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8-08

Techonrati是一个非常好的blog研究工具,它每个季度一次的统计分析报告,也是最好的有关blog圈的参考资料。可惜,它被GFW了,实在搞不懂为什么,这些有价值的网站在中国总免不了这样的命运。国内的奇虎正在活的Web搜索上扎扎实实地向前推进,也许将来我们可以通过奇虎的统计数据,了解国内blog圈的情况。但眼下,Technorati还是我们惟一可用的权威数据来源。

Technorati刚刚发布了最近三个月的统计,一些关键数据:

  • Technorait已经跟踪到5000万个blog。
  • blog圈的大小是3年前的100倍。
  • 现在,每200天(6个半月)blog的总数就翻一番。
  • 从2004年1月到2006年7月,平均每5-7个月Technorati跟踪到的blog数量就翻一番。
  • 每天有大约17.5万个新blog被创建,也就是说,平均每秒钟有2个以上的blog被创建。
  • 大约8%的新blog通过Technorati的过滤器进入索引,哪怕只有几小时或几天。
  • Technorati收到的ping中有70%是来自已知的spam站点,不过这些spam ping并没有被索引。
  • blog圈的总发帖量继续上升,每天产生大约160万个新帖,或每秒钟大约18.6个。
  • 发贴总量比一年前大约翻了一番。
  • 英语语言的普遍发帖时间在上午10点到下午2点,下午5点左右还有一次发帖高峰。

值得关注的几点:

spam。spam比一般blogger更善于利用新技术,70%的ping是来自spam站点。尽管Technorati已经尽最大努力排除spam的干扰,但仍有少量spam blog(Splog)进入Technorati的索引。当一样东西可以带来价值了,它肯定会被spam盯上。与spam的斗争,已经成为互联网公司必须予以充分关注的问题。

影响力。在blog引用的新闻来源中,主流媒体仍然占据绝对的统治地位,但blog本身作为引用的对象,数量正在上升。作为考察媒体影响力的一项标准,在被引用次数最多的90个新闻源中,blog占了11个,达12%。徐静蕾的blog是被引用次数最多的blog,排在所有新闻源的第9位。

中文blog。中文blog的发贴量继续排在第3位,4月、5月、6月分别占全部发贴量的14%、10%和12%。

发帖时间。英语语言的blog发帖时间,主要集中在工作时间。日文blog的发帖时间,则主要集中在晚间和早晨上班之前。没有关于中文blog发帖时间的报告,但通过对Donews blog发帖规律的观察,我估计中文blog也是以工作时间写blog为主。

另外,Wordpress.com也公布了一些统计数据。Wordpress.com公司化运作只有8个月时间,总部位于美国旧金山,共有8名员工。Wordpress.com流量最大的blog,是Robert Scoble的blog。目前,Wordpress.com已经托管了大约30万个blog,每天160万page view,每月1420万访问者,分别比3个月前翻了一番,其增长速度远远超过著名的TypePad。Wordpress.com 40%的流量来自美国之外。

Wordpress.com另外开发了反垃圾产品Akismet,该产品在几个月的时间里,帮助TechCrunch阻挡了12万条垃圾评论。我的另一个照片blog在安装了Akismet插件之后,也成功拦截了8815条垃圾留言和垃圾TrackBack。最近spam十分疯狂,我那个没多少流量的blog,每天都会收到几百个垃圾评论。建议所有使用WordPress系统的blog,都安装并激活Akismet插件。

Wordpress.com的盈利模式,主要是增值服务(如为客户定制CSS)以及通过Akismet产生收入。

2006-07-10

这是Wolf Pan发给我的电子邮件,探讨的是建立信息自由化量化指标的可能性。希望有更多的同好者参与到这个讨论中。现征得作者同意,原文发布在这里。

作者:Wolf Pan

授权:Creative Commons

信息自由化能否像每年《福布斯》对城市竞争力评价那样量化?那种类似于评价市场化程度的指标,在信息自由化程度的评价中能否被运用?如果做一个基于类似于PageRank 的量化指标是否可行或者是否有意义?

