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11-10

A公司说:用户隐私大过天,用户利益至上。B公司说:我们是紧急避险,是自救。A公司得到一片叫好,B公司收获一堆责骂。原因很简单,A公司看上去很高尚,像个道德楷模;B公司只关心公司利益,惟利是图。但仔细想想,高调虽然动听,却未必是真的;关心公司利益尽管显得没那么高尚,却可能是实话。

观摩“3Q大战”,有人引申到隐私、垄断等话题上,基本上是扯淡。不少人则从公关的角度,点评两家公司的表现。结论没什么悬念,360完胜腾讯。从道德制高点,到水军灌水刷票,再到情感诉求、内心告白,完美无缺,此案例大概会进入公关公司的经典案例教材。

但我想说的是,中国式公关基本上只做两件事:粉饰自己,抹黑对手。考虑到这一特殊国情,公关做得越好的公司,越可能是流氓公司。三鹿和蒙牛并不是很遥远的例子。

如果一家商业公司,雇佣大量公关人员,或者批出大笔公关费用,你就一定要对它保持警惕。很可能,你看到的翻云覆雨是是非非,就是由这些人和这些钱,恶意挑起的和制造的。比较而言,不会公关的公司,可能更值得信任一点。

腾讯确实是一家不擅长公关的公司,他们更擅长简单粗暴的南山法院。他们甚至牺牲门户新闻应有的中立客观,赤膊加入公关战役,徒增笑耳。当然中国互联网上压根就没有真正的媒体,只有真正的企业,包括新浪、搜狐,在涉及自身利益的时候,门户都成了自己的喉舌,跟党学的。但像新浪那样假扮客观中立,腾讯都无法做到。

公关失败当然会给腾讯带来持久的品牌伤害,这是腾讯必须独自承受的。而且还有新浪、中移动这样的,像一群非洲草原的食腐动物一样,蜂拥而上,趁火打劫。不过我实在不希望腾讯痛定思痛之后,从此变成一家油嘴滑舌的公司。还是不会公关的腾讯,更加本色一点,虽然看上去不太优美。

等到中国式公关死了,我们再来谈公共关系吧。

2010-11-04

无论从哪个角度看,活跃用户数、营收规模、还是市值,腾讯都是中国互联网当之无愧的老大。当这个老大不得不用自残手足的办法,反击小弟的挑衅和叫板,我发现,这个老大其实很寂寞。

你得承认,腾讯确实把自己经营得非常好。它一年的营收规模差不多可以到200亿元,这几乎等于整个中国互联网产值的五分之一。从某种角度说,腾讯就像过去30多年的中国,经济高速发展,国力日益强盛,同时引起的外部世界的不满和争执也越来越多。大国需要承担大国的责任,大公司也一样。

尽管从体型上看,腾讯已经十分庞大,但在心智上,它跟过去那个守着一亩三分地苦心经营的小农没太多区别,起码它自己,从来没有做好当老大的心理准备。一个能吃能喝、体型巨大的老大,原本就可能吃了别人的口粮、占了别人的空间,再加上它自己从来不加节制,终于把自己弄成了中国互联网的“公敌”。其他互联网公司,要么忍气吞声,要么小声发几句牢骚,大家都怕它,同时恨它。

360公开挑战腾讯,明里暗里得到相当多的支持。尽管这些支持者也大多知道360是个什么货色,但眼下,他们都需要一个360这样的混账角色,出来杀杀腾讯的威风,这就给360的叫板平添了几分“替天行道”的英雄气。

360当然不是个莽夫,凭借过去几年的经营,它控制了中国互联网相当份额的流量,同时通过对屏蔽广告的小试身手,360明白无误地告诉所有靠广告谋生的网站,你们的小命在我手中。接着,随着扣扣保镖的推出,360证明它可以让腾讯的一大笔收入化为泡影。在练兵备战的同时,360一刻都没放松对民意的争取,360宣传队、360文工团的身影活跃在前线和敌后的每条街道、每片田野上,他们姿态平易,但颇具鼓动性。

360远不是老大,但它看上去比腾讯更像老大。在中国互联网这片丛林里,所有的兄弟都要吃饭,当老大的即使不能让每个兄弟吃上饭,也要让他们感觉能吃上饭——只要大伙儿齐心打倒了土豪,何愁没饭吃。

腾讯确实到了认真反思自己的业界关系的时候了。你这么大的体量,这么好的资源,不当头也得当,继续“韬光养晦”只会招来更多对手和敌人。微软是被PC产业链保护的,Google是被互联网流量的产业链保护的,甚至连一向封闭的苹果,也懂得分享利益给产业链。中国互联网产业到底从腾讯的发展壮大中得到了何种好处?这个问题不值得好好想一想吗?

2010-11-01

公关,全称叫公共关系(Public Relations)。不过从公关进入中国的第一天起,它就成为一种颇具政治色彩的行为。用官方政治话语来表述,就是宣传。具体说,就是新闻导向,就是抢占舆论阵地,就是罗织罪名打击对手,就是组织枪手、五毛党表扬自己抹黑敌人。一言以蔽之,正确与否无关事实,只跟声音大小有关。

蒙牛的黑公关败露之后,有公关人士说,这不代表中国公关的主流。别逗了,这就是主流,在中国的公关江湖上,蒙牛一定不是最黑的。中国人的创造性,往往表现为突破底线的魄力。所以最终你会发现,在这个百无禁忌的江湖上,每个人都没有穿底裤。这种无底线,我们称之为中国特色,或者国情。柏杨曾以“酱缸文化”来形容中国文化,“我们的丑陋,是在于我们不知道自己的丑陋。”

正好,上周参加了爱德曼公关的一次博主见面会,让我有机会第一次近距离接触这家全球最大的私有公关公司。爱德曼公关创办于1952年,其客户包括微软、沃尔玛、星巴克、宝洁、壳牌、卡夫、UPS、先灵葆雅等跨国巨头。爱德曼的公司原则如下:

  • 爱德曼致力于诚实
  • 爱德曼致力于透明
  • 爱德曼致力于公平交易
  • 爱德曼的业务活动确保所有相关方的利益保持一致:客户、员工、以及与我们有关的各方。
  • 爱德曼努力将所有业务领域的最佳实践模型化
  • 爱德曼不违反法律规定的义务

中国人看到这些原则,大约会有两种反应:1. 讥笑:“唱高调?我们也会。”2. 不屑:“傻了吧?这是中国。”

刘亚洲将军曾说:“中国不可能有思想家,只有谋略家。”我特别认同,谋略是智,思想是德。在这个缺德的时代,小聪明唱响主旋律。中国的公关江湖,其实只是整个社会现实的一面镜子,它并不比社会更黑、更脏。在这样的社会环境中,像爱德曼那样把长期基业建立在诚实、透明和公平上,我也觉得凶多吉少。好孩子如果不变坏,就只能成为坏孩子的欺负对象。这个社会容不下好人。

中国互联网企业家中,有相当一批毛信徒,他们信奉打土豪分田地,信奉敌驻我扰敌疲我打,信奉农村包围城市,信奉延安整风……但我总想问一句:后来呢?革命战友都去哪儿了?用小车推出胜利的农民得到了什么?后来呢?后来呢?后来我明白了,他们所信奉的,只是最终自己坐天下,其他都是手段,不择手段的手段。

爱德曼公关那天分享的内容,是有关信任度的调查结果。我的疑问是,被公关、被愚弄的信任度,是否也是真实的信任度?比方说,360公司今天所建立的那种信任度。中国的公关已经可以批量地制造、操作信任度,从门户新闻到论坛发帖,从政府到企业,大家都操作得娴熟而专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