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3-14

去年7月我就在微博上提问:Google会在什么时候关闭Google Reader?现在答案公布:2013年7月1日。

为什么我认为Google迟早会关闭Reader?因为:1. 写blog的人越来越少,读blog的人必然越来越少;2. 在社交媒体崛起后,作为纯信息获取工具的Google Reader必然被大多数用户冷落。

哀悼下吧,曾经这是个那么重要、那么不可或缺的工具。感谢Google Reader,曾经让我每天花费6小时时间的产品,曾经在我的互联网产品重要性排名第一位的产品,曾经把我压得喘不过气来的产品。

被天敌灭绝的物种很少,但被环境灭绝的物种太多了。

Google Reader,生于2005年10月7日,卒于2013年7月1日。安息吧。

2011-06-21

支付宝事件持续发酵,其影响已经远远超出一家公司内部的股东纷争,甚至也不是契约精神所能涵盖。回头重新去看马云与胡舒立的对话,也许更便于勾画这个事件背后的思维逻辑。而且,由于胡舒立保存着这次对话的全部短信记录,应该可以保证这是原汁原味的马云原话,不会出现转述者的误解,甚至出现“并未讲过”之类的尴尬。

马云的话之一:“我第一次对国家央行有对未来国家安全考虑而敬重。

说实话,这句话我反复诵读了三遍,还是没能深刻领会马云的思想。是说马云过去不敬重央行吗?还是说马云不敬重工信部和广电总局,因为他们没有考虑“未来国家安全”,让一大堆协议控制的企业拿到了牌照?

更进一步的问题是,马云为什么对央行情有独钟,将其架到一个不胜寒的高处,然后不遗余力地赞美之,讴歌之,高帽之,文火慢烤之?央行让中国公民的私人企业控制敏感数据,就是对国家安全负责任?或者,“把支付宝献给国家”这句话不只是马云随口说说?

马云的话之二:“我理解的支付数据的安全是任何国家不会轻易放弃的,是安全问题而不是民族问题。

《新世纪》的后续报道《支付宝考验》,已经给出充分的证据证明,支付宝的业务不涉及“敏感经济数据”,当然更与“国家金融安全”无关。但安全问题常常和民族问题一样,会成为谋取私利的一种很有效的藉口。从汉芯到绿坝,我们见过的不是太少,而是太多。当然,马云不会像汉芯、绿坝那么拙劣。

更引人遐思的问题是,如果支付宝的数据属于敏感经济数据,那么阿里巴巴B2B的出口数据、供需数据,淘宝的产品数据、交易数据,阿里云的数据分析系统,是否更加敏感?因而也更有必要解除“协议控制”?阿里巴巴旗下还有什么业务是不敏感的?马云是在为阿里巴巴的进一步土改准备舆论吗?

马云的话之三:“也许没有一个真正的框架可以让各方完全满足,但最痛的一定是孩子的父母,而不是那些永远想得到更多的人。

“那些永远想得到更多的人”,或许就是马云所说的“股东第三”中的股东。不过,在阿里巴巴还不怎么挣钱,淘宝需要大笔现金去烧的时候,马云是不会说“股东第三”的,那时候的雅虎,宛若天使。今天的马云,习惯性地将股东与客户对立,与员工对立,与经营者对立,并且将其丑化、妖魔化,惟一说得过去的理由,或许就是自2005年以后,马云及管理层不再是阿里巴巴的最大股东。甚至,只要董事会愿意,罢免马云的CEO职位都不是毫无可能的。

“感恩”是马云经常挂在嘴边的词,但这个词越来越无法与股东并存。马云与杨致远、孙正义的“友谊”,也掺杂了越来越多的杂味。马云说他不喜欢政治,但支付宝事件正在把商人马云,变成政治家马云。这或许是“马云的江湖”的又一次重大升级。

我重新翻开那篇对话一查,这对话歪歪斜斜地每叶上都写着“国家安全”几个字。我横竖睡不着,仔细看了半夜,才从字缝里看出字来,满篇都写着四个字是“借刀杀人”!

