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3-31

问:360 上市后会抢谁的钱罐子,腾讯、百度,还是阿里巴巴?

360用“免费”概念花了五年时间培育市场、将用户量一路带到接近4亿,但从盈利上看依然属于矮子。那么不甘安分的周鸿祎下一步会抢谁的地盘呢,会进军搜索抢百度生意,还是会进军移动互联网做APP store,还是会继续战腾讯?

:360无论上不上市,它拥有的都是流量,而不是用户关系、用户交易、或者其他用户消费,所以,它惟一能抢的,是百度口袋里的钱。

当然,360并非不想建立用户关系,也并非不想提供用户消费机会,比如打着安全的幌子,建立用户统一登录账户,再用安全和流量的理由去要挟企业与它的统一用户账户对接,但这个需要时间,需要用户认可其价值,可是归根结底这不是必需的,用户没必要通过一个中间账户登录自己的微博、人人网或者淘宝账户,用户更不敢把自己的银行账户对接到360上。

所以,惟一看得见的机会,就是流量。这跟3721没有太大区别,跟hao123也没有太大区别。

2011-03-27

问:数字时代的版权应该怎样重新定义?

例如图书馆进行电子书的出借?需要有份数限制吗?

:版权,来自拷贝权(Copyrights),即只有特定的组织和个体,才被允许拷贝,其他人擅自拷贝,即为非法。但数字内容天生就是被用来拷贝的,数字版权管理(DRM)是以原子时代的拷贝权管理思维,来管理数字时代的拷贝权,所以它从生下来开始,就成为消费者的敌人。

在前数字时代,尽管内容售卖商所销售的并非物理介质,比方说,他卖的不是纸张,不是CD塑料盘片,不是三醋酸电影胶片,但物理介质的存在,终归还是有一定的成本,并且容易被追踪,所以版权保护还是有效的。售卖商可以通过变换内容介质的形态,将内容包装成不同的“产品”,比如单行本、选集、全集、单曲、专辑、金曲合辑、纪念版等等,以卖物理介质的方式卖内容。

传统的内容销售,通常并不以内容的优劣定价,而是以介质形态定价,比如U2的CD跟一个垃圾组合的CD都卖10美元,韩寒的小说跟郭敬明的小说都卖25块钱。原因很简单,版权保护的是拷贝权,而拷贝权与内容无关。

但在数字时代,物理介质彻底消失了,内容仅仅以数字形式虚拟地存在着,传统的商业链条在这里断裂了。拷贝不再是制作一个物理介质,而是一种数据流动。数字内容无论被拷贝了多少遍,它都在那儿,不增不减,成本趋近于零。即使没有看得见的拷贝,在网络传输、存储过程中,内容实际上还是存在着多个拷贝,限制拷贝的法律再也无法适应这个拷贝无处不在、无时不在的时代。

在这个时代,如何定义版权,如何重新发现价值、分割利益,需要各方共同努力,像百度这样的受益者和大企业,理应承担更多的责任。这不是一个法律打压或者道德审判就能解决的问题,这是一次彻底的产业变革,不管你正视它还是忽视它,过去永远地过去了,你回不去了。

总会有人失去饭碗,总会有人从中受益,但无论如何,绝对不会出现一些人所预期的局面——未来的人们再也没有可供消费的优质内容。相信我,未来会比现在好。

2011-03-20

问:互联网行业都有那些观念上的变化?(从 1998 年到现在)

