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12-28

1998-11-06 星期五


尾巴


就这样就这样
这是个不错的开头
奇特而且不落俗套
后来呢?
总得有些线索
然后把它们交织起来
弄得很错综
最后在适当的时候
甩甩你的尾巴
要显得很意外


情况


这是一个大院
像很多部队大院一样
绿化得很好
房子很旧
大门有士兵把守
盘查得很严
院子东边是三环路
通常车水马龙
北边远远望过去
是著名的电视塔
情况就是这样
和本案无关


描述


那年冬天
或者夏天
夜里
灯光很昏暗
空气中充满各种声音
或者安静得令人窒息
你叼着烟还是没叼着烟
表情木然
你说了些什么
或者只是在沙发上坐着
出神地看着我
或者看着旁边的另一个人
灯光如此昏暗
原谅我无法很细地描述


不是那样


不,不是那样
那天没有风
不可能吹起你的风衣
你刮了脸
不可能有胡子刺伤那女孩儿
你没有钱
不可能在深夜把自己灌醉
我在另一个城市
不可能看到当时的情景


1998-12-09 星期三


阴谋

不能说
说出来就不是阴谋
事实上你能够知道
我的全部用意
不过如此
让这事儿看起来很神秘
有些无法预知的东西
隐藏其中
你走进来
东张西望
也许会失去些什么
也许会得到些什么
都是意外的


往事

几个人站在那里
朦胧或是诡秘
你和他们之间
隔着玻璃
玻璃很久没擦了
蒙着灰尘或者污渍
你想看清他们的脸
以及脸上的表情
以及表情的含义
你猜测他们正以同样的心理
打量着你
这时有音乐响起
遥远而清晰
宛如蜘蛛从玻璃上走过
留下的足迹


冬天

正北以北
是风吹来的方向
那里有绵延不尽的山
以及坍塌的城墙
我已不能思想
或者对你表示关心
我的某个器官
已被冻僵
我蜷缩在这里
看着晶莹的冰柱
不断延长
想要问一问你
我是否关上了
北屋的窗


结束之前

那么最后再做一次
你说
就让这件事情结束吧
什么事情?
它开始过吗?
我如此健忘
不是第一次了
给我一些提示
让我想起开始的样子
比如说,一张床
或者一个空洞的房间
早晨,还是晚上
还有你的名字
都是些有意义的符号
透过字面的含义
或许我能想起
曾经有过的故事
我的,或者别人的

1998年8月29日 星期六



话就在嘴边
犹豫着怎样说出来
既不显得唐突
又不感觉虚伪
这分寸不好把握
等一切都想妥当
那句要说的话
却给忘了


变化


坐出租车
走三环路
四十分钟到公司
不曾认真注意过
城市的变化
一些楼和另一些楼
一些桥和另一些桥
一些日子和另一些日子
一些心情和另一些心情
坐出租车
走三环路
四十分钟回到家


大学


穿过黑暗的走廊
推开一扇门
坐到你的座位上
不要讲话
好好听
不需要太久
四年你还坚持不下来吗?


来过


总得留下点儿什么
可以是树上的刻痕
或者石头上的一首诗
很多年之后
那将是你来过的
唯一的物证
并被后人提起


1998年8月30日 星期日


好玩儿


想象你惊慌失措的样子
好玩儿
想象你失魂落魄的样子
好玩儿
想象你惴惴不安欲言又止
好玩儿
想象你辗转反侧睡不着觉
妈的我也睡不着了
好玩儿


地方


在你的地图上看不到这个城市
在这个城市里看不到这条街道
在这条街道上看不到这所房子
在这所房子里看不到我
我在别的地方


不早了


不早了
洗洗睡吧或者
收拾收拾上路吧
从今晚开始
从某个特定的时间开始
你要计算的
只是剩下的日子


对话


很多次
在你对面
我说不出我的意见
很多次
被你注视着
我附和着你的看法
现在,你收缩为一张
镶了黑边的照片
我想,我们总算可以
开始对话了


1998年9月7日 星期一


危机四伏


听听那些蜂拥而来的声音吧
这是九月的晚上
风开始变凉
膨胀了一个夏天的心脏
开始收缩
你没有敌人
不用担心什么人加害于你
但是夜色降临
你就被那些声音包围
不知道从哪里发出
也听不出远近
你抬起手
掌心向外
放到额前
是在抵御什么吗?


