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1-19

by Steve Rubel

Steve Rubel is a senior vice president in Edelman’s me2revolution practice, and his blog, micropersuasion is listed as one of the world’s most influential blogs by Technorati.

In the last five years the media landscape has fragmented dramatically. Millions of blogs have sprouted up across the world, covering the most esoteric of subjects to a level of depth the mainstream media could never come close to matching. The blog boom gives the communicator a channel to listen to and engage directly with people, a subset of whom, are inherently interested in their products, company and initiatives.

On the flip side, it’s still difficult to track the right conversations – an absolute prerequisite for joining the blogosphere. The rules of engagement with the blogosphere are quite different. The common law dictates that companies participate in an open, continuous, authentic conversation, which is quite different from "messaging" and communicating at audiences.

Compounding this situation further is the medium’s globalization. Blogging, which began as an outgrowth of America’s free expressionist culture, has truly become a worldwide phenomenon. Today, the majority of all 1.2 million daily blog posts tracked by Technorati each day are written in Asian languages.

All Blogs Are Local

The conversation in the United States largely focuses on technology, entertainment, politics, and personal affairs. However, outside the United States, each region emphasizes different conversational themes, reflecting the tenor of the local culture. For example, some of the most popular blogs written in Italian and French are personal journals. The global conversation is very local.

Nevertheless there’s a universal truth about blogging that spans all languages and cultures. Blogs are increasingly influencing mainstream media. Bloggers are alpha-communicators. They are dedicated to being at the vanguard of their area of expertise. These individuals are the source of story ideas; they provide reporters with credible insights; they’re often seen as experts; and in many instances they serve as the voice of the people.

However, bloggers are not like journalists. This is true for even many of the so-called "A list bloggers" — people with a high number of inbound links who are often treated like mainstream press. They’re writing for themselves, not for their employer, nor to any deadline. They’re not paid. They’re blogging when they have something to say about their passions. Bloggers often are united in their intent to contribute to the broader conversation taking place among peers. They expect anyone, any company, that is participating in the blogosphere to act the same way.

Although blogging’s impact will be felt by companies for years to come, change is already underway. By some measures, blogs may be peaking.

The Blogosphere Matures as Interest Picks Up in New Channels

Every quarter, Technorati, a popular blog search engine, releases the "State of the Blogosphere." The data is widely viewed as the best barometer to measure the vitality of blogging.

To date, the trend lines have always pointed in one direction: up. However, the last "State of the Blogosphere" report, published in October, seemed to indicate that interest in publishing blogs may be leveling off. Although the total number of blogs Technorati tracks topped a record 57 million, the volume of posts published per day appeared to be cresting, an additional quarter or two of data will provide more clarity.

Further, Gartner Group predicts that the number of bloggers will level off in the first half of next year at roughly 100 million worldwide. The reason? Those who love it are committed to keeping it up, while others have gotten bored and have moved on.

So is blogging dying? In a word: no. The need to express oneself is evergreen. All indications are that blogs will remain extremely influential. Going forward they will not be measured by volume of visitors, page views or even links, but by the quality of their readership and content. Savvy readers are using technologies like RSS to keep informed by their most trusted bloggers and mainstream media.

What might be happening, however, is that the public’s attention is shifting from writing blogs to creating content through other means. In other words, the center of gravity is moving away from the blogosphere as the entire universe of media expands. YouTube and social networking sites like Facebook and MySpace are also incorporating blogs into their members’ profiles.

A highly influential, but mostly overlooked authority about a company’s reputation is its profile on Wikipedia, which tends to rank in the top 10 Google search results for dozens of brands and is edited by anyone connected to a computer.

Regardless of what form this all takes, communicators need to hear the drumbeat of conversations across all forms consumer generated media, not just blogs. And they need to do so globally and locally, where the culture can sway the content.

How can Companies Participate in Peer-to-Peer Conversation?