2010-12-23

人民搜索终于推出新闻搜索1.0版,并且开始了大规模全国造势。关于goso.cn这个域名,人民搜索执行副总经理宫玉国前天解释说

人民搜索成立之前,讨论公司名和域名的时候,有同志提出叫“国搜”,意味国家搜索,因此选择了goso.cn这个谐音的域名。但是经过多方权衡,最后保留了goso的域名,选择叫:人民搜索。人民搜索是人民日报的一员,人民搜索也是诚心诚意为人民服务的。

不过,人民搜索没有选择guosou.cn,而是goso.cn,后者的发音更像“狗搜”,而不是“国搜”。前有搜狗,后有狗搜,看来百度面临的来自犬科的竞争压力还真不小。

宫玉国是中国互联网的老兵,是第一个商业ICP网站ChinaByte的首任操盘手。他懂互联网,较少官员习气,在互联网上摸爬滚打十余年,也没沾染多少江湖习气,算是个值得信赖的人。让我隐隐感到一丝寒意的,是人民搜索总经理邓亚萍的话

我们本身代表的是国家,你不用打败我们,你应该多帮助我们,多给我们出主意。我们最重要的不是赚钱,而是履行国家职责。

在中国,你代表资本、代表新技术都不可怕,怕就怕有人自诩代表国家。城管代表国家打砸抢,社会闲杂人员代表国家强拆,IDC代表国家拔网线,现在连技术中立的搜索引擎都声称代表国家履行职责了,这事儿实在让人不寒而栗。

根据百度百科的定义,国家是指经济上占统治地位的阶级进行阶级统治的工具。列宁则将其概括为:“国家是一个阶级压迫另一个阶级的机器,是使一切被支配的阶级受一个阶级控制的机器。”国家不是笼统的、抽象的,国家代表具体的利益,同时国家还拥有巨大的强制力。

人民日报社社长张研农早就透露,人民网将引入战略投资者,瞄准的是早日A股上市。可见赚钱也同样是他们非常关心的事情,因为投资者并不关心所谓的国家职责,他们买你是因为你能带来商业回报。

邓亚萍过去打球是代表国家,出任国际体育组织官员是代表国家,现在做搜索仍然代表国家,其中既有习惯性代表的原因,也有个人形象一贯性的原因。但我更希望她明白,她过去的取胜靠的是实力和毅力,而不是国家强制力。在一个公平竞争的市场上,你输掉了,并不代表国家输掉了,别动歪脑子。

无论国搜还是狗搜,首先得是个好搜。

2010-12-09

以老牌B2C电子商务网站当当(NYSE: DANG)和在线视频的老大优酷(NYSE: YOKU)的成功上市为标志,中国互联网正在进入一个新的IPO季节。

两家公司的IPO表现也是相当抢眼,当当发行价16美元,开盘24.5美元,收盘29.91美元,较发行价上涨87%,市值达到23亿美元。优酷发行价12.8美元,开盘27美元,收盘33.44美元,较发行价上涨161%,市值达到35亿美元。据说优酷是美国股市四年来IPO当天涨幅最高的股票,反正自百度之后,我是没见过如此盛况。

此事的一个后果是,中国互联网公司的排序发生了变化。按市值计算,优酷排在腾讯、百度、阿里巴巴、网易、新浪之后,搜狐和盛大之前,成为中国第6大互联网公司,当当也跻身前10。互联网豪门俱乐部中,终于有了新成员,这是好事。我相信这种变化不会仅仅反映在市值排位上,它还将深刻地影响中国互联网未来的竞争格局。

无论如何,这是有意义的一天,一家超过10年的老公司,和一家05后的新公司成功上市,分别代表着中国B2C电子商务和在线视频的光明前景。我在腾讯微博上说:“当当上市的一个好处是,被麦考林拿走的中国B2C电子商务的代表权,重新回到真正的电子商务手中。”(链接)“在线视频的未来没有任何悬念,优酷是中国在线视频市场老大,未来的潜在收益也最大。当下就赚钱未见得一定是好事。在全球范围看,比中国这几家网站机会更好的投资对象,似乎不多。”(链接

当当和优酷所从事的,都是代表未来的业务,无论B2C电子商务还是在线视频,我们目前所能看到的市场规模,还只是冰山一角。成功上市不能说明什么,它们只是抢到了比较好的发车位而已。投资者投给当当、优酷的票,其实是投给中国互联网的明天。我始终相信,中国的互联网有着巨大的潜能,但需要真正做事的人去挖掘。

的确会有人利用互联网玩弄政治权术或者资本权术,但最终弄权者被淘汰,做事者留下来,这就是互联网好于任何其他行业的地方,因为网民会用脚投票。

从现在开始的一年内,会有更多的中国互联网公司上市,会有更多的新元素注入中国互联网,中国互联网也会因此更有力量。

祝贺当当、优酷。

2010-11-10

A公司说:用户隐私大过天,用户利益至上。B公司说:我们是紧急避险,是自救。A公司得到一片叫好,B公司收获一堆责骂。原因很简单,A公司看上去很高尚,像个道德楷模;B公司只关心公司利益,惟利是图。但仔细想想,高调虽然动听,却未必是真的;关心公司利益尽管显得没那么高尚,却可能是实话。