椅子


我们的生活
从椅子上开始
我每天这么坐着
与你交谈
一种姿势坐累了
可以换一种姿势
为椅子多花点钱
是值得的
因为我们的生活
将在椅子上结束

1998年8月17日 星期一



窗户开着
没有风进来
没有蚊子进来
流星轻轻飞过去
你张了张嘴
你张了张嘴
听见某种声音碰在夜幕上


关系


好吧让我们来回忆一下
之前发生的很多事儿
按一定次序排列着
没什么因果关系
这给回忆增加了难度
一些人上来
一些人下去
面目模糊
也许说过些什么
也许什么都没说
我们一起坐了坐
或者相互看了看
分不清彼此
你在另一个房间抽泣
与我无关


错觉


你闭着眼睛
急迫地喘息着
你的嘴唇湿润
你的舌头很热
一切都在意料之中
一切都只是错觉
你对着镜子理理头发
系好最后一粒扣子
拎着皮包走出门去


1998年8月19日 星期三


那种事儿


那种事儿不能声张
那种事儿偷偷干了就算了
你不说没人知道
你不想没人记得
那种事儿干完了就忘了吧
反正你还有别的事儿可干
反正那种事儿不可能有结果


征兆


你往那儿一想
事情就走了样儿
好好的过程
变得不再正常
有可能发生点儿什么
有可能改变点儿什么
这是很明显的征兆
不管最后是否发生


可以了


水不冷不热
喝点儿,喘口气儿
晚餐很丰盛
酒香很诱人
你的传奇故事
啥时候告一段落?


1998年8月24日 星期一


出入


一些人在一些门进进出出
一些物体穿过另一些物体
一些椭圆的水滴掉下来
是汗或者别的什么
一些椭圆的念头掉下来
是邪恶或者别的什么
这和事实有很大出入

1998-08-04 星期二


祈祷


你口中念念有词
说的话我完全不懂
其实我懂不懂没有关系
重要的是那家伙懂
他听你的祈祷
然后为你办事儿
奇迹就是这么发生的


巧合


你说你曾经爱过一个人
是个男人
真巧,我也是
你说那人很高
很温柔,很体贴
真巧,我也是
你说那人为了爱而受伤
伤势严重
真巧,我也是
你说那人没福气
年纪轻轻就死了
真巧,我也是


登幽州台歌


那么一个土台子
你爬上去
前后看了看
没看见古人
也没看见我
这时候天还是那么蓝
地还是那么远
我还是那么无辜
想不明白你为什么哭


成长


看你成长
就像农民看地里的麦子
长势喜人
等到六月或者什么时候
我就可以开始收割
然后可以吃
雪白的大馒头


1998-08-08 星期六


可能


我看着你
你并不知道我心里想什么
可能我想告诉你你挺可爱
可能我只是在研究你眉毛的形状
可能我正在考虑离开你而不伤害你
可能我什么都没想只是看着你
就像看着一杯水或者一个汉堡
此刻我并不饿