初探信息自由化的量度

Google声称它的使命是"整合全球范围的信息,使人人皆可访问并从中受益",我认为是否"受益"是以信息自由化的程度来判断,也就是说:一个处于信息不对称弱势中的人,可以通过获取信息而使自身所处的环境得到改善或者做出恰当的抉择。但是要判断信息自由化的程度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我们虽然可以定性简单地认为:在一个社会里,信息对公众越公开,公众越容易获取那么这个社会信息自由化的程度就越高。不过当我们衡量各个不同环境之间的信息自由化程度时,我们如何作说明?比如香港与平壤之间的差异是显而易见的,但是香港与纽约之间就很难说了。

每年像《福布斯》这样的杂志都会对不同城市之间的竞争力作评价,其中一个非常重要指标就是市场化的程度。我们知道市场化程度可以由商品/货币的流通、行政是否干预及垄断的规模等等来评价,然后根据一个加权就可以得出一个相对客观的指标。因此我希望能够根据类似的一套计算方法去评价信息自由化的程度。但是必须要指出:加权的存在就说明了这个指标存在很多的隐性的标准。比如政府干预的行为,除了公开出台的政策外还有会存在一些"不成文法",你无办法做一个定量的判断。

对于信息自由化的量度,理想的办法是基于一个类似于Google Page Rank算法标准,排除隐性因素,而建立在一个可以公开透明平台之上(你可以根据同样的评价标准得出同样的结果)。令人兴奋的是,无孔不入的搜索技术繁荣使得这个平台成为了可能,后面工作的第一步就是建立在对不同搜索技术的应用之上。

在进一步深入之前,我们要明确这个概念: 信息自由化的程度不是以人们是否受益来判断,而是以人们能否在最大的限度上获取所需的信息来衡量。因为是否受益存在一定的主观因素,同时我认为自由绝不是引导人们往一个被认定有利的方向前进,而是人们具有从不同的环境中获得自主的学习认知的能力。信息充分自由化是人们受益的充分条件,而反过来人们受益只是信息自由化的一个必要条件。(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在信息被闭塞的环境中,"额外"的信息会被认为是有害的或者是"导致恐慌混乱的原因",正所谓"因为无知所以要愚昧"。)

信息得以自由传播很大程度上依赖于技术的进步,从甲骨文、羊皮书、造纸、印刷到数字经历了一个漫长的时代,在一个信息极为分散或被垄断的时代谈论自由化是没有意义的,比如亚历山大的图书馆不是对每一个人都开放。即使是10年前一个普通的中国人想查阅一些学术资料也不是很容易,因为生活在小城市里,我对此十分之有体会:如果要查资料或者买参考书必须坐2个小时的汽车或者快船到广州。因此信息自由化是以信息集中及开放为基础的。

何谓集中?所谓的集中并非指亚历山大图书馆式的收藏或聚集,集中是指散列的信息能够有效地被排列并且可以方便地被提取,信息技术的发展搜索引擎的出现使得这个概念变成了现实。我们所需的信息并不一定被固定保存在某个服务器(相当于某个图书馆或者博物馆),而是分散在全世界各地,当你需要的时候只要提供可能的关键字即可。

何谓开放?即使是现代的大学图书馆,都不一定是开放的,你进去可能要申请或者排期,就算你是教职人员如果要去别的大学去查找资料,常常也可能会吃"闭门羹"。往往得到的理由很简单:资源不足!不过有时候出于保护的目的,一些珍贵的资料亦可能被封藏起来,这个是可以理解的。同时,开放亦隐含了一层意思:每一个人都可以通过最简单的途径/手段获取所需的信息。比如国家图书馆对全民开放,但是这对生活在南方的人来说意义不大。悲观地说,到目前为止,能够做到信息开放原则的,我们只能指望各种互联网的搜索引擎。

当我们明白了对上面这些概念有了基本的认识时,就可以着手我们这个"伟大的工程"了。我前面提到我们工作的第一步是基于搜索技术的,原因是各种搜索引擎为我们提供了一个开放而且成本低廉的平台,更重要的是 使信息量化的搜索技术可以转变成为量化的信息自由化程度的指标。

关于评价模式

我初步的考虑到的问题如下:

〈一〉基于互联网的评价方式

1、这个衡量的模式是基于互联网的,因此互联网的普及率应该是作为一个基本的线性因子,互联网的普及率越高系数越大(正比)。例如在非洲互联网接入的成本十分之高,可以上网的人屈指可数,虽然不存在GFW这些限制,但是我们并不能认为其信息自由化的程度高;