观摩“3Q大战”,有人引申到隐私、垄断等话题上,基本上是扯淡。不少人则从公关的角度,点评两家公司的表现。结论没什么悬念,360完胜腾讯。从道德制高点,到水军灌水刷票,再到情感诉求、内心告白,完美无缺,此案例大概会进入公关公司的经典案例教材。

但我想说的是,中国式公关基本上只做两件事:粉饰自己,抹黑对手。考虑到这一特殊国情,公关做得越好的公司,越可能是流氓公司。三鹿和蒙牛并不是很遥远的例子。

如果一家商业公司,雇佣大量公关人员,或者批出大笔公关费用,你就一定要对它保持警惕。很可能,你看到的翻云覆雨是是非非,就是由这些人和这些钱,恶意挑起的和制造的。比较而言,不会公关的公司,可能更值得信任一点。

腾讯确实是一家不擅长公关的公司,他们更擅长简单粗暴的南山法院。他们甚至牺牲门户新闻应有的中立客观,赤膊加入公关战役,徒增笑耳。当然中国互联网上压根就没有真正的媒体,只有真正的企业,包括新浪、搜狐,在涉及自身利益的时候,门户都成了自己的喉舌,跟党学的。但像新浪那样假扮客观中立,腾讯都无法做到。

公关失败当然会给腾讯带来持久的品牌伤害,这是腾讯必须独自承受的。而且还有新浪、中移动这样的,像一群非洲草原的食腐动物一样,蜂拥而上,趁火打劫。不过我实在不希望腾讯痛定思痛之后,从此变成一家油嘴滑舌的公司。还是不会公关的腾讯,更加本色一点,虽然看上去不太优美。

等到中国式公关死了,我们再来谈公共关系吧。

2010-11-04

无论从哪个角度看,活跃用户数、营收规模、还是市值,腾讯都是中国互联网当之无愧的老大。当这个老大不得不用自残手足的办法,反击小弟的挑衅和叫板,我发现,这个老大其实很寂寞。

你得承认,腾讯确实把自己经营得非常好。它一年的营收规模差不多可以到200亿元,这几乎等于整个中国互联网产值的五分之一。从某种角度说,腾讯就像过去30多年的中国,经济高速发展,国力日益强盛,同时引起的外部世界的不满和争执也越来越多。大国需要承担大国的责任,大公司也一样。

尽管从体型上看,腾讯已经十分庞大,但在心智上,它跟过去那个守着一亩三分地苦心经营的小农没太多区别,起码它自己,从来没有做好当老大的心理准备。一个能吃能喝、体型巨大的老大,原本就可能吃了别人的口粮、占了别人的空间,再加上它自己从来不加节制,终于把自己弄成了中国互联网的“公敌”。其他互联网公司,要么忍气吞声,要么小声发几句牢骚,大家都怕它,同时恨它。

360公开挑战腾讯,明里暗里得到相当多的支持。尽管这些支持者也大多知道360是个什么货色,但眼下,他们都需要一个360这样的混账角色,出来杀杀腾讯的威风,这就给360的叫板平添了几分“替天行道”的英雄气。

360当然不是个莽夫,凭借过去几年的经营,它控制了中国互联网相当份额的流量,同时通过对屏蔽广告的小试身手,360明白无误地告诉所有靠广告谋生的网站,你们的小命在我手中。接着,随着扣扣保镖的推出,360证明它可以让腾讯的一大笔收入化为泡影。在练兵备战的同时,360一刻都没放松对民意的争取,360宣传队、360文工团的身影活跃在前线和敌后的每条街道、每片田野上,他们姿态平易,但颇具鼓动性。

360远不是老大,但它看上去比腾讯更像老大。在中国互联网这片丛林里,所有的兄弟都要吃饭,当老大的即使不能让每个兄弟吃上饭,也要让他们感觉能吃上饭——只要大伙儿齐心打倒了土豪,何愁没饭吃。

腾讯确实到了认真反思自己的业界关系的时候了。你这么大的体量,这么好的资源,不当头也得当,继续“韬光养晦”只会招来更多对手和敌人。微软是被PC产业链保护的,Google是被互联网流量的产业链保护的,甚至连一向封闭的苹果,也懂得分享利益给产业链。中国互联网产业到底从腾讯的发展壮大中得到了何种好处?这个问题不值得好好想一想吗?