河流


小河从房前流过
意识从你脑海流过
总是有些奇怪的念头
从上游漂下来


1998-08-12 星期三


失去


失去一点儿渴望
失去一点儿幻想
或者失去别的什么
然后你往前走
继续失去
就是这样


后方


不用惊慌
这是后方
敌人在别的地方
这儿很安全
放下你手里的枪
喝口水
看看风光
就这样,就这样
举起手来不许动

1998-07-31 星期五


走廊


走廊很长
没有灯光
你等了半分钟让自己适应
然后你从一扇又一扇门前走过
一些很安静
另一些有声音传出来
每天如此
你还是不能顺利找到
自己那扇门


呆着


握着我的手
别说话
就这么呆着
听到什么没有?
没有?
继续呆着


1998-08-01 星期六


新鲜


保持住,就这样
好极了
让我想起多年以前
在渔村吃的那条
刚打上来的鱼
新鲜
而且乏味



钟停在某个时间
这不能说明什么
我们停在认识的瞬间
也不能说明什么
还会见面
并且问问以后发生的事儿
这很自然
事情不会就此停下
就像别的钟还在走


对面


你用望远镜看对面的人
看见对面的人用望远镜看你


1998-08-03 星期一


知道


知道你会来统治我
知道你骑着马披着斗篷
知道你手里的长剑
会刺穿夏夜的谎言
知道你深邃的目光
让每个觊觎这土地的人发抖
知道你会来统治我
知道你是我传说中的国王
我的手在键盘上敲击
敲出来的却不是我想说的


医院


那座白色的大楼是医院
你们在门口出出入入
那白色让我觉得刺眼
让我觉得你有很多难言之隐
我不肯陪你走进去
因为我不肯浸泡在那种气味里
假如你能从那里走出来
就让我们走得远远的吧


长城


我带你去长城吧
我带你爬过一个又一个山头
站在烽火楼上东张西望
我带你看看爬长城的人
其中也许有一些好汉
我带你从前门出发
坐上去往八达岭的汽车
我带你先去肯德基吃点早饭
以免肚子饿了爬不上长城
不如我们就这么互相看看吧
两个将要爬长城的人
和平时有什么不同



我听不到你的呼吸
正在做梦的你
如同一件其他的物品
没有光泽或者感觉
安静地呆着
只要没人去挪动
就在我为你担心之际
你翻了一下身

1998-07-28 星期二


空空


与你错过的街道空空
末班地铁的车厢空空
装满啤酒的肚子空空
搁在床上的脑袋空空


别出声


嘘,别出声
门慢慢打开
皮鞋踩在木地板上
皮鞋很新
或者擦得很干净
地板吱吱作响
影子投过来
渐渐罩住你
你的眼睛闪出绝望的光
你真行
一声不吭


院子


四周是墙
中间是条路
右边一株月季
从没开过花
前面是个房子
房里很黑
我姥姥坐在里面
咳嗽



我们躺着
慢慢等睡意袭来
隔壁的争吵已经停歇
疲惫的人们正在睡去
你可以再次拒绝
也可以被动接受
不会有战争
因为床很平坦
不适合作战


1998-07-30 星期四


始终


他们或乘车,或骑车,或步行
经过你身边
他们并不像我一样好奇
他们甚至没有注意你正盯着我
你以一个固定的姿势
一成不变地盯着我
令我对自己产生怀疑
天色已晚
我必须走了
但愿你的努力
不会因我离开而改变


钉子


不要拔掉那个钉子
我已习惯它呆在那儿
白色的墙壁
总得有点儿点缀
就像我的空虚
总得找个地方悬挂


时装


她们在台上走来走去
大师的思想在她们的屁股上
一扭一扭闪闪发光
黑暗中的你把自己变成了她们
用那一套衣裳包裹着
你的栩栩如生的自信
可是姑娘
我爱你的脸蛋儿
胜过大师的时装


事件


你听到一声响动
知道出了事儿
接着是嘈杂的脚步
夹着车声和人声
你坐着没动
随后就恢复了安静

1998-07-24 星期五



这场雨
一旦开始就再不停歇
空气泡在水里
反射着混浊的颜色
我的声音变成气泡
你能理解它们的含义么?


