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10-25

问:如果你是曹国伟,你会如何管理新浪微博的扩张与转型?

答:新浪是媒体,新浪微博也是媒体,不是说媒体公司就一定做不成社交,而是希望在微博这棵树上长出社交的枝干,再反过来把微博的媒体内核改造成社交内核,然后欣然享用从Twitter到Facebook的估值提升,我不能不说,这是贪心在作祟。

微博带给新浪的机会太好了,这让曹国伟的野心也随之空前膨胀。我担心有一天新浪会弄巧成拙,用社交的琐碎慢慢稀释、瓦解微博的媒体性,让曹国伟梦中的那个大泡泡砰然破裂,社交没做成,反倒把原本具有优势的媒体也给毁了。

实际上社区型媒体,无论是区域的地方社区还是垂直的兴趣社区、专业社区,在中国有着肥沃的生存土壤,用户在这些社区中,关心内容,关心共同话题,关心核心人物,却不关心用户关系链以及关系链的强弱。在中国近200万个网站中,绝大部分都属于这类社区型媒体网站,这正是新浪微博可以扎根的地方。所以新浪微博的定位,应该是社区型媒体,而不是社交。

媒体的价值,必然在广告、营销和品牌塑造,而不是从用户的游戏道具中赚钱。新的社区特性,可以让用户与企业、品牌、产品展开直接对话,但千万不要把这种公共对话当成了社交对话。在社区型媒体中,用户follow某人,是follow一种信息源,这跟在社交网站上加某人为好友,性质完全不同,后者是扩展自己的生活。新浪微博应该做的,是为用户提供更好的信息源的筛选、管理、推荐,提升信息价值,为企业提供更好的营销工具和分析工具,提升营销价值。

新浪微博应避免介入用户的私生活,避免让自己成为社交通信工具。因为在这方面,对手很强,新浪毫无经验和资源。相反,过多的私生活公开化,必定冲淡微博的核心媒体价值。

2011-10-20

问:Mary Meeker的互联网报告为何有如此大的影响力?

答:谈到Mary Meeker,不能不谈到上世纪末的科技股泡沫,以及华尔街投行间的竞争。Mary Meeker作为摩根士丹利精心包装的王牌分析师,在那个时候几乎主宰了科技股的发行和股价的涨跌,甚至有这样的说法,“一只网络股票只有得到摩根士丹利的玛丽·米克的同意才能出现在华尔街上”。《Barron’s》将Mary Meeker尊为“网络女皇”。在网络股承销业务上,Meeker帮助摩根士丹利在与高盛、美林、德意志银行等投行的竞争中占据优势。她本人也说,“我的最大价值就是帮助摩根士丹利赢得最好的网络IPO业务。”

1995年Meeker开始发布《互联网报告》,这成为网络股投资的最重要的风向标,被奉为“泡沫时代圣经”。

上世纪末还有另一位与Meeker齐名的明星分析师,美林的Henry Blodget,他因成功预测了亚马逊股价将突破400美元而知名,并因此被美林挖角。不过这哥们比较背,他加盟美林没太久,科技股泡沫就开始破灭了。2001年Blodget被美林解雇,很快他就深陷欺诈诉讼,成为华尔街贪婪的替罪羊。Meeker的境遇则要好得多,科技股泡沫破灭后,Meeker也成了“泡沫女皇”,同样面临欺诈指控。与美林抛弃Blodget不同,摩根士丹利力挺Meeker,并被怀疑销毁了泡沫时期所有的私人电子邮件证据,成功帮助Meeker度过难关。

有关华尔街分析师的故事,可以读一读另一位著名分析师Andy Kessler的书《华尔街的肉》,其中包括对Meeker和Blodget的描写,非常生动。Kessler同时也是《操纵金钱》一书的作者。

2004年,Meeker复出,凭借着与Google两位创始人布林和佩奇的亲密私人关系,帮助摩根士丹利赢得了Google IPO的承销大单。不过这还是幕后操作,真正代表Meeker复出的标志是,当年发布的长达217页的《中国互联网报告》,这是华尔街为整个中国互联网经济唱出的第一曲赞歌。复出的Meeker说:“我决定不再躲躲藏藏、遮遮掩掩。”此后,Meeker将关注的重心转向移动互联网。2010年,Meeker跳槽美国最大的风险投资公司Kleiner Perkins Caufield & Byers,成为KPCB的合伙人。

Meeker能够成为明星分析师,一方面得益于互联网大势的不可阻挡,另一方面也得益于她深厚的行业资源和人脉,以及她的勤奋。她亲身参与拜访、调研大量互联网公司,她和很多互联网公司的创始人保持密切的私人关系。同时,她也拒绝了很多公司的IPO承销请求,被她拒绝的公司,数量远远多于被她赞美的公司。这让她的互联网分析和预测具有了更高的可信性。

2011-10-19

问:亚马逊开始与作者直接签约,对传统出版业会造成什么影响?

@王冉:据纽约时报报道,亚马逊开始和作者直接签约了,并且准备向他们开放部分后台的数据。他们先是让传统书店无路可走,现在又要让出版社和经纪公司陷入四面楚歌。他们对世界的看法是:在图书领域,只有两个环节是不可或缺的——作者和读者,其它一切都可有可无。当然,他们真正想说的是:作者、读者和亚马逊。

答:亚马逊直接跟作者签约,书籍以电子版发行,亚马逊跟作者三七分账。这种模式像不像程序员为App Store开发应用?依托亚马逊这样的中间平台,作者就像程序员一样,写书就像写应用,作者自己掌控一切,并且获得比传统出版方式更高的回报。而出版社、各级图书发行商和书店这些传统出版产业的重要组成部分,在新的产业链条上不再具有任何价值,他们会被彻底剔除。这就是出版业的未来,但却不是所有人都乐见的未来。

美国书商协会( ABA )CEO Oren Teicher说:“亚马逊将整个图书出版业当作人质,开始是将零售商去中介化(disintermediate),现在则是出版商和作家。”其实传统出版业者并不否认电子化代表未来,他们更加担心的是亚马逊一家独大,完全掌控产业话语权。

回到亚马逊,过去的产业链条是作者-经纪人-出版社-亚马逊-读者,即使是纯电子书的发行,亚马逊只能跟出版社签约,每卖一本电子书,亚马逊分得30%,出版社从剩下的70%销售额中分25%给作者,相当于书价的17.5%。如果扣去经纪人的那份,剩下只有14.9%到作者手上。卖掉一本售价10美元的书,作者分得1.49美元。作者与亚马逊直接签约之后,产业链条缩短为作者-亚马逊-读者,就算图书价格降至3美元,作者仍可分得2.1美元,而且获得了对自己图书的完全掌控。

《经济学人》认为,出版商应该向风险资本家转型,他们负责发现潜在的畅销书作者,并投资(预付定金)。但无论如何,出版商主宰图书出版发行的好日子,终归将一去不复返。

“纸质书不会死亡”,这样的声音来自不同地方、不同群体,语气坚决而且包含情感。没错,纸质书信也不会死亡,你上一次把信投进邮筒是什么时候的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