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2-28

问:中国微博发展史是什么样的?

现在的新浪,腾讯,搜狐微博属于微型博客在中国的第几代产品,之前的产品都发展的怎么样?

:这么短的时间,谈“代”早了点。大致时间线:

  1. 2006年3月21日,Odeo内部项目Twitter上线。
  2. 2006年7月15日,Twitter向公众开放。
  3. 2007年4月14日,叽歪上线。
  4. 2007年5月12日,饭否上线。
  5. 2007年7月9日,做啥上线。
  6. 2007年8月13日,腾讯滔滔上线。
  7. 2008年5月12日,Plurk上线。
  8. 2009年2月8日,嘀咕上线。
  9. 2009年5月22日,聚友9911上线。
  10. 2009年8月6日,Follow5上线。
  11. 2009年8月16日,139说客上线。
  12. 2009年8月28日,新浪微博上线。
  13. 2009年12月14日,搜狐微博上线。
  14. 2009年12月22日,人民微博上线。
  15. 2010年1月20日,网易微博上线。
  16. 2010年4月1日,腾讯微博上线。

(注:上面列出的只是相对知名的产品,并不保证全面。另外,上线日期也并不保证正确,有知情者可以提出修正。)

2011-02-26

问:谁是中国互联网行业最懂得做减法的人?

答:讨论做减法,可能会掉进一个陷阱。成功的互联网大公司,几乎无一例外都是不断增加新功能、新产品、新业务;而我们能想到的做减法的企业,很可能都长不大。陷阱就是:加法=成功;减法=长不大。

如果我们真的想了解企业如何做减法,应该关注苹果,乔布斯砍掉了多少产品线;如果我们想了解产品如何做减法,应该关注iPhone,它是如何坚决不提供我们认为“必备”的功能的,比如更换电池,比如SD卡支持,比如实体按键,等等。

中国互联网减法做得好的,豆瓣算一个,在企业层面,豆瓣砍掉了豆瓣广场、双重用户关系(既有关注,又有朋友),隐藏了“我去”。在产品层面,豆瓣电台几乎是精简到不能再精简的典范。

P.S. 郑昀给出此问题的答案:貌似是方滨兴老师。

2011-02-23

我会不定期地将我在知乎所做的回答,转帖一部分到我的博客上(我没有知乎邀请,不要在留言中索要,谢谢!)。

问:卫哲对阿里巴巴做出的最大贡献是什么?

答:看一下数据:2007年上市前,阿里巴巴季度营收规模约5亿元,季度净利约1.5亿元。2010年三季度,阿里巴巴营收14.5亿元,净利3.66亿元。三年间营收增加2倍,利润增加1.44倍。

不要忘记,阿里巴巴B2B业务是超过10年的老业务,是电子化水平极低的中介业务,期间还有全球金融危机。

这就是卫哲的贡献,他从一块看上去没有太多肉的鸡肋上,不断啃下新的肉,出色地完成了马云所说的大哥(B2B)养家糊口,供弟弟妹妹上大学的使命。

马云曾说:在阿里巴巴这个家族里面,阿里巴巴是大哥,是个泥腿子,弟弟妹妹们上学都靠他来供;淘宝是妹妹,性格活泼,可以拿着大哥给的钱买花裙子,已经初中毕业,将来要念复旦大学,老三是支付宝,才上小学,但它最有志气,要在未来扛起养家的重担。大哥决定不惜一切代价供他上美国的哈佛,因为那里有最先进的思想。

谁还能比卫哲做得更好?

2011-02-09

这里所说的“主义”,既非思想,也非理论,而是一套世界观和方法论。

王建硕是个有趣的人,他兴趣广泛,思维活跃,同时又关注细节,追求极致,加之善于表达,因而鼓动性很强。比如他写过一篇博文,《对贡献有激情,对回报有信心》,几乎成为百姓网的核心价值观。

和王建硕聊天,也总能感受到他的激情和信心,将这些随时迸发的火花稍加整理,就可以大致勾勒出一个“王建硕主义”。

  • 文化上的差异只是表象,更本质的是,人性是相通的。Craigslist在美国火了16年,在中国也曾经有一大批学徒,但做到后来,学徒们很泄气:中国根本没有美国那样的二手货买卖的需求和文化。所以Craigslist的中国克隆,纷纷变成了广告销售公司,招募数百上千人去卖广告。但王建硕认为,买更便宜的好货,是人性,跟文化无关。
  • 富裕,就是家里的闲置物品越来越多。一部用了半年的iPhone 3GS,你不喜欢了,看上了更新的iPhone 4。一双鞋,只穿过一次,就被束之高阁。一件VERO MODA的秋衣,从买回家的那一刻就再也看不上了。一套原本看上去挺大的房子,被越来越多的闲置物品堆满,所以我们需要更大的房子。
  • 利润 = 收入 – 成本。每增加一名专职销售或者专职市场人员,就意味着同样的广告位要以更高的价格卖掉才能保证利润,这叫转嫁成本。百姓网是国内惟一不设专职销售的分类网站,因此百姓网的付费广告是同类网站中价格最低的。Craigslist有30名员工,百姓网有29名员工,这保证了Craigslist和百姓网可以以最低的成本提供最有竞争力的服务。
  • 融资的“资”,是资源的“资”。百姓网2009年的第二轮融资来自Benchmark,王建硕说,这笔钱从到账那天起就成了定期存款,永远不会动用。但为了这轮融资,王建硕跑到硅谷去亲自“面试”Benchmark的9位合伙人,每人一小时,他问的是同一个问题:你能为百姓网提供何种帮助?
  • 一毫秒是个很大的数字。你访问一个网站,不太会注意毫秒级的速度差异,但王建硕说,如果样本量足够大,1毫秒的速度差异,可能影响0.1%的访问量。如果访问量的基数是1亿次,0.1%就是10万次,你真的阔绰到不在乎这个10万次?在最变态的时候,除了规定的上海网警的图片,百姓网首页没有任何图片,连logo都是纯文本的。这种变态带来的结果是,网速提高了13%,网页访问量提高了11%。
  • 信念就是必要的偏执。见风使舵很容易,但放弃了对信念的偏执和坚守,就会迷失目标。百姓网有很多外人看来不可理喻的偏执,比如不欢迎淘宝卖家,要求见面交易,禁止货到付款,禁止重复发帖,等等(参见“百姓网公约”以及“百姓网物品交易安全须知”)。这种偏执源自信念,王建硕认为二手交易会成为一个大得不得了的市场,实在没必要去趟别人家的浑水。

以上只是一些碎片,远不能涵盖王建硕主义的全部。我真正感兴趣的是,在中国的互联网江湖上,大家都喜欢拿国情说事儿,所以种种上不得台面的勾当,就都是可以理解的。但王建硕和他的团队,却可以以一种非常不符合国情的方式创业,自得其乐地干了6年,并且干得不坏,这事儿就很有意思了。

在义与利中,选择利,叫做务实;在道与术中,选择术,叫做更懂中国。只不过有人既不想务这个实,也不原意懂这个中国,仍能做得风生水起,这就是王建硕主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