绑架


你用温柔
绑架了我的灵魂
我空空荡荡的躯壳
在世上行走
没人发现有什么异样


战场


风在你的剑锋上
擦出声音
旌旗破败的战场
没有敌人
你这样站着是否孤独?
你该去约会你的情人


伤口


别总让我看你的伤口
我又不是医生
以后小心点儿
比什么都好


1998-07-25 星期六


堕落


你划出一道优美的曲线
天使一般
只是没有翅膀
你喷出一口烟在我脸上
让我觉得你很朦胧
没想到吧
堕落让你更好看


信封


我寄给你的信封
收到了吗?
随便装上点什么
给我寄回来吧


1998-07-26 星期日


念头


外面的风声很紧
玻璃上结满了冰
水壶在火炉上冒着热气
我们围坐在火炉两旁
从另一个角度看
我们像两个熟人
熟到了无话可说
我只有一个念头
想问问你从哪儿来


得手


你制止了我
事情变得真实
谁在隔壁长吁短叹?
清晰得让人捉摸不定
窗外,天色阴沉


有点儿


机场的人看起来有点儿多
你的头发蹭得我脖子有点儿痒
这天气抱着你多少有点儿热
飞机飞了我心里好像有点儿空
今年夏天反正有点儿怪


1998-07-27 星期一


第六集


前面的没看
后面的不想看
我就看看第六集
从中间开始
到中间结束
这个故事挺有趣



这个发霉的夏天
楼梯上布满青苔
蘑菇在食物上蔓延
这个发霉的年头
滋生出来的感情
都是毛絮状的


画家


画家眯缝着眼睛看这城市
画家正好看到了你
画家说你怎么这么平庸不懂得愤怒
画家用灰颜料把你掩埋在城市里
画家说这城市有病没有艺术
画家说这城市没有画家就得死亡
画家不知道你就是那个死了的画家

1998-07-21 星期二


上海


上海是一个城市
一个我一直想去的城市
很多年以前
我从嘉兴坐火车到了上海
又从上海坐火车去了南京
没出火车站
下次我应该到车站外面看看


大侠


大侠死了
金庸还健在
金庸也挽救不了大侠的一身好武功
金庸用WPS写不出新的射雕英雄
大侠死了
忽然冒出更多大侠
在我四周
人人都会使暗器
防不胜防


履历


在某个偶然的时间
出生在某个没有选择的地方
然后长大
花十年或更长的时间
念了一些书
受过一些奖励或处分或什么都没有
老实说
我看不出你和其他人有什么不同


遭遇


两个多年不见的朋友
在地下过街道遭遇
面熟,想不起名字
互相问好
互相倾诉这些年的遭遇
分手后还在拚命想
这家伙叫啥来着


1998-07-22 星期三


飞机


我知道会是这样
就像一把很好的椅子突然会散架
摔下来的不是我但我还是很痛
漂亮的空姐不是我的情人总会是某个人的情人
椅子挂在树上你却不知去向
不知道你是否曾经有很多话要对我讲
我知道会是这样但不知道其中有你
今晚我要早点儿睡明天还要赶飞机


打捞


你湿漉漉地望着我
头发和衣服滴着水
你身材不错
我有点儿难为情
来吧让我们看看
还有什么可以打捞的


距离


在一站到另一站之间
或者一个门到另一个门之间
或者一种想法到另一种想法之间
或者一张焦渴的嘴到另一张焦渴的嘴之间
我们,小心翼翼地
保持着适当的距离


1998-07-23 星期四


圣人


圣人峨冠博带
站在你家的墙上
圣人有话要对我们说
圣人不用说
圣人的弟子会替他说



你是要我上你的船么?
从你脸上看不出危险
我知道我会后悔
我知道我一上船就会后悔
即使你不停地劝慰
河并不宽
水并不深
可是我根本没想去对岸


介意


其实我很介意
虽然我不说
我不说你就看不出吗?
这更让我介意

1998-07-18 星期六

危险


你不知道那是一种怎样的灾难
你不敢呼吸
紧张地注视着那正在逼近的危险
在巨大的恐怖面前
你变得像个白痴
半张着嘴
眼看着危险与你擦肩而过
它过去了
而你却回忆不起是否曾经面临危险