2、研究对象是信息,而承载这些信息的实体是搜索引擎(当然包括维基,但是维基的结果已经存在于搜索引擎里面),因此对于搜索引擎有一个选择的问题。(1)国际性,我们单说这个国家或地区的信息自由化程度如何高是没有意义的,但是我们觉得美国高,是拿了它和中国对比(模型会存在一个基准参考面),最简单的例子:Google在美国搜索到的结果比中国多。再比如我们用Baidu搜索到某些信息比Google丰富,因此说中国的信息自由化程度比美国高,是荒谬的。因此我们必须选择具有国际性的搜索引擎(存在地区和语言差异,他们声称是一个国际性的公司就显示了不同地区信息自由化的程度),比如Google、MSN、Yahoo 等等。(2)同一个关键基于同一个搜索引擎的地区分析,然后将不同的比值进行换算综合,获得"重要信息"(见下述)结果较多,同时市场占有率高的搜索引擎在评价模型中将起更大影响力。(3)必须是算法原则,人工排序因素超过重要性的均值的结果将会被排除。

〈二〉信息点与网格的概念(模型的核心)

1、"点"与"点"之间的连通性。首先"点"(point)的概念是我们承认了信息具有相关性(各种知识都是有联系的),比如"衣服"这个关键词,一方面我们可以立即想到"材料""款色"和"价格"相关词汇,另一方面又可以引申出"贸易""产地""税率"等等。这些关键词(相关词汇)就是"点",不同的"点"可以连接起来能组成一个多维连续的网格(Grid),连续是指从不同的"点"出发,可以经过不同的路线回到自身,如果关于"点"的信息越多,所覆盖的面越大,从不同的路线回归的次数就越多,所能获取的信息量就越大。

比如一个从北京到广州的人,他出发的时候坐"京九线"的列车,途径了北京、麻城、南昌、广州等城市,回程的时候坐"京广线"的车次,途径了广州、郴州、武昌、郑州、保定、北京等城市,那么他所能观赏到的沿途风景,是不是肯定会比来回只选择京九或者京广线的人要多?你选不选择分别坐着两趟车是你的事情,但是我们说现在的交通发达了,是因为选择多了,有轮船、火车、飞机甚至自驾车、徒步旅行等等各种方式,因此自由化就意味着你应该有选择的"余地",也就是说P2P的连通性好。

2、"点"与"点"之间的断路。如果两个点之间不能实现连续回归,那么这种情况就是断路。理论上Grid上的Point应该始终连续的,因为即使假如链表上的两个节点被断开了,我们仍然可以从两个节点出发寻找相关的信息点,这些信息点会产生新的连接路线。但是在现实中却存在一种单向并且被边缘化的结点,这个十分有趣:比如我们都有这些经历:我们提供了一个信息点/关键词给Google的服务器,当Google反馈搜索结果的时候浏览器却显示"连接被重置",那么这个关键词(信息点)我们就可以认为是单向结点,我们可以检索,但是却得不到任何信息,这就是现实中的"断路"/"断点效应"(因为搜索引擎"无所不包",所以信息点可以被认为是有无限个,这就是为什么选择搜索引擎作为研究对象的原因之一)。

3、"点"的覆盖率。既然我们定义了连通性和断路的概念,那么Grid应该存在一个覆盖率的问题,因为被边缘化的点限制了Grid的"体积",但是计算这个"体积"的大小是没有任何的意义!你可以确定世界上有多少种具体的知识吗?但是我们却知道体积与密度成反比,而与重量成正比,如果我们可以找到一个作参照的基准物体,就可以比较体积的大小了。密度可以理解为信息点的辐射密度(发散性),而重量可以理解为信息点的重要性(想一下搜索引擎的分词技术)。但是重要性原则存在下面几个问题:

(1)同义转换,比如"汽油",美式英语是"Gas",英式英语"Oil",荷兰语"Dutch"假如因为现在油价暴涨,汽油成了一个十分短缺的物品,人们都上搜索引擎去找加油的信息,那么汽油就成了一个热门关键词,但是我们有什么理由去认为中国人找的"汽油"、美国人找的"Gas"应国人找的"Oil"荷兰人找的"Dutch"就是同一个词呢,而不认为"Gas"是指"天然气","Dutch"是"神秘物"呢?(这一点可以考虑利用Google的翻译算法)