  • Find: Identify your most influential advocates and vigilantes
  • Listen: Develop the infrastructure to mine the conversations for insights both globally and locally
  • Engage: Build relationships with bloggers both on a personal level (e.g. email conversations) but also by participating in the conversation with your blogs
  • Empower: Create the structure to help your key influencers achieve their wants and desires

(Download entire report in PDF format: A Corporate Guide to the Global Blogosphere: The new model of peer-to-peer communications)

2006-07-19
 

Google出事儿了 洪波 原创

 

 

 时间:2002年09月02日 16:21 来源:洪波 原创-IT

 

Google终于出事儿了。Google在美国还运行得好好的,但它在中国,的的确确出事儿了。8月31日,中国的网民发现,他们最常使用的搜索引擎Google无法访问了,浏览器在经过长时间努力之后,返回一个出错信息:"该页无法显示"。

 

1998年,两个毕业于斯坦福大学的技术狂人创办了Google,开始向人们阐释,什么是完美的网络搜索技术。Google是我们日常访问的大型网站中,最少商业色彩,最没有"钱味"的一个。但这似乎并不影响Google赚钱,而且赚得比那些最具商业色彩,最有钱味的网站还要多。这真是一个气死人的互联网悖论。

 

Google静悄悄地出现,静悄悄地普及,以至于今天,Google就等于互联网搜索,没有Google的互联网几乎是无法想象的。今天,当Google真的被逐出中国,已经不需要想象,习惯就好了。

 

早就纳闷,Google怎么还没被禁?

 

反动和色情是最能触动官方神经的东西,尤其是反动。Google过于出色的技术,使查找反动的东西变得轻而易举,而且相当准确。4年来,风靡世界,享誉中国,Google就像一把枪,好人用来杀坏人,坏人也会用来杀好人。极佳的口碑,使Google的问题显得日益突出,晚禁一天,就被坏人多利用一天。

 

与微软出局政府采购相比,Google被封实在不能算新闻。直到2002年8月31日Google才被封,Google已经够赚的了,或者说,有关部门已经够仁慈的了。还能怎么样?一个没有上级主管部门,没有ICP牌照,没在工商部门备案的大型网站,非法运行了4年,不该被查封么?

 

按说,Google能把搜索技术做得那么好,甚至能把中文搜索技术做得那么好,不用多,只要肯拿出一半的精力来做一做信息过滤技术,我就不信,反动网页还能出现在Google的搜索结果上。百度都能做到,Google做不到?他们不肯做,他们对技术的迷恋,对客观公正的偏执,最终使所谓的最好,变成了最危险。这也证明了,好的技术并不代表一切,世上不存在绝对的客观和绝对的公正。

 

当然,Google还没有正式进入中国,只是在中国国内有几个客户而已。但中国高速发展的互联网市场,Google一定不会漫不经心,不以为意,进入中国是迟早的事。因此,在技术和市场之外,Google还必须专心研究中国国情。这是一门很大的学问,做为一个土生土长的中国人,我对中国国情尚且一知半解,Google们要想弄明白这些事儿,非得下大决心,花大力气不可。

 

Google被封,一个间接的好处是,国内搜索引擎的访问量会大幅上升,因为我们上网的主要工作之一,就是检索。Google的突然被封,在迫使我们改变习惯的同时,也会改变国内搜索引擎的市场格局。这大概属于"不可抗力"吧。

 

 

还能使用Google的人是幸福的。

 

 

2002-09-02

2006-01-23

一、 芯片居然是民工磨出来的!

2002年8月,陈进从美国买来10片MOTO-freescale的56800芯片,找来几个民工将芯片表面的MOTO等字样全部用砂纸磨掉,然后找浦东的一家公司将表面光滑的芯片打上“汉芯一号”字样,并加上汉芯的LOGO。虚假的DSP芯片磨好后,陈进通过种种关系,加上了“由国内设计(上海交大)、国内生产(上海中芯国际)、国内封装(上海威宇科技)、国内测试(上海集成电路设计研究中心)”等种种假证明材料。与此同时,陈进依托交大背景,利用无锡意源公司投资控股的上海交大创奇微系统科技有限公司的经济实力,骗取了国家科技部、信息产业部、国家发改委等方面的信任,并通过种种手段搞定了(陈进的口头禅)集成电路行业国内知名专家,召开所谓的研讨会,一致鉴定:“汉芯一号”是达到国际先进水平的高端大规模集成电路。2003年2月26日,陈进蒙骗上海市政府新闻办公室,邀请了国家科技部、上海市政府、同行等在锦江小礼堂召开新闻发布会,“汉芯一号”就这样诞生了,成为所谓的中国首个自主知识产权的高丁SP芯片。(只要将所谓的“汉芯一号”芯片,在freescale公司测试一下,谎言不攻自破)。

二、 造假高手屡屡骗钱!中饱私囊!