2010-11-01

公关,全称叫公共关系(Public Relations)。不过从公关进入中国的第一天起,它就成为一种颇具政治色彩的行为。用官方政治话语来表述,就是宣传。具体说,就是新闻导向,就是抢占舆论阵地,就是罗织罪名打击对手,就是组织枪手、五毛党表扬自己抹黑敌人。一言以蔽之,正确与否无关事实,只跟声音大小有关。

蒙牛的黑公关败露之后,有公关人士说,这不代表中国公关的主流。别逗了,这就是主流,在中国的公关江湖上,蒙牛一定不是最黑的。中国人的创造性,往往表现为突破底线的魄力。所以最终你会发现,在这个百无禁忌的江湖上,每个人都没有穿底裤。这种无底线,我们称之为中国特色,或者国情。柏杨曾以“酱缸文化”来形容中国文化,“我们的丑陋,是在于我们不知道自己的丑陋。”

正好,上周参加了爱德曼公关的一次博主见面会,让我有机会第一次近距离接触这家全球最大的私有公关公司。爱德曼公关创办于1952年,其客户包括微软、沃尔玛、星巴克、宝洁、壳牌、卡夫、UPS、先灵葆雅等跨国巨头。爱德曼的公司原则如下:

  • 爱德曼致力于诚实
  • 爱德曼致力于透明
  • 爱德曼致力于公平交易
  • 爱德曼的业务活动确保所有相关方的利益保持一致:客户、员工、以及与我们有关的各方。
  • 爱德曼努力将所有业务领域的最佳实践模型化
  • 爱德曼不违反法律规定的义务

中国人看到这些原则,大约会有两种反应:1. 讥笑:“唱高调?我们也会。”2. 不屑:“傻了吧?这是中国。”

刘亚洲将军曾说:“中国不可能有思想家,只有谋略家。”我特别认同,谋略是智,思想是德。在这个缺德的时代,小聪明唱响主旋律。中国的公关江湖,其实只是整个社会现实的一面镜子,它并不比社会更黑、更脏。在这样的社会环境中,像爱德曼那样把长期基业建立在诚实、透明和公平上,我也觉得凶多吉少。好孩子如果不变坏,就只能成为坏孩子的欺负对象。这个社会容不下好人。

中国互联网企业家中,有相当一批毛信徒,他们信奉打土豪分田地,信奉敌驻我扰敌疲我打,信奉农村包围城市,信奉延安整风……但我总想问一句:后来呢?革命战友都去哪儿了?用小车推出胜利的农民得到了什么?后来呢?后来呢?后来我明白了,他们所信奉的,只是最终自己坐天下,其他都是手段,不择手段的手段。

爱德曼公关那天分享的内容,是有关信任度的调查结果。我的疑问是,被公关、被愚弄的信任度,是否也是真实的信任度?比方说,360公司今天所建立的那种信任度。中国的公关已经可以批量地制造、操作信任度,从门户新闻到论坛发帖,从政府到企业,大家都操作得娴熟而专业。

2010-10-15

中国企业谈论隐私,就像嫖客谈论爱情。

你买个房,买个车,房产商车商就把你卖了;去医院生个娃,医院就把你卖了;在网站注册个帐户,网站就把你卖了;甚至你在论坛发个帖,都有可能被跨省追捕。你几乎从没见过哪个房产商车商医院网站论坛,因为泄露客户隐私而被处罚过。当今的中国,凡事皆生意,钱比亲爹还亲,你不做,自有别人做。

所以当我看到有企业跳出来勇敢地“捍卫用户隐私”时,我他妈几乎笑喷了。高调可以唱,但不能这么唱。跟政府合作,是腾讯的不宣之秘,也是很多互联网公司的不宣之秘。毕竟不是每家网站都敢成为Google,强龙压不过地头蛇,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这也可以理解。但是,当你只顾盯着别人屁股上的屎的时候,很可能全然忘记了自己的屁股不干净

有媒体高声喝彩,称这是中国隐私保护的进步。装天真?

中国人的隐私,大致可以分为两个层次:一切隐私属于党,党不感兴趣的属于商业。党和政府可以随意打开所有的锁,而且无需经过任何机构的授权,而且企业必须无条件地积极配合。商业机构,只要肯花钱也可以打开所有的锁。当然企业规模大到腾讯这样的,不会为了三五小钱出卖用户隐私,但党和政府的要求还是要全力配合的。而360,你真的敢相信它的清纯?