(2)我们关心的信息点有不同,比如Pizza在意大利语的排名中是个再热门不过的词汇,但是在中文就不是了,在意大利人们可以获取比萨的的信息比中国多,就可以说意大利比中国信息自由化的程度高,显然说不通(但用"民主"/"démocratie"这个信息点来比较呢?),因此选择必须有共性,如果一个绝对词汇(利用算法标准所确定在每一种语言中均表示同一个意思的词/翻译)获得很多人的关注,我们就认为它是相对重要的。

(3)信息点的有效性,覆盖率不能用信息量来代替;

因此对作为建立我们这个量化模型的参考信息点,必须具有一定的共性和普遍性。

4、P2P连通性越好,断点越少,信息的覆盖率越大则人们获取信息的能力越高,结合第一个模式,则可以获得信息自由化的具体量度。

2005-12-26

C:\>ping www.mii.gov.cn

Pinging www.mii.gov.cn [202.106.120.66] with 32 bytes of data:

Request timed out.
Request timed out.
Request timed out.
Request timed out.

Ping statistics for 202.106.120.66:
    Packets: Sent = 4, Received = 0, Lost = 4 (100% loss),

未备案?

2005-12-10

Joshua在del.icio.us的blog上宣布

y.ah.oo!

By joshua

We’re proud to announce that del.icio.us has joined the Yahoo! family.  Together we’ll continue to improve how people discover, remember and share on the Internet, with a big emphasis on the power of community.  We’re excited to be working with the Yahoo! Search team – they definitely get social systems and their potential to change the web. (We’re also excited to be joining our fraternal twin Flickr!)

We want to thank everyone who has helped us along the way – our employees, our great investors and advisors, and especially our users.  We still want to get your feedback, and we look forward to bringing you new features and more servers in the future.

I look forward to continuing my vision of social and community memory, and taking it to the next level with the del.icio.us community and Yahoo!

今年3月底,Joshua宣布辞去工作,全职经营del.icio.us开始,到现在半年多的时间,风险投资就成功套现。不过我所关心的del.icio.us自身的商业模式,似乎仍未清晰。所以,卖给Yahoo!可能是一个让这个服务继续下去,又不需要寻求独立商业模式的一种不错的选择。

Yahoo!已经连续收购了包括Flickr、del.icio.us等Web 2.0代表性应用,而且并不像Google那样锋芒毕露,在未来的互联网竞争中,是个不容小视的重要玩家。

Update: Yahoo!搜索的Jeremy Zawodny说,Yahoo!计划给予del.icio.us继续加强这一服务和社区所需的资源、支持和空间,并且,Yahoo!自己的My Web与del.icio.us之间,未来会互相借鉴一些想法。

2005-12-07

上个月,Tom Foremski在硅谷观察家网站(Silicon Valley Watcher)上发表了一篇文章,《如果旧媒体很快死去会发生什么?确定在线新闻媒体商业模式的紧迫性》(What happens if the old media dies too soon? The urgent need for solid online news media business models)。就像有人问,如果所有传统媒体都死了,谁给新浪提供内容?我觉得这根本就是个伪问题。就像张锐说的,“报纸一定会死亡,但是新闻不会。”

Tom Foremski去年辞去了《金融时报》的工作,成了一名专职blogger,他这么做的原因,是他看好新媒体作为一种独立的商业形态的前景。无论什么时候,我们都需要专业的媒体工作者为我们提供我们所需的有质量的新闻,在线时代也是一样。只不过,在线媒体不能按过去的方式来运作了。Tom认为,新媒体不能让自己寄生在Google的阴影下,必须尽快找到自己的商业模式。

我简单翻译了这篇文章,或许对我们思考在线新闻的经营方式,会有一定的启发。

如果旧媒体很快死去会发生什么?确定在线新闻媒体商业模式的紧迫性

《硅谷观察家》Tom Foremski

过去几个月我不断被问道,如果在新媒体学会走路之前旧媒体就死去,会发生什么。

我的意思是,如果在新媒体的商业模式成熟之前,我们就失去大量的旧媒体,会发生什么?