序幕拉开后,汉芯公司的绝大部分员工在陈进的带领下,开始了花样百出的项目申报,工程师们整天忙于编写项目技术资料,项目部整理成稿向政府各部门申报,并开始一掷千金的全方位、多渠道的公关,用陈进的话说:要不择手段,Impossible is nothing。一颗假的DSP芯片在陈进等的策划下变出许多项目,诸如:PDA-SOC、个人信息终端SOC、指纹识别系统芯片、身份识别系统芯片、数字证书SOC、银税一体机SOC等等花样百出,而且所有的财务报表和财务审计报告全部是假的,连财务总监都不知道其中的奥妙,稍有感觉就被炒鱿鱼。项目申报所需的合作协议、假合同等也是通过各种手段临时完成的,陈进非常注重宣传,骗取的许多奖项也作为项目申报的附件。项目材料编写完毕后同时向上海市闵行区科委、上海市科委、国家科技部、上海市信息委、国家信息产业部、上海市发改委、国家发改委等政府部门申请无偿拨款。每一个项目从编写材料、上报、答辩、领导和专家的公关活动等陈进都亲自挂帅,而且天衣无缝,汉芯员工无不佩服陈进的答辩和公关能力。项目立项合同签订以后,根本没有去做,当然也没有实力实施。拨款到帐后就是组织员工大规模地旅游,旅游结束后继续其他项目的申报,至今真正能通过验收的项目根本没有,因为“汉芯一号”和后续的汉芯系列DSP纯属虚构。短短3年,共向国家各个部门成功申报项目(包括上海交大的项目)次数达40多次,累计骗取无偿拨款突破一亿元。从国家骗取的巨额科研和产业化项目经费除了无限度的挥霍外,源源不断地滚入个人腰包,部分进入陈进本人在美国的私人帐户。

可笑的是:每一次项目立项之前,国家相关部门的领导和专家来汉芯公司现场考察,陈进竟然安排大量的在校学生坐满公司,阵容可谓强大,假的汉芯MP3播放器(可笑的是,陈进这个所谓的专家居然无法更新曲目)几年如一日地重复播放着那三首歌:《沧海一声笑》、《挪威的森林》、《天冷就回家》!公司四周贴满了陈进和国家各部委领导的合影以及汉芯公司花样繁多的宣传材料。到场的领导和专家们考察后也纷纷赞赏,用陈进的话说:只要领导和专家来现场考察,项目就成功了。

三、 触目惊心的数字!

令人吃惊的是:陈进竟然蒙骗国家科技部用所谓的“汉芯系痢SP”申报了“国家863计划项目”,甚至蒙骗国家总装备部申报了“武器装备技术创新项目”,这不仅会造成中美两国知识产权纠纷,而且会使国家的国防工业深受其害。项目申报材料上竟然写道:“两年跨越二十年,汉芯DSP将取代美国TI公司的高端DSP”,种种诈骗令人触目惊心!

据不完全统计的项目申报明细如下表:

国家拨款项目汇总表(以实际立项为准)

截止时间:2005年6月 单位:万元

公司 项目名称 项目来源 立项时间 拨款总额 已到帐 余款
汉芯 汉芯PDA-SOC 上海信息委 2003.1 200.00 200.00
汉芯 银税机核心SOC芯片 上海信息委 2004.7 150.00 150.00
汉芯 2×16位DSP芯片 上海科委 2004.1 50.00 35.00 15.00
汉芯 HDSP平台/双核处理器 上海科委 2003.11 100.00 80.00 20.00
汉芯 汉芯一号 国家创新基金 2004.1 75.00 53.00 22.00
汉芯 种子资金 2004.1 38.00 38.00
汉芯 汉芯一号 上海科委 2003.1 20.00 12.00 8.00
汉芯 汉芯一号 闵行区政府 / 13.25 13.25
汉芯 身份识别芯片(和博泰合报) 上海市经委整机联动项目 2004.2 150.00 90.00 60.00
汉芯 指纹识别芯片(和一维合报) 上海市经委整机联动项目 2004.2 150.00 90.00 60.00
汉芯 DSP-SOC在武器装备中的应用 总装 2004.12 580.00 580.00
汉芯 武器装备技术创新项目 总装 2005.3 1000.00 480.00 520.00
汉芯 863汉芯三号产业化 国家科技部 2004.7 300.00 210.00 90.00
汉芯 863个人信息终端SOC 国家科技部 2003.7 150.00 150.00
汉芯 软件专项和汽车电子 国家发改委 2005.2 1000.00 600.00 400.00
汉芯 上海市科技教兴市项目 上海市政府 2005.4 5000.00 1000.00 4000.00
汉芯 985计划经费 国家教育部 2003.10 1000.00 1000.00
汉芯 汉芯三号设计 科技部 已验收结束 300.00 300.00
汉芯 汉芯三号芯片 上海科委 30.00 30.00
汉芯 汉芯三号 上海科委 40.00 40.00
汉芯 汉芯三号产业化 科技部 2004.7 300.00 300.00
汉芯 产业化基地 科技部 2004.7 150.00 150.00
汉芯 个人信息终端SOC 科技部 2003.7 150.00 150.00