好吧,你胆儿大,我敬佩你。

2010-09-06

9月2日,百度世界大会在北京中国大饭店隆重举行。同一天,在北京的另一个地方,另一个会议则在低调举行。这是Google组织的一个技术交流会——下一代Web标准和浏览器发展趋势。参会者包括谷歌中国工程研究院副院长、全球工程总监林斌,Google工程与研发总监李曦,以及活跃在中国的各浏览器厂商的负责人、Web开发者、各大网站的技术负责人和工程师,等等。

营销总是高调的,而技术总是低调的。后来几天,每个人都在谈论百度的应用开放平台,却几乎没人提及Google的这个会。这一方面反映了Google在中国的处境,另一方面也说明,中国互联网不太关心技术趋势。

Google对HTML5的推动可谓不遗余力,至于“Web已死”的说法,当成个笑话听听就可以了。林斌现场演示了即将上线的Chrome Web  Store,那些完全基于Web技术开发,在浏览器中运行的应用,相当令人震撼。

我在会场遇到了街旁的杨远骋,我问他,为什么街旁的iPhone应用,采用的仍然是HTML5/JavaScript封装,而不是真正的原生应用?杨远骋说,HTML5已经足够好,更重要的是,对网站功能的任何修改、升级和添加,都马上可以被用户体验,无需频繁升级应用、等待审批。这大约是关注技术趋势的人才会有的产品开发视角。

来自Opera的谢子斌说,中国拥有全世界最多的浏览器厂家,引发全场会心的笑声。中国的独特性并不仅仅表现在有全世界最多的浏览器品牌,还表现在IE6在中国仍然拥有傲视全球的市场占有率。或许这跟微软在操作系统上的垄断优势有关,但更重要的是,中国的企业对Web技术发展的漠视。Google旗下的大多数网站已经完全放弃对IE6的支持,中国大多数网站却将支持IE6当成是体贴用户,实际上他们真正体贴的,是自己的流量。

所以在中国,互联网主要是一个营销工具,而非技术平台。互联网大会这样的行业顶级会议,越来越像一个广告大会,而代表草根阶层的站长大会,也基本上成了一个赚钱经验交流会。

一些关注技术的创业者,会跑到美国去参加各种各样的技术会议。知名技术公司开发者大会,常常成为全世界开发者的盛会,各门户网站也都热衷于报道这些技术会议,比如微软的TechEd,Google的I/O大会,苹果的WWDC,Facebook的F8,Twitter的Chirp,等等。中国领先的互联网企业中,除了阿里巴巴组织过两届网侠大会,在年度技术会议上,几乎一片荒芜。

中国的网游行业世界有名,但这个行业却热衷“拆奶罩(ChinaJoy)”,我一直觉得这事儿挺可悲的。

2010-08-26

谷歌拒绝审查事件发生后,国内搜索市场忽然兴奋起来。已有的小搜索引擎开始发力,挖人、抢代理、加大推广力度,直至最近搜狗独立,并获得云锋基金投资意向。国家队也蠢蠢欲动,人民日报推出狗搜,新华网跟中移动成立搜索引擎合资公司。

国家队并非市场行为,人家是为了和谐以及其中的利益,故可称之为意识形态优先的搜索引擎,打法不同,这里不提。

腾讯搜搜、搜狗、网易有道等商业搜索引擎,在搜索请求量上,市场份额都不到1%,营收份额稍微好一点,搜狗和搜搜都超过3%(Update:谢谢小川提醒,我把两个数据弄反了,应该是搜索请求量超过3%,营收份额不到1%)。他们之所以忽然兴奋起来,原因无他,谷歌中国过去占据大约三成多的营收份额,两成的搜索请求量份额。或如张朝阳所说,这是个“值得尊敬的市场份额”,Google可能不会太满意这样的份额,但却会让这些小搜索引擎相当满意。

不过且慢,各位搜索大佬,你们真的认为Google的失地可以轻易被你们拿走?

我不知道中国到底有多少忠实的Google用户(姑且不算那些一直使用Google.com,从来不用Google.cn的用户),看看下面这张图,Google.cn的失地几乎被Google.com.hk全盘接手,在流量上,Google.com.hk才是.Google.cn的完美继承者,而Google.cn的流量也没有下降到惨不忍睹,只是跌到2008年的水平。

我的感受:

1. 确实有一批死忠的Google用户,哪怕翻墙过海也要用Google;

2. Google并没有给小搜索引擎留下一个“值得尊敬的市场份额”,所以本质上他们争抢的不是市场,而是用户,但,争取Google用户,他们够分量吗?

3. 比较而言,那些没有意识到自己在使用哪个搜索引擎的用户,可能更容易争取,而这些用户一般而言,大约不会是Google的用户,或者说,仍然在使用Google的用户,会对搜索品牌有非常强烈的自主意识,所有有企图的搜索引擎,对此必须有清醒的认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