生活


用冰箱储存食物
用空调储存自己
我们的生活
没有四季


南方


紧紧鞋带
过了河往南
戴好安全帽
消失在高颧骨的人群中


虚实


你说了很多
听起来很逼真
我的情绪就要被你感染了
我伸出手
试图探探你的虚实


1998-07-19 星期日


颤栗


见到你的那一瞬间
我们之间的空气或者别的什么东西
开始颤栗
这么多年了
什么都不曾改变
除了年龄
我转过身
若无其事地拦了一辆出租车
离你而去
此刻
什么都不曾改变
只有颤栗
追逐着车后扬起的尘埃


崩溃


你说我这样做非法
你说这样做的结果
就是使自己崩溃
实际上,我这样做的结果
是我们两个一起崩溃了


凶手的刀


凶手没有用枪凶手用刀
凶手的刀大约二十厘米长
凶手的刀上应该沾着猪的脂肪
凶手的刀上还应该有凶手的指纹
问题是,如果找不到凶手的刀
找到了凶手又有什么用?
况且凶手和刀一起不知去向


1998-07-20 星期一


瞬间


玫瑰花瓣怦然坠落的瞬间
我看见皱纹爬满你的脸颊


事实


你目光中流出的绝望
毁了我所有的勇气
我看着你背后斑驳的壁画
小声说,那么
让我们把事实隐瞒起来吧


钥匙


你看钥匙我都给你了你还让我怎么表白?
我的钱和存折在衣柜左边第二个抽屉里
床是新买的双人床躺在上面很舒服
有时候需要音乐掩人耳目以防邻居起疑心
所以那台新音响也是很必要的装饰品
如果你打不开门没关系打电话告诉我
名片上有我的电话可能我刚换了一把新锁

1998-07-12 星期日


抽象

我渴望爱你。
我渴望抚摸你的脸颊。
我渴望吮吸你的湿润的红唇。
看,这有多么抽象。


1998-07-14 星期二

地道

也许这是惟一逃生的方式
十年光景,一条功败垂成的地道
光明来临之前的最后一夜
你,告发了我
太不地道


1998-07-16 星期四


旋律

用我们参差的手指
敲打我们的肮脏的键盘
你听这旋律多么铿锵美妙
宛如一曲广陵散




迈着忧心忡忡的步子在深夜的路灯下踱步
心理盘算着我的女友或者晚餐
这不着边际的寂静令我沉醉
一旦有人出现
我将飞快地逃窜


1998-07-17 星期五


化装

黄昏时分我穿过三环路
风刮着路边的树叶和我的衣角
你们坐着黄色面的在我面前飞奔
然而你们并不认得我,我化了装


情绪

情绪是那碗热气腾腾的炸酱面
你一边吹着一边就把它吞进肚里


1998-07-18 星期六




砰!
你在树丛里向我开枪
我倒下
胳膊摔得很疼
胸口在流血
我这么死了
岂不是很冤枉?


怪物

怪物和我相对而坐
手里端着啤酒
说它很苦恼
怪物的眼睛很干涩
不会流泪
我看着怪物
心想生活很残酷


1998

1998冬天很冷
一如从前
1998夏天很热
一如从前
1998我不知道该干什么
一如从前


传说

长久以来
街上的流传着一些你的故事
说你会在这个夏天出现在这个城市
说你会在某个路口站一站
会在某个饭馆坐一坐
说你会来找我
问问有关你的各种传说
只有我知道
传说终归是传说


倒叙

小雨八十一岁生日那天做了个梦
时光就回到五十多年前
那时候小雨亭亭玉立像枝水仙花
我在大太阳底下骑二十分钟自行车去和她约会
那时候我骑二十分钟自行车一点儿不觉得累
小雨的美丽多情总让我忍不住干了好多荒唐事儿
直到有一天她说她要出嫁了
嫁的那人据说是个艺术家
小雨从梦中醒来的时候忽然想起来
我和那个艺术家早已不在人世


障碍

别这么盯着我
别这么近
你让我产生心理障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