公司 项目名称 项目来源 立项时间 拨款总额 已到帐 余款
汉芯 生物芯片 上海科委 2003.6 200.00 30.00 170.00
汉芯 白玉兰基金 上海科委 已验收结束 4.00 4.00
汉芯 海外留学专项基金 上海人事局 2005.1 20.00 20.00
汉芯 Smartphone SOC项目 科委ICC 2004.1 5.00 5.00
汉芯 上海市科技进步一等奖 上海科委 2004.12 10.00 10.00
交大 10.00 10.00
创奇 家电控制通用芯片 上海信息委 2003年 100.00 100.00
创奇 家电控制通用芯片 国家创新基金 2003年 75.00 75.00
创奇 种子基金 2003年 38.00 38.00
总       计 11408.25 6043.25 5365.00

四、 骗取的专利!

为了申请花样繁多的项目,汉芯团队在陈进的带领下,做了大量的准备工作,就凭一块假的DSP芯片组织了大量的不同规模的宣传公关活动。骗取了市政府和国家相关部门的信任,汉芯在没有产品、没有销售收入等情况下,竟然获得了“高新技术企业”、“软件企业”、“创新奖”等资质;对他本人也大搞宣传和包装,捞取了“上海交大校长奖”、“上海市科技创业领军人物”、“上海市IT十大新锐”、“上海市十大杰出青年”等荣誉称号;并且用假的汉芯DSP芯片申请了12项国家专利:

1) 用“汉芯一号”申请的专利:
·具有可重配置高速缓存(Cache)的数字信号处理器
·具有可重构系统硬件栈的数字信号处理器
·带有可重构缓存的数字信号处理器
·具有特定取模地址运算的数字信号处理器
·带有可重构通道数DMA的数字信号处理器
·带有快速中断的数字信号处理器

2) 用“汉芯二号”申请的专利:
·采用混合压缩两级流水乘加单元的数字信号处理器
·消除内存访问等待的数字信号处理器内存控制方法
·具有高效取模寻址单元的数字信号处理器
·基于混合压缩结构的部分积压缩树生成方法
·带有快速位提取和位插入单元的数字信号处理器
·带有寄存器预读写优化硬件栈的数字信号处理器

五、 真相大白,谁主公道?

一个在摩托罗拉公司做测试的工程师利用一颗子虚乌有的DSP芯片,一步一步爬上了上海交大教授博导、上海交大微电子学院院长、上海硅知识产权交易中心CEO的职称和职务,一个根本不懂IC技术的测试员竟然成为上海市计算机和集成电路设计主题专家、上海市信息委专家库成员等等,这些只有IC专家和院士才能有资格当选。其造假天才令人叹为观止,种种蒙骗手段更是令人触目惊心!

国家大力支持集成电路产业的发展,每年投入大笔资金支持企业和高校的研发和产业化,可谓用心良苦!但是,我国还处于发展中国家,有限的资金要用到刀口上。我们强烈呼吁政府严厉打击利用国家发展集成电路的迫切心理、蒙骗政府各主管部门、骗取政府无偿拨款的陈进之流,将他们及其同伙绳之以法,并逐步调整各种优惠政策,向真正做实事的企业和个人伸出援助之手。这样才能真正发展和提高我国集成电路产业,缩短和发达国家在此领域的差距,使我国真正走向繁荣富强!

2005-08-03

















    Ordinary Shares Beneficially
Owned Prior to This Offering



    Ordinary Shares Sold
in This Offering



    Shares Beneficially Owned
After This Offering (1)



 
    Number (2)


  % (3)


    Number (2)


  % (3)


    Number (2)


  % (3)


 

Directors and Executive Officers:

                             







Robin Yanhong Li

  7,520,000   25.8 %   250,000   0.9 %   7,270,000   22.9 %







Jerry Jianguo Liu

  328,000   1.1 %   30,000   0.1 %   298,000   0.9 %







Shawn Wang

  322,488   1.1 %   —    —      322,488   1.0 %







David Hongbo Zhu

  310,000   1.0 %   —    —      310,000   1.0 %







Dong Liang

  120,000   0.4 %   —    —      120,000   0.4 %







All Directors and Executive Officers as a Group

  8,600,488   29.5 %   280,000   1.0 %   8,370,488   26.2 %







Principal Shareholders:

                             







Draper Fisher Jurvetson ePlanet Ventures L.P.