从 Google 成立到现在。

  1. 技术。互联网的商业问题,本质上都是技术问题。这一点是Google证明的,在Google之前,互联网行业要么是做电信公司,如AOL、CompuServe、Prodigy以及早期的MSN等,要么是做媒体公司,如Yahoo!、Excite、CNET、Infoseek等,要么是做零售公司,如Amazon、eBay、eToys、Webvan、Boo等。Google之后,大家都看到了技术在互联网行业的核心地位。云计算的兴起,是一个典型例子。
  2. UGC。规模化的UGC可以产生巨大的价值,甚至具有改变世界的力量。以Wikipedia、YouTube、WordPress、Flickr、Twitter等为代表,业余和专业的分野变得模糊,去中心化消解了中心,个体拥有了前所未有的话语权和社会能量。
  3. 社会化。有效地映射、重组、刷新、拓展、丰富人们的社会关系,充分利用网络效应,可以为不同的商业模式带来全新的活力,如社会化购物、社交游戏、社会化推荐、社交广告等等。典型代表是Facebook,它被认为具有了挑战Google的实力。互联网的社会化从Social Networking,到Social Graph,观念的变化,为互联网商业开启了全新的思路。
  4. 开放。开放作为一种观念,是互联网与生俱来的特质,早期的互联网设计者通过对等的网络结构设计,以及一系列开放的网络协议,让互联网成为一个开放体系。但开放的观念真正被接受,并被普遍运用于商业,是近几年的事。典型代表是Facebook、Google等,从开放API,到开放平台,奠定了新生态的基础。
  5. 移动互联网。移动互联网成为互联网的自然延伸,而不再是一个运营商统治下的孤岛。iPhone是新型移动互联网的奠基者,Android则是一个移动互联网的赋能者。脱离了运营商藩篱的移动互联网,让各种商业力量看到了全新的机会,也让人们看到了数不清的可能性。

新观念不会被每个人接受,旧观念也不会完全消失,1998年以来的互联网,各种观念相互并存、碰撞、融合、渗透,带来一个更加丰富、复杂、包容、多元互联网。

2011-03-15

问:非关系型封闭邀请的网站,用户除了优质的信息流和内测邀请的优越性外还需要什么利益点引爆流行?

:通过邀请注册模式发展的网站,通常出于这样一些考虑:

  1. 规模控制。用户增长意味着资源投入的同比增加,比如Gmail,开始的时候服务器资源逐步到位,如果不控制用户规模,则服务难以支撑。
  2. 质量控制。如果不加控制,用户数量与内容质量往往成反比。借助有计划的用户增长,可以逐步引导用户行为,保障内容质量。
  3. 关系控制。稀缺的邀请名额,可以保证它们被发给合适的人,从而建立有价值的用户关系,如果你邀请来的人,你自己都不了解、不认识,就很难保证用户关系的质量。这条跟上一条的质量控制也有关系。
  4. 饥饿营销。价值常常不是由成本决定,而是由稀缺性决定。制造稀缺,也是在制造需求。不过把邀请当成营销手段的,必须确保你的产品面对的是一个足够大的市场,并且现有用户确实有足够高的活跃度和参与度。

回到问题本身,邀请模式与引爆流行之间是否存在某种必然的关联?答案是,不存在。能够引爆流行的,仍然是产品本身的价值。一个毫无价值的产品,无论采用何种手段,都无法引爆流行。

2011-03-11

问:创新是什么?它和山寨的最本质区别在哪?

中国互联网有一波接一波的Copy to China产品或创业潮,其中有不少现在是市值很高的大公司了,Copy to China到底借鉴什么可以算创新,而复制到什么程度就算抄袭了呢?有没有红线?在哪?

:先修正这两个概念:创新不等于无中生有,山寨也不等于全盘照搬。

如果认真审视市场上所有的山寨产品或抄袭产品,你会发现,完全不加改进全盘照抄的,几乎没有,或多或少都会有一些调整、改造、增删,那么这些调整、改造、增删算不算创新?

进一步,Facebook算不算山寨了Friendster?Bing算不算山寨了Google?Yahoo! Meme算不算山寨了Twitter?YouTube算不算山寨了Flickr?Vimeo算不算山寨了YouTube?

App Store出现了一个成功的Talking Tom Cat,跟着就出现了一堆“Talking XXX”。山寨的边界在哪儿?创新的边界又在哪儿?

对互联网产品来说,最糟糕的山寨,大概是连页面风格、图标、甚至CSS都严格照抄的山寨,比如千人一面的团购网站,比如MobileRSS对Reeder的公开致敬,这种懒惰的“酷似”最遭人诟病。

2011-03-09

问:为什么百度和 360 都在压缩软件这个看起来想象空间不大且已经非常成熟的客户端上下手?只是单纯的为覆盖率吗?

