们有越来越多的号码需要记住,身份证号、电话号、手机号、社保号、银行账号、信用卡号、车牌号、QQ号……再加上百度说吧号。

或许麦田的野心是,未来某一天,说吧号成了百度的OpenID或Facebook Connect,可以用来登录大量第三方网站和服务,毕竟,在百度目前的产品线中,强用户关系产品一直是百度木桶中最短的那块板。我不知道说吧是否能补上这块板,但要保证活着,不出乱子,说吧必须首先加强系统安全,确保用户隐私。

说吧目前还是个很粗糙的产品,我希望麦田不要被短时间的用户增长和媒体关注冲昏头脑,有啊也曾经同样备受关注过。

2010-09-07

淘宝两个月前的一次商品搜索规则调整,引发部分卖家的激烈抗议,甚至发展到围堵淘宝总部。昨天,马云以《为理想而生存》为题,发表公开信,为淘宝的政策辩护。

同志们,朋友们,我早就说过,淘宝正在变得越来越像个政府。马云的公开信仍然保持一向的高调,满篇的“理想”、“使命”,2000多字的短文,使用了19个惊叹号,平均每100字就惊叹一次。归根结底,淘宝只是个生意,在淘宝工作,也只是个职业。理想主义很好,但别成为宗教。

“我想阿里人应该,必须也只有选择坚持原则、坚持理想、坚持使命的发展之路!!”“我们坚持了十一年的理想很不容易,但我们还将坚持91年的理想!”“我们从来不会因为利益而改变自己,我们更不会因为压力而放弃自己的原则!”“我们宁可关掉自己的公司也不会放弃自己的原则!”“阿里人,为理想而战吧!”

淘宝规则的调整,是个小事,商家的抗议,也终将归于沉寂。但这么微小的一件事,跟这么宏大的叙事关联,就很有喜剧效果(淘宝有句口号:If not now, 温? If not me, 胡?)。

实际上,我喜欢阿里巴巴,这家公司绝对是中国互联网上的一个异类。作为游戏玩家,他们一向蔑视一切既有的游戏规则,而作为规则制定者,他们又非常讨厌蔑视规则的玩家。他们昨天说“客户第一,员工第二,股东第三”,今天又说“我们的上帝只有一个,就是用户”,客户一下子又变成了老二。

今天的淘宝,已经掌握了重订游戏规则的巨大权力,而且所有的规则,必定是有利于淘宝的。淘宝当然可以说,有利于大卖家和商城的,必定也有利于消费者。但我希望,淘宝今后不要再拿解决就业问题说事,淘宝真的不再是一个就业和自主创业的好地方。

淘宝确实仍然是一款免费游戏,但直通车、旺铺、卖霸推广、淘客等各种收费道具的种类,已经超过20项,淘宝最终成了一款钱说了算的游戏。这就引出一个有意思的话题,一个免费了7年并且仍在免费的平台,为什么会变得越来越赚钱?

我曾经说过,越早建立的盈利模式,越难以做大。赚钱的规模,往往跟容忍不赚钱的期限成正相关。eBay从网站建立的第一天,就是赚钱的,亚马逊用了7年才实现盈利,在eBay眼中,亚马逊曾经那么微不足道。但今天,亚马逊的市值是eBay的两倍,622亿美元对317亿美元。

好赚的钱(easy money)总是以牺牲未来的可能性为代价的,世上不存在真正的“轻公司”。所以硅谷创业家和天使投资人Ali Partovi说:“泡沫时代的教训对今天仍然适用:‘容易赚的钱’或‘容易获得的流量’可能非常危险,对大公司和初创公司皆是如此。”

淘宝上市后,马云帝国的市值将有可能超过300-400亿美元,成为一个真正商业巨无霸。我认为这正是淘宝坚持放水养鱼的成果。放着现成的钱不赚,坚持贴钱培育市场,探索未来的可能性,这样的理想,不是随便哪家公司都能做到的,这要比那些惊叹号更加靠谱。

2010-09-06

9月2日,百度世界大会在北京中国大饭店隆重举行。同一天,在北京的另一个地方,另一个会议则在低调举行。这是Google组织的一个技术交流会——下一代Web标准和浏览器发展趋势。参会者包括谷歌中国工程研究院副院长、全球工程总监林斌,Google工程与研发总监李曦,以及活跃在中国的各浏览器厂商的负责人、Web开发者、各大网站的技术负责人和工程师,等等。

营销总是高调的,而技术总是低调的。后来几天,每个人都在谈论百度的应用开放平台,却几乎没人提及Google的这个会。这一方面反映了Google在中国的处境,另一方面也说明,中国互联网不太关心技术趋势。

Google对HTML5的推动可谓不遗余力,至于“Web已死”的说法,当成个笑话听听就可以了。林斌现场演示了即将上线的Chrome Web  Store,那些完全基于Web技术开发,在浏览器中运行的应用,相当令人震撼。

我在会场遇到了街旁的杨远骋,我问他,为什么街旁的iPhone应用,采用的仍然是HTML5/JavaScript封装,而不是真正的原生应用?杨远骋说,HTML5已经足够好,更重要的是,对网站功能的任何修改、升级和添加,都马上可以被用户体验,无需频繁升级应用、等待审批。这大约是关注技术趋势的人才会有的产品开发视角。

来自Opera的谢子斌说,中国拥有全世界最多的浏览器厂家,引发全场会心的笑声。中国的独特性并不仅仅表现在有全世界最多的浏览器品牌,还表现在IE6在中国仍然拥有傲视全球的市场占有率。或许这跟微软在操作系统上的垄断优势有关,但更重要的是,中国的企业对Web技术发展的漠视。Google旗下的大多数网站已经完全放弃对IE6的支持,中国大多数网站却将支持IE6当成是体贴用户,实际上他们真正体贴的,是自己的流量。

所以在中国,互联网主要是一个营销工具,而非技术平台。互联网大会这样的行业顶级会议,越来越像一个广告大会,而代表草根阶层的站长大会,也基本上成了一个赚钱经验交流会。

一些关注技术的创业者,会跑到美国去参加各种各样的技术会议。知名技术公司开发者大会,常常成为全世界开发者的盛会,各门户网站也都热衷于报道这些技术会议,比如微软的TechEd,Google的I/O大会,苹果的WWDC,Facebook的F8,Twitter的Chirp,等等。中国领先的互联网企业中,除了阿里巴巴组织过两届网侠大会,在年度技术会议上,几乎一片荒芜。

中国的网游行业世界有名,但这个行业却热衷“拆奶罩(ChinaJoy)”,我一直觉得这事儿挺可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