  8,186,591   28.1 %   —    —      8,186,591   25.8 %







Integrity Partners IV, LLC

  3,202,399   11.0 %   117,625   0.4 %   3,084,774   9.7 %







Peninsula Capital Fund I, LLC

  2,953,403   10.1 %   250,000   0.9 %   2,703,403   8.5 %







Eric Yong Xu

  2,380,000   8.2 %   160,000   0.6 %   2,220,000   7.0 %







Selling Shareholders:

                             







IDG Technology Venture Investment L.P.

  1,440,000   4.9 %   100,000   0.3 %   1,340,000   4.2 %







CMT CV-BD Limited

  164,918   0.6 %   164,918   0.6 %   —    —   







Ming Lei

  94,166   0.3 %   10,000   0.03 %   84,166   0.3 %







William Chang

  40,000   0.1 %   8,696   0.03 %   31,304   0.1 %

 

source: sec.gov

2005-08-02

 

天下的免费文章和记者

内容:天下的免费文章和记者

  本报记者李晨发自北京

  “现在,报纸已经成了网络的内容提供商,而得到的只是仨瓜俩枣的回报,如果是弱势报纸,可能连这仨瓜俩枣也得不到。但报纸为了提高自己的知名度和影响力,也愿意与网络合作。”

  王先生是北京一家发行量不大的行业报纸的主编。这一天,他发现新浪不再转载自己报纸的文章,于是打电话到新浪询问原因。新浪方面告诉他,王先生所属的报业集团还没有与新浪签订内容转载的相关合同,因此,对王先生所办报纸的内容,也不能转载了。

  这个结果,让王先生苦恼不已。

  不止王先生这一家,全国众多类似、或者强势媒体都渴望自己制作的内容被新浪转载,他们更渴望着所制作的新闻成为新浪新闻头条。

  由中国社会科学院发布的2005年互联网报告称,互联网已经成为网民中最具影响力的新闻媒体,新浪则成为网民首选门户网站;而在2年前,由该院发布的报告中,作为媒体,互联网的影响力还远远落后于电视和报纸。报纸成了网络内容提供商?

  “我们是地方媒体,如果我们制作的新闻上了新浪网,我们就变成了全国性媒体了。”成都日报编委李若峰说,新浪转载成都日报集团下属媒体的内容时,从未向其支付过费用,对成都日报集团而言,新闻被新浪转载,其实是对自身影响力的放大,索取费用,这时便显得有些奢侈。

  “新浪转载我们的内容,并不付费。”知名财经媒体《财经》杂志副主编林立博告诉记者,“对于网络,我们的考虑是对品牌建立、知名度的建立比较有帮助。”

  一位知情人士称,在众多新浪的合作伙伴中,广州日报报业集团堪称绝对的传统媒体强者,但它与新浪的内容转载协议显示,新浪每年向广州日报社支付一定数额的现金,另外一部分以广告形式支付。“数目总额仅仅是人民币30万元,而《广州日报》一年的运营费用就高达几千万元。”

  广州日报报业集团旗下大洋网总裁梁泉告诉记者,广州日报集团所制作的内容确实以较低廉的价格被网站转载了。“我们是以开放的心态与各网站合作。”梁泉说。

  “这样就是时价了,其他媒体和新浪的合作,只会比《广州日报》更低,甚至不取分文,或者为推广自己,而不得不向新浪支付费用。”一位熟悉网络内容合作的人士向记者透露。

  一位报业集团高层在其分析文章中写道:“现在,报纸已经成了网络的内容提供商,而得到的只是仨瓜俩枣的回报,如果是弱势报纸,可能连这仨瓜俩枣也得不到。但报纸为了提高自己的知名度和影响力,也愿意与网络合作。”

  据统计,新浪每天更新的新闻条数大约为5000条,这相当于30家左右的大型日报每日发布的新闻总量。知情人士称,这5000条新闻中,三分之一是由新浪付费的,付费价格平均下来,大约为每条10~15元;另三分之一是报纸免费提供给新浪刊登;还有三分之一,则是媒体付费给新浪,要求其刊登的内容。

  “新浪每年向传统媒体支付的内容转载费用大约是1000万元。”一位报业人士向记者感慨,这位人士认为,如此价格,尚不足以支撑一家中型报社的运营。

  而另一方面,正是借助传统媒体所制作的内容,新浪在短短几年内,便成为国内最有影响力的网络媒体。

  据Alexa流量分析显示,新浪流量中,只有微弱的流量来自于新浪邮箱、论坛及首页,内容部分的流量占绝对主流地位。这些流量,为新浪提供了大量回报。2004年,新浪获得广告收入为6542万美元,相当于2002年广告收入的近三倍。内容的价值被低估?