硅谷领先的公司,像Google、Yahoo和Ebay,正在破坏旧媒体的商业模式。但新媒体的商业模式还没“长大成人”,还不足以支持我们这个社会所需要的新闻质量。

比如说纽约时报,光是在巴格达设立一个办事处,每年就要花125万美元,更不要说它庞大的编辑队伍。与之相反,在线出版严重依赖于来自Google的文本广告的收入——但是Google广告根本不足以支持一个全球新闻网络。

Google的爆发财季

Google上个月爆炸性的季度业绩意味着一件事:旧媒体正在以比我们的想象更快的速度失去广告收入。

Google收入的增加并不是来自从竞争对手手中夺取的市场份额,比如Yahoo,因为Yahoo的季度报告也很出色,而且同样得益于广告收入的增长。

而这仅仅是一种趋势的开始,它很可能会加速纸媒广告销售合同的死亡,原有的预算将向在线广告转移。

摆向一端

我们知道这一切将会在某个时刻发生:我们将看到泛滥的在线广告就像钟摆在摆回到中间之前一样歪向一端。

这就意味着旧媒体将被拦腰砍断膝盖。或者说预计产生的收入将被整个砍掉。

在重大问题上媒体不可替代

在新媒体学会走路之前旧媒体就死掉会发生什么,这是个严重问题,因为无论什么形式的媒体,都是社会思考的场所。媒体就是世界思考重大问题并寻求解决方案的地方。

这包括福克斯新闻、blog圈、以及整个传媒界。媒体在解决重大问题时看上去好像杂乱无章,但这正是媒体有助于我们的地方。我们需要一个专业的媒体军团,而不是一支兼职的blogger杂牌军。blog圈对大媒体所行使的是检查和平衡的职责。

顺便提一句,媒体危机不是什么blog正在杀死旧媒体,这只是在线广告对印刷品的经济学。你可以通过在线广告活动得到可靠的投资回报,而在印刷品广告上你做不到。

你可以跟踪用户:谁点击了哪里,以及他们何时点击的。你可以实时地追踪转换率。而在印刷品广告、电视或电台上,你没法这么做。

Google是一个竞争者

Google、Yahoo、Craigslist、Ebay以及很多别的在线广告公司正在杀死旧媒体,当然不是故意的,它们也都是在追求自己的商业模式。

Google是一家有技术力量的媒体公司,同时很多媒体网站在它们的首页上搭载Google广告。而Google所拥有的商业模式让报纸和大多数内容提供者无法与之竞争。

Google的运营成本远低于报纸,这让报纸在与Google竞争广告时毫无希望。那为什么还要把主要的在线资产拱手让给Google?这个问题没有意义,而且所有人都会说,“我不知道这块空间还能拿来干吗。”

这倒是真的,Google向在线新闻网站和其他第三方内容网站提供了不错的收入。但是那些有限的数额可能还不是最后的,考虑一下这些因素:

  • 在最近一个季度中,来自Google.com自己网站的收入增加了20%,而来自Google广告合作伙伴的收入只增加了7%。

  • Google推出了“智能定价”技术,该技术根据第三方内容可产生的转化率,向合作网站发出提示。转换率不高的网站,包括纽约时报,可能会发现,尽管它们能吸引很大的访问量,但它们的Google广告的转化率,较之Google的搜索网站要低得多,因此Google将对这些广告“智能定价”,并降低这些表现不佳的网站上的广告费率,这将导致发布商的收入减少。

    另外请记住:Google的搜索和服务页面上的广告效果,要远远好于第三方网站的。

    [借助“智能定价”,可以想见Google就可以调节广告服务,以引导更多的广告到它的搜索网站上,从而增加它的季报数字……?GOOG并不披露每季度的销售预期,但是,分析师们会进行预测,而GOOG也会很关心这些数字以免波动太大。]

  • Google具有这样的动机,即将高价广告引导到自己的网站而不是合作伙伴的,这种趋势还将继续。

    因为这样可以让它挣更多的钱。它可以跟挑选出来的合作伙伴分享80%甚至100%的广告收入。[这笔钱当然不少,但那又怎么样?它让Google可以分配、影响并随时可以撤回这些广告费,只要它打算这么做。]

得有个大的解决方案

那么,大量的新媒体还没能扮演我们所需要的角色,我们就失去了大量的旧媒体,这时我们该怎么办?作为一个社会,我们又该作何考虑?

