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1-25

1月24日,腾讯宣布成立50亿元的产业共赢基金。按腾讯的说法,50亿元将在两到三年内投出,用于支持腾讯开放平台产业链上优质公司的发展,投资方向包括网络游戏、社交网络、无线互联网、电子商务以及新媒体等领域。投资方式是收购创业公司的少量股权,类似于VC。

现在可以来算算账。腾讯年收入大约在200亿元左右,50亿元的基金约等于腾讯一个季度的净收入;腾讯年利润大约在80亿元左右,50亿元的基金相当于腾讯两个半季度的净利润。

Google也有个风险投资性质的基金Google Ventures,设立于2009年3月,每年的投资规模大约在1亿美元,两年来共投资了20多家创业公司。腾讯的50亿元人民币,约等于7.6亿美元,如果在三年内全部投完,相当于每年投出17亿元(约2.5亿美元)。

Google Ventures投资的项目,小到几十万美元,大到上亿美元,从早期项目到pre-IPO项目全都包括。腾讯主要是投开放平台产业链上的早期项目,规模应该不会太大。以平均每笔投资2000万元人民币计算,50亿元可以支持250家创业公司的发展,平均每年投80多家公司。

除了资金的支持,腾讯还拥有更多令人垂涎的资源,有钱都未必能买到。但随着平台的开放,以及资本的关联,这些资源都变得可以得到。土地(资源)和化肥(资金)全都备齐了,你打算种点儿什么没有?

2011-01-22

埃里克·施密特卸任Google CEO的消息来得有点突然,但也算不上太大的意外。

过去10年,Google从一家200名员工,2000万美元年收入的小创业公司,成长为24400名雇员,300亿美元年收入的行业巨头,作为CEO,施密特引领了这个过程。单凭这一成就,足以让他进入最杰出CEO的行列。

对Google的两位年轻创始人来说,施密特是最好的商业和管理老师。尽管最初他们并不想要一位这样的老师,但迫于投资人的压力,勉强选择了一个在他们看来最不坏的人选。亚马逊的贝佐斯曾对多尔(Google的投资人之一)说:“有些人就是想要划着一只橡胶皮艇穿越大西洋。他们想这样做无可厚非,问题是你是否能够容忍他们这样做。”

撬动地球的Google》这本书中记录了这样的细节:施密特刚进入Google,发现他们竟然使用个人财务软件Quicken来管理公司财务和人员工资。可以想见,把一个编程夏令营改造成一架商业机器,施密特所耗费的心血。

佩奇和布林痴迷于技术和创造,施密特则擅长将杂乱的日常事务条理化,小心地规避可能的商业陷阱。这种三驾马车的管理架构,让Google在一段时间内所向披靡,甚至被奉为管理典范。以至于我们开始相信,Google的完美组合,将保证它持续创造奇迹,不断引来惊呼。

事实是,持续创造奇迹的是苹果,不断引来惊呼的是Facebook,而Google的光芒,正在被遮盖。想一想,上一次你为Google的产品而激动是什么时候?Google的股价在2007年突破700美元之后,就再也没有回到那个高度。

微软到30岁的时候才显出老态,而Google不过才12岁。

也许,是时候让那个敢用Quicken管理公司财务的人回来了,是时候让那个无视一切既有法则的人回来了,是时候让激情、活力和敏锐回来了,带着对施密特和过去10年的敬意。就像Google上市时那封创始人致股东的信中所说:“Google不是一家传统型公司。我们也不打算成为一家这样的公司。”

我无法想象没有Google参与的下一个10年的互联网竞争。当38岁的佩奇回到他10年前离开的CEO位置,我希望能看到一个年轻10岁的Google。而那个正准备统治互联网的人,名叫马克·扎克伯格,1984年出生。

2011-01-11

之前我并不认识冯鑫,但有过几次网上的交道。第一次是两年前的那篇《联网的锤子与扭曲的商业》,起因是暴风影音所引发的断网事件,但那篇并未专门针对暴风影音。第二次是元旦那天凌晨,暴风宣布自己“不低俗了”,我在腾讯微博上揶揄了几句

再后来,就是冯鑫邀请我到他们公司,当面切磋。我凭记忆归纳冯鑫的观点如下,不保证原汁原味,但大差不差。

软件情结。冯鑫说自己喜欢做软件,也只能做软件。他认为用户必需的很多软件,做得并不好,至少并不足够好。如果不做播放器,他会去做文件压缩工具,一定会比市面上现有的所有压工具都好。他认为,社区化不是软件惟一的出路,他不认为联网的锤子就是更有价值的锤子。

技术。技术不是门槛,企业无法依靠暂时领先的技术阻挡竞争对手。但格式分析,智能匹配,让所有的视频都能正常流畅的播放,是需要花费很大精力的事情。300人持之以恒地去做这件事,相比20人做,用户体验的差异非常明显。

商业。在中国现有国情下,拥有上亿用户的软件,最简捷、清晰的商业模式就是广告。如果这不算一个很好的商业模式,至少也不是很坏的商业模式。与视频相关的广告正在成为一个越来越大的市场,暴风拥有一个很有利的位置。去掉低俗广告一年损失数百万,换来的是心安,通过自身的努力和市场的扩大,损失可以得到补偿。

竞争。有人相信非友即敌,而冯鑫相信非敌即友。所以他愿意跟最大的竞争对手腾讯坐下来谈,和平解决文件关联之争,避免双方互搞小动作。竞争是必然的,但战争大可不必。

视频市场。这个市场很大,不同的玩家有不同的切入市场的方式,暴风的方式,就是不管在线还是本地,把视频播放这件事做到极致。用户想浏览网页,打开浏览器;想看视频,打开暴风影音。

冯鑫是个现实主义者,他承认Web取代桌面的大势,也同意软件、下载这些概念未来都可能逐渐消亡,但客户端至少还有5年机会,值得去把握。至于QQ影音,冯鑫认为即使暴风从现在起站着不动,即使腾讯愿意承担每年1亿元的净投入,QQ影音要追平暴风的市场,也至少需要5年。

我无法判断冯鑫是否过于乐观,不过我估计,他的视频浏览器的理想,很快就会让暴风影音成为优酷、土豆们的直接竞争对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