  “这是很不公平的交易。”梁泉说,“这样的价格太低廉了。”

  事实上,诸如此类对门户网站坐收渔利的商业模式的不满已经普遍存在于传统媒体。不过,目前产业环境下,传统媒体似乎并无良好的应对之策。

  ——甚至,传统媒体为了占据网络通道,还需要向对方支付一定的费用。5月26日,MSN中文门户开张,包括北青网在内的9家内容合作伙伴均向MSN支付了30万~300万美元不等的费用。

  “我们看中MSN的用户群含金量,MSN用户主体是白领办公室阶层。”北青网总裁徐建说,而联众市场部经理田棣也表达了相同的看法。彼时联众的注册用户数为1.4亿,而MSN宣称的活跃用户数仅为700万,这个数字对联众来说微不足道。但在与MSN的合作中,联众仍然表达了“尝试一种新型合作” 的心态。

  在Alexa流量分析中,北青网与MSN合作后的流量几乎在一夜之间,暴涨为原来的三倍半。不仅如此,“我们与MSN的合作,还包括了网络广告的分成。”徐建说,他很看好这种新的业务模式。“北青网下一步可以考虑与传统媒体的合作中,引入广告分成机制,用户点击了新闻,获得的广告收益,可以与媒体来分成。”

  “MSN和本土合作伙伴之间是双赢和利益共享的关系。我们可以一同分享网络广告收入,也可以一起从付费服务项目中获利。”MSN相关人士说。

  不过,徐建的这种想法并没有得到门户网站的认同,与几家网站的此类谈判都以失败而告终,他们已经习惯了免费或者低价的内容获取方式。

  “涨价是策略,不是目的。”一位知名报业集团高层对记者说。一方面,传统媒体对门户网站低价使用内容感到不满;另一方面,传统媒体迫切希望能够借助门户网站的推广能力。

  这位人士透露,报业集团正越来越重视内容被网站转载时,只支付少量费用的现象,集团已经决定,今后与各网站的合作中,将大幅提高网站使用集团所制作的内容的费用。“我们是上游产业,但我们的价值被低估了。”

  而另一报业集团高层则忧心忡忡地表示,目前网站在转载传统媒体的内容时,付费的情况越来越少,在新闻同质化竞争的时代,这样的逆市涨价,未必是良策。

  社会科学院教授闵大洪认为,互联网对传统媒体制作的内容廉价使用,并不代表门户网站看轻内容,门户网站能够获利,也全因其对传统媒体内容的良好整合,同时,门户网站也非常重视自身的内容制作能力。传统媒体的出路

  7月18日,广州日报集团与广东移动合作,在全国首先推出了手机报纸。梁泉认为,未来3G的使用,可能带来再一次的媒体革命。

  而即便手机报纸不出现,新浪这样的门户网站也不断面临着区域网站的挑战。“我们可以做本地化信息,比如本地的商品打折信息、商业广告,这有足够的生存空间。”梁泉说,作为广州日报报业集团下属的网站,大洋网可以整合广州日报集团下属子媒体的内容,占领区域市场。事实上,类似大洋网这样的区域门户,正在悄悄崛起。

  比如王先生,之前只考虑与几大门户和行业网站保持沟通,现在,他也在考虑与区域门户网站的合作,“我们报道一些区域内的新闻时,在当地能获得很好的反响,这是门户网站所做不到的。”

  华商网编辑部经理张军利认为,Google给了类似华商网这样影响力不是太大的网络媒体以新的机会。一方面,华商报集团有着强大的区域性传统媒体的内容资源;另一方面,华商网面临着门户网站的打压,Google新闻搜索的无功利特点,则可以充分显现报业集团的内容优势。

  不过,传统媒体在失去网络先机之后,也在努力追赶。“未来还很难说,北青网的发展非常快,它未必不会成功。”徐建一边说,一边向记者演示着北青网新闻搜索引擎——这个新闻搜索工具将可能出现在北青网重要门户网站合作伙伴的页面上。

  “假如全国的传统媒体全部反对新浪这种以低廉价格获得内容的合作,停止向其提供内容,新浪又能传播什么?”一位报业集团高层对记者说,这位高层并认为,这样的可能性是存在的。

