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5-25

问:谢文:中国尚无真正的开放平台,你怎么看?

谢文:这不能叫开放,我个人的理解,这叫“吸星大法”。这些网站是这样的:用户有各种需求,本是通过访问其他网站获得满足,现在我“觉悟”提高了——在我这儿,我不做的应用就让别人来做,然后我还能有收入,他也不能离开我的平台。这是单向地利用自己的优势。说得极端一点可以理解为垄断。

这样的方式是走不通的,只是战术上的变化。打着开放之名而已。根本上没有解决Facebook、iphone已解决的平等博弈问题。Facebook自己一个应用都不做,就是一个平台,就像地球提供了土地、空气、水,至于别人怎么活那是他们自己的事情,这才叫真正的开放平台。

:所有开放平台,不管是真开放平台,还是假开放平台,其上的玩家,都是机会主义者,他们在乎的并不是真开放还是假开放,而是自己能够从中获得什么。你能说Zynga不是机会主义者?Rovio不是机会主义者?

所以,这里的关键是,你能提供什么样的机会让别人来投机。你有用户规模吗?用户身份呢?用户关系呢?流量?经济系统?总之,你总得有点让人心动的东西,平台上才会有人来玩。

当然,过分的投机,一定会毁了开放平台,比如移动梦网就造就了一大批过分投机的SP。让别人敢于在你的平台上做长线一点的投入,就得给别人长线一点的信心。能拿捏好这个尺度,并且有足够诱人的资源,你就可以说自己是开放平台。

(其实我非常赞同谢文对“微创新”概念的批判,就其本质而言,所谓微创新,就是抄近道、走捷径的漂亮说法而已。)

2011-05-10

问:“开放”、“自由”的“互联网精神”一定是好事吗?

:“自由”、“开放”、“平等”、“分享”并不仅仅是个人价值观和意识形态偏好,这些东西是被写死在互联网的基础协议中的,是早期天才们的设计产生的必然结果。一个网络能长到今天这么大,而且没有“中央”,没有“政治局”,不是意识形态在起作用,而是IP协议。

一封从网易发出的电子邮件,可以送达Gmail,是因为有很多中间服务器承担了传递任务,这种传递既不是商业任务,也不是行政任务,它并不带来直接的商业利益,也不存在任何行政隶属关系。这个开放网络的存在,仅仅因为你要参与这个游戏,就不得不接受开放的游戏规则。

电信运营商是痛恨这种设计的,但从3G到4G,电信的标准也不得不屈服于IP协议,因为这已经是一个等死还是找死的问题。这导致运营商被管道化的必然命 运。iPhone App Store是完全运营商无关的,开发者无须像过去的SP/CP那样去讨好运营商,他们只要讨好用户就可以了。

我同意,在具体的商业操作上,开放还是封闭,并不决定事情的成败,也不决定赚钱的规模。在这件事上,拿iOS去跟Android比较,是没有意义的。但 iPhone的去运营商化能够成功这一事实,恰好证明了互联网开放的价值。互联网上的巨头,如Google、Facebook,无不是互联网开放架构的受 益者。

无论从普惠众生上说,还是从提供更多商业机会上说,“开放”、“自由”的互联网精神,确实是好事。

2011-05-03

问:边江认为,当web可以实现app的大多数功能时,浏览器将会是唯一的容器,无论在手机还是在pc上。 你怎么看?

:我觉得,边江的看法多少有点理想主义。Web应用最大的优势,在于跨平台、跨终端,开发、维护工作相对集中、单一。“当Web可以实现App的大多数功能”,这个“大多数”毕竟不等于全部,因此需求就无法指向“惟一”的容器。有时候某个设备的某种传感器的功能,恰恰无法包含在这个“大多数”当中,而用户恰好最需要它,你只能针对设备去开发应用。

“惟一”容器的理想,其实只能是一种基本满足需求的理想,而不是完美满足需求的理想。这个理想是根据设备的共有属性做开发,而不是根据设备的特有属性做开发,有点接近木桶理论中的水容量取决于最短板的概念。

硬件不会坐以待毙,仍然会发展,更强悍的计算、存储能力和视觉表现力,更多的传感器集成,更多样的操作方式和更完美的操作体验,都给独立应用留出了充足的空间。而且硬件的发展注定是不均衡的,最好的硬件,需要最好的专有应用来配合,并且获得最大的利润。

不要忽视商业的引导作用,PC软件市场就是商业引导的结果,在微软之前,不存在商业软件市场。iPhone/iPad仍然会将大批的开发者吸引到自己的平台上,为用户提供Web应用难以望其项背的独特体验,并为开发者带来回报。这将维系独立应用的进一步发展,而不是衰亡。

总之,浏览器确实有可能成为最主要的应用容器,可以满足大部分用户一般性需求。但独立应用可以与硬件完美配合,满足更多的独特需求和独特体验,这种独特性不会被浏览器替代。

2011-05-02

问:为什么微博一定要叫微博?

大家去玩微博很大程度上是出于一种好奇或者说是跟风,一般的做法就是打开百度,搜索“微博”,然后就看见排在第一位的新浪的weibo.com,腾讯在电视上花了大量资金做的广告很可能最后把潜在用户都导向了新浪微博。

:提问者的假设并不对,“微博”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深入人心,跟新浪的成功运营有极大关系。用户搜索“微博”的次数,远不如搜索“新浪微博”的次数(参见百度指数)。

其实“博客”这个词也是一样,这个词并非新浪创造的,但新浪运营博客之后,“新浪博客”的搜索量很快就超过了“博客”(参见百度指数)。

一种产品形态的名称被用户普遍接受之后,你非要拧着来,未必讨好。百度做了“说吧”,并多次说这不是微博,但用户还是会说,百度微博。饭否也不叫微博,而叫迷你博客,但有几个人会用“迷你博客”这个说法?

再说weibo.com是个好域名吗?我认为从品牌认知上说,weibo甚至不如fanfou。想想看,如果当年Google不用google.com,而是用search.com,Amazon不用amazon.com,而是用bookstore.com,对品牌有什么好处?对业务发展又会有什么限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