我们有很多重大问题需要解决。禽流感正在肆虐,能源危机正在加深,我们有更大更复杂的问题要解决。

blog圈可以替代旧媒体吗?恐怕范围有限,因为要保证新闻质量是很难的,要做到每天、每小时、每分钟都不松懈,因为重大新闻随时会发生。而blog圈的99.999%都有自己的工作,这个工作并不是媒体。

完成历史使命需要合作伙伴

我是非常少量的没有其他日常工作的记者blogger中的一员。2004年5月,我离开了主流报纸《金融时报》,成为一名全职记者blogger,我的使命是发现并完善在线新闻和相关内容的商业模式。

在接下来几周中,硅谷观察家(Silicon Valley Watcher)会和技术公司、公关公司、乃至广告公司达成合作,以便探求一种在线商业模式,使其足以支撑一个强壮健康的在线媒体的运转,而媒体从业者完全可以靠在线新闻谋生。

丢掉横幅广告

帮助完善一种在线商业模式意味着什么?它意味着以某种有效的方式,开发出一种新的在线新闻形态。

我们已经知道这些东西是无效的:横幅广告、摩天楼广告、Flash广告。这些都已经成为文化古董,试图给新世界打上旧世界的烙印。作为在线媒介,在线新闻不需要再看到这些相同的东西,但它仍然需要与已往相同的准则:真实、公平、独立。

我给我的合作伙伴们出了一道难题:设想一下现在被横幅广告、摩天楼广告占据的这些空间,有什么别的东西可以放到这些空间中?

你能在这个空间中为硅谷观察家的读者群,创造何种比促销广告更有用的价值?什么样的编辑内容才可能是读者需要的?应该采用何种组合形式,这种形式看起来应该像什么?

或许一家大型技术公司会购买这个空间,来放置跟新闻主题相关的一列通栏,一种包含更多观点,跟前后文相关的,可以让新闻展开的附加内容。

这些可以明显识别的来自赞助商/消息源的内容,可以为读者创造价值。

或者,一家公关公司可以提供一列通栏,链接到跟当前页面内容相关的它的客户的新闻。在新闻发生的时候,而不是等到第二天或下一周,公关公司的客户就可以根据新闻的主题,表明其领导层的想法。

维护这样一个横幅大小的“窗口”,公关公司可以把它的成本,分摊到它的不同的客户身上,很可能这将有助于它获得大量的广告预算……

同样地,广告公司也可以这么做,去争夺公关预算……

一个塑造新媒体形象的难得机会

这只是大量能做的事情中的一小部分,而且这些做法专注于为读者群提供价值,而不是把他们弄晕。

这是一个机会,帮助定义下一个十年在线媒体的道路。它将是什么形式,哪一种编辑/商业模式的结合效果最佳。

如果我们把这些问题全都解决了,那么在线媒体领域的每个人都将成为赢家,因为每个人都可以遵循同样的形式。

这是一个可以载入史册的机会,帮助新媒体塑造形象,它的样子和感觉。如果你愿意加入到这个高尚的冒险中,请告诉我。:-)

tom at SiliconValleyWatcher.com.

延伸阅读:

2005-12-01

Blogspot重新被锁了起来。

Update: 参见我之前写的

2005-11-28

Evan WilliamsBlogger的创始人,也是podcast服务网站Odeo的创始人和CEO。他根据自己的体会,列出了Web创业应该遵循的10条戒律(Ten Rules for Web Startups),摘录并评注如下:

  1. 收缩:专注于一个尽可能小的可能存在的难题,而你又能够解决这个难题。不要想着什么都做,贪多嚼不烂,搞不好就成了模仿者。小可以变大,船小好调头,小可以带给你很多优势,缝隙市场可以变成一个大市场。不要试图把1亿上网用户都当成你的用户,没用,能真正解决一部分用户的一部分需求,就足够你玩儿的。

  2. 差异:要记住很多人都在做着跟你一样的事情,而其中一个是Google。在这个市场上,专才比通才有用。不一定要做多么领先的事情,寻常的事情你同样可以做得跟别人不一样,比如Google。起名字也不要用那些通用词汇,比如像博客网、中国博客网、亚洲博客网、世界博客网之类的,太多了没人分得清谁是谁。

  3. 随意:随意的网络要大于刻意的网络,因为人们还要生活。创建一种服务让它适应并对人们每天的生活有所助益,而不要要求太多的承诺或改变他们的身份。放轻松,很多时候,偶然的需要让你的服务更有价值,就像Skype上偶然发生的对话。既然生活本身就是随意的、偶然的,不要总是试图限制用户。