  就在记者结束采访后的一天,王先生打来电话,兴奋地告诉记者,他绕过集团完成了与门户网站的内容合作协议签订。“集团对子媒体的控制力很低,我制作的内容,我有权决定它如何使用。”王先生的做法,可能会打乱整个报业集团的步调,可这对王先生来说并不重要,因为眼前的利益更实在。

2005-07-18
总收入
+154.1%
550万美元
网络营销服务收入
+174.1%
520万美元
企业搜索软件及相关服务收入
+47.1%
25.1万美元
门户搜索收入
-33.2%
7万美元
净收入
+148.6%
520万美元
销售、常规和管理支出
+169.7%
190万美元
研发支出
+169.6%
66.2万美元
运营支出(SG&A, R&D, 和股票补偿)
+161.1%
330万美元
运营支出收益
64.1%
去年同期61.0%
运营收入
+191.7%
33.2万美元
运营毛利
6.4%
去年同期5.5%
净利润
+141.6%
30.3万美元
基本每股收益
0.03美元
去年同期0.01美元
摊薄每股收益
0.01美元
去年同期0.00美元

Source: sec.gov

2005-07-12

CNNIC历年中国互联网统计数字

发布时间

网民数 上网计算机 CN域名 宽带用户 拨号用户
2005.01.19 9400万 4160万 432077 4280万 5240万
2004.07.20 8700万 3630万 38万 3110万 5155万
2004.01.15 7950万 3089万 34万 1740万 4916万
2003.07.21 6800万 2572万 25万 980万 4501万
2003.01.16 5910万 2083万 17.9万 660万 4080万
2002.07.22 4580万 1613万 12.6万 200万 2682万
2002.01.15 3370万 1254万 12.7万 未统计 2133万
2001.07.17 2650万 1002万 12.8万 未统计 1793万
2001.01.17 2250万 892万 12.2万 未统计 1543万
2000.07.27 1690万 650万 9.9万 未统计 1176万
2000.01.18 890万 350万 4.8万 未统计 666万
1999.12.05 400万 146万 2.9万 未统计 256万
1998.06.30 117.5万 54.2万 9415 未统计 46万
1997.10.31 63万 29.9万 4066 未统计 25万

新浪科技制表

2005-06-12

IE支持得最差,Firefox和Opera大致相当。

Summary
Feature MSIE 6 Firefox 1.0 Opera 8
HTML
HTML 4.01
88% of 495/506
93% of 495/506
90% of 495/506
XHTML 1.0 changes
50%
92%
100%
XHTML 1.1 changes
50%
46%
23%
CSS
CSS 2.1
44%
77%
85%
DOM
Level 3 Core
32%
54% of 171/187
53% of 180/187
Level 2 Events
46%
96%
96%
Level 2 HTML
93%
99%
99%
Level 3 Load and Save
0%
0%
96% of 12/49
Level 2 Style
42%
82%
54%
Level 2 Traversal and Range
0%
62% of 34/53
87% of 34/53
Level 3 Validation
0%
0%
0%
Level 2 Views
50%
100%
100%
Miscellaneous
Miscellaneous Support
35%
65%
58%
Total
HTML
86%
91%
88%
CSS
44%
77%
85%
DOM
54%
77%
75%
Miscellaneous
35%
65%
58%
Total
62%
81%
79%