继百度压缩软件曝光后,360旗下的压缩产品360压缩也在今日浮出水面。360压缩与百度压缩软件同样是全免费的,只是360的产品承袭了安全特色,用360压缩打开文件会进行云安全扫描。

:工具软件客户端化,通过争夺装机量来占领用户桌面的市场份额,这基本上是一个典型的中国故事。下载工具、音乐播放器、视频播放器、P2P工具、输入法、安全软件、浏览器等等,走的都是这条路,这在全球其他市场几乎没有发生。

站在客户端的角度,去看工具软件,就能看到市场机会。哪些工具软件具有普遍需求,但又没有被客户端化?似乎已经不多了,压缩工具无疑是其中最大的一个。年初我跟冯鑫聊天的时候,他就说过,如果当年他没有收购暴风影音,他就会做压缩软件。

压缩软件之路大概会跟输入法差不多,先占有,再客户端化,与下载、分享、P2P、云存储相结合,都存在一定的想象空间。

360已经是全球最大的客户端软件公司,形成了最大的客户端软件集群,将压缩软件收入自己的兵器库并不意外,我估计它还会继续进攻照片管理软件、小游戏管理软件和云存储等市场。

百度的进入,更多还是防御性的吧。面对咄咄逼人、颇具攻击性的360,所有的大公司恐怕都无法安睡。

2011-03-07

问:相比 2005 年左右 Web 2.0 带动的互联网新景象,最近一波互联网创业浪潮有怎样的特点?

:最大的区别是,2005年是创业驱动投资,最近是投资驱动创业。

2000年科技股崩盘之后,互联网创业、投资和IPO进入冬眠期。2005年,随着第一拨互联网公司先后赢利,创业活动首先开始复苏。这一轮互联网创业的显著特点是,Web 2.0所倡导的去中心化、UGC等理念,创业方向以博客、社区、视频等为主。活跃的创业活动,最终带动投资的复苏,直至2008年金融危机。

最近的互联网创业浪潮,具有明显的资本驱动的特点,大量资金涌入,VC争抢有希望的项目,导致创业公司估值大幅提升。创业者中,很多都是大公司离职人员,创业者相对富有,并拥有较丰富的行业经验和资源。创业方向主要在电子商务和移动互联网。

此外,全球尚未完全走出金融危机的阴影,中国一枝独秀,也给了中国互联网创业公司一个独特的窗口期,大量公司上市,并获得较高的估值,进一步推动了创业和投资浪潮。

2011-03-06

问:作为一个精英化的问答网站,知乎的问答参与度会不会受限?

:知乎这类网站的价值,有点类似Wikipedia、YouTube或者豆瓣读书,理论上每个人都可以成为内容提供者,但真正提供内容的,永远都是少数用户。这就像某种民主制度的设计,理论上每个人都有权成为总统或者议员候选人,但大部分人不会参选,但他们仍然会成为这种制度设计的受益者。

有这样两种误解:

  1. 高质量等于“精英化”,你不够低俗,就不够大众;
  2. 大众网站就是人人都可以自由灌水的网站,按这种观点,Wikipedia、YouTube都不能算大众网站。

UGC不等于水化,不等于庸俗化。Web 2.0的核心,在于赋权,而不是平均主义。我们受益于Wikipedia,是受益于其对任何人的赋权,而不是人人平等地参与词条撰写。

知乎的价值,不在于让每个人都来提问题、回答问题,而在于让问答行为,通过有意义的过程,产生有意义的结果,从而让更多的没有参与的人也能受益。好东西人人都喜欢,不是只有精英喜欢。

2011-03-03

问:陈彤说 “二十年内新浪微博被关闭的可能性是零”,他的信心来自哪里?

2月24日,在转发一条微博时,陈彤评论说:“既然说到这个问题了,兄弟我认为:20年内新浪围脖被关闭的可能性是零。”

:什么时候是新浪微博被关闭的风险最大的时候?大约是新浪微博上线后的第一年,那时候,媒体对伊朗“Twitter革命”的片面渲染,让政府以为这个东西一定会被用来颠覆政府,以致政府完全是从负面的角度看待Twitter的威胁。

但随着越来越多的政府机构开始使用微博,加之新浪不遗余力的严格监管,让政府逐渐意识到:

  1. 公众需要一个言论和情绪出口,一个看得见的出口要比看不见的出口,更安全;
  2. 新浪微博控制在自己人手中,关闭的风险要比不关闭更大;
  3. 政府也可以利用微博。

所以,陈彤的话实际上没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