  4. 挑剔:这一点适用于很多方面:服务的特性、员工、投资者、合作伙伴、记者采访等等。如果感觉某样东西不太对劲,就放一放。Google最强大的力量之一,就是他们乐于对机会、快钱、可能的雇员以及交易说不。但很多人太心切,太怕错过这村没这店,所以往往来者不拒,最终将会后悔。

  5. 以用户为中心:用户体验就是一切。你的整个公司都必须建立在这上面,如果你不懂什么叫以用户为中心的设计,赶快学,雇用懂的人。把对的特性做对,远超过添加一百个特性。Ajax是为了让网站更互动,而不是因为它很性感。API是为了让开发者更容易为用户增加价值,而不是为了去取悦geek们。

  6. 自我本位:伟大的产品从来都是来自一个人自身的渴求。创造你自己需要的产品,成为你自己产品的用户,雇用你的产品的用户,按你自己的愿望改善它。另一方面,避免在费用、用户、或者有可能妨碍你改善产品等方面,跟大公司做交易。因为你小他们大,你很难说不。

  7. 饥渴:有选择永远好过没选择,最好的办法就是有收入。要为你的产品设计出收费模式并在6个月内开始有进项,这样你才会有市场费用。而且,有收入也会让你在融资或收购谈判中,处于更有利的位置。不过在中国可能没这么简单,为了赚钱而让服务变形的事总是在发生着。

  8. 苗条:保持低成本是一种Web创业智慧。能使用互联网上现有的服务,就不要花钱买。如果你希望被大公司收购,就更不能让自己显得很庞杂,小公司更容易被收购。Tim O’Reilly说过,如果你看到一家公司在市场活动上花很多钱,你可以肯定地知道,这不是一家Web 2.0公司。充分利用互联网现成的资源,也是一种能力。

  9. 灵活:要学会改变计划。Pyra最初要做的是一个项目管理程序,而不是Blogger。Flickr最初要做的是游戏。Ebay最初也只是想销售拍卖软件。最初的设想几乎永远都是错的。一开始就认定自己是对的,很可能撞上南墙。要把创业过程,变成一个BETA过程,不断debug,不断调整,不断改进。

  10. 平衡:初创公司是什么样?目光迷离、睡眠不足、垃圾食品充饥、咖啡提神……还有呢?要知道,自然要求健康的平衡,当平衡成为你的公司的一部分,你就拥有了一样秘密武器。需要玩儿命,也需要玩儿。一个充满活力的平衡的团队,也会给人更多的信任和期待。

  11. 谨慎(这个是额外的奖励):不要拿上面的戒律当成金科玉律,凡事总有例外。

请注意,上文并不是原文的翻译,也许很快就会有其他人的中文译本。

2005-11-18

速达和用友

400美元已经成为历史,新的纪录是403.45美元,投资者疯了?按现在的价格,Google的市盈率已经接近90倍,在没有新的收入来源的情况下,Google该以什么样的业绩来支持投资者的心理预期?Google会崩盘吗?

一年来的Google股价走势:

2005-11-16

这个消息来得太突然,突然得就像2000年他突然被中公网解职一样。当然,这一次谢文自称“不再是带领和讯快速有效前进的合适人选”,而不像上次那样是“正常工作变动”。不过,这位前几天还在侃侃而谈Web 2.0的CEO,尽管自称已经考虑过几个月了,但怎么都看不出他要离开的迹象。

谢文坦承,和讯“仍然有许多重大问题没有解决”,不过我担心的是,他这一走,是不是意味着和讯的Web 2.0行动开始踩煞车。我相信很多人跟我一样,看不懂现在的和讯,这个中国历史最悠久的财经网站,怎么开始鼓捣起个人门户了?和讯大门上高挂着“中产阶级门户”的匾额,可这里面的东西怎么看都很平民,至少一点儿都不中产。

10年来,谢文似乎一直都不太顺,从中公网,到北京宽信,到互联网实验室,到和讯。以谢文对Web 2.0的理解以及他的操作能力,也许他更应该去创业。找一个跟自己完全合拍的公司去做职业经理人,太难。做好了,成果被别人拿走,做不好,所有的雷自个儿顶着,没劲。

但愿谢文和和讯都能走好。