Source: Web browser standards support

2005-06-11

韩东

那孩子从南方来
一路上赤着脚
经过了很多村庄
他是来投奔我
他听说我是北方的豪杰

那些跨马的人
给我带来那孩子的消息
说他还在途中
艰苦地跋涉

他们说
那是个瞎孩子
却有不少心眼
是个结巴
却有条金嗓子
他们说他一定能走到这里
在这以前
他就走遍了世界
见过大世面

他们还说
那孩子很讨人喜欢
有多少女人
把他埋进自己肥胖的肉里
用泪水给他洗澡
求他留下来
做她们的小丈夫
那孩子总是奇怪地一笑
侧身上路了

谁也说不准他的身世
说不准他想些什么
可他们全都相信
那孩子会有出息

北方已经下雪
还不见那孩子来
也听不见他的消息
我和我的妻子
整天坐在火炉旁
等着那孩子
一声不吭

2005-06-07

2005年中国软件产业最大规模前100家企业名单  (中国电子报)
2005-5-13  

单元:万元 

序号 企业名称 软件收入  

1   华为技术有限公司 847323
2   中兴通讯股份有限公司 660000
3   海尔集团公司 551037
4   海信集团有限公司 491265
5   熊猫电子集团有限公司 476706
6   神州数码(中国)有限公司 413100
7   青岛朗讯科技通讯企业有限公司 349966
8   浙江浙大网新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345415
9   浪潮集团有限公司 196728
10   东软集团有限公司 179710
11   上海贝尔阿尔卡特股份有限公司 147509
12   大唐电信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147141
13   清华同方股份有限公司 144312
14   中国计算机软件与技术服务总公司 140728
15   山东中创软件工程股份有限公司 138125
16   南京联创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126004
17   中国民航信息网络股份有限公司 114538
18   上海宝信软件股份有限公司 110748
19   北京北大方正集团公司 104541
20   北京甲骨文软件系统有限公司 103505
21   烟台东方电子信息产业集团公司 101118
22   北京用友软件股份有限公司 88700
23   北京四方继保自动化有限公司 79645
24   福州福大自动化科技有限公司 76679
25   腾讯科技(深圳)有限公司 72411  
26   广州网易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 70709
27   中国长城计算机集团公司 70349
28   新华控制技术(集团)有限公司 69032
29   中国银联股份有限公司 67818
30   南京南瑞集团公司 67163
31   哈尔滨亿阳信通股份公司 63436
32   思爱普(北京)软件系统有限公司 62946
33   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 62398
34   武汉邮电科学研究院 56600
35   朝华科技(集团)有限公司 56465
36   中国工商银行软件开发中心 55103
37   北京握奇数据系统有限公司 54221
38   金蝶软件(中国)有限公司 51788
39   沈阳东大自动化有限公司 51326
40   长春一汽启明信息技术公司 50120
41   太极计算机集团(北京) 47609
42   深圳市金证科技股份公司 47513
43   广州网易互动娱乐有限公司 47036
44   长江计算机(集团)公司 47021
45   云南南天电子信息产业股份公司 46906
46   杭州士兰微电子股份有限公司 46213
47   珠海炬力集成电路设计有限公司 46006
48   北京市和利时系统工程有限公司 44579
49   盛趣信息技术(上海)有限公司 43047
50   南京南瑞继保电气有限公司 42911  
51   国电南瑞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42300
52   华北计算机系统工程研究所 41576
53   江苏南大苏富特软件股份有限公司 40717
54   深圳市迈瑞生物医疗电子有限公司 40500
55   云南电信网信实业集团有限公司 39454
56   杭州信雅达系统工程股份有限公司 38936
57  华立集团有限公司(浙江) 35540
58   江苏东大金智软件股份公司 35446
59   新太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33674
60   北京华铁弘兴计算机工程有限责任公司 33297
61   亚信科技(中国)有限公司 32533
62   珠洲时代集团公司 32471
63   北京东华和创数码科技有限公司 32274
64   广州华南资讯科技有限公司 32227
65   深圳市南凌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31939
66   浙江中控科技集团有限公司 31906
67   上海华讯网络系统有限公司 31721
68   创智集团 31500
69   大连华信计算机技术有限公司 30756
70   沈阳新松机器人自动化股份有限公司 30450
71   石化盈科信息技术有限责任公司 29767
72   沈阳西东控制技术有限公司 29370
73   北京华旗资讯数码科技有限公司 29012
74   福建星网锐捷通讯有限公司 28265
75   沈阳先锋计算机工程有限公司 28209  
76   威海北洋电气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28000
77   深圳市同洲电子股份有限公司 27847
78   广州海格通信有限公司 26770
79   京华网络有限公司 26761
80   电讯盈科(北京)有限公司 26560
81   南昌先锋软件股份有限公司 26465
82   江西捷德智能卡系统有限公司 26455
83   海湾安全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26114
84   昆明昆船物流信息产业有限公司 26061
85   山东三星电子有限公司 26000
86   杭州新中大软件股份公司 25292
87   中国大恒(集团)有限公司北京软件技术分公司 24917
88   湖南计算机集团 24637
89   上海西门子移动通信有限公司 24221
90   南望信息产业集团有限公司 24175
91   中程科技有限公司 23942
92   苏州新锐电子工业有限公司 23772
93   东信和平智能卡股份有限公司 23537
94   四川长虹电子集团有限公司 23324
95   赛贝斯软件(中国)公司 23012
96   福建新大陆电脑股份有限公司 22800
97   华迪计算机有限公司 22125
98   希姆通信技术(上海)有限公司 22034
99   北京中软国际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21785
100   泰豪软件股